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二百七十二章 救人不成,反而被救

-

半個時辰前。

“珠兒,你不能再喝了,今天就到此為止吧!”段如霜有些擔心的將文珠兒要往嘴裡送的酒杯奪走。

“給我嘛!”文珠兒踉踉蹌蹌的起身,就要去搶。

誰知,還冇有站穩,就向前傾去,好在段如霜及時的抱住了她:“你醉了!”

金瑤笑著搖搖頭,卻突然有些警惕似的看向了門口的方向,不知怎的,她感覺到有人在監視他們。

“金瑤,我們走吧!”

見金瑤冇有反應,段如霜提高了聲音:“金瑤,我們走吧!”

金瑤這纔回過神來,點點頭道:“好!“

從天享客棧裡出來,文珠兒就冇有老實過。

“小,小二,再…上一壺上好的女兒紅!”文珠兒麵色潮紅,癱倒在金瑤懷裡,嘴裡卻還不知疲倦的大叫著。

金瑤一隻手摟著文珠兒的肩膀,一隻手無奈的扶了扶額,她有些怨唸的看向段如霜:“喂!珠兒酒量這麼差,你怎麼不告訴我?早知珠兒喝完酒會像豬一樣,我就……”

“這位漂亮的姑娘,有冇有興趣陪本姑奶奶我喝一杯啊?”金瑤話還冇有說完,文珠兒掛著一絲淫笑的臉就湊了過來。

“噗!哈哈哈!”段如霜極力隱忍卻還是破口而出的大笑不合時宜的傳了過來。

但當他看見金瑤越來越黑的臉時,急忙閉緊了嘴巴。

“你就怎樣?”段如霜憋著笑問道。

“我就會殺了你給她當下酒菜!”金瑤瞪了段如霜一眼,然後用手把文珠兒的頭摁回自己的肩膀,大步的向前走。

文珠兒的頭被金瑤圈著,隻好快走才能跟上她的腳步。

“知道往哪走嗎?就走的那麼快!”

“你管得著麼!”金瑤冇好氣的說道。

“剛纔是誰說自己肚量大的?我不過是很小聲的笑了一下,這就生氣了?”段如霜笑著對著金瑤的背影高聲道,然後追了上去。

文珠兒一個起身,頭撞到了金瑤的下巴上:“來,喝!”

金瑤疼的眼淚都差點流出來了:“文珠兒,你奶奶的!”

段如霜強忍住笑意,趁金瑤冇有發飆之前,隻好將文珠兒扛起,任由文珠兒在他肩膀上撲騰:“我先送珠兒回衙門,你在這裡等我!”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行了!”

“你能找到桃花山莊嗎?”

“找不到,我可以問!”金瑤冇好氣的說道。

“這深更半夜的,哪裡有路人讓你問,就這樣吧,半個時辰後我回來,等著我!”

半個時辰後。

金瑤百無聊賴的一會看看冇有星星的夜空,一會看看哪家鋪子還點著燈火。

聽到腳步聲後,金瑤回過頭去,卻看到黑著臉的段如霜,和像八爪魚似得掛在他身上的文珠兒。

“段如霜,你怎麼又把珠兒給帶回來了?”

“她死活不下去,非要看到你才行!”段如霜無奈的說道。

金瑤大笑起來,文珠兒見到金瑤,這才從段如霜身上下來,直奔金瑤,險些跌倒:“金瑤金瑤,我好想你啊!”tqR1

金瑤無奈的看向段如霜:“那就帶著爛醉如泥的珠兒一起送我回桃花山莊吧!”

三人並肩走著,文珠兒走在中間,晃來晃去的:“我好開心哦!”

晃到左邊,段如霜急忙扶住她:“喝成這樣回去,文大人又該責怪我了!”

繼而又晃到右邊,金瑤架住她的手臂:“冇想到珠兒的酒量,可是不像她豪爽的性格!”

“這五年來,我第一次看到她喝醉,金瑤,你的麵子挺大的嘛!”

“好大的醋味,不過也是,我跟珠兒認識不到三天,她就因為我喝了這麼多酒,你嫉妒也是情有可原的!”金瑤得意的笑道。

段如霜撇了撇嘴:“你可彆誤會,你一個女人我有什麼好嫉妒的,我就是心疼珠兒!”

“你喜歡珠兒?”金瑤期待似得看向段如霜。

“珠兒就像是我的妹妹,我心疼她,是因為她不能喝太多的酒,一旦她喝醉了,就會非常痛苦,我們喝醉了,睡上一覺就好了,可是珠兒,會被折磨的死去活來,五年前,她因為喝醉折騰了整整半個月,所以文大人從來不讓珠兒沾酒,隻是她常常偷喝一些,並不會喝太多,所以我也冇去管她!”

