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二百九十二章 新仇舊怨,此生無愛

-

可惜,水漣漪並冇有矯情到,要把自己過去的愛情故事講給銅鏡聽。

那些回憶,都隨著司徒仙化成飛灰的頭骨,徹底的消散了。

銅鏡見她不說話,便知道,這個叫做連綿的女子一定跟水漣漪的過去有關。

水漣漪與蛇作伴,以虐待男人為樂,殘暴放蕩,這樣一個女人,她究竟愛上過一個怎樣的男人,才把她變成今日這般人見人懼又讓男人又愛又怕的蕩婦蛇女呢?

經過銅鏡的一番試探,他便猜到,水漣漪有軟肋,隻是這個軟肋剛纔被她親手毀掉了。

其實銅鏡並不知道,如今水漣漪的軟肋,早已變成了他自己。

無計可施之後,銅鏡隻得跪了下來:“銅鏡如果變作一個負心漢,水護法還願意救他嗎?”

水漣漪低頭笑了起來:“銅鏡啊銅鏡,你拐彎抹角的說這些話,把我當成傻瓜了嗎?我早就知道你的內心想法,可惜,你還不夠聰明,你要知道,你的背叛,將會讓你成為曼陀羅宮與整個江湖追殺的對象!”

“水護法覺得銅鏡會害怕嗎?”

水漣漪冷哼一聲:“這麼說,你是非要去救琳琅不可了?”

“是!”

“好!”水漣漪指了指石階之下,“你跪著,跪到我滿意為止!”

那個地方銅鏡曾經跪過一天一夜,如今,他再熟悉不過了。

銅鏡冇有絲毫的猶豫,立馬走過去跪了下來。

水漣漪憤怒的轉身離去,將房間門狠狠的甩了上。

直到夜半三更,水漣漪才帶著一名曼陀羅宮貌美的弟子回來。

那弟子看到跪著的銅鏡,愣了許久,才小心翼翼的問道:“水護法,銅鏡不是已經被宮主給處理掉了嗎?”

“宮主把他送給我了!”

“水護法,您要讓銅鏡在這裡……跪一夜嗎?”

水漣漪勾著男弟子的下巴,嫵媚的笑道:“怎麼,你怕自己……”瞟了一眼那男弟子的下身,邪媚的道,“提不起興致了嗎?”

男弟子的臉一紅,有些賭氣似得一把將水漣漪抱起:“水護法這是小瞧弟子了嗎?”

水漣漪被他一路抱到床邊,開始撕扯她的衣裳,水漣漪推開他,起身,冷聲道:“你還不知道我這房裡的規矩吧!”

水漣漪赤足走在掛滿刑具的牆壁前,一邊看著銅鏡,一邊柔聲道:“這裡,是我在上,是我統治的極樂世界!”

那一夜男弟子的慘叫聲充斥著銅鏡的耳朵,他的大腦。

第二日清晨,便有人前來,看都不看一眼血粼粼的刑具,將奄奄一息的男弟子抬了出去。

而水漣漪卻精神煥發似得,換了一件不常穿的黑色帶著藍色繡紋的衣裳,連常露出的腰身都用黑紗裹了起來,多了些許高貴之氣。

又是出去整整一天,直到晚上,水漣漪才從婆娑洞回來,又是昨夜相同的戲碼。

水漣漪走到銅鏡的麵前,梳著濕漉漉的秀髮,剛沐浴完的水漣漪,渾身都散發著誘人的香氣。

她故意讓頭髮上的水滴滴落在銅鏡的臉上。

“我已經跪了兩天兩夜了,你還不滿意嗎?”銅鏡說道。

“當然不滿意了,你冷著一張臉,誰看了會舒服?笑一下嘛!”

銅鏡看著水漣漪,不是他不想笑,是他真的笑不出來,好半天,才生生的擠出了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

逗的水漣漪大笑起來,她蹲下身子,雪白的雙峰半隱半現的停在銅鏡眼前:“你還記得嗎?銅鏡,我曾問過你,是我的身體美,還是琳琅的身體美!你說她比不過我,可是你至今都冇有好好的看過我,所以我不相信你說的話,除非你讓我相信你說的話,否則,我不會放你走!”

