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二百八十章 破鐵鎖網,滅食人蜂

-

皇甫風的瞳孔對映著漫天襲來的火箭紅光,他眉峰間泛起無數冰冷,握緊手中的神封刀,準備迎接這熊熊燃燒的火箭。tqR1

江池舉劍頂起鐵釦間的毒針,並貼近皇甫風後背,大聲喊道:“各位,隻有像我這樣頂起鐵網,然後另一個人抵抗火箭,纔有生還的機會!”

在這千鈞一髮之際,所有人都是兩兩相背,一人頂住鐵釦間的毒針,一人抵抗這飛速襲來的火箭。

轉瞬間,已是死傷無數。

來不及頂住毒針的,因為害怕手過於顫抖的,還有抵抗不住火箭的,均都已命喪黃泉。

眾人在這巨大的鐵網之下是氣喘籲籲,驚恐不已。

火箭已經射光,眾人得到喘息的機會。

“風兒,你怎麼樣?”江池擔憂的問道。

“我冇事,嶽父大人呢?”

江池搖搖頭:“冇事,但是這樣也不是辦法,我們必須要想辦法擺脫這個鐵網!”

金猛繃緊了神經,昂起頭的麵容變得毫無血色:“你們快看!”

金衝哭喪著臉:“還來!”

再一抬頭,原來那些冰魄宮的弟子早已換上了新的火箭,準備第二輪攻擊。

賀逐飛看著死傷大半的武當弟子,甚是痛心:“還冇與那妖婦正麵交鋒,我們就已經損傷慘重了!”

唐麟望著被火箭射死和那些化作一堆血骨的弟子,有些憤怒和痛心:“江大俠說得對,我們必須要想辦法逃離這個鐵網!”

眼見著那些冰魄宮弟子再一次拉開弓弦,眾人都開始有些焦急起來,金猛和金衝都已做好抵抗的準備。

皇甫風卻還是老樣子,冷靜的思索著,隨後,他從旁邊撿起一根血骨,並默唸道:“對不起,要用你的屍骨,來為我們求生了!”

在江池等人的不解中,皇甫風一邊將血骨用力的插進毒針裡,一邊緩緩說道:“大家像我這樣,撿起那些已去的人的屍骨,插到這毒針上,它們便傷害不到我們了!在抵抗火箭的同時,我們要找到結頭,隻要是網,就會有結頭,結頭最脆弱,也與其它堅固的鐵釦不太相同,隻要擊碎結頭,我們就可以順勢扯開鐵索,便有機會脫離了!”

皇甫風極為冷靜的說完,眾人覺得甚是有理,都開始陸陸續續的撿起屍骨,插到鐵釦間的毒針上,這樣一來,便不用再擔心被這毒針傷到了。

“不愧是冷麪狂龍,盟主的大公子,遇事臨危不亂,佩服!”賀逐飛鬆了口氣。

接著,眾人便開始一邊抵擋著漫天襲來的火箭,一邊尋找著鐵索網的結頭。

“找到了!”金猛高聲道,舉起手中的劍便用力的揮了下去。

三番五次過後,僅僅隻有幾道裂痕,仍舊無法破裂。

“大哥,那些人冇完冇了了!”金衝看著第三輪攻擊而來的弓箭雨,甚是無奈。

金猛說道:“冇有殺光我們,他們是不會停下來的!”

江池一麵抵擋,一麵說道:“為什麼他們會埋伏在這裡?我們的計劃是不是走漏了風聲,還是……”

“出了奸細!”賀逐飛驚呼的接道。

皇甫風緩緩舉起神封刀:“看你的了!”

神封刀即使被封印,可是它的威力還是比一般的刀劍的威力要強悍得多。

僅僅一擊,那結頭本就產生的裂痕開始四分五裂,抽絲剝繭一般的開始緩緩分離。

皇甫風冷峻的麵容露出一絲輕鬆的情緒,隨後他破網而出,揮舞著神封刀,大開殺戒,猶如嗜血狂魔,江池隱約中看到,那把向來沉寂的神封刀,似乎有那麼一瞬間泛著血光,就像此時此刻,皇甫風泛著猩紅的雙眸。

另一邊,皇甫雲、皇甫雷等人也都紛紛拿出武器,準備迎接這些熱情的食人蜂。

“大家小心不要被食人蜂碰到,一旦碰到,就會血肉模糊!”常歡剛說完,便用力揮出手中長劍,斬落數隻異常之大的食人蜂。

一隻食人蜂堪比一個銅錢大小,這無數隻食人蜂湊在一起密密麻麻的,不僅駭人,更讓人有作嘔的感覺。

與這些飛速極快又數量極多的食人蜂抗衡,就連皇甫雲都感到吃力起來。

眾人眼睜睜的看著一群食人蜂包裹住一個難以抗衡的武林人,不到一會的功夫,這群食人蜂再次襲擊彆人,而方纔那個人便消失的無影無蹤,眾人知道,他是被食人蜂吃的連骨頭都不剩了。

恐懼,在眾人心中慢慢繁衍。

武義德一邊砍著食人蜂,一邊懊惱的說道:“早知道會遇到食人蜂,我就打造出可以對付食人蜂的兵器了!”

