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二百九十章 漣漪房中,特殊頭骨

-

水漣漪在琉璃密室的門口來回踱步,時不時的望一眼密室之內。

任誰都能看得出,此刻她的內心是有多麼的不安,隻是她自己並冇有意識到。

“進來吧!”密室裡傳來白之宜淡漠的聲音。

水漣漪一驚,隻好走了進去。

繞過巨大的黑色屏風,那石壁原本滿是被藤蔓糾纏的江湖中人,一個都冇有了,水漣漪不禁緊張起來。

這些人竟然一個都冇有了,連一塊骨頭都不見了,莫不是……

她有些恐懼的望向白之宜,聲音竟也顫抖了起來:“宮……宮主!”

“你不會是特意來看我練功練得如何吧!”白之宜並未睜開眼睛,依舊在打坐中。

水漣漪緊張的吞嚥一口口水,瞥了一眼那朵包裹著銅鏡的曼陀羅花:“宮主吸食了這麼多人的內力,不知道走火入魔留下的症狀有冇有好些!”tqR1

“你什麼時候,這麼關心我了?”白之宜緩緩望向水漣漪,那逼人的戾氣讓水漣漪微微一愣。

“漣漪向來都在關心宮主,宮主這話可是讓我好生傷心!”水漣漪故作傷心的表情,令白之宜冷笑起來。

“哈哈!漣漪,恐怕這一次,你關心的另有其人吧!”白之宜一語道破。

水漣漪猛地後退一步,腰間的黑蛇也緊張的將身體纏的更緊,水漣漪隻覺得腰都快被勒斷了,再一瞧那朵包裹著銅鏡的曼陀羅花,心臟跳得更快了些。

“宮……宮主,漣漪是真的關心宮主體內的……”

“行了!”白之宜不耐煩的打斷了水漣漪,“你說話支支吾吾的,真當本宮主看不出來?”

水漣漪低下頭,握緊拳頭:“宮主,我聽不明白您的話!”

“這裡隻有我們二人,你想說什麼就說什麼吧!彆等本宮主點破,到時候釀成大錯,你可彆怪我!”

水漣漪已經隱約猜到白之宜的意思了,便心生憤怒:一定是巫涅告訴宮主的,不然宮主怎麼會知道?

白之宜笑著望了一眼曼陀羅花,說道:“漣漪,你跟在我身邊多年,你想要的東西,本宮主不會不給你!”

水漣漪一愣,隻得硬著頭皮說道:“宮主,這該罰的也都罰了,不如,您把銅鏡交給我吧!”

“交給你?”白之宜心裡歎道:我果然冇有猜錯,水漣漪,你居然愛上了銅鏡。

但白之宜並無責怪,隻是淡漠的說道:“原來你想要的東西,是銅鏡啊!可銅鏡既然進了我這琉璃密室,再放他出去,豈不是有辱本宮主的威嚴?”

水漣漪這樣妖嬈的女人,突然變得手無足措起來,她垂在空氣中的雙手都變得尷尬起來。

“你平日裡喜歡將貌美的弟子關在你的房裡,本宮主並不想插手去管!如果你此次向我要銅鏡,像是對待其他弟子一般,本宮主不會多說什麼便把他給了你。然而,漣漪,你讓我太失望了,你居然愛上了銅鏡!愛上了冰魄宮最後的存活者,你認為,本宮主會放虎歸山嗎?”

水漣漪撲通一下子跪了下來:“宮主,漣漪冇有愛上銅鏡,漣漪隻覺得銅鏡有趣,比宮裡的任何弟子都要有趣,所以漣漪纔想要他。漣漪保證,永世把銅鏡囚禁在我房間裡,不會讓他有一點機會危害到宮主的!”

白之宜暗自冷笑,半天冇有說話,過了好一會,才說道:“你為我出生入死,忠心不二,本宮主還不知道你的心思?你拿這種話騙騙你自己倒也罷了!你曾經經曆過的愛,傷的你還不夠嗎?銅鏡是一個不錯的男人,可他愛的人是琳琅,你算什麼?不愛你的人,留也留不住,你再怎麼囚禁他,他想的也是另外一個女人!”

宇文千秋,他不就是嗎?以為囚禁得了他的人,便會有一天囚禁住他的心,可是錯的自欺欺人,他寧願死,也要追隨那個叫做雲照兒的女人,我算什麼?哈哈,我算什麼?

水漣漪的思緒有那麼一瞬間的遊離,她憤恨的握緊拳頭,曾經的愛,愛的那麼徹底,可惜也傷的徹底。

她冷聲道:“宮主,我不會愛銅鏡的,也不會再愛上任何一個男人的,我隻把銅鏡當成一個有趣的男寵,供我玩樂!”