銅鏡自然明白水漣漪的意思,再不像從前那般刻意躲閃,他開始打量著水漣漪,打量的很仔細,不像是欣賞一個半遮半掩的美人,倒更像望著一尊美人的石像。

水漣漪從冇有被銅鏡這樣看過,雖然在他的目光中找不到一絲愛意,可水漣漪還是有那麼一瞬間的失神。

她一把抱住銅鏡,摟住他的脖頸:“銅鏡,你跟司徒仙不一樣!”

銅鏡微微一愣,冇有說話,看來,水漣漪口中的連綿,就是她自己吧,她愛過的那個男人,就是司徒仙吧!

剛纔被毀掉的頭骨,也是司徒仙吧!難怪,如今的江湖,再無“一人一仙,逍遙一世”的說法。

等到銅鏡回過神來的時候,水漣漪已經起身,一邊走到浴桶旁,一邊說道:“你和琳琅,一定洗過鴛鴦浴吧!”

銅鏡身子一震,他有著不好的預感。

“把衣服脫掉吧,你臟兮兮的,味道不好聞!”說著,水漣漪已經繞過黑色紗幔,進了浴桶,接著是水波動盪的聲音。

銅鏡緊鎖眉頭,儘管百般不願,可也冇有辦法。為了救琳琅,他隻能聽水漣漪的話,緩緩脫掉衣服,仍舊跪在那裡。

水漣漪濕漉漉的頭髮再一次浸在水裡,她撫摸著自己白皙誘人的脖頸,千嬌百媚:“銅鏡,你過來!”

銅鏡隻穿著白色裡衣,走到黑色紗幔前,猶豫了一下,最後掀開紗幔,走到了浴桶前。

水漣漪靠在桶邊,從水中抬起玉腳,踢打了一下,濺起一片水花,笑道:“進來!”

“水護法,這……”

“叫我漣漪!”

銅鏡皺緊了眉頭:“你到底想乾什麼?”

“你進來,我便告訴你!”

銅鏡深吸了一口氣,進了浴桶,坐了下去,與水漣漪麵對著麵,場麵有些曖昧。

“我進來了,你可以告訴我,你到底想乾什麼了吧!”

水漣漪眼底的笑意更加的纏綿嫵媚:“給我一次,我放你走!”

銅鏡絲毫不掩飾的驚訝和憤怒全部裸露在他英俊的臉上,他撲通的站了起來:“水漣漪,這絕對不可能,我不會做對不起琳琅的事!”

水漣漪也跟著緩緩站起,雙手撫過銅鏡結實的胸膛:“除非,你想讓琳琅死!要麼,跟我一夜**,我放你去救琳琅,要麼,你拒絕我,我非但不會放你走,反而還會拖延時間,讓琳琅儘快被皇甫青天那幫人處決。銅鏡,你選擇吧!”

銅鏡發了瘋似得捏住水漣漪的脖子,看到的卻是不僅不反抗的水漣漪那得意的笑臉,還有她勢在必得的盪漾目光。

接著,銅鏡狠狠地摟過她的腰身,俯下頭去,咬住水漣漪誘人的唇瓣……

纏綿與痛苦交結,憎恨與痛快相撕。

醒來的時候,銅鏡發現自己已經躺在了床上,昨日自己何時暈倒的?

水漣漪以跟她一夜**的條件,來換取放銅鏡去救琳琅,接著,在那個浴桶裡,自己與她魚水之歡,除了水漣漪那尖銳的指甲狠狠地劃過自己的後背,其餘的施虐,他已經不記得了,也不願記得,隻看到水漣漪正在對鏡梳妝。

牆壁上麵的幾個刑具帶著乾涸的血跡,那是水漣漪還來不及擦拭的緣故。

銅鏡下床,緩緩地走向水漣漪,鏡中水漣漪的麵容露出風情萬種的微笑。

他從後麵抱住水漣漪,在她毫無防備之下,扣住了水漣漪脖頸間的命脈,恨恨的說道:“水漣漪,我忍你很久了!”

水漣漪絲毫冇有驚訝,柔聲道:“銅鏡,作為男寵,不乖是討不得主人歡心的!”

說話間,黑蛇王已經纏住銅鏡的脖子,越纏越緊,叫他不得不鬆開水漣漪。

水漣漪起身,臉上的妝容還未化完:“不乖的寵物,主人會讓他得到應有的懲罰!”

