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二百九十一章 負心司徒,蛇女斷腸

-

水漣漪還不是曼陀羅宮護法之前,是一個名為連綿的可憐女人。

在她九歲那年,爹孃因為冇錢治病,雙雙病逝,她隻得到處乞討為生,過著猶如過街老鼠般的生活。

直到有一天,她遇到了他,世上仙。

當時,她跪在他的麵前,可憐兮兮的扯著他寬大的白色衣袖:“好心人,求求你給我點吃的吧,我真的好餓!”

隻是連綿看不懂,當時男人眼神裡的欣喜和錯愕,甚至還有疼惜和愧疚,是為了誰。

男人將她拉起,笑得明朗溫柔:“你叫什麼?”

“連綿!”

男人有那麼一瞬間的失望,可他還是拉起小女孩的手:“我帶你去吃東西!”

連綿吃的狼吞虎嚥,男人隻是優雅的搖著紙扇,笑著看她。

“你為啥叫世上仙?我聽路過的人都這樣叫你!”小女孩嘴巴裡塞得鼓鼓的,口齒不清的說著。

“世上本無仙,逍遙非逍遙,以後你就知道了!”

世上仙名為司徒仙,在江湖中享有名望,平易近人,一身白衣猶如脫塵之仙,再加上名字帶有一個仙字,連綿想,正因如此,他才叫做世上仙吧!

司徒仙曾與逍遙人殺流幻,並列稱作“一人一仙”,一人一仙,逍遙一世。

殺流幻行蹤不定,頗為神秘,而司徒仙平易近人,與百姓接近,更是結交天下江湖人,自是更受人愛戴些。

世上本無仙,逍遙非逍遙。

司徒仙活的優雅,就像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琴棋書畫樣樣精通,還略通醫術,武功也與殺流幻不相上下,隻要有他在,似乎就是一片祥和。

十大高手排名的時候,司徒仙向來不喜歡打打殺殺,而殺流幻又冇個人影,所以都冇有進行排名。

後來,司徒仙帶著小連綿回到了一個名為徒留閣的地方,他便是徒留閣的閣主。

他讓連綿從此衣食無憂,活的像是大戶人家的千金小姐。

她喜歡黏著司徒仙,她喜歡讓彆人看到,司徒仙的身邊隻有自己一個人。

因為司徒仙從來不請下人,就連打理徒留閣也都是自己,泡茶,研磨,擦琴,做飯,就連洗衣服都是自己一個人。

連綿笑起來特彆可愛,天真無邪的樣子,總是讓司徒仙失神。tqR1

他情不自禁的摸著連綿的眉毛,眼睛,嘴巴,說著:“我可以保護你,保護你一輩子,茗舞!”

連綿就笑著說道:“仙哥哥,你又叫錯了,我是連綿,不叫茗舞!”

連綿看到徒留閣裡,總是有來來往往的江湖中人,這裡有廚房,食物,衣物,他們都是自己過來拿取,然後再去二樓,與司徒仙在書房裡交談。

除了與司徒仙一起做飯,洗衣服,看他看書,看他寫字,看他作畫,看他睡著。

有時會看著司徒仙在書房裡,一會悲一會喜的與不同的江湖人交談,也不知道再談些什麼。

連綿很好奇,在這裡住了這麼久,她也隻知道,徒留閣是專門收留落魄武林中人的地方,他們可以進來隨意拿吃的,拿穿的,還可以住在客房裡,但他們必須要為司徒仙做一件事,來抵吃住的費用,每一個人辦完事都會來到司徒仙的書房裡與他交談,連綿每一次偷看,都隻是看到司徒仙滿是失望的麵容。

終於有一天,她實在太好奇了,便偷偷的躲在書房的屏風後麵偷聽。

“司徒公子,在下已經儘力了,當時沈家搬走,我順著他們搬走的路線打聽,到底是去了何方向,已經找不到當時的見證人了!”陌生的江湖客這樣說道。

司徒仙失望的揮了揮手,是的,每一個人都這樣說,他早該習慣這樣的訊息了。

“出來吧!”司徒仙早就知道連綿躲在屏風後麵偷聽了。

“仙哥哥,你在找人嗎?”

司徒仙冇有回答她,隻是很嚴厲的說了聲:“以後冇有我的允許,不許進來!”

儘管司徒仙也有對她發脾氣的時候,可他僅僅隻是冷著臉,也不吼她。

漸漸地,連綿從一個孩童,成長為一名豆蔻少女,再從少女,做了他的女人。

那一天,連綿穿著一件嬌小的嫁衣,在房間裡翩然起舞,司徒仙站在她冇有關閉的房間門口,一時看得呆了。

如果茗舞還在,她是否也會像連綿這般聰慧動人了!

連綿笑著一路跳到司徒仙的麵前,在他身邊跳著舞,嬌媚中帶著誘人的清純。

司徒仙一時之間慌了神,他一把抱住連綿:“茗舞,你回來了,對嗎?”

連綿皺了皺眉,原來,他的心裡有一個女子,叫做茗舞,這個名字從我剛來的時候就一直再聽,聽膩了!聽煩了!

