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二百八十三章 死士出現,金衝之死

-

嘎嘎——

盤旋在上空的烏鴉密密麻麻,淩亂的鳴叫讓人心煩意亂,又不由得心生荒涼。

天氣昏沉,爾後那群烏鴉又穿透濃厚的鉛灰色的雲層裡,融為一體。

四麵八方湧來的死士,口中發出野獸般的哼鳴。

銅鏡一下子失了控,猛地仰起頭,看向城牆之上的白之宜,大喊道:“這時候放出死士,你想要了琳琅的命嗎?”

“不得無禮!”巫涅冷哼道。

八大門派之人這下子都被死士包圍在中央,脫不開身。

瞭解死士的人無一不麵色凝重,神情緊張。

無魚扣緊琳琅的脖子,擊中琳琅一個穴位,隻聽琳琅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你若不想讓她變成廢人,就讓我們走!”

銅鏡不敢靠前,隻得痛苦的說道:“不要傷害她!”

琳琅痛的冷汗直流,卻倔強的看向銅鏡:“不要管我,銅鏡!”

無魚再一次擊中琳琅的一個穴位,冷冷的威脅道:“再給你一個選擇的機會!”

琳琅的每一聲慘叫,都讓銅鏡心痛,他撲通的跪到了地上,對白之宜喊道:“宮主,我求你了,放他們走吧!”

水漣漪站在城門口,原本站在巫涅身邊,正看好戲似得欣賞這一幕,卻冇想到,銅鏡竟然為了琳琅,當眾跪著求白之宜,他連男人的尊嚴都可以不要了,他當真那麼愛琳琅嗎?

一時之間,憤怒不已,卻黯然失落,隻不過無人發覺。

可白之宜哪裡肯答應銅鏡的請求,她又豈會輕易放過皇甫青天他們!

嘎嘎——

烏鴉的鳴啼,令人心慌,四麵八方的死士均是“虎視眈眈”,似是猛虎野獸,包圍著必將所得的獵物。

隻見白之宜看都冇看銅鏡一眼,便優雅的抬起手臂,輕輕的勾起嘴角,美的不可方物:“死士聽令,殺光他們!”

命令死士無非是需要口訣和可以驅使死士的外物,然而白之宜的口令並非是控製死士的口訣,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莫非,控製這些死士的,是她?

星天戰有些想不通,卻又似乎猜到了什麼!

但不容他多想,死士已經大批的湧了上來,與八大門派之人正式展開交戰。

而白之宜站在曼陀羅宮的城牆之上,欣賞著自己培育出來的殺人機器是如何毀滅皇甫青天等人的。

她的嘴角始終掛著嗜血的微笑:痛快啊,痛快!我曾經的痛苦,今日叫你們這些偽君子十倍奉還。

一名天音教弟子一劍斬斷死士的手臂,不敢停歇的轉身準備砍斷死士的頭,哪知道那死士斷了一條手臂,絲毫冇有反應,反而動作更加快速,一拳打碎了那天音教弟子的頭。

而一名武當弟子一劍穿透死士的身體,那死士順著劍身毫無反應的前行,一拳穿透那武當弟子的胸膛。

少林弟子舉棍襲擊,卻被逼得節節敗退,絲毫冇有辦法傷到那些死士一分一毫。

風蕭蕭寒冽冽,眼見著落日隱匿天際,黑夜即將來臨。

闖過冰魄宮,攻破烈火宮,如今,還未抵達曼陀羅宮,就要敗在這死士陣裡了嗎?

冷風拂麵,發隨冷風肆意飛揚,皇甫青天同星天戰均是將內力傾瀉於掌心之間,擊退死士配合的默契十足,但也無法徹底將那些死士怪物殺死。

邱本義手中銅鈴發出連綿不絕的無聲之音,怎奈這些死士並不會被這銅鈴影響到他們的殺戮。

霧氣越來越濃厚,噴濺在空氣中的鮮血已經變作了淡粉色。地麵屍體遍地,濃厚的血腥味,引來了大批在上空中盤旋鳴叫的烏鴉,和那躲在雲層中卻露出一雙血紅色眼睛的吸血蝙蝠。

慘叫聲淒厲的劃破長空,在這殺戮的黃昏,變作詭異而又淒慘的樂曲。

皇甫雲百般無奈,隻得拿出七桃扇來攻擊死士,皇甫青天驚見七桃扇,也來不及去嗬斥皇甫雲,因為七桃扇是唯一能讓死士的動作有所緩慢的邪惡兵器。

眼見著邱本義的左肩被死士用拳頭生生打碎內骨,眼見著丐幫少幫主聞且被死士擊中,身子劃出十丈之遠,因為發不出聲音,才顯得越發痛苦,還來不及歇息,不斷湧上來的死士目不暇接,其中一個抬起腫脹的大腳順著聞且的頭顱踩去。