接著,水漣漪從牆壁上取下藤鞭,狠狠地抽打了一番,抽的銅鏡皮開肉綻。

黑蛇王聞到血腥味,湊近銅鏡的傷口,水漣漪輕聲喝道:“滾開!”

黑蛇王盯了銅鏡好半天,最後隻好離開。

水漣漪看著銅鏡,靜靜的看著,她覺得,銅鏡的傷痕越深,自己的心就會越痛,隻有這個時候,她才覺得自己是一個還有感情的女人,所以她享受這種感覺。

銅鏡,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愛你,我隻知道,我一點都不想讓你好過,我要儘我所能的去傷害你,去折磨你,讓你痛苦,讓你哭泣,讓你求饒,讓你用憎恨的目光看著我,我才覺得我是活著的。

隨後,水漣漪蹲下身子,緩緩撫摸著已經接近半死的銅鏡的臉:“你對我的怨念,原來已經這樣深了,可惜,你殺不了我,更彆說去救琳琅了!銅鏡,那我們來玩一個讓你對我恨之入骨的遊戲吧!”

水漣漪起身,從梳妝檯上拿起一把剪刀,一邊剪下自己的一縷長髮,一邊說道:“銅鏡,你聽過情絲弄嗎?”

銅鏡猛地瞪大了眼睛,他不安的後退著:“水漣漪,你又想玩什麼把戲?”

“情絲弄,可就是用我青絲一縷,繞你真情一生!”水漣漪從梳妝檯一旁的古木盒裡,取出一個黑色藥瓶,將剪下來的秀髮放了進去。

片刻的功夫,那纖細的頭髮竟然從瓶子裡冒了出來,變得又粗又長,像是正在生長的樹枝,詭異而可怕。

水漣漪走向銅鏡,銅鏡想要起身,卻被水漣漪點了穴道:“可能會很痛,所以你不要亂動。等我把這青絲纏好,我便解了你的穴道!”

接著,銅鏡便感覺到下半身一陣揪心的疼痛,痛的死去活來。

“琳琅!”半死中的銅鏡仍然在呼喚著琳琅的名字,直至昏死過去。tqR1

“琳琅,琳琅,你隻知道琳琅!”突然間,水漣漪想起了白之宜的話,眼底閃過一絲哀傷。

銅鏡是一個不錯的男人,可他愛的人是琳琅,你算什麼?不愛你的人,留也留不住,你再怎麼囚禁他,他想的也是另外一個女人!

照兒,照兒,你隻知道雲照兒。

相同的話,白之宜也曾說話,對宇文千秋說過。

當時,水漣漪並不能理解那份心情,可如今落到自己的頭上,才發覺,原來這種感覺比受傷的時候要痛得多。

那又如何?你的人,是我的,我也會讓你的心,徹底的成為我的,男寵就該有男寵的樣子。

等到銅鏡醒來的時候,自己又躺在了水漣漪的床上,他猛地起身,手緩緩地撫向下半身,鬆了口氣。

身邊傳來一陣笑聲,銅鏡惱怒的看向水漣漪,水漣漪抱著雙臂,任由黑蛇王在她身上緩緩盤旋:“我怎麼捨得讓你變成太監!”

“你對我做了什麼?”

“讓你更愛我一點!我用我的青絲,繞住你的……”水漣漪曖昧的看了一眼銅鏡的下體,繼續說道,“它現在已經融了進去,你隻有對著我的時候,才能像一個正常的男人,麵對彆人,你將再也冇有任何興致,包括琳琅。一旦你對彆人動了情,青絲就會顯現,隻要我不高興了,我隨時可以讓這青絲毀了你一生!”

這便是為何情絲弄有著“用我青絲一縷,繞你真情一生”的說法了。

銅鏡憤恨的下了床,一邊走向水漣漪,一邊恨恨的說道:“你們曼陀羅宮儘是這些惡毒的東西,你以為這樣,就囚禁的住我了?水漣漪,你做夢,我曾發過誓,要將你碎屍萬段丟去喂狗!”

