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二百七十七章 戰役前夕,引逍遙人

-

距離攻打魔宮的第三日。

北廂苑。

皇甫雲坐在窗前,目光空洞的看著窗外。

隨風飄揚的麵紗,插進身體的匕首,還有那雙帶著複雜情感的藍色雙眸,都在他的心裡揮之不去。

自打他回來之後,便一直坐在這裡,濕漉漉的衣裳也不換,濕漉漉的頭髮也不擦,月柒有些不知所措,卻也不敢前去打擾。

“在想什麼?”常歡的聲音從他的身後傳來。

皇甫雲回過了神,看向他。

常歡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坐到了自己的旁邊,而皇甫雷和武義德也並肩站在常歡的身後。

“冇什麼!”皇甫雲說完,再次望向了窗外,他的視線彷彿想穿過千萬裡看到什麼。

“二哥,你到底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嗎?自從在盟主堂門口,你突然急匆匆的跑開以後,再回來就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到底是因為什麼?”皇甫雷看到皇甫雲再次發呆,忍不住問道。

“還能因為什麼?這世上能讓他牽腸掛肚變成如此呆傻模樣的不是隻有一個人嗎?”常歡看似掛著微笑,眼神卻冷冷的盯著皇甫雲。

“一個人?那那個人到底是誰啊?”皇甫雷費解的伸出手,一根一根的數著:“是大娘……我……爹……還是大哥呢……”

常歡無奈的扶了扶額,不想理會皇甫雷那天真的想法,目光再次看向皇甫雲:“你不打算給我們一個合理的解釋嗎?”

“你說的冇錯,確實隻有一個人能讓我變成這樣,隻是鏡花水月,最終卻物是人非……”突然,皇甫雲彷彿想到了什麼,他一下子站了起來,嘴裡還喃喃著:“她受了傷,對!她還傷著,我怎麼能跑呢?我得去替她包紮上藥!”說完便向門外跑去。

常歡一把拉住皇甫雲的手臂,拽住皇甫雲的衣領,反身將他按在了牆上:“你所謂的美好回憶,隻不過是自欺欺人!你所謂的不美好回憶,纔是血粼粼的現實!”

皇甫雷和武義德急忙跑上前去。

武義德拉著常歡的手臂,焦急的說道:“常歡,你快放開雲表哥吧!大戰在即,我們內部怎麼能起內訌呢!”

皇甫雷也是焦急的扯住常歡的衣袖:“有話好好說嘛!常歡大哥,你先放開我二哥吧!”

“你知不知道,就在剛纔,她用一把鋒利的匕首,刺著她自己的身體!第一刀,她要與我夫妻緣儘,第二刀,她要與我恩怨兩清!我皇甫雲,隻愛過她一個女人,你們以為我放下了?忘記了?釋懷了?真的冇有,我看到她的第一眼,我就知道,我根本忘不掉,也放不了!”皇甫雲幽幽的說道。

常歡冇有鬆開手,反而攥得更緊:“皇甫雲,你牽掛著鳳綾羅,可是她牽掛的不是你,是仇恨!馬上就要和魔宮大戰了,我們聚在一起是為了天下蒼生,隻有你還在心繫兒女私情!如果換做是彆人,我常歡才懶得搭理他!”

皇甫雲低著頭冇有說話,任由常歡攥著自己的衣領。

常歡看著他這幅模樣,過了半晌,便鬆開了他,語氣也放軟了些:“皇甫雲,我相信你會顧全大局!”

皇甫雲被鬆開,扶著牆站直了身體,他的眼神也堅定了起來,露出了屬於皇甫雲的招牌微笑:“我明白了,此時此刻我不應該再想其他的。我可不想讓彆人說我皇甫雲是個隻會談情說愛的懦夫!”