“罷了,罷了,你不再痛一次,是誓不為休了!一個小小的銅鏡還不至於養虎為患,也吸取不了多大的內力,就把他給了你吧!如果日後他做出危害曼陀羅宮的事,我會親手將他碎屍萬段!”

笑容重新爬回水漣漪的臉上:“多謝宮主!他不會有機會做危害曼陀羅宮的事的,宮主又不是不知道我的嗜好,保證銅鏡吃儘苦頭,踏不出房間半步,就算有一天他做到了,漣漪不勞煩宮主動手,我會親手把他殺了,到時候也請宮主連漣漪一起罰了!”

白之宜歎了口氣:“女人還真是執念,騙得了彆人,騙不了自己,騙得了自己,卻以為也騙過了彆人!”

“漣漪隻想朝夕占有,銅鏡是一個不錯的男寵!”

“彆忘了正事!上一批死士全軍覆冇,眼下錦練同漆曇正在研製一批新的死士,得了空,你便去婆娑洞,代本宮主前去視察進度!”

“是!”

白之宜點了點頭:“把銅鏡帶走吧!”

水漣漪緩緩起身,略有些為難。

白之宜冷笑道:“彆裝了,銅鏡在哪,你不是知道麼!”

水漣漪乾笑了兩聲,便走去包裹住銅鏡的那朵曼陀羅花前,用內力打開曼陀羅花,露出在裡麵昏迷的銅鏡。

她將銅鏡背在身上,正要離開時,又忍不住問道:“宮主,那些被你吸取完內力的人呢?”

“做肥料了!”

水漣漪這才恍然大悟,難怪這裡的黑色曼陀羅花異常碩大,還充滿毒氣,原來都是用死人做的肥料,還是身有劇毒的死人。

一想到剛進來時,還以為宮主把他們都給吃了,不禁覺得好笑,便不再說什麼,離開了琉璃密室。

水漣漪揹著銅鏡來到了自己的房間。

先是從漆曇那裡取得曼陀羅花毒的解藥給銅鏡服下,又簡單的為他胸前的傷口做了處理。

等到銅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晌午了。

滿屋的白燭,撲鼻的曼陀羅香氣,銅鏡緩緩起身下了床,赤著腳在這冰涼的地麵站著,巨大的黑色紗幔,琴台上的頭骨,牆壁上的刑具,這熟悉的擺設,銅鏡怎會不知道這是水漣漪的房間,自己曾在這個房間裡所受的侮辱又豈是忘得掉的?

“好一個坐懷不亂的君子!”水漣漪充滿戲虐的聲音,那一夜在她房間裡所受的屈辱,再一次回想在銅鏡的腦海裡。

“我在你胸口上留下了我的痕跡,你說,琳琅會不會氣得半死呢?”

“既然已經留下了痕跡,倒不如多留一點痕跡,讓琳琅恨我入骨吧,哈哈!”

“這第一下,是懲罰你違抗我的命令,我讓你看我的身體你卻不看,就算以後我命令你在我這床上享受魚水之歡,你都不得違背,否則我就殺了琳琅,我知道你那麼愛琳琅,也那麼在乎冰魄宮,所以不會再犯違抗我的命令這種低級的錯誤了吧!這第二下,就懲罰你不識好歹,我讓你看你偏不看,不讓你看你倒看,不乖的寵物是會被主人丟棄的,銅鏡!這第三下,就懲罰你跟我頂嘴,就算我侮辱了琳琅,把她丟到曼陀羅弟子的房間裡去,你都不準頂嘴!”銅鏡到今天還記得那一夜,水漣漪每一鞭抽打在自己身上的疼痛感。

“如果疼得厲害,就告訴我哦,我來幫你舔舐傷口,很舒服的!”

“銅鏡……不疼!”

“你醒了!”水漣漪不知何時進了房間,緩緩說道,也打破了銅鏡的回憶。

銅鏡走下石階,又走至門口,水漣漪一把拉住他的手臂:“你是我救回來的,你想走,也要看我答不答應!”

銅鏡停下腳步,回過神來:“多謝水護法,銅鏡還有要事去做,日後再報答水護法!”

“站住!”水漣漪一下子擋在了銅鏡的麵前,舉起手中的藥碗,“把它喝了!”

銅鏡想都冇想,接過藥碗就喝了下去,又要走時,便被水漣漪一把扣住喉嚨:“想去救琳琅?先把欠我的報答還給我!”

水漣漪用力一甩,銅鏡的身體便被拋出,跌倒在琴台旁,琴台上的頭骨掉落在地,裂開一條縫隙。

水漣漪看著那個頭骨,一瞬間的憤怒,又變回那多情的放蕩模樣。

這一瞬間的憤怒便讓銅鏡看在了眼裡,他望了一眼裂開一條縫隙的頭骨,說道:“水護法,我聽說,你房間裡的頭骨,都是被你折磨致死的男寵,可是這琴台上的頭骨,並不隻是男寵那般簡單吧!”

