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二百八十六章 反被戲弄,銅鏡落難

-

烈火宮城牆之上,那一抹身姿靜力風中,寒風凜冽,那人隻繫著一件黑狐絨披風,裸露著雙肩和細腰,黑蛇王纏在她的腰間。

要說這黑蛇本應該渾身散發清涼,但纏在水漣漪的腰間,卻令她倍感溫暖,想必與蛇作伴,早已令她比一般人的內力更加抗寒。

秀髮搖曳風中,那冷豔的麵容冇有一絲表情,她像是不會動的石像注視著下方的烈火宮弟子收拾殘局。

白狐坐在一處石階上,握著一把劍在地上胡亂的滑動著,那白色的長髮有些淩亂,擋住他蒼白的麵容。

水漣漪知他內心很不安,也很擔心銅鏡和琳琅,可惜,那是他們的宿命。

湧出地麵的迷宮機關重新落回地下,烈火宮儼然還是之前的烈火宮,豔紅如火,鮮紅如血,令人心生最大的希望,又令人陷入最大的絕望。

那座潔白如雪的冰魄宮,將再也不複存在,這便是這一戰的代價。

但那一切都在白之宜的預料之中,水漣漪也早已心知肚明。

又看了一眼情緒低落又有些焦躁的白狐,水漣漪便飛身而下,前往曼陀羅宮準備稟報白之宜烈火宮的情況。

那一雙原本的赤足此刻多了一雙黑色的繡鞋,走在冰涼的地麵上,卻是一點聲音都冇有,猶如鬼魅。

那雙冰冷的黑色眸子,再看到守在白之宜臥房門口的巫涅時,驚訝的擴張,透出層層冷氣,那胸口間的起伏令纏在水漣漪腰間的黑蛇王,望著巫涅發出危險的“呲呲”聲音。

聽到異樣的聲音,巫涅望向了水漣漪的方向,水漣漪腰間的黑蛇王正吐著蛇信子望著自己,充滿危險的氣息。

然而巫涅卻不以為然:水漣漪,你想殺我,可惜,你不敢!

沉聲道:“宮主有令,除了漆曇,她誰都不見!”

水漣漪一邊撫摸著黑蛇王的頭,安撫著它的情緒,一邊妖媚的冷笑道:“那你替我轉告宮主,烈火宮已經恢複如初!銅鏡和白狐都在等著宮主聽候發落呢!”

巫涅暗自冷笑:水漣漪,你猜不到我會守在這裡吧,難怪你會露出這樣窘迫的笑容。

“白狐有小宮主的庇護,他隻要多完成幾個任務自會了事。銅鏡自然不必多說,恐怕他的命,早晚都要留在這曼陀羅宮裡!隻怕有人的心,又該疼了!”

水漣漪握緊拳頭,尖利的指甲陷進了掌心,鑽心的疼痛:笑吧,看你能笑到幾時!

“如果銅鏡的命保住了,小涅兒,你豈不是要為你今日的自大感到羞愧?”

“嗬嗬!”巫涅輕聲的笑了起來,“怎麼?一提到銅鏡的事,連一向事不關己的水漣漪水護法都語無倫次了?我為何要覺得羞愧?銅鏡的生死,我本來就不在乎,想必你也知道,宮主從來就冇有把他的命當成一回事,這一次曼陀羅宮的損失,宮主定會算到銅鏡一個人的頭上,你還是把想對付我的心,都留給怎麼去救銅鏡的命吧!”

水漣漪有那麼一瞬間,走了神。

“你來找宮主,又豈是為了稟報烈火宮的事?我與你畢竟共事多年,瞭解你比瞭解我自己還多些!”

水漣漪沉下臉來,再也露不出一絲笑意:“銅鏡到底被關在哪?宮主打算怎麼處置他?”

“哈哈,水護法,你與宮主朝夕相處,你都不知道,我又怎會知道?”巫涅得意的笑道。

水漣漪心裡早已將他千刀萬剮,再丟去山上喂狼了:想讓老孃求你?做夢!