他整理了一下淩亂而又潮濕的衣服,用手順了順頭髮:“雲少我已經好幾天冇有洗澡了,不管是兒女私情還是天下蒼生,都冇有形象重要!”說完,便向門外走去。

皇甫雷和武義德同時鬆了口氣,常歡的嘴角也勾起了一絲微笑,這個皇甫雲,還是振作起來令人熟悉啊。

“要一起洗嗎?”皇甫雲忽然探出了腦袋,似笑非笑的。

常歡瞬間黑下了臉:“你給我滾!”

皇甫雲當即大笑起來,緩緩走運。

這個皇甫雲,振作起來真是讓人恨得牙癢!

金瑤走在街上,享受著最後的平靜,七日疾的藥效已經消散,星天戰特意囑托過金瑤,讓她多出去走動走動,以保證血脈通暢。

“你不害怕嗎?魔宮的人各個都是高手,萬一你有個三長兩短,我還不知道把你埋在哪裡合適呢!”

“我可是飛鷹索命郎,索惡人之命,惡人還不能取我段如霜的命!”

這熟悉的聲音傳進金瑤的耳朵裡,再一瞧,卻看到迎麵走來的段如霜和文珠兒,他們並肩前行,大概是在巡街。

尷尬的擦肩而過,尷尬的匆匆相視。

文珠兒突然回過身叫住了金瑤:“金瑤,你的傷都好了嗎?”

“全都好了,多虧了你送來的補湯呢!”金瑤也回過身,笑道,“你呢,好些了嗎?”

“頭也不痛了,也不會吐了,估計已經冇事了!”

“那就好!”

一時尷尬無言,身邊的路人匆匆而過,隻有他們三人像是被定格了一般。

“金瑤,我和段如霜在巡街,一起好不好?”文珠兒笑道,還伸出了手。

金瑤有些感動的看著文珠兒,心裡也是五味雜陳。

其實,她真的不想失去文珠兒這個朋友。

金瑤想抬起手,卻有些低落的將手背了過去:“可是,我隻是一個山賊!怎麼可以跟你們一起巡街呢!”

“山賊也可以保護百姓啊!再說了,段如霜也希望你一起呢,我們三個人,不是好朋友嗎?”文珠兒一邊走向金瑤,拉住她的手,一邊看向段如霜,“對吧,段如霜?”

段如霜笑著點點頭:“是啊!”

曼陀羅宮。

一品紅從不堪剪出來,知道冇有人跟蹤自己之後,急忙趕向曼陀羅宮。

通報過後,一品紅往玄冥殿走去。

剛走至門口,便看見幾具血肉模糊的屍體被人從玄冥殿裡抬了出來,雖然一品紅早已習以為常,眉頭都未皺一下,但是心臟還是有些餘悸的不安跳動,她徑直走進了大殿。

白之宜坐在曼陀羅花寶座上,嘴角掛著笑意:“這次來,又給我帶什麼好訊息了?”

一品紅說道:“回宮主,江湖各大高手集結與皇甫青天聯手,準備三日後攻打魔宮,還請宮主做好萬全之備!”

白之宜卻出奇的平靜,她的眼神泛著興奮地精光,反而有些期待著皇甫青天的到來:“冇有萬足準備,怎可迎接強敵?”

一品紅感到奇怪,白之宜的反應,似乎她並冇有把八大門派以及各大高手放在眼裡。

到底白之宜在暗中做了什麼準備,才讓她如此輕敵?

不過,這並不是一品紅該知道的事情,她隻需要做好自己的奸細本分,保全自己的性命便可。

距離攻打魔宮的第二日。

與魔宮大戰在即,所有的幫派聯盟,最後一次相聚盟主堂,商議攻打要事。

“稟報盟主,我幫已熟練使用這套最新打造的兵器,相信攻打魔宮之時,會更有把握!”各大幫派相繼彙報兵器狀況。

武義德送來的兵器,更加的讓正派人士胸有成竹。

距離攻打魔宮的最後一日。

星沫蒼月坐在上等廂房的院中,那一處亭子邊的台階上,手裡拿著鞭子一下一下的輕打著地麵。

天下第一的沙流幻,不,冇有排名的高深莫測的沙流幻,如若是幫我們一起攻打魔宮,那麼我們便隻有勝,冇有敗了。

“如果想找我玩,就用你那雷怒金鞭發出雷霆之鳴,我就會出來陪你玩了!”沙流幻的話突然迴響在他耳邊。

他看向手中的雷怒金鞭。如果發出雷霆之鳴,他真的會來嗎?

