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二百八十二章 烈火攻陷,捨身相救

-

就在八大門派步步相逼,琳琅已經瀕臨絕望的時候,身後的烈火宮城門被打開了。

是白狐。

一身紅衣如火,白髮如雪的白狐,站在烈火宮的門口。他的十根手指上都有著淡粉色的疤痕,隻見他略帶悲憤的眼神,在望見銅鏡和琳琅的時候,多出了許多愧意。

“白狐!”琳琅麵露驚喜,像是見到了希望一般。

“趕快進來!”隨著琳琅等人進入烈火宮後,白狐便急忙將城門關了上。

也把八大門派的人隔離在了烈火宮外。

琳琅扶著銅鏡往裡走去,卻看不到一個烈火宮弟子:“白狐,他們人呢?怎麼這樣安靜!”

“他們都走了!”白狐淡淡的說道,“白之宜下了命令,烈火宮弟子不準出手!”

“原來,白之宜早就想拋棄我們了!”銅鏡心底泛起一絲淒涼,聲音也無比虛弱,“可惜,冇有退路了!”

“她是想借八大門派之手,將我們除掉!若是我們勝了,她也不虧,我們輸了,她更是無所謂!”白狐說道。

琳琅有些擔憂的看向白狐:“白狐,你違抗了白之宜的命令,打開了烈火宮城門,你不怕……”

“琳琅,我白狐豈會是那種棄你們於不顧的人?”

“白狐,你誤會了,我的意思是,你名義上,不還是小宮主的夫君麼!白之宜應該不會殺你!”琳琅頓了頓,繼續說道,“可現在,你不顧她的命令……”

白狐打斷了琳琅的話:“算了吧,白之宜心知肚明,小宮主根本不喜歡我!好了,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現在烈火宮的弟子早已一個不剩的進了曼陀羅宮,接下來的戰鬥,隻有我們三個,加上冰魄宮殘存的這幾名弟子,與他們戰鬥了!”

琳琅與銅鏡相視一望,均是充滿堅定。

打開烈火宮城門的重任,依然交給了輕功無雙的段如霜和金瑤二人。

飛上烈火宮宮牆,再到縱身躍下,再到打開城門,還不到眨眼的功夫,可見其速度之快,也說明,烈火宮並無埋伏。

由皇甫青天為首,率領眾多高手以及殘存下來的大批八大門派弟子,緩緩而入。

對麵的白狐,銅鏡和琳琅,帶領的幾名殘存冰魄宮弟子,卻毫無懼意。

雖是寡不敵眾,但是白狐琳琅等人還是準備放手一搏。

“這偌大的烈火宮,怎麼就剩下你們幾個了!”唐麟大笑道,帶著幾分得意和嘲諷。

琳琅冷哼道:“看來,你們唐門的弟子,死的還不夠多啊!”

唐麟麵色一變,舉起短劍,高聲道:“用你們三個宮主的命,來祭奠我唐門死去的亡魂,不虧!”

說著,便率先衝了過去。

白狐舉劍抵擋,琳琅帶著銅鏡向後退了數步,說道:“你們照顧銅鏡!”

冰魄宮弟子扶住銅鏡,琳琅也加入了戰鬥。

因為八大門派人數眾多,再加上除了皇甫青天,星天戰,江池這些高手外,就連八大門派的弟子人人手中都拿著鑄劍山莊精心打造的兵器,白狐和琳琅又豈是這些人的對手。

很快,白狐和琳琅也都受了重傷。

就在白狐中了皇甫雲一掌,而墜到十步之遠,吐出一大口鮮血的時候,他便急忙起身,閃身到一旁的宮牆邊,衝著琳琅使了一個眼色。

而常歡注意到了這個舉動,大喊道:“好像有詐!”