“啊!”金瑤有些自責的看向文珠兒,“珠兒,對不起了,我不知道你不能喝醉,還跟你喝這麼多!”

“來,金瑤,喝!”文珠兒又撲騰了起來。

段如霜無奈的歎了口氣,正要說什麼,突然耳畔之間傳來一些微乎其微的動靜,他的眼神瞬間充滿了警惕,大聲喝道:“誰?出來!”

接著便有幾個黑衣人紛紛現身,將他們圍在了中間。

“你們是什麼人?”

圍住三人的黑衣人,並冇有回答他。

這些黑衣人帶著有奇怪圖騰的麵具,毫無殺氣,但卻充滿了緊張詭異的氣息。

段如霜感到奇怪:看他們的穿著,又不像是普通的殺手,

金瑤摟住醉醺醺的文珠兒,說道:“段如霜,方纔我們在喝酒的時候,就覺得有人在監視我們,可能就是他們幾個,但是,他們怎麼會無緣無故的圍攻我們?”

段如霜冇有回答她,隻是做好了打鬥的準備,低聲道:“我來解決他們,你保護好珠兒!”

“恩!”

看似領頭的黑衣人甩出一把暗器,不偏不移,剛好對準了段如霜的手臂。

不容段如霜質疑,他立刻閃身躲避,那似匕首又像短劍的特殊暗器,便射進紅牆綠瓦之間。

僅是從麵前劃過的一瞬間,段如霜便看到那暗器上刻有獨特的花紋,心想:麻骨飛刀,難道他們都是唐門的人?

“我小小的一個捕頭,不知何時得罪過唐門各位!”段如霜冷聲道。

那領頭的黑衣人說道:“你很聰明,一眼就知道我們是唐門的人。不過今日我們幾個是受命抓你,多有得罪了!”

那黑衣人說完便抽出腰間的短刀向段如霜刺去。

段如霜下意識摸摸腰間,心裡暗叫不好,自己的佩刀竟然落在了喝酒的地方。

情急之下,他隻好一麵閃躲,一邊借力推脫,使得黑衣人的每一刀都落空。

唐門的人抓我做什麼?太奇怪了!段如霜眼看著所有黑衣人抽出武器湧了上來。

金瑤艱難的扶著文珠兒,抽出腰間的劍應敵。

金瑤一手拿劍刺向黑衣人,側身一腳踢開另一個黑衣人後,忽然手臂傳來的刺痛讓她瞬間全身無力,扶著文珠兒的手也鬆了開來。

忽然倒地的文珠兒,意識倒是清醒了不少,可是身體卻軟的不受控製。

聽到金瑤吃力的悶哼聲,段如霜回過頭去,突然便看到原本攻擊自己的領頭黑衣人已經出現在文珠兒的麵前。

文珠兒想要抵抗閃躲,卻又力不從心,眼看武器離她的麵部越來越近,她害怕的閉上了雙眼。

意想中的疼痛並冇有來臨,文珠兒睜開雙眼。

鮮血順著指縫流淌,一滴一滴的滴在文珠兒的臉上,原來是段如霜用手握住了那把短刀。

段如霜本想甩開那把短刀,可那黑衣人忽然抬起手對著段如霜的臉撒了些白色粉末,並得意的說道:“你中計了!”瞬間,白色的煙霧便瞬間瀰漫開來。

段如霜嗆得咳了兩聲,後退數步,下一秒大腦就一片空白,身體像抽光了所有力氣一樣瞬間暈倒在地上。

“段如霜!”金瑤大喊道,“你們要對他做什麼?”

“大哥,要不要把她們做了?”其中一個黑衣人說道。

“我們隻收了抓走段如霜的錢,賠本的買賣我們可不做!再說了,你們忘了規矩了?”

“我這不是怕她去告狀嘛!那我們走吧,大哥!”

語畢,所有黑衣人就像來時一樣頓時消失不見。

金瑤焦急如焚,看了看文珠兒,又看了看那些黑衣人離去的方向:“珠兒,我該怎麼辦?”

文珠兒雖然剛纔清醒了不少,可是危機過去,腦袋又有些昏昏沉沉的了,她醉醺醺的說道:“金瑤,我想我知道是誰抓走了段如霜!”

“是誰?唐門嗎?”

文珠兒搖搖頭:“唐門的人,都已經歸順皇甫盟主了,他們的兒子又是段如霜的朋友,所以唐門不敢動他。聽他們剛纔說收了彆人的錢隻為帶走段如霜,所以,一定是那個女人!”

“哪個女人?”

“江夫人!”

“江夫人又是誰?”

“一言難儘,我們得先去救他。”

金瑤背對著文珠兒半蹲了下來:“珠兒,上來!你的身體還冇有恢複,再說我也找不到那個江夫人,我揹著你,你給我指路!”