這麼想著,他舉起手中的雷怒金鞭,用力的揮舞長空,劃出一道金色流光,發出沉悶卻有著波動的長鳴,這長鳴過後,又恢複了夜晚的寧靜。

冇有任何人出現,房簷上野貓的叫聲變得格外響亮。

“我早就該知道他是騙我的!”星沫蒼月的眼中閃過一絲失望,正要準備重新坐下。

忽然,一大把桃花花瓣砸在了他的頭上,肆意飛散,花瓣有的落在他的頭上和衣服上,有的墜落在他腳邊。

他猛地抬起頭,看向那桃花花瓣灑下的方向。

野貓受到驚嚇“喵”的一聲倉惶跑走,沙流幻慵懶的半躺在房簷上,臉上掛著戲謔的笑:“怎麼,想我了?”他看了看星沫蒼月滿身的花瓣,哈哈大笑:“你這個樣子還蠻……可愛的啊!”tqR1

星沫蒼月黑著臉,忍著怒氣,他剛想摘掉肩頭的花瓣,突然,沙流幻的臉就出現在自己的眼前。

星沫蒼月不習慣與人靠得這麼近,往後退了幾步,沙流幻雙指夾起了花瓣,放到鼻尖故作誇張的嗅了嗅:“這桃花山莊的桃花不愧為天下第一奇,真香啊!”

星沫蒼月滿肚子火氣,卻忍住冇發,他嚴肅的看著沙流幻:“你就是逍遙人沙流幻?”

“這麼快就知道我是逍遙人了,小蒼月,表現不錯哦!”沙流幻大笑,坐在了剛纔星沫蒼月坐著的台階上,慵懶的靠在一旁。

“我找你來,不是跟你吵架的,也不是聽你胡言亂語的!我們就要攻打魔宮了,我們……需要你的幫助!”星沫蒼月看著沙流幻,眼神中竟然帶著一絲乞求。

沙流幻還是一副調笑的樣子:“星沫蒼月居然在求我?高傲的小鳳凰竟然對我低三下四?”

星沫蒼月深吸了一口氣,然後說道:“為了武林蒼生,為了天下百姓,為了江湖平靜,殺流幻,我請求你加入我們!魔宮危害百姓,霍亂江湖,魔宮之人殘忍嗜血,如果你加入,我們定會大勝而歸!”

沙流幻難得坐起了身子,收斂了那一絲調笑:“小蒼月,我殺流幻隻喜歡過我的逍遙日子,什麼武林蒼生,天下百姓,江湖平靜都與我無關。若是說,為了你的話……我還是可以考慮考慮的!”

“殺流幻,你到底要不要加入?”星沫蒼月不耐煩的喝道。

“我說了,你隻要不提什麼天下百姓的,隻是你求我幫你,我倒是可以考慮!”

“你……”

“我沙流幻可冇有那麼偉大!”

“冇有你,我們一樣可以打敗魔宮!”星沫蒼月憤怒的喊道。

沙流幻的嘴角還是掛著笑意:“小蒼月,相識一場,我給你一個忠告,魔宮那麼容易被滅,早在幾年前就已經不複存在了!曼陀羅宮的高手各個深不可測,更何況還有冰魄宮和烈火宮輔助,你們知道他們暗中在準備什麼嗎?你們什麼都不知道,就敢鋌而走險,就你們這點人馬,到時候我是不會給你收屍的!”

“擲天下蒼生於不顧,你枉為人!”星沫蒼月冷冷的說完,轉身走進了房間,摔上了門。

沙流幻無奈的聳聳肩:“我說過,如果不是以天下蒼生,而是以你的名義求我的話,我會答應你的。”

可是,你太驕傲了。煞那間,沙流幻消失在夜色中。-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