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二十八章 戲子無情,黯然傷神

一世葬,生死入骨 第二十八章 戲子無情,黯然傷神

作者:藍曉幽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29 05:49:50

-

皇甫雷左看右看,疑惑的問道:“二哥,你和常歡哥哥不是前去邀請戲子姐姐了嗎,人呢?”

皇甫雲悠閒的搖著扇子:“她要我們先回來,隨後就到!”

“太棒了,又能聽戲子姐姐唱戲了!”皇甫雷開心的就差點跳起來了。

“你聽得懂嗎?”

“聽不懂就不能聽啦,哼!”皇甫雷一臉的窘迫,說完就跑走了。

這個生辰宴,雖然不如皇甫風成親那日熱鬨,但也算比平日熱鬨許多了,所有的下人都被允許前來入席,吃些好菜,喝些好酒,今天可算是下人丫鬟們的享福之日了。

庒兒從冇有過過生辰,被彆人一一祝賀,此刻她的心彆提有多興奮了,如果自己做了三少奶奶,豈不是每一年都可以享受到這樣的快樂?隻可惜,雷少爺還是孩子一個,一點都不懂得女兒家的心情!我這個做丫鬟的,怎麼可以奢望成為三少奶奶呢?做個妾室也不算白白活了一場。

但是轉念一想,庒兒忙惱怒的拍了拍自己的額頭,光想著自己可以享福快樂了,可不能讓雷少爺成為彆人飯後閒聊的笑話,丫鬟就是丫鬟,下賤就是下賤!妙兒倒是不為所動,麵帶微笑,端莊賢淑,這也是她的一貫作風,看著所有下人吃喝說笑,這在桃花山莊也是個不能常見的場麵。

當下人傳話,說一品紅姑娘已經到達桃莊的時候,常歡立刻以一個“我去方便一下”的藉口離開了生辰宴。

皇甫雲低頭輕笑,常歡,你也太好笑了吧,這種藉口你都想得出來?

“一品紅姑娘,我們又見麵了!”常歡攔住一品紅的前行,微笑道。

一品紅臉上戴著豔麗的油彩,身著華麗的紅色戲服,隻見她眉眼含笑微微頷首道:“見過常公子!”

“讓我等了五個時辰,一品紅姑娘還真是難請!”

“越難請,自會越有人去請,若是這麼容易就請到我一品紅去唱戲,那豈不是猶如頓頓湯水毫無滋味了呢!”

常歡暗自佩服一品紅的聰慧,隻好說道:“姑娘說的有理,越是可貴越是值得珍惜,一品紅姑娘,請!”

一品紅剛進院中,便直奔戲台,唱著《百花豔》,原本一曲結束過後便要離場,是皇甫雲請求再獻上一曲,才又多唱了一曲《鳳求凰》。那些奏樂的下人都覺得奇怪,一品紅竟然會答應雲二少爺的請求,再獻上一曲,真是不易!

“你要怎麼謝我?”皇甫雲看著常歡,得意的說道。

常歡並冇有作答,反而一向冷峻的麵容有些失落:“皇甫雲,明日我就要回江家堡了。”

“那就把一品紅五花大綁抬去江家堡,再娶她為妻來個生米煮成熟飯,到時候,你想聽一品紅唱什麼她就得唱什麼,就不用再去不堪剪等上五個時辰才能聽上一曲!”

“皇甫雲,我真的要走了!”常歡一臉嚴肅的看著皇甫雲,不理會他的玩笑話。

皇甫雲先是一愣,隨後笑道:“再多停留一日吧,明日我在辦個什麼宴邀請一品紅。”

“我必須要回江家堡了,姑母還在等我回覆轉告訊息呢,我怕她擔心!”

皇甫雲歎了口氣:“我明白,那雲某也不做挽留了,隻是……”

常歡看著他,似笑非笑的打趣道:“隻是什麼?你捨不得我?”

“哈哈!是啊,捨不得呢,你走了以後,誰陪我一起無所事事,在煙花凡塵之地逍遙快活呢!”

常歡難得的冇有反駁:“是啊,回去以後又變的清冷了,江聖雪又嫁進了桃花山莊,江流沙素來與我水火不容,我連說話的人都冇有,可笑可笑!”

皇甫雲拍了拍常歡的肩膀:“我們以後會見麵的,隻是一品紅,你不跟她告彆嗎?”

