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二百七十八章 走火入魔,無法參戰

-

從在院中坐著發呆,再到斷斷續續的彈奏古琴,皇甫雲仍舊是心不在焉,有人來的時候,立馬又是那個瀟灑的皇甫雲了。

這一切都被房簷之上的無魚看在眼裡,儘管常歡,皇甫雷和武義德都去勸過他,他也覺得自己從陰霾的過去裡走出來了。

可惜冇有!

無奈的搖搖頭,又看到常歡出了桃花山莊,無魚更是無奈的感歎道:“這些年輕人啊!”

卻又突然覺得自己好笑,自己又冇老,又有什麼好羨慕的!限製自由,總比被傷透了心的強!

這是常歡站在不堪剪門口的第二個時辰。

從起初的踱步,再到望著天空發呆,最後坐在門口,索性就小憩了一會。

等他睜開眼睛的時候,卻發現朝思暮想的那個人已經站在自己的麵前了。

“一品紅,你回來了!”常歡起身,儘管表情極力的控製著,但是語氣還是壓抑不住的興奮著。tqR1

一品紅隻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便要走進不堪剪。

常歡不解,一把拉住她的手臂:“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冷淡?”

“冇有為什麼!”

“我們很久冇見麵了,就算我以前無意中惹了你不開心,可到今天,氣也該消了吧!”

一品紅冇有表情,說話也冇有任何語氣:“我冇有生你的氣,常歡,你走吧,我累了,我已經唱了三齣戲,真的很累,不想與你糾纏下去!”

“你不告訴我為什麼,我是不會讓你進去的!”常歡高聲道。

“無賴!”

常歡一聽,便有些憤怒的將一品紅拉近了自己的身體:“你說我無賴?我常歡還冇有對哪個女人這樣上心過!”

一品紅的身子一震,彆過了頭,可是那雙眸子裡卻滿是哀傷:女人?嗬嗬!常歡,你不該把我放在心上,我也不該遇到你!

“你說話啊!”

“常歡,我真的很累!”一品紅緩緩地看向常歡,對上他充滿焦急卻又憤怒的眼睛。

麵對一品紅略帶懇求的目光,常歡終於軟下了心,不再逼問,他鬆開了一品紅,沉聲道:“我來找你,是想告訴你,明日,我便要去攻打三大魔宮了!”

“什麼?明日你要去攻打三大魔宮?”一品紅驚詫不已。

常歡點點頭:“你雖不是江湖中人,可你一定知道魔宮的厲害,如果,明天我能活著回來,你一定要告訴我,為什麼你突然要對我這麼冷淡,好嗎?”

“常歡,我……”一品紅有些為難,為難的不是該不該告訴他自己其實是在保護他,而是告訴他以後,常歡或許連糾纏都不會給予自己了。

“休息吧,我走了,我一定要親耳聽到你的答案!”

常歡離開後,一品紅一直魂不守舍的,常歡想要的答案,無非就是一品紅為了不讓常歡受到牽連,才突然對他如此冷淡的。

可是,正派人士選擇明日攻打魔宮,這個訊息不告訴白之宜,自己一定會冇命。想到這,一品紅決定夜裡前往曼陀羅宮,將此事稟報給白之宜。

空曠陰森的玄冥大殿內,幽暗冰冷,一品紅靜立殿內,已有半個時辰,幽靜陰森,她似乎聽得見隱匿在兩處黑暗之中的高手那摩擦的衣袖聲。

眾多骷髏燭盞內的燭火散發出的藍色火光,搖曳跳動著從骷髏的竅穴中透出,更是將本已邪惡陰森的大殿渲染得詭異莫名。

白之宜麵無表情地坐在大殿高台之上的黑色曼陀羅花寶座上,身後的黑色石壁上以白骨屍骸拚成的巨大古篆“玄冥”二字,在周圍猙獰怪獸石刻的映襯下更加顯得凶惡瘮人。

似乎白之宜的沉默,令時間凝結,一品紅望著白之宜身後的“玄冥”二字走了一會神。

“你說,皇甫青天明日便來進攻,可是千真萬確?”白之宜終於開了口,打破這寧靜。

“啟稟宮主,千真萬確。!”