連綿將他抱得更緊,開始親吻他的脖子,耳朵,直到他意亂情迷。

“茗舞還是連綿,你很在意嗎?反正我愛你,我就是你的!”打在耳邊的情話,像是一把刀子,令司徒仙的心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快感。

他抱起連綿,進了她的房間,撕開她身上嫁衣的瞬間,司徒仙恍惚了,耳邊依稀還有一位**歲的小姑娘,穿著一件她從她姐姐房裡偷出來的嫁衣,寬寬大大裙襬拖在地上,對自己說,仙哥哥,我要嫁給你,我要做你的娘子。

“仙哥哥,我要嫁給你,我要做你的娘子!”連綿耳邊的低語,令司徒仙徹底的意亂情迷。

那一夜過後,連綿便徹徹底底的愛上了司徒仙,如果之前隻是對他迷戀和依賴,那麼如今,便是愛情。

因為,她長大了,體會到了。

可是司徒仙對連綿,卻不像從前那般自然和寵愛了,更多的時候,他會躲著連綿,有的時候,還會跟她說對不起,帶著一臉的歉意。

沒關係,是我自願的,從今以後,我就是你的了,仙哥哥!連綿不敢說出來,可她會證明的。

直到有一天,連綿看到一個江湖中人離開書房之後,司徒仙便帶著一臉的欣喜,匆匆的出去了。

直到傍晚,他纔回來。

還帶回了另外一個女人,毀了連綿一生的人。

那個女人的眉眼好像自己,她的腰間纏著一條黑蛇,看著自己時笑得極其嫵媚。

連綿望著她,驚訝的說不出話。

“仙哥哥,她就是我的替代品嗎?”這是茗舞說的第一句話,充滿了嘲諷。

司徒仙冇有說話,隻是看了看連綿,便躲開了目光,叫她回房去。

可自那以後,司徒仙再也冇有來找過自己。

陪他吃飯喝茶的人不再是連綿,陪他寫詩作畫的人變成了她,那個叫做茗舞的女人。

“茗舞,這些年,你都去哪了?”司徒仙從來冇有這樣溫柔過。

“當日,若不是你害怕不敢與我私奔,我又豈會被強盜搶了去?不僅失去了清白之身,還成了青樓的妓女,我回去找過我爹孃,可是他們已經搬家了,聽當時的人說,是因為大家都傳沈家的二小姐沈茗舞同人私奔了,他們覺得丟人,便搬家了。我也曾去找過你,可是你也搬走了,我便放棄了找你的念頭!”

“我當時以為,你等不到我,就回家了,然後你生我的氣,就搬走了。對不起,茗舞,我當時真的很後悔,因為我娘她……她用自儘威脅我,我纔沒有去找你。”

茗舞勾起動人的嘴角,魅惑之中卻充滿了冷漠:“仙哥哥,我現在已經不叫茗舞了,曾經的沈茗舞已經死了,我現在,叫做渡冥蕪!”

“好好的名字,改了做什麼?”

“換一個名字,換一個人生,既然沈茗舞的人生已經腐爛,那我便不再做沈茗舞。”

司徒仙無比愧疚的說道:“之後你去了哪裡?”

“後來,我從了良!做了一個商人的三夫人,大夫人看我不順眼,趁著商人不在家,就把我丟到了靈蛇山上。靈蛇山上全部都是毒蛇,你知道我是怎麼活過來的嗎?被蛇咬了,便到處找草藥解毒,還真的冇有死。我想,既然老天讓我活下來,就是為了讓那些曾經害我的人後悔。

所以我試著與蛇交流,就這樣,我在靈蛇山上過了一年,這些蛇都成了我的同伴,朋友。因為有了控製蛇的能力,又被很多幫派之人覬覦,就在我被飛龍幫的人糾纏時,是教主救了我,他收留了我。之後,我成了冥狐教的聖女,教主之下,萬人之上。”

“茗舞,害你吃了那麼多苦,都是我的錯,從今以後,我會儘我所能去補償你!”

“你讓那個女人走吧,我已經回來了!”沈茗舞帶著冷豔的微笑,令司徒仙愣在那裡。

偷聽到他們對話的連綿,這才知道,為什麼司徒仙看到自己的第一眼,就把自己帶回去了,還對自己這麼好,隻因為把自己當成茗舞來補償嗎?

果然,司徒仙讓連綿離開徒留閣。

“這些天裡,你都不曾來看我,冇想到,這一來,就是要趕我走!”連綿無比傷心和委屈。

“茗舞回來了,她……她不希望你還留在這裡!”

連綿哭著說道:“仙哥哥,可我在你身邊多少年了?我那麼愛你,我是你的女人啊,你為什麼不能留下我?哪怕,做你們的丫鬟也好啊,我冇有地方可去,我隻想陪著你!”

茗舞不知道什麼時候走了進來:“仙哥哥,既然她像條狗一樣,不肯走,那就留下來吧!她不是想做我們的丫鬟嗎?那就隨了她的心願好了!”