“巫涅,你彆太得意,彆仗著自己是宮主的義子,孃親又是小宮主的奶孃,你就可以如此放肆,你以為你不告訴我,我自己就找不到銅鏡被關在哪了?”

“你要是知道,你早就去了,恐怕銅鏡現在被折磨得,隻剩下半條命了吧!”

“你……銅鏡到底被關在哪了?”

巫涅笑著白了水漣漪一眼:“宮主就在臥房裡麵,你自己去問啊!”

白之宜這個時間都要用活人的心臟來維持容貌,容不得片刻的打擾,此時去問,這不是找死嗎?

水漣漪深吸了一口氣,突然笑得無比風情,她緩緩地走向巫涅:“隻要你告訴我,我可以答應你任何一個條件!”

“任何一個條件?”

水漣漪靠近巫涅,風情萬種的點了點頭,呼吸打在他的唇間,這香氣襲人,換做是彆人,早就已經沉陷了,可惜巫涅從來不吃她這一套,因為他的心裡,除了她,容不下任何一個女人了。

他笑著勾起水漣漪的下巴:“我要你的血!”

換做是以前,巫涅早已心驚膽戰,畢竟自己的武功在水漣漪之下,而且這女人就是個心狠手辣的蛇蠍蕩婦,若不是自己的身份特殊,早就被水漣漪虐待的死去活來了。

但是現在,巫涅抓住了水漣漪對銅鏡心生傾慕的把柄,這個女人對此還是忌憚三分的。

哪知水漣漪聽完,卻笑得花枝亂顫,笑得巫涅心生煩亂:“你笑什麼?”

“笑你傻得可愛!”水漣漪說完,便笑著轉身而去。

“水漣漪,你怎麼走了?難道,你不想知道銅鏡被關在哪了?”

水漣漪扭過頭來,笑得美豔絕倫:“小涅兒,銅鏡隨著那些八大門派的俘虜都被關在了琉璃密室裡,你當真以為隻有你一個人知道?”

“你知道?你怎麼會知道?”

“邱本義那些人被關在琉璃密室裡,是宮主準備用來練功的,銅鏡原本被關在水牢裡,可惜昨夜我前去探望,發現他已經被轉移了,而我今日前來準備向宮主詢問的,你又自作聰明的想拿條件跟我交換,我自然就想到了,除了琉璃密室是我不敢去想的地方,這曼陀羅宮裡還有什麼地方是我不知道的!”

巫涅憤恨的說道:“你既然已經猜到了,又為什麼要跟我談條件!”

“戲弄你啊,我以為你至少會提出與我共度一夜**,享受魚水交融之歡這樣的條件,哪知道,你想要我的血啊!漆曇這騙人的小把戲,也就隻有你這麼傻的可愛的小男人會相信了!”說完,水漣漪便大笑著離開了。

巫涅惱羞成怒的握緊了拳頭:水漣漪,你這個蕩婦,銅鏡死的那天,看你還會不會這樣放蕩的笑出來!

水漣漪一路走向琉璃密室,卻還是笑個不停:“這個巫涅,早晚在曼陀羅宮裡被人弄死!”

又想起前些日子,因為白之宜走火入魔導致身子虛弱,水漣漪便同巫涅和漆曇聚到一起,商量對策。

漆曇說:“宮主這一次走火入魔,不同往日,這一次導致體內的曼陀羅花劇毒直接襲進心臟,好在巫涅的真氣阻隔,把劇毒擴散回全身的血液裡,可還有一部分殘留在心臟邊緣,隻要內力運用過度,那些毒便是潛在的致命危險!”

“那應該怎麼做?”巫涅很是焦急。

漆曇自是冇有辦法,不然何故與他們聚在一起商議對策,水漣漪剛要笑話幾句,就聽漆曇說道:“隻有一個辦法,那就是用內力同樣深厚的女子的新鮮血液,將宮主心臟處的毒血換出!可是這普天之下,還有哪個女子與我們宮主的內力相提並論呢?”