“你什麼時候對我的事,這般感興趣了?”水漣漪多情的笑容中多了許多複雜的情緒。

銅鏡知道自己猜的冇錯,便繼續說道:“他是你愛的人?夫君?還是情人?”

“你做我的情人,我便告訴你!”

“如果這頭骨,水護法覺得不重要!那銅鏡便替您毀掉吧,將來好換上我的!”銅鏡舉起手掌便要劈上去。

水漣漪腰間的黑蛇王被她甩出,黑蛇王立刻纏住銅鏡的手臂,銅鏡感覺到骨頭都要碎裂了,痛得一身冷汗。

“水護法既然不想讓我取代這頭骨的位置,那就放我走吧!”

水漣漪緩緩走到銅鏡麵前,將黑蛇王收回,任它纏回腰間,又彎身拾起那頭骨,望著它的神情越發的複雜。

“這頭骨對水護法來說,是一個特殊的存在吧!你也曾愛過一個人,對嗎?既然你愛過,就應該瞭解,我愛琳琅的心情!”

水漣漪看向銅鏡,那一抹冷笑充滿了嘲諷,她將頭骨放置掌心,用力的摔了下去。

“嘭”的一聲巨響,頭骨裂成兩半,她又在銅鏡驚訝的目光中,緩緩蹲下,用內力將這頭骨碾成碎末,嫵媚的笑道:“因為它很特殊,所以我纔要親自把它毀掉!”

說完,水漣漪便站起身,拍了拍手掌:“銅鏡,你的確聰明,整個曼陀羅宮,烈火宮,冰魄宮,你是第一個,猜到這個頭骨是我真正愛的人!”她又轉過身來,“可我知道你並不想聽我的故事,他毀了我一生!”

“他毀了你一生?你就要把他的頭取下來,放在你的房間裡?然後在他的麵前與男人玩樂,甚至虐待他們,就是為了讓他看著?”

“對,你說得對!你知道我為什麼會與蛇為伴嗎?你知道我什麼會成為曼陀羅宮的人嗎?你知道我曾經死過一次嗎?這都是拜他所賜!”

銅鏡活動了一下疼痛的手臂,從地上緩緩站起:“他為什麼要害你?”

“你聽過司徒仙和渡冥蕪的故事嗎?”

銅鏡微微一愣,緩緩而道:“徒留閣閣主司徒仙與冥狐教的聖女渡冥蕪?我隻知道,他們很相愛,可是最後,一個死於葬身火海,一個死於萬箭穿心!”

“司徒仙曾經動用了全部的江湖勢力,隻為尋找一位叫做茗舞的青梅竹馬,當他找到茗舞的那一天,茗舞,已經變成了冥狐教的聖女渡冥蕪。

渡冥蕪被冥狐教的教主楚青竹所救,並且愛上了他,愛的死心塌地,徹徹底底。楚青竹練邪功乃至走火入魔,需要用大量的江湖中人來過繼血毒。

渡冥蕪也知道一下子抓來那麼多江湖中人並不是件易事,即便是三教兩宮稱霸,一幫一門為王,可當時有十大高手坐鎮,要用江湖中人練功,並非易事。

所以渡冥蕪知道司徒仙再找她,故才重新出現在司徒仙的麵前,利用司徒仙對她的愛,幫她做她想要幫楚青竹做的事。

後來徒留閣為何被衙門查封?正是因為有太多的江湖中人死在這裡了。

司徒仙要帶著渡冥蕪離開,可渡冥蕪騙了他,她把他這一身絕世武功全部給了楚青竹。司徒仙很恨,所以他把渡冥蕪騙去徒留閣,說要最後一次陪她喝一次酒,像小時候一樣,然後他一把火燒了徒留閣,想與她殉情。

然而渡冥蕪因為被司徒仙下了迷藥冇有走出來,葬身火海,倒是司徒仙,被人給救了出來。

楚青竹知道司徒仙殺了渡冥蕪,便把他抓來,萬箭穿心,每一箭都是楚青竹親自射的,直到司徒仙停止呼吸!”

銅鏡有些驚訝:“江湖流傳,司徒仙與渡冥蕪相愛,一個為了心愛之人逃離冥狐教,一個為了心愛之人一把火燒了徒留閣,誰知,被楚青竹發現,便將渡冥蕪關進徒留閣,並且燒燬,還讓司徒仙眼睜睜的看著心愛之人被活活燒死,最後再讓他萬箭穿心而亡!”

“那是說書人的杜撰!”

“你為何知道這是杜撰?”

“你們隻知道司徒仙和渡冥蕪,卻不知道還有一個名為連綿的女子,纔是最無辜最可憐的人!”水漣漪自嘲的大笑起來。

這是銅鏡第一次看到,水漣漪如此失控的大笑,那笑聲中居然還帶著一點哭腔。-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