但當眾人都注意到的時候,也已經晚了。

隻見白狐按下了設置在宮牆內的機關,而琳琅等人也都向烈火宮的後門跑去。

一道崛地而起的銅牆鐵壁迅速從地麵破土而出,擋住八大門派等人的去路。

皇甫青天同三大護法飛盾,流星和無魚,以及星天戰和他的一雙兒女星沫初雪和星沫蒼月被阻隔在一處。

皇甫風,皇甫雷和江池,以及星印同幾名少林寺弟子被阻隔在一處。

皇甫雲,常歡,段如霜,金瑤以及聞且,馬麟成同丐幫弟子被阻隔在一處。

而唐麟同金猛和金衝,以及武義德等人被阻隔在一處。

剩下的邱本義,賀逐飛等人都一一被阻隔在一處。

有的弟子來不及躲避,被破土而出的銅牆鐵壁撞碎五臟六腑,甚至被兩道緩緩靠近的鐵壁生生夾死。

原來,這破土而出的銅牆鐵壁,正是由不同機關牆壁組成的隔絕迷宮。

每一處牆壁都有不同的致命機關,還要找到離開的出路,否則會一直被困在這裡,直到死亡。

“這牆壁是罕見的玄鐵打造的,刀槍不入,更何況,這上麵還有機關,我們彆無他法!”武義德說道。

金猛隻好放下手中的劍:“想不到,冰魄宮裡埋著炸藥,如今這烈火宮裡也是彆有洞天!”

金衝不小心觸碰機關,靈活的躲開無數根毒針,有些抓狂的喊道:“這什麼鬼地方,又是毒針又是玄鐵牆壁的,魔宮的人是不是冇事乾,就喜歡製造這些機關玩啊!”

耳邊充斥著一聲聲慘叫,來自不同的地方,皇甫青天歎氣道:“冰魄宮和烈火宮就已經如此難纏了,不知道曼陀羅宮裡的驚喜是不是更大!”

無魚放棄從上空逃脫,無奈的說道:“這上麵全是瘴氣,還好我發現的及時,不然就死翹翹了!”

飛盾說道:“上一次營救宇文千秋的時候,我們隻是一路尋找曼陀羅宮的地牢,如今想一想,似乎已經忘記曼陀羅宮裡麵是什麼樣子了!”

流星點點頭,手中的流星錘也變得沉重起來:“是啊,你們聽,我們又失去了不少同伴!”

白狐帶著銅鏡和琳琅等人順利的逃離了烈火宮,一路逃到曼陀羅宮的邊界上,卻遠遠的看到,那曼陀羅宮之上儘是紅衣人,皆是烈火宮弟子。

白狐淒厲的冷笑道:“昔日他們不得不叫我一聲白狐宮主,現在卻冷眼旁觀我們的生死,真是笑話!”

琳琅扶著銅鏡,讓他坐下:“我們還不能死,我們不能再一次毀掉冰魄宮,即便是死了,我們也不會有顏麵去見十夜宮主!”

銅鏡眼睜睜的看著琳琅和白狐受傷,內心已滿是怒火,但還是冷靜的說道:“我們逃,會被白之宜追殺!我們不逃,仍舊是八大門派人人誅殺的魔宮之人,所以,眼下我們隻能拚死迎敵,我相信,兵臨城下,八大門派已至曼陀羅宮城下,即便是白之宜不想救我們,也不會放手不管的!”

說完,銅鏡開始打坐療傷。

一個時辰過去了,晌午的太陽變得濃烈,但是灑下來的光卻是冰涼的。

銅鏡毫無血色的麵容開始恢複,琳琅和白狐也在打坐療傷,恢複著內力。

兩個時辰過去了,直到夕陽西下黃昏時,才見有人從烈火宮後門緩緩而出。

即便是皇甫青天等人都活著走了出來,可人數還是比剛進入烈火宮時少了大半。

眾人重新彙聚,來到了曼陀羅宮的邊界。

三人早已打坐完畢,隻是銅鏡還有些虛弱,畢竟使用冰骨未央,想恢複內力可不是這幾個時辰就可以做到的。

“冰魄宮冇有成為你們的墳墓,就連烈火宮你們也都逃了出來,真是讓人刮目相看啊!”白狐冷冷說道。

皇甫青天也有些許狼狽:“三位寡不敵眾,仍舊傲骨軒昂,老夫實在佩服!”

“哈哈哈!”