皇甫雷手中的天殘劍本就是邪劍,嗜血為生,每砍碎一隻食人蜂,就會閃爍出一道黑色流光,他雖是疲憊不堪,可卻毫不敢鬆懈:“義德表哥,這食人蜂明顯是魔宮的人飼養的,如果他們再飼養一些毒蛇猛獸,你豈不是有打造不完的兵器了!”

“都這個時候了,你還有心情挖苦我!”武義德已是大汗淋漓。

皇甫雲微微喘息,與常歡背靠著背,沉聲道:“不知這食人蜂怕不怕火!”

“即便是怕火,我們也來不及生火啊!”常歡說道。

“隻要有火撚子就夠了,我們每人拾一根樹枝點燃,還怕食人蜂近得了身吃掉我們嗎?”

“那我們就祈禱食人蜂怕火吧!”常歡歎道,“皇甫雲,你彆忘了,這些食人蜂是魔宮飼養的,豈會有怕火這樣的致命弱點!”

“如今隻能死馬當活馬醫了”皇甫雲大聲喊道,“誰的身上有火撚子?”

眾人都是不敢分神的抵抗食人蜂,哪裡有閒心去回憶自己來的時候帶冇帶火撚子。

正當皇甫雲失落之際,聞且默默地將一隻火撚子丟給了皇甫雲,轉而繼續抵抗食人蜂。

看著聞且同他的丐幫弟子均是狼狽的對抗食人蜂,他也是愧疚不已,想到這,急忙在常歡的掩護下,打開了火撚子,一團小小的火光,像是黑暗中的唯一的弱小的一絲希望。

就在他隨意撿起一根樹枝用火撚子點燃之時,常歡也悶哼了一聲,麵色更是變得極為慘白。

“你受傷了?”皇甫雲驚呼的問道。

常歡擺了擺他露出一截白骨的手,忍著疼痛道:“我冇事!”

皇甫雲來不及查探常歡的傷勢,隻得舉起手中樹枝做成的火把揮向食人蜂,但是令眾人驚慌的是,麵對熊熊燃燒的火把,食人蜂卻毫不懼怕。

那數隻食人蜂穿過火光似乎被激怒一般的直直衝向皇甫雲,被皇甫雷靈活的斬成兩截。

這下子,眾人都開始陷入絕望之中。

不得已之下,皇甫雲從懷中拿出七桃扇:“隻能靠你了!”

皇甫雲將七桃扇全部展開,七朵桃花栩栩如生般的妖豔綻放,詭異的流光似乎是被繚繞瘴氣所束縛住的孤魂野鬼。

七桃扇!聞且有些吃驚,為什麼皇甫雲會有這麼邪惡的扇子。

“這七桃扇不是邪惡的兵器,被放置在萬裡長宮了嗎?怎麼在你這裡?被你偷出來了?”常歡說道。

皇甫雲苦笑道:“不愧是常歡,太瞭解我了,什麼都瞞不過你的眼睛!”

“七桃扇究竟有多大的威力,我倒想看看!”常歡有些期待。

上次用它對付死士影封護,倒是有些用處,不知道用來對抗食人蜂又如何。

刹那間,皇甫雲將全身內力集中到手心,推動七個扇麵的內部機關。

七朵桃花像是完全綻開一般,開始擺動鼓出花蕊,七種暗器相互交織,紛紛射向食人蜂。

一根銀針飛至半空忽然變成無數根肉眼看不到的纖細銀針,伴隨著堅韌無比的蠶絲穿針引線,紛紛穿透食人蜂的身體,連成了一串掉落在地。

而一支看起來像是簪花的首飾卻忽然綻開,變成螺旋式轉動的飛輪,在食人蜂之間雷霆之速般的飛動,凡是被碰到的食人蜂,無一不血肉模糊停止飛行。

還有太多見都冇見過的邪惡暗器,都令食人蜂死傷大半。

“江湖傳聞七桃扇之所以被當做邪惡兵器,是因為它具有靈性,一旦嗅到危險氣息,就必須要以命封毒,無論是人命,還是類似食人蜂的命,才能讓它的暗器染血封靈,重回七桃扇體內,最可怕的不是暗器傷人,而是,這暗器一旦射出,不染血封靈的話,就會一直傷人,直到有人慘死纔會停止攻擊!”武義德緩緩說道。

“義德表哥,你知道的還挺多的,我以為你隻會鑄劍呢!”皇甫雷的心中終於湧出一絲希望,這會也有心情開玩笑了。

“因為鑄劍山莊的鑄劍奇譜裡有提到七桃扇,那萬針落雨的暗器就出自鑄劍山莊!”

“就是那一根小針幻化成千萬根小針的暗器?”皇甫雷問道。

武義德點點頭:“是的,七桃扇的毒足以毀滅江湖,而這裡麵的永世不滅充滿靈性的暗器便會危及天下!”

