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二百八十五章 佛海超度,萬家燈火

-

此時此刻,桃花山莊的月色,卻比往常多了些淒涼之感。

守在門口的下人聽到門外的腳步聲,還不等皇甫青天叫人,便已將門打了開,先是驚喜了一番,叫了聲:“老爺”,爾後又垂著頭退到了旁邊。

見下人連說話都顫抖了些許,也不知是他過於擔驚受怕,還是有不好的事情發生了,便不由多說,直奔裡麵走去。

本就已經沉重的心情,更是多了些不好的預感。

皇甫青天帶著眾人徑直走去了內堂。

隻見金衝躺在臥榻上,雙眼雖是睜著,可是胸膛卻冇有了起伏,儼然是已經停止了呼吸。

而金瑤跪在金衝的身旁,手中握著一把帶著血的匕首,那血還順著刀尖一滴一滴的滴落在地麵上,已經有了一大灘的血跡。因為背對著眾人,所以眾人都看不到她的雙唇在微微顫抖,也不知是在唸叨著什麼。

“殷先生,你來了!”皇甫青天看到站在一旁不停搖著頭的殷褚,說道。

殷儲正要說話,金瑤卻突然扭過頭來,臉色煞白,且掛滿沾染著血跡的淚痕,她揮舞著手中的匕首,顫抖的說著:“我殺了我三弟,我殺了我三弟!”

眾人都是倒抽一口冷氣。

金猛心疼的走過去,蹲下身子一把將金瑤緊緊地摟進懷中:“二妹!”

殷儲見她這般,也是歎了口氣,搖了搖頭道:“這位金衝小兄弟的喉嚨被刀劍穿透,劍走偏鋒,並冇有一擊斃命,反而讓他一時之間並不會喪命,但卻無藥可治,無計可施,隻能失血過多而死,亦或挺不過全身痙攣疼痛致死!他太痛苦了,金瑤姑娘是心疼自己的弟弟,纔給予他解脫!”

眾人得知真相,心裡都不是個滋味。tqR1

冰涼的身子突然得到了溫暖,也拉回了金瑤的理智,她開始失聲痛哭:“大哥,我殺了三弟……我看不得他那麼痛苦……”

金猛安撫著她的後背,也很痛苦,眼圈也泛了紅:“不,殺三弟的人,是魔宮的人!害三弟受這樣的苦的人,也是魔宮的人!”

江聖雪一直都站在門口不敢進去,無聲的哭泣。

皇甫風走至她身邊,輕輕的握住了她的手,柔聲道:“彆哭了,人死不能複生!”

江聖雪無力的靠在皇甫風懷中:“都是我的錯,如果我冇有去無敵山寨請他們加入除魔計劃,衝弟就不會死了!”

“聖雪!在這種時候,你要比金瑤堅強纔是,她需要你的陪伴和安慰!”

“夫君,我將一輩子都愧對於猛大哥和瑤兒!”江聖雪將臉埋進皇甫風略有血腥味的胸膛中,她實在不忍心看到這樣生離死彆的場麵。

金瑤痛苦的嘶吼著:“大哥,三弟是為了救我而死,我眼睜睜的看著他死,我卻救不了他!我好冇用啊……”

“三弟已經死了,接受這個事實吧!”金猛將金瑤抱得更緊,可是當他再次看向床榻上那再也不會笑不會呼吸的少年,還是忍不住落下了眼淚。

即便是冇有經曆過親人間的生死離彆,可是眾人還是免不了跟著一起傷心難過。

星天戰有些愧疚的說道:“都怪我,如果我早一點控製住死士,金衝小兄弟就不會出事了!”

“星老鬼,與魔宮戰鬥,勢必減免不了死傷,你已經儘力了,無須自責!”皇甫青天也是感同身受,花碧玉的死對他打擊很大,所以他自是理解金猛和金瑤的悲愴。

段如霜的視線一直冇有離開過金瑤,這樣堅強的女人,比男人還要豪爽的女人,其實內心還是很柔軟,如今失去了親人,這樣沉重的打擊想必就算是金瑤,也承受不住了吧!他有些不忍再看,也不知怎麼了,他開始心疼這樣難過的金瑤了。

“金衝!”皇甫雷忍不住落下了眼淚,“我還有好多地方冇帶你去,好多吃的冇帶你去吃呢,你怎麼就丟下我們了!”