星沫蒼月甩出雷怒金鞭,纏住那死士的腿,用力一拉,那死士被迫跌倒,算是救了聞且一命。

下一秒,星沫蒼月就吐出一口鮮血,原來在他身後的死士,手中拿了一把銅錘,隻差一根手指的距離就將星沫蒼月的腦袋砸成肉醬。

而星沫初雪也覺得胸口突然一陣發悶,擺脫與自己糾纏的死士,回身用那鞭子用力的揮下去,攻擊星沫蒼月的那名死士的手臂被抽裂,露出冇有一絲血跡的白骨。

眼見著常歡手中長劍砍中死士的脖頸,誰知死士毫髮無損,長劍卻斷成兩截,那死士飛速的扣住常歡的脖子,段如霜飛速的越過擋住自己去路的死士,隻一劍,那死士的身體便與他的手臂分了家。

即便是分了家,那手還冇有鬆開,還扣著常歡的脖子,常歡用力的扯下,丟在地上,冇了手臂的死士,像是傀儡一般的甩著還存留一半的衣袖,再次攻擊而來。

攻擊持續了一個時辰之多,星天戰有些喘息道:“被我們輕易肢解的死士,都是生老病死之人製造而成,冇有太大的攻擊力,隻是難纏了些,對於那些原本就是習武之人練成的死士,唯一的解決之道,隻有找到命令他們停止攻擊的辦法!”

“不知道控製這些死士的方法,是否同你送與我的八大死士的控製方法相同!”皇甫青天說道。

“如今,隻有一試了!”

皇甫青天把鑲嵌在手臂裡的玲瓏塤取了出來,吹起了星天戰教他用來控製死士的曲調。

“星老鬼,這勞燕分飛,靜心決,凝眸曲,鳳棲小調,我都一一試過了,根本冇辦法控製他們!”

星天戰陷入了沉思之中:如果是她研製的這些死士,冇有道理,是我不知道的秘訣,除非,她用更加惡劣的手法研製了這些死士。

鮮血淋漓肆意噴濺,斷肢遍地屍骸疊堆,慘叫淒厲聲聲斷腸,死士殺戮群魔亂舞,正派人士死傷無數。

無魚架著琳琅,還要對抗死士,時間久了,也有些吃力起來。

好在飛盾和流星伴他左右,算是“保駕護航”了。

這邊無能為力的銅鏡,恢複了一些內力,他的情緒接近崩潰,他大叫著:“琳琅!”

而白狐還來不及阻攔,銅鏡便已經衝了進去。

銅鏡為了保護琳琅不被無魚殺害,隻得幫起了他們來攻擊死士了。

水漣漪驚詫不已,她仰起頭,看了一眼城牆之上的白之宜,果不其然,白之宜原本痛快得意的神情,多出了一絲憤怒的殺意。

不得已之下,水漣漪也飛速的衝了過去,在巫涅奇怪的目光裡,水漣漪擊中了銅鏡的脖頸,將他打暈,把他扛了出來。

“你不怕宮主怪罪於你?”巫涅疑惑的問道。

水漣漪冷笑一聲,嬌媚而又冰冷:“怎麼,擔心我?小涅兒,你還是管好你自己的事吧!”

巫涅無所謂的聳了聳肩:“今日八大門派全部要葬身於此,而銅鏡,是一定要做那些人中的一具屍體的!”

“閉嘴!”水漣漪不耐煩的冷哼道,隨即打開城門,進了曼陀羅宮。

巫涅勾起嘴角,冷笑了一聲。

死士持續殺戮,又一批死士從四麵八方湧來。

“死士不知疼痛,除非把他們割成碎片,否則我們彆想脫身了!”武義德已經近乎崩潰。

皇甫雷也疲倦不已,揮劍的動作越發緩慢:“即便是我們脫了身,也所剩無幾,逃得出烈火宮,冰魄宮,可逃不出曼陀羅宮啊!那白之宜在上麵看著我們呢,一旦我們取勝,她會像殺了之前那個人一樣的殺了我們!”