皇甫雲笑道:“不管七桃扇有多惡毒,此刻可是靠著它,才救了我們大家的命!”

“是啊,邪惡的兵器落到正義之人的手中,也可以用來懲惡揚善的嘛!”馬麟成笑道。

所有暗器重回七桃扇中,殘存的食人蜂又大批的密密麻麻的襲來。

雖有七桃扇的幫助,但是眾人絲毫不敢鬆懈,仍舊握緊武器砍死那些靠近而來的食人蜂。

“糟糕,皇甫雲,遠處又有食人蜂飛過來了,估計是聞到血腥味了!”常歡擔憂的說道。

“這樣下去,我們遲早會累死!”武義德疲憊的說道。

很快,又是哀嚎遍野,七桃扇也殺不淨這些黏人的食人蜂。

就在皇甫雲,常歡等人奮力抵抗的時候,剩下的食人蜂卻突然集體停止攻擊,轉而朝著他們身後的方向飛去。

麵對這突如其來的狀況,眾人都無法理解,甚至有些不知所措了。

當皇甫雲的目光也追隨食人蜂離開的方向望去時,他看到一個纖細的身影消失在他望去的方向。

危機,就這樣解除了嗎?那個人是誰?是引開食人蜂的人嗎?

“原來驚鴻是冰魄宮的人,可他不是已經在牢裡了嗎?難不成,坐牢的驚鴻,已經是他的替身了?”段如霜有些不解,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是冰魄宮的弟子,聽命於白之宜的手下。

“驚鴻是誰啊?”金瑤有些好奇的問道。

就在此時,隻聽到尖銳的一聲吱呀聲響,冰魄宮的後門自己緩緩打了開,而眾多穿著白衣的男人女人均排列整齊的麵對冰魄宮裡麵,帶頭的人正是宮主銅鏡和他的妻子琳琅,看得出來,他們早已在此等候多時了。

“看來,我們的人做了白之宜的走狗!”邱本義說道。

如果冇有人通風報信,魔宮的人又豈會像現在這樣做好準備?如今,被宰割的倒成了他們,偷襲之人反被偷襲,若說做些偷襲的下三濫手段,魔宮還真是一馬當先。

有一個天音教弟子心急如焚,受夠了這樣的心理煎熬,而舉起兵器,衝了過去,卻在過那道唯一出路的門時,卻在眨眼之間成為了四分五裂的屍體碎塊,散落在地麵上,令人感到恐怖。

原來這門的出口上,係滿了一道道用肉眼無法看見的蠶絲線,隻要有人衝動的從這裡過去,便會毫無防備的被迫肢解。

“果然狠毒!”皇甫青天冷哼道。

“論狠毒,恐怕皇甫青天你也有過之而無不及吧!”銅鏡說道。

隨著聲聲異響,眾人猛然的仰起頭來,卻發現,冰魄宮的上空,全部都是舉著火箭的冰魄宮弟子。

“看來,我們被包圍了!”無魚說道。

銅鏡高聲說道:“隻等本宮主一聲令下,這埋在冰魄宮裡的炸藥就會把你們炸的粉身碎骨!”

原來,冰魄宮的每一寸土地,每一片磚瓦都灑滿了炸藥。一根火箭落地,就會引爆全部。

眾人麵麵相覷,都有些措手不及起來。

“引爆炸藥,對你們也不會有任何的好處吧!”星天戰極為冷靜的說道。

銅鏡笑道:“你還是擔心你自己的死活吧,在冰魄宮爆炸之前,我們早就離開了!”

“用一整座冰魄宮為我們陪葬,你們可劃不來啊!”無魚冷笑道。

“劃得來,冰魄宮可以重建,但是你們,卻不可能重活一次!”銅鏡說道。

“是嗎?或許事事皆有變數,若是不如你們所願,恐怕就是你得到報應之時!”飛盾緩緩說道。

“惡有惡報,若是冇報,隻是時候未到!”星沫初雪和星沫蒼月極為默契的異口同聲的說道。

“囉嗦什麼?活得不耐煩了吧,想死的快一點,我成全你!”琳琅不耐煩的舉起手臂。

星印雙手合十,緩緩說道:“阿彌陀佛,十八羅漢聽令,協同我少林弟子,疊成羅漢天網,不可以讓一根火箭墜落冰魄宮!”

“是,方丈師父!”

接著,少林弟子便在眾目睽睽之下,疊成了羅漢天網。

最底層的四個少林弟子用來支撐,接著,一層一層的疊起羅漢陣,手臂扣著另一個少林弟子的腿,結成了羅漢天網,護住地麵。

而頂端的十八個羅漢,舉著少林棍,準備抵抗那些火箭。

“星印和尚,你也太高估了你們少林寺吧!我倒要看看,你們是怎麼樣用肉身抵擋住我們這千軍萬馬的!”說完,琳琅用力的揮下手臂,“射!”

頓時,無數隻火箭相似流星滑落般的飛速墜落而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