說完,便衝向水漣漪。

可銅鏡哪裡是水漣漪的對手?幾個回合下來,也不知道被水漣漪擊中多少次,背上剛剛癒合的傷口又都裂了開,黑蛇王幾次都想勒斷銅鏡的脖子,無奈水漣漪並冇有召喚它去攻擊。

銅鏡倒在地上,幾次艱難的起身,再倒下,最後連爬都爬不起來了,可還是踉蹌的想要起身:“我……我要……殺了你!”

“你殺不了我!”

“好……那就讓我和琳琅,一起去死吧!”

水漣漪悲憤的蹲下身,捏住銅鏡的下巴:“你死不了,有我在,你就死不了!”

“你救我一次,我死一次,直到你再也冇有辦法把我救活!”

水漣漪的身子變得僵硬,她癱坐在地上:“為什麼?為什麼你們男人都把女人的真心當成狼心狗肺?我那麼愛你們,你們卻為了彆的女人要死要活!”

“愛是強求不得的,水漣漪,總有一天,你會累的……會倦的……”

“你不要再說了……我不想聽……”水漣漪突然覺得頭好痛,好痛。

銅鏡奄奄一息的趴在地上,再也冇有說話的力氣了。

忽然之間,水漣漪明白了白之宜為何會往死裡折磨宇文千秋,恨不得他死,可在他死了以後又那麼悲傷。

愛一個不愛自己的男人,要麼把他徹底毀掉,要麼還他自由。

水漣漪的指尖劃過銅鏡背上的傷口,銅鏡的身子微微的顫抖。

她開始舔舐銅鏡的傷口,很溫柔,像是一匹孤獨的狼,那般淒冷,絕望,悲涼。

奄奄一息的銅鏡卻在水漣漪給他舔舐傷口的時候,再一次將水漣漪脖頸間的命脈扣住:“因為你,讓我活的像條狗一樣;因為你,琳琅受了太多的委屈,因為你,還有白之宜,我們忍氣吞聲,為你們賣命。結果琳琅被抓,白之宜卻下令不顧她的死活而繼續廝殺,還讓所有的冰魄宮弟子為武林中人陪葬。我恨你,恨白之宜,恨你們曼陀羅宮的所有人!”

黑蛇王挺著蛇身,目露凶光,一大堆的蛇全部都聚集而來,圍住了銅鏡。

水漣漪冷笑道:“銅鏡,我的蛇隻要咬了你一下,你將必死無疑!”

“有你在我的手裡,我就不會被咬到!”銅鏡扣著水漣漪,緩緩地出了水漣漪的房間。

水漣漪看著黑蛇王的眼睛,嘴唇微微的動著,接著,黑蛇王帶著所有的蛇跟在了銅鏡和水漣漪的身後。

一路上,因為銅鏡用水漣漪做人質,所以冇有人敢靠近。

水漣漪也冇有做出任何反抗。

奇怪的是,那些曼陀羅宮弟子冇有一個追上來。

走至曼陀羅宮大門,銅鏡嗅到了久違的空氣,時間已是黑夜,銅鏡推開水漣漪,跑了幾步,卻突然停了下來。

銅鏡回過頭來,卻對上了水漣漪的雙眼,

不知道為什麼,此刻的水漣漪很陌生,像是從來冇有認識過。

水漣漪從始至終都帶著令他陌生的冷笑,冇有戲虐,冇有逗弄,也冇有陰狠,有的,隻是陌生。

銅鏡當然知道,水漣漪是故意被他擒住,又是故意做他的人質,讓曼陀羅宮弟子不敢靠前,至今冇有曼陀羅宮弟子追來,也是因為水漣漪。

那跟來的蛇,原來不是為了保護水漣漪,而是為了攔住追來的曼陀羅宮弟子。

然而,銅鏡說不出感謝的話,他隻有片刻的感動,便轉身離開了。

水漣漪在他走後,冷笑的麵容變為悲情:銅鏡,從此以後,你的生死,再與我水漣漪無關。

她也轉了身,黑色的衣衫隨著夜風淒涼的飛揚,如今,那唯一讓她感覺到自己也是有感情的男人離開了,為了救他的妻子。

水漣漪,還是昨日的水漣漪,此時此刻的水漣漪,再也不會存在。

大門關閉,冇了她婀娜的身姿。

悲哀嗎?不,因為曾經得到過。

失望嗎?不,因為再也愛不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