“本宮主還以為他皇甫青天雷聲大雨點小呢,冇想到這對戰的日子這麼快就來臨了!”白之宜淡淡的說道。

“一品紅祝願宮主早日登頂武林奪得天下!一品紅先行告退。”

一品紅離開後,白之宜的表情終於浮現出一絲憤怒,微微眯起了狹長的雙眸,細白的手指卻仍舊支著下頜,靜玉般紋絲不動。

任何人都看不透此時她的表情在想些什麼,接下來會有什麼舉動,就像剛聽完一品紅稟報的訊息,而思考了半個時辰一般。

暗無天日的冰冷大殿內,高居寶座上的妖婦仍然絕美,平靜慵懶的表情下,內心的思緒卻如同大殿兩旁骷髏燭台內的燭火般波瀾起伏!

自己的“千尋七獠”第五重紫的修練正處在關鍵時刻,已是臨門一腳,邁出這一步自己就能衝破“千尋七獠”這天下第一邪功的最大關口,達到除卻這本邪功秘籍的創始人之外,前人都未曾修練到的第六重青!

可若是邁不出衝破第五重紫這重要的一步,自己就得等著被“千尋七獠”的妖邪真氣腐蝕儘自己的內力,儘管不致死,也要忍受青筋暴起,衰老虛脫的痛苦,到時候連吃心臟,用毒氣延續激發更強大的內力都再也做不到了。

而明日皇甫青天等人的到來,加上星天戰,江池這些十大高手,若是不衝破第五重紫,恐怕還真不是他們的對手,就是不敗,也隻是險勝。

想到這裡,白之宜便迫不及待的飛身離開寶座,朝琉璃密室而去。

幽暗陰森的琉璃密室內,此時到處充溢著紫黑色的毒霧,空氣中滿是濃鬱刺鼻的腥毒之氣,巨大的黑色屏風在毒霧的掩映下更是若隱若現。

繞過屏風,隻見寒石床上的白之宜雙眼緊閉,雙手舉過頭頂,盤旋著作出奇怪的手勢,而在她的雙手手指上,長達兩寸多、通體漆黑的尖長指甲,隨著雙臂的盤旋緩緩竄出指尖,與她本身白皙的肌膚形成了鮮明對比。

修煉中的白之宜此時丹田內鼓盪的真氣陰寒如冰,電光火石般飛速旋轉,隨著雙手的旋舞,一道道陰邪的真氣注入身後岩壁上的黑色曼陀羅中。

一經內氣催動,岩石上那些密密麻麻糾結纏繞在一起的黑色劇毒曼陀羅瞬時如吐信的毒蛇般,紛紛蠕動著伸出醜陋的枝蔓,在白之宜的頭頂顫動糾纏,交織成一頂黑色的天蓬。

盤旋在頭頂的黑色蔓藤尖端,那些黑中透紫的曼陀羅花苞此時紛紛綻放,從花心中噴湧出紫黑色毒香,繚繞的毒氣受氣機牽引,被緩緩吸入白之宜的七竅三丹田中,壯大滋養著體內已修成的四色七獠真氣。

隨著毒氣的吸入,生出尖長黑色指甲的雙手和變成紫黑色的皮膚表麵漸漸長出密集如蛛網般的紫黑色肉筋,蠕動著蔓延至全身。

隨著時間的推移,盤繞在頭頂、不斷噴湧毒霧的曼陀羅花,彷彿全身精氣都被吸乾一樣,一條條黑色枝蔓慢慢變得灰白枯萎,停止了蠕動。而天蓬下的白之宜,此時在大量劇毒的湧入下,全身烏黑透紫,好似一個紫色怪物般詭異駭人!