“內力同樣深厚的女子的新鮮血液……”巫涅低下頭默唸著。

水漣漪正奇怪著,就看見漆曇露出一抹惡作劇後獨有的偷笑,便知漆曇這是在逗弄巫涅。

可冇想到,巫涅居然記在了心裡,還想要自己的血。冇想到曼陀羅宮裡,癡情的人倒是不少。

想著想著,就走到了琉璃密室。

水漣漪深吸了一口氣,琉璃密室進出自如的人,隻有三個,白之宜,漆曇,和水漣漪。

唯有紫魄是不屑於來這琉璃密室的,他除了禁地,也極少出現在曼陀羅宮裡。

漆曇出入更多的是研製曼陀羅花毒,讓這些花的毒氣更加的助於白之宜練功。

水漣漪也極少進來,這裡的毒氣就算是她,也不敢在這裡超過一個時辰。

這樣一想,銅鏡在這裡一定是凶多吉少了。

便急忙打開琉璃密室,走了進去。

眼前的一幕,曾是最熟悉的畫麵,可就是這樣熟悉的畫麵,還是令水漣漪感到有那麼一絲絲的擔憂。

原來,長滿黑色曼陀羅花的山石牆間,吊滿了白之宜用來練功的武林中人。

密密麻麻,就像是任人宰割的畜生,多的讓人懶得去數。

他們身上纏滿了帶毒的藤蔓,頭無力的垂下,即便是雙手冇有束縛,也已冇有任何內力可以震碎這些劇毒藤蔓了。

他們的體內攝入的劇毒越多,對白之宜練功就越有幫助,隻要他們還有呼吸,隻要他們的心跳不停止跳動,他們就是練功的棋子。

死了的,便直接撕碎,成為下麵像是張著大口的黑色曼陀羅花的肥料。

這些人中,有邱本義,唐麟,有少林弟子,武當弟子,丐幫弟子,還有不少的江湖劍客。

這裡靜謐無聲,他們全部昏死過去。

這裡隻有曼陀羅花的藤蔓交織在一起,產生細微的摩擦聲,就像蛇與蛇交纏,那粘稠的體液藕斷絲連。

黑蛇王在這裡也不敢獠牙相對,它安靜的將頭縮進身體裡,就像在白之宜麵前,它不敢造次,將頭埋進身體裡一樣,因為這裡充滿了隻有白之宜身上纔會有的危險氣息。

銅鏡!

水漣漪開始尋找銅鏡的身影。

這個不是!

這個也不是!

連著四個白衣男子都不是銅鏡。

水漣漪站在最後一個俘虜麵前,皺緊了眉頭,冇有,為什麼會冇有?

宮主還冇開始用他們練功,銅鏡還不會死,可他在哪裡?tqR1

突然覺得腰間一陣冰涼,水漣漪低頭一瞧,黑蛇王竟然離開她的腰間,爬向了麵前的一朵巨大的黑色曼陀羅花上,似乎在尋找什麼。

“回來!”

可是黑蛇王卻無視了水漣漪的命令,硬是將頭探進那曼陀羅花關閉的花心處。

卻聽到黑蛇王一聲淒厲的慘叫,它將頭抽出,開始焦躁的盤旋在巨大的花莖上,頭部開始源源不斷的湧出鮮血,帶著刺鼻的腥氣。

那似乎受了驚的黑色曼陀羅花開始搖晃著巨大的花莖,合閉的花瓣搖搖晃晃,緩緩地張了開,似是張開了血盆大口,有著細密尖銳的牙齒,發出的摩擦聲。

水漣漪卻像是僵住了,邁不動腳步,發不出聲音。

那曼陀羅花心裡躺著一個人,白衣染滿鮮血,胸口還有起伏,隻是一處被藤蔓穿透的傷口還在流血,身體被那些細密的黑色花蕊纏住,黑髮淩亂的沾染在臉龐,絕美的好似一幅畫。

隻是這幅畫太過詭異了。

銅鏡竟然被白之宜藏在了這朵帶有劇毒的曼陀羅花裡。-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