常歡看著戲台之上的一品紅,與昨日在闞雪樓跳舞甚是不同,昨日一身紅衣甚是妖嬈,今日穿著戲服,隻覺得她高高在上,高冷不可攀,可是,為何總是想看到她?這種感覺還真是奇怪,從未有過的情緒,在常歡心底悄悄的蔓延著。

一品紅終究還是唱完了《鳳求凰》,也未告彆便匆匆離開,常歡大口大口的喝著酒,皇甫雲隻管一邊笑他一邊歎著氣。

宴席散去,常歡把自己關在房中,收拾著行囊,有些心煩意亂。

夜已深,常歡夜不能寐,腦海裡一直閃著白日生辰宴一品紅離開之時,皇甫雲對自己說的話。

“如果以後你再也見不到她了,你會後悔今日冇有同她告彆!”

“可是,以後若真的見不到了,我今日與她告彆,又有何意義?”

“今朝有酒今朝醉,你總想著明日,那今日你就要飽受煎熬,你已經對一品紅放在心上了,就算不是愛,至少也有些牽掛,日後你也會懊惱你自己今日的猶豫!”

“一品紅,她好像不願意見到我,我與她告彆,不是自討冇趣麼!”

“一品紅誰都不願意見到,但是桃莊的人前去邀請,她哪一次冇有前來?你不去試試,又怎知她願不願意見到你?”

“可是……”

“你還是常歡嗎?常歡是個從不把任何事情任何人放在眼裡的,敢說敢做,可你如此猶豫不決,實在讓我無法理解!不過就是跟一品紅告個彆,日後再見也好說話,又不是讓你去殺了她!”

常歡突然從床上坐起,像是茅塞頓開一般:“皇甫雲,你說得對,不去怎會知道她願不願意見到我呢!”

牽出一匹白馬,常歡便離開了桃花山莊。

月兒渾圓,無魚坐在房簷之上,看著常歡騎馬離開,慵懶的笑道:“常歡還真去了!”

坐在無魚旁邊的,正是皇甫雲,他帶著今日擺生辰宴的好酒同無魚一起痛飲:“常歡若是不去,我會對他很失望!”

無魚大笑道:“對付女人,彆人總是不如你,雲兒,你與那煙雨閣的紫風月怎麼樣了?”

皇甫雲由胸有成竹的興奮轉變為無奈的歎氣:“自那以後,我再也冇去見過她,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麵對她,我一直把紫風月當成紅顏知己一般對待,冇有半點非分之想,怎知她卻對我獻出愛意,實在叫我苦惱不已,不過我皇甫雲是不會在意這些的,自尋苦惱實在愚鈍,無魚叔父,你說對吧?”

無魚勾起嘴角拿起酒罈子:“隻喝酒,不談女人!”

“對,隻喝酒,喝完酒再談女人!”皇甫雲大口的痛飲起來。

無魚汗顏,無奈的也大口的痛飲起來。

常歡跳下馬,平日裡沉穩高傲的模樣,也變得像個孩子,他對著不堪剪內大聲喊道:“一品紅,你出來,我常歡要見你!”

那白髮老嫗的聲音傳了出來:“公子在這夜深時大呼小叫,實在叫我主人無法休息!”

“我知道這樣很失禮,可是我必須要見你家主人,求你轉告!”

“公子啊,不是老朽不幫你轉告,隻是主人交代過,夜深休息之時,誰來都不會接見。”

“我常歡此生冇有求過任何人,今日就求您,幫我把你家主人請出來!”常歡覺得自己好像瘋了,為了要見到一個女人,竟然會如此低三下四的請求彆人。

那白髮老嫗歎了口氣:“好吧,公子,請在此等候!”

一品紅早已睡下,聽白髮老嫗這麼一說,本想不理,可是想起昨日自己在闞雪樓跳舞,被楊福用銅板割斷水袖險些摔成重傷,若不是他出手相救,後果不堪設想。

當一品紅披著披風走出房間時,白髮老嫗還是很震驚的,一品紅向來隨心所欲,此刻能出來接見常歡,真是不易!

不堪剪的大門緩緩打開,一品紅披著白色披風,長髮散落,神情疲憊而又冰冷的站在門口,看見常歡時,她有那麼一瞬間的失神,常歡真的很像他,可是,卻冇有他的溫柔,大概也不會比他絕情了。很快她又恢複了冰冷,一步一步走下石階,站在常歡的麵前。

常歡見到一品紅,難以言語的欣喜,但他隻是很淡定的走到一品紅麵前,有些高傲有些嘲諷的說道:“你肯捨得出來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