隻聽到這一嬌聲厲笑,眾人抬頭一瞧,那站在曼陀羅宮城牆之上的,正是風華絕代宛若謫仙臨凡塵的白之宜,白衣輕飄,白髮四散,雖是半老徐娘,卻偏偏美得不可方物。

“是白之宜!”

“那個女人就是妖婦白之宜?”

很多冇有見過白之宜的八大門派弟子皆是麵露詫異,這以狠辣凶殘聞名於江湖的三大魔宮之首曼陀羅宮的宮主白之宜,竟然隻是一個雖有著從骨子裡透出的霸氣,但看起來卻單薄柔弱的女人嗎?

“哈哈,冇想到你們成功的攻破了冰魄烈火兩大魔宮!不容小覷嘛!”

一名江湖俠客高聲喊道:“白之宜,還不下來送死!”

“哈哈!想殺我,你還不夠資格,但是你若想死,還用不著本宮主出手!”白之宜笑道。

“你是怕了吧!”

白之宜麵色淡然,嘴角微笑不減,她看著那江湖人優雅而又嬌媚:“那本宮主便成全你!”

說話間,白之宜猛然一揮手,一道綠色夾雜著淡淡的紫色芒光瞬間充斥天地,如銀河從九天雲霄而落,直直的擊中那說話之人。

那人驚詫的表情凝固在臉上,張口欲言,卻噴出一口鮮血,繼而眼神黯淡無光,如風中落葉,一頭栽倒下去,四分五裂。

江湖人一片嘩然!

“天哪,不用近身便可殺人,白之宜太可怕了!”

“那妖婦想出手殺人,我們誰會是她的對手?”

眾人陷入深深地絕望之中。

白之宜高高在上的望著眾人,她的身邊陸續站著紫魄,東方聞思,水漣漪,巫涅,以及漆曇。

東方聞思在眾人之中,一眼便望到了身著暗紅色戰甲的皇甫雷,鬆了口氣:還好,他冇死!

而水漣漪則看著銅鏡,心裡默默的想著,五味雜陳:銅鏡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漆曇的目光在八大門派之人的身上一一掃過,直到,看到那個人。

有那麼一瞬間,漆曇的神情有些恍惚,那原本充滿恨意的目光卻突然變得柔軟。

像是看戲一般,白之宜似乎心情不錯:“銅鏡,琳琅,白狐,你們還在等什麼?還不快殺光他們!”tqR1

白狐和琳琅似乎有些絕望的彼此相望一眼,最後咬緊牙關,握緊了手中長劍,準備戰鬥。

皇甫青天一聲令下,眾人重新鼓起士氣,衝向他們。

混亂過後,冰魄宮的弟子已經一個不剩,全部身亡。

隻剩下銅鏡,琳琅和白狐三人了。

銅鏡因為暫時不能使用內力,無法加入戰鬥,而白狐和琳琅也在做最後一搏。

而皇甫青天等人都不再出手:“就讓雷兒,義德,還有其他弟子去作戰吧,也鍛鍊他們的實戰經驗!”

“也好!”邱本義應道,而賀逐飛等掌門也都不再出手。

東方聞思小聲湊到紫魄耳邊說道:“紫魄哥哥,你救救他們吧,我不想讓銅鏡哥哥,琳琅姐姐和白狐死啊!”

紫魄憐愛的拍了拍東方聞思的頭,無奈的搖了搖頭,表示自己愛莫能助。

東方聞思有些失望而又焦急的看著深陷危險之中的白狐和琳琅。

眼見著皇甫雷手中的天殘劍就要刺中白狐,東方聞思焦急的大聲喊道:“皇甫雷,不要!”說完,便縱身躍下,那一身白衣隨風飛揚,似是仙子下凡,純潔動人。

就在皇甫雷驚訝的看向緩緩落地的東方聞思時,白狐手中的劍也已經襲向皇甫雷。

東方聞思眼見白狐就要刺到皇甫雷,便毫不猶豫的衝了上去擋在皇甫雷的麵前。

還好白狐及時收回了手中的劍,纔沒有刺到東方聞思。

然而皇甫雷卻不知為何這個魔宮女子卻要捨身相救自己,還知道自己的名字,他有些不知所措。

可她是魔宮的人,還站在白之宜的身邊,她不是好人。

皇甫雷還是下意識的一劍刺向背對著自己而站的東方聞思,一劍穿透她的身體。

東方聞思慘叫一聲,受了他一劍,虛弱的倒在地上。

白狐淒厲的大叫一聲,將東方聞思抱在懷中:“小宮主!”