四道光芒分作紅、黃、藍、綠四色,在充沛毒源的滋養下光華大作,彼此纏繞著緩緩從白之宜體內透出,由內而外將她紫黑的身子照映得宛如一塊紫水晶。

這時,運功中的白之宜雙手猛然間合十結印,體內的四色真氣被強行驅動著緩緩融合,中心處,一抹微弱的紫色光芒從四色中擠出,但明滅不定,好似隨時都有可能熄滅的燈火。

白之宜的身體亦在劇烈的顫抖著,額頭上全是汗珠,而這些汗珠全都帶著淡淡的紫黑色,麵龐上一條條縱橫交錯的肉筋紛紛鼓出,脈動著彷彿萬千蠕蟲在遊走。

忽然,雙手結印交疊於丹田處的白之宜全身一陣痙攣,身子猛然前傾,滿是黑色汗珠的皓首因痛苦而急劇扭曲,一刹那失去血色的雙唇大開著,從中湧出一團融合在一起的四色光團,明滅流轉,彷彿要從口中掙脫,整個巨大的琉璃密室內迴盪著白之宜詭異而痛苦的嗚咽聲。

麵臨走火入魔、有散功之禍的白之宜此時黑紫的麵龐猙獰異常,瞠目欲裂的雙眼中佈滿血絲,豐滿的胸口急促喘息著。

白之宜強行集中精力,雙臂交叉,以手背掩在唇前,極力收攏著將要溢位嘴角的七獠真氣,良久,口中躁動的光團逐漸平複,被白之宜強行嚥下,重新迴歸丹田。

“噗!”一口黑血噴出,象征著白之宜對第五重紫的衝擊再次失敗!

“不行!不能再這樣下去了!僅僅靠黑曼陀羅的劇毒已經不能滿足我體內真氣對“千尋七獠”更高層次的衝擊了!”說罷,神情萎靡地將雙手分攤雙膝,呈珈趺之姿,將紊亂的七獠真氣慢慢平撫,收歸氣血。

身上那些醜陋的變化漸漸消失,恢複了本來絕美無暇的容顏。隻是看上去臉色仍然有些青紫,微瞌的瞳仁透著一股陰鬱的邪氣。

“宮主!”門外響起水漣漪的聲音。

“漣漪,剛好你來了,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你商議,你去我房間等我!”

“是,宮主!”

白之宜回到房間之時,早已恢複如初,方纔因為走火入魔的虛弱已經蕩然無存。

“漣漪,我方纔修煉這千尋七鐐的第五重紫,險些走火入魔,我的內力受到嚴重損傷,恐怕,明日已無法參戰。”

“宮主,不用您親自出馬,還有我和小涅兒呢,再說了,宮裡的其他護衛也都不是吃素的!”水漣漪說道。

“不,你和涅兒誰都不用出手,我方纔已想好對策。”

“宮主,什麼對策?”

“用冰魄宮做頭陣,我們暗中培養的死士,它們將會是曼陀羅宮用來抵擋皇甫青天最好的武器!”

水漣漪有些疑惑的問道:“可是,宮主,冰魄宮的弟子甚少,怎麼會是那些人的對手?光是一個無魚就夠我頭疼的了!”

“死士,加上冰魄宮銅鏡宮主獨有的冰骨未央,即便是皇甫青天和星天戰,也未必抵得過!就算抵得過,也讓他們入得狼穴出不得!”

冰骨未央是曆任冰魄宮宮主才能修煉的邪功,在身體裡種下冰種,使其在練武的過程中逐漸生長,一顆冰種隻能運用一次,此武功威力無比,最大的弱點就是隻能使用一次,使用之後全身骨頭猶如碎裂一般疼痛,無法使出內力,若是敵人數量居多,冰骨未央這樣殘忍的招數並不占優勢,反而會害了自己。

水漣漪這才恍然大悟:糟了,宮主是想犧牲銅鏡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