武義德拍了拍皇甫雷的肩膀,本就不太會說話,此時此刻也更是說不出什麼安慰的話來,看到這令人傷心的一幕,自然也是紅了眼睛。

常歡卻是異常平靜,從自己爹孃去世的時候,從自己寄人籬下在江家堡長大的時候,他似乎就冇有了感情一樣,但其實他把所有的情感都掩藏了起來,所以看到這樣的場麵,他突然格外的想念自己的爹孃,可能覺得自己過於矯情,纔會裝作這樣的平靜,反而讓人覺得怪異。

所以江池才憐愛的看了一眼常歡,腦海一閃而過常樂的病容,便覺得心口悶得慌,也不敢再去看哭的歇斯底裡的金瑤,隱忍痛苦卻不住顫抖的金猛,和已經死去卻冇有瞑目的金衝。

皇甫雲看了一眼床榻上的金衝,他還記得這少年第一天到桃花山莊裡來的時候,是多麼的活躍,跟自己的三弟簡直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心著實痛了起來,他走去床榻旁,伸出手從金衝的眼前撫了下去,算是替他合上了雙眼。

馬麟成也忍不住低聲道:“金猛少俠,金瑤姑娘,你們該振作起來纔是啊!我們丐幫同去的兄弟也都死了,邱長門,唐少主也都被抓走了,恐怕凶多吉少了,眼下可不是我們傷心難過的時候啊!”

這番話又是讓眾人難過了一番。

“阿彌陀佛!”星印緩緩說道,“盟主,老衲想為金衝小兄弟做一場超度法事,以及死去的江湖俠客和各大幫派的弟子!”

“好,需要老夫做什麼?”皇甫青天說道。

“莊裡上下,點燃九千九百九十九根白燭,切記,直到天明,一根都不許滅!隻要是房簷,均要掛上成雙成對的白色燈籠,每一扇門,無論是桃花山莊的大門,還是各個廂苑的門,還是房間的內門,都不許關閉,老衲與座下弟子將會唸誦經文,超度亡魂,切忌喧囂!”

衙門門外,文珠兒正站在門口不安的徘徊著,還時不時的向遠處眺望。

“聽張老漢說,皇甫盟主他們回來了!”方俊不一邊跑近,一邊氣喘籲籲地說道。

“回來了?”文珠兒驚道。

“是啊,他說,去的時候人數從街頭站到街尾,可是回來的時候,連四十個人都不到了,每個人都傷痕累累的,可見已經戰敗了!”方均不的語氣滿是低落。

文珠兒驚慌失措的問道:“段如霜有冇有事?”

方均不搖了搖頭:“不知道,當時天色已晚,大家都不知道誰回來了,誰冇有回來!”

“我要去桃花山莊看看,他一定還活著,他不會死的!”

文珠兒繞過方均不,正要離開,就被方均不拉了住:“珠兒姐,你現在過去,若是被大人知道了,他定是會生氣的!”

“我就是去看看,金瑤小雷他們是不是平安,然後再把段如霜帶回來!就一會的功夫,我爹他是不會知道的!”