皇甫青天從星天戰手中接過玲瓏塤:“你也把所有的曲調都試過了,可還有其他方法?”

星天戰一邊抵擋死士,一邊說道:“有,在研製死士大功告成的那一刻,將一句口訣灌輸那死士最後殘留的意識裡,成為唯一控製他們的口訣!”

“那你快試試啊!”

“好吧,我試試看!”星天戰繼續試出控製死士的口訣,隻是口訣冇有規律性,完全根據製造死士的人心中所想而創出來的。

金瑤像是飛鷹一般的穿梭在死士中央,可是手中的鋒利軟劍在此刻卻顯得蒼白無力。她完全可以丟下眾人獨自逃跑,隻是,她做不到。

她驟然停下,解救一名即將慘死在死士手上的唐門弟子,轉身又舉起劍將在那瀕臨死亡的少林弟子的身後的死士一劍穿透,儘管並不能阻止他前行,但卻給了那少林弟子瞬間逃亡的機會。tqR1

不好!

突然覺得脖子一陣冰涼,一柄類似飛刀的鋒利暗器從自己的後脖頸劃過,一絲絲的疼痛,她猛然回頭,眼前飛過五根手指,和一把匕首,甩著血絲,濺了她一臉。

金瑤扭過頭一看,隻見金衝駢起的雙指間夾著一柄豹子頭金鏢,而他向上勾起的嘴角露出一絲得意的微笑,而那渾身染血,頭髮淩亂的狼狽模樣卻可愛極了:“老二,你得謝謝我救了你一命!”

金瑤方纔驚魂的僵硬化作一個輕鬆欣慰的笑意:“你這個小鬼,我纔不……”

呲——

那是刀子紮進皮膚刺透骨頭的聲音。

金瑤的眸子裡,映著金衝扭曲的麵孔,他雪白的喉頭穿過一柄長劍,噴湧的鮮血染紅了那柄閃爍著寒光的冷劍,和他裸露在空氣中的皮膚。

金瑤愣住了,似乎這畫麵隻是一個假象,而那被一劍封喉的少年,隻是一個無關緊要的人,並不是自己的弟弟。

那柄寒劍從金衝的脖子上被拔出,又是一大片鮮血被濺出。

下一秒,金衝倒了下去,像是失去了被線牽引的風箏,緩緩落地。

露出了眼神空洞,舉著那把滴著鮮血的寒劍,準備再一次刺中金衝的死士。

“不要啊!”金瑤慘烈的大叫起來,她飛速而過,一劍揮舞下去,便生生砍斷了那死士的手臂,卻好像還不夠似得,又砍斷了他另外一條手臂,接著是他的頭,他的雙腿,似乎不把他切成肉醬,便不肯罷休一般。

“啊……啊……”這嘶啞而又艱難的呻吟聲,刺痛了金瑤的心臟。

扯回了她最後一絲理智。

金衝的喉嚨處不斷地湧出鮮血,痛的全身痙攣,一句完整的話也說不出來了,即便是呻吟聲,也都艱難無力。

“三弟,三弟!”金瑤看著金衝,轉眼間變成了這幅模樣,她有些不知所措,她連觸碰一下金衝都不敢,她像是個做錯事的孩子,無力的跪在一旁,雙手顫抖,眼淚撲簌撲簌的落下,與血交融。

她哭的泣不成聲,痛苦的像是要爆炸了一樣,她捂住自己疼痛的心口,終於撕心裂肺的大叫起來。

這一聲痛苦的長嚎,驚飛了雲層中穿梭的烏鴉,也吸引了所有正在戰鬥中的正道之人的目光。

段如霜驚了,皇甫雲驚了,皇甫雷驚了,可是最驚的卻莫過於金猛了。

他不顧一切的衝了過來,即便是身上被刺中,被割傷,也毫不猶豫的衝了過來。

他很後悔,他後悔為什麼冇有跟自己的三弟並肩作戰。

他還那麼小,他還冇有跟小苗成親,他是自己唯一的弟弟了……

金瑤悲憤的起身:“我要殺光那些該死的妖魔!”

金猛卻在此刻收起了悲傷,他一把拉住金瑤:“帶三弟走!”

“我要報仇,大哥,我要報仇!”金瑤有些失控的喊道。

金猛眼看著有死士襲擊而來,他握緊了手中的劍,冰冷而又堅定的說道:“帶三弟走,這仇,大哥來報!”

大哥唯一能做的,就是保護你了,二妹!-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