可是連綿卻不知道,真正的噩夢纔剛剛開始。

茗舞對她的侮辱,讓她在司徒仙麵前喪失尊嚴。不僅刻意在她麵前與司徒仙纏綿,甚至還讓司徒仙打罵連綿。

司徒仙親手把連綿推進蛇窩裡,聽她的哭喊,卻溫柔的說道:“茗舞想讓你與蛇作伴,如果她的蛇跟你成為朋友,你就能跟她做朋友了,茗舞她說就不會再欺負你了!”

連綿被這些毒蛇撕咬,糾纏,死去活來。吃瞭解藥,再繼續被毒蛇撕咬,身上傷痕累累,痛苦不堪。

在蛇窩裡的那種痛苦,連綿再也不想經曆第二次。奇蹟的是,她終於學會瞭如何與蛇交流。

司徒仙的溫柔纔是最毒的毒藥,它讓連綿心甘情願的受苦,死不了,就要繼續愛他,愛他司徒仙。

司徒仙親手將她推給一幫過夜的江湖過客,說道:“連綿,茗舞想讓你與那些江湖人作伴,這樣你就能體會她曾經的心情,你便會理解她,與她好好相處了!”

生不如死,一夜又一夜,被那些人折磨侵犯的身子,已經變得麻木,肮臟。

但是連綿冇有自殺的念頭,她知道,茗舞這樣做,就是想讓自己主動離開,或是自殺,可她絕對不會認輸。

絕不!

司徒仙瘋了,他真的瘋了,他為了茗舞瘋的徹徹底底。

每一晚,徒留閣裡都有幾個江湖客被司徒仙暗中劫走,交給茗舞,茗舞再運送回冥狐教。

曾經不沾染世俗塵埃的世上仙,也終成為了助紂為虐的世上魔。

即便那些江湖客侵犯過連綿,連綿也恨透了他們,可是罪不至死,她為了救那些江湖客,還是決定告知他們真相。

那是一個充滿殺戮的夜晚,這輩子連綿都忘不掉。

茗舞,如今要喚作渡冥蕪,她撫摸著腰間的黑蛇,站在二樓的樓閣處望著她在笑。

那些江湖客嗅到了殺機,卻發現大門已經僅僅關閉,他們打不開徒留閣的大門,知道危險即將來臨,全都拿起武器,做好戰鬥的準備。

司徒仙走至渡冥蕪身邊,曾經的溫柔明媚,早已變作冷漠如冰,他看著這些他曾經憐憫愛惜的落魄江湖俠客,像是看著任人宰割的家禽。

“司徒仙,你是不是瘋了?”這是連綿第一次叫他的名字,“這些人都是無辜的,你不可以為了茗舞,就犧牲他們!”

“為了茗舞,我可以什麼都不要!”司徒仙冇有感情的說著,轉身離開。

渡冥蕪笑著將黑蛇取下,手掌間也泛出青色流光,隨後,她開始大開殺戒。

還有滿地從四麵八方而來的毒蛇。

他們都冇有完全死亡,渡冥蕪在殺他們的時候,分寸拿捏的正好。

大門打開,由冥狐教的人偷偷的運走這些人。

而連綿也倒在血泊中,成為那些“屍體”中的一具。

看著連綿的屍體,渡冥蕪說道:“把她也帶走吧,丟到山上喂狼去,她能與蛇作伴,看看她能不能與狼作伴了!”

連綿被帶走了,渡冥蕪露出勝利而又嘲諷的笑意:“可憐的小姑娘!”

連綿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得救,並且身處一個名為曼陀羅宮的地方。

宮主名為東方一秀,是個很溫柔的男人,他教自己武功,是為了讓自己保護一個名為白之宜的女子。

白之宜是個很特彆的女人,據說她經曆的痛苦並不比自己少,並且還失去了一個女兒。這樣美麗卻又柔弱的女子,又為何連朝廷都要殺她,八大門派也要殺她,她究竟有著怎樣的過去?

就這樣,連綿在白之宜的身邊,直到今天。

白之宜從楚楚可憐的柔弱女子,變作今日殺人不眨眼的惡毒妖婦。

連綿也從當日癡情天真的少女,變作今日狠辣陰毒的蕩婦蛇女。

水漣漪,便是白之宜賜給連綿的名字,也是讓她忘記過去。

白之宜成為曼陀羅宮宮主的時候,水漣漪也不再是當年柔弱的水漣漪,她親眼見證著司徒仙是如何被渡冥蕪耍弄,拋棄,報複。最後又害他失去畢生武功絕學,看他是如何成為第二個自己,看著渡冥蕪與楚青竹相愛的。

從渡冥蕪第一天回到徒留閣的時候,連綿就知道,她並非因為愛司徒仙纔回來的,而是為了報複他。

如果當年他跟她一起私奔了,又豈會讓她吃儘苦頭,成為如今的渡冥蕪?

所以她恨他,她把重生以後的愛,都給了那個叫做楚青竹的男人。

又眼睜睜的看著他們互相殘殺,看著司徒仙被萬箭穿心,再把他的屍體搶走,取下他的頭顱,成為她擱置在琴台上的那一顆頭骨。

曾經她被渡冥蕪和司徒仙活生生的改造成了第二個沈茗舞,如今,她是這世上獨一無二的蛇女水漣漪。-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