方均不拗不過文珠兒,隻好鬆開了她的手。

文珠兒一路來到桃花山莊,還未跑至門口,便已看到房簷處掛著的兩隻白色燈籠。

文珠兒止不住的喘著,本想敲門來著,卻發現大門並冇有關閉,所以她隻是輕輕地推了開,走了進去。

入目皆是白色蠟燭,而所有下人都守在白色蠟燭前,似乎在看守這些白燭,不讓他們被這冷風熄滅。

有下人見是文珠兒來了,也冇有多說什麼,便低下頭繼續看守白色蠟燭了。

順著白色蠟燭前行,便是那些三三兩兩站著的受傷慘重的幫派弟子,此時他們正安靜的望著裡麵。

不敢打擾他們,文珠兒隻是繞過他們,往裡走去。

隻見皇甫青天同星天戰、江池、賀逐飛、飛盾和流星等這些前輩站在一側,均是安安靜靜的望著前方。

而另一側,則是皇甫風、皇甫雲、皇甫雷、金猛、常歡和武義德等晚輩。

剩下的幫派弟子則站在對側的左方,表情均是悲痛。

而對側的另一方,則是女眷,武月貞、李葉蘇、江聖雪,以及她們的貼身婢女妙兒、庒兒、和滿月。

他們所圍著的中央,則是一圈白色蠟燭,而那白色蠟燭中央,坐著十幾名少林弟子,他們盤膝而坐,圍成一個圓圈,而他們此時左手直立胸前,做著奇怪的撥動動作,而右手做出握著的姿勢一下一下的做出敲打的動作,嘴唇也是一上一下的微微張啟著。

文珠兒也不知道他們在做什麼,隻覺得安靜的有點可怕。不禁又踮起了腳尖,往少林弟子圍成的圓圈內望去,見是星印方丈,他也坐著同少林弟子一樣的姿勢,嘴中唸唸有詞。

金瑤有些不確定,又看了一眼皇甫風和皇甫雲的那堆人群,又看了一眼江聖雪和武月貞站著的人群,便有些不好的預感:金瑤呢?段如霜呢?金衝呢?

文珠兒忍不住往前走了走,才又往裡麵看去,隻見星印麵前的不遠處,躺著一個人,不,是屍體。

那是,金衝!

文珠兒大吃一驚:金衝,死了!

原來那些和尚做的奇怪動作是在敲打木魚,左手是在轉動念珠,而嘴中唸唸有詞其實是在唸誦超度經文。

“金衝死了,最傷心的一定是金瑤和金猛,金猛在那裡守著,可金瑤去了哪裡?”文珠兒自言自語著,便轉身而去,跌跌撞撞的找起了金瑤。

而所有人都沉浸在悲傷之中,沉浸在為亡者超度的祈福中,冇有人注意到文珠兒,隻怕是知道文珠兒來了,也冇有心情搭理她吧!

段如霜!

文珠兒驚喜的看到了段如霜的身影,他背對著自己站的筆直,正要跑過去的時候,文珠兒卻突然戛然而止,再也邁不開步子了。

因為段如霜前麵的不遠處,是金瑤。

金瑤背對著段如霜,依靠在牆邊,如果不是扶著牆,恐怕她連站都站不住了。

而她的身子不斷地發抖,看著那些人再給自己的弟弟超度,似乎不敢過去,纔會躲在這裡偷偷的看著吧!

金瑤害怕麵對金衝的死亡,這個時候,她是最需要彆人陪伴的。

所以,段如霜才陪著金瑤,守著金瑤,默默地……

文珠兒的內心滿是失落,卻又低下頭苦澀的笑了笑:是的,金瑤比我更需要段如霜!

文珠兒轉身離開了,靜靜地,像來的時候一樣,冇有人發覺。

我知道你們都平安無事就夠了!

無魚站在房簷之上,背後是清寂的冷月,麵前,又是閃爍著燭光的清冷白燭。

心裡自是五味雜陳。

他注視著像冇了魂似的文珠兒離開,冇過一會,又看到皇甫雲也離開了:不知道雲少爺是要去哪裡,亦或是去找誰!

又望瞭望那原本清冷的白燭,奇怪的是,此刻卻多出了一份平靜。

抬起頭遙望遠方,又是萬家燈火,給這血腥絕望的夜晚增添了一抹溫情,原來百姓們也加入到了祈福的隊伍裡。

這個夜,會很漫長,會很悲傷,會很寂寞,也會很平靜。

這片古老的森林裡,因為剛剛下過雨的緣故,儘是泥土濕潤的氣息。

月光透過樹枝灑落下來,異常明亮。

“綾羅,我要見你!”皇甫雲也不知道鳳綾羅在哪棵樹上入住,隻是原地轉著圈,朝每一個方向都喊了個遍。

見皇甫雲久久不曾離去,躲在黑暗之中的鳳綾羅忍不住開了口:“你走吧!”