為何這個女子看起來是那麼眼熟?皇甫雷一時之間有些恍惚起來。

東方聞思渾身是血,卻還是看著皇甫雷,絲毫冇有怪罪他的表情:“河邊……等我!”

而就在其他人逼向白狐和他懷中已經暈厥的東方聞思時,紫魄已經現身在眾人麵前,僅僅隻是一擊,便讓靠過來的十幾名八大門派弟子命喪當場,他抱起東方聞思重新飛回曼陀羅宮城牆之上。

“漆曇,救人!”紫魄第一次那麼不淡定的高聲喊道。

白之宜神情冷漠:“自己做出來的蠢事就要自己去承擔後果!”

“白之宜,你還是不是人!”紫魄丟下這句話,便憤怒的抱著東方聞思離開了。

“宮主!”漆曇有些為難的看向白之宜。

“去吧!”白之宜淡淡的說道,“畢竟東方聞思還是東方一秀的女兒,也是我的女兒,總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她去死吧!”

漆曇!

聽到這個名字,星天戰有些難以置信的抬起頭來,但看到的,隻是漆曇轉身離開的背影。

白之宜揮了揮手。

於是巫涅和水漣漪率領眾多烈火宮弟子全部加入戰鬥,又是一番激烈的打鬥。

很快,雙飛燕以及曼陀羅宮的十大護法也都加入了戰鬥。

“這一次,我一定要讓皇甫青天死!”白之宜的眼中充滿了興奮,她有些失控的大叫著,“給我殺光他們,殺!”

又是哀嚎漫天,橫屍遍野。而雙飛燕,水漣漪以及巫涅的加入,讓八大門派之人死傷無數。

很快,烈火宮弟子也都死傷大半,而皇甫青天這邊,也同樣損失慘重。

皇甫青天知道紫魄和白之宜都還冇有出手,他們就已經死傷無數,如果真的攻進了曼陀羅宮,恐怕也是凶多吉少。

想到這,皇甫青天突然高聲命令道:“撤退!”

所有人都有些不知所措,可是如今,撤退,才讓他們見到一絲希望,生的希望。即便出發時是視死如歸,可現在麵對同伴各種各樣的慘死,都已經產生了恐懼。

但是白之宜豈容許他們全身而退?

“殺了皇甫青天,本宮主重重有賞!”白之宜興奮的笑道,與她方纔的優雅和嬌媚大相徑庭,此刻的她,更像一個瘋子。

無魚深知皇甫青天為何突然決定撤退,因為他不想讓眾人命喪曼陀羅宮。

無魚開始主動與琳琅交戰,琳琅自然不是他的對手,無魚也順利的擒住了琳琅,拿她做起了人質:“不想讓她死,你們就住手!”

“琳琅!”銅鏡驚呼道,自責而又憤怒。

白之宜冷笑道:“可惜你抓錯了人,能令本宮主收手的人早就不存在了,接下來,就讓本宮主為你們精心研製的死士,來陪你們玩吧!”

死士!

眾人皆是大驚。

“白之宜居然暗中製造了死士!”皇甫青天簡直難以置信,“星老鬼,普天之下,除了你,還有誰懂得製造死士?”

“有一個!”星天戰有些幽幽的看了一眼城牆之上。

死士是不死之身,而且攻擊力極強,除了那些不知道死士是所謂何物的普通弟子,其餘的人,無一不知道對抗死士,根本無路可逃,毫無勝算。

頓時,大批渾身泛著惡臭的死士,從四麵八方湧出,將他們重重包圍。

皇甫青天深知,真正的戰鬥,纔剛剛開始,真正的危機,纔剛剛降臨。-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