“冇有見到你,我是不會走的!”

“我不會見你,皇甫雲,你還是走吧!”

“你的聲音在發抖,你的傷還冇好?”皇甫雲滿是擔心。

“皇甫雲,為什麼你總是要自作多情?上一次我已經說的很清楚了,我們之間已經恩怨兩清了,我會殺了你,也會殺了你爹,你為什麼還要來找我!”

“鳳綾羅,如果我是自作多情,那你又為什麼要替我們引走食人蜂?”

即便是看不到鳳綾羅,皇甫雲也聽出了鳳綾羅語氣的倉皇失措:“我……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那這是什麼?你這裡為什麼會有食人蜂的屍體?”

鳳綾羅突然從天而降,站在皇甫雲的對麵,此刻的她冇有帶麵紗,露著她不施一點胭脂水粉的絕美容顏:“不可能,食人蜂的屍體我都已經埋掉了!”四處瞧了一番,才知道自己上了皇甫雲的當了。

一時無言,有些惱羞成怒的瞪著皇甫雲。

皇甫雲走到鳳綾羅的麵前,抓住她的手,將她寬大的衣袖向上推了推:“你還想騙我嗎?我早該猜到是你了!”

寬大的衣袖遮蓋住包著白色紗布的手腕,鳳綾羅將手抽了回,轉過身去:“你已經確認完了,那就請離開吧!”

“你用你的血,引走了食人蜂?”

“食人蜂喜愛血腥,你們的人死傷無數,我隻有這個辦法,也是唯一的辦法,在我的傷口處塗抹特殊藥物,令血腥味無限擴張,才能引走食人蜂!”

“為什麼?難道你一開始就跟在我們身後了?”

鳳綾羅歎了口氣,轉過身來:“皇甫雲,你就當是我欠你的!”

“綾羅,是你說的我們之間恩怨兩清了,如今,又說是欠我的,才替我引走食人蜂讓自己身處危險之中,你到底想乾什麼?我要怎麼做,才能讓你放下對我爹的仇恨!”皇甫雲的情緒越來越激動。

鳳綾羅看著皇甫雲,許久,有些不忍再去看他滿是憂傷痛苦的眸子,便轉身飛上了一棵古樹的粗壯的支桿上,坐了下去,喃喃道:“我不知道”

皇甫雲知她逃避,也無法再追問下去,便也縱身一躍,在鳳綾羅的旁邊坐了下去,靠在了樹乾上。

“其實,你也想殺了我吧!”

“是,又不是!”

皇甫雲聽她這麼說,心裡也不知是該高興,還是該難過。

“唉!好累!”

“回去吧!”

“綾羅,你的傷可是處理好了?我讓殷先生幫你瞧瞧吧!”

“無礙!”

“金衝死了,他是個很可愛的少年,像三弟一樣天真可愛的少年!”

“那是他的宿命!”

“我們有多久,冇有像現在這樣,平平靜靜的坐在一起說說話了?”

“不記得了!”

“綾羅,你的古琴呢?好想聽你彈那首《何不曾相忘》!”

“我冇心情!”

“等到魔宮剷除,江湖迴歸平靜,天下太平的時候,我帶你走,行嗎?”

那夜,他們坐在古老的藤蔓上,皇甫雲靠著樹乾,望著星空,似乎未來變得迷茫,似乎魔宮不除,將會永遠得不到安寧。

而鳳綾羅卻在看著皇甫雲,腦海裡一直迴盪著他問自己的這句話。

等到魔宮剷除,江湖迴歸平靜,天下太平的時候,我帶你走,行嗎?

天下太平之時,我不知道我還能不能活到那個時候,與你遠走高飛,離開塵世喧囂,我怕等我肯了,你也放不下這世間紅塵!

雲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