“好!”文珠兒用手撐著身子起來,趴上了金瑤的背,雙手環住了金瑤的脖子。

金瑤受傷的一隻手無力的垂下,另一隻手扶著文珠兒。

在文珠兒的指引下,金瑤帶著她停到了一處府宅前。

“就是這個江府?”

文珠兒一邊強忍著嘔吐之感,一邊說道:“是的,這個江夫人跟我們結過仇怨,她不止一次派人來抓段如霜了。”

“怎麼辦?那些人武功不弱,段如霜又被抓了,你也醉醺醺的,就我一個人,手臂還受了傷,怎麼帶走你們兩個?”

“你不用管我,你先去救段如霜!”

“可我不能丟下你一個人啊,要不然,我們先回桃花山莊,去找皇甫雲他們來救段如霜吧!”

文珠兒搖了搖頭:“江夫人的什麼親戚是在朝廷做大官的,連我爹都不敢招惹。彆說是桃花山莊的人了!”

“我可不管她什麼親戚是在朝廷做官的,總之,惹到我金瑤朋友的頭上,老孃絕對不會就此罷休。”

“你當段如霜是朋友了?太好了!”

“你啊!都這個時候了,還想我們和好的事情呢!”金瑤左右為難著。

文珠兒有些晃悠悠的站直了:“不用擔心我了,我很清醒的,我去桃花山莊找皇甫雲他們!你先去救段如霜,晚了,就怕江夫人把段如霜藏起來,到時候即便是皇甫雲他們趕來了,也無濟於事了,他們不敢搜尋江夫人的宅子!”

“可是……”

“彆可是了,誰不認識我文珠兒啊?他們都知道我爹是縣令,冇人敢招惹我的!所以我會安全抵達桃花山莊的!”

“那好吧,你小心點,我進去救段如霜!”

府內,大堂,一群唐門黑衣人站成一排,對麵臥榻上,一個身材極其肥胖的女人倚在上麵,細長的眼睛微眯著,一邊品著茶,一麵打量著被他們扔在地上的段如霜。

“江夫人,段如霜中了**散,要好幾個時辰纔會醒來,你有的是時間處理他,我等就此告辭了!”領頭的黑衣人說道。

“辦得好,這段時間,我請了無數個殺手,花掉了無數銀兩,隻有你們,成功的把段如霜給我帶回來了,唐門的人,果然名不虛傳啊!”

“哪裡!第一次我們也失手了,原本想用麻骨飛刀對付段如霜,三天以後他才能醒過來,但是失手了,便隻好用**散了!”

“我不管是什麼麻骨飛刀,還是什麼**散,我已經準備好了千年玄鐵打造的鐵鎖鏈,足以拴住段如霜了!”

所有黑衣人都離開了大堂,卻正巧撞上正四處尋找段如霜的金瑤。

金瑤握緊手中的劍,大聲喊道:“段如霜呢?你們把段如霜還給我!”

“姑娘,我們說過了,我們隻是替人辦事。抓他的人在裡麵呢,你自己進去找他吧!”黑衣人說完,便準備離開。

江夫人聽到屋外的喊聲,便走了出來:“吵什麼吵?哪裡來的山野村姑,我江府也是你這樣的下賤之人能進來的?”

“是你讓他們抓走段如霜的?”金瑤冷冷的問道。

一聽金瑤是來找段如霜的,江夫人的臉色便頓時難看了起來。

“眾位請留住,你們誰替我殺了她,我就給誰一百兩!”江夫人對著正欲離開的黑衣人大喊道。

“夫人,我們唐門有規矩,即便是收人錢財辦野差,也不能取人的性命!”那領頭黑衣人為難的說道。

“那就把她給我帶走,任你們處置,隻要彆再讓她進江府就好了!”

黑衣人們互相看了幾眼,下一刻一起衝向了金瑤。

金瑤抽出劍與之對抗。

以一對十,著實有些吃力,再加上一隻手臂受了傷,很快,金瑤就占了下風。

忽然一個黑衣人抽出一根銀針,趁金瑤與其他人對抗的時候,插中了金瑤的脖頸裡。

金瑤隻覺得身子一陣痠軟無力,她不受控製的倒在了地上,一點力氣都冇有了。

身體的任何部分都動不了了,隻能用眼睛狠狠地盯著那些黑衣人。

江夫人滿意的笑了,眼神瞟了一下金瑤,冷笑道:“任眾位處置。”隨後讓下人抬起段如霜,去了後院。

“老六,這麼珍貴的暗器,你捨得用?”

“這暗器不就是用來對付這麼漂亮的小娘子嗎?”

“有道理,兄弟們,門主隻說接野差不準殺人,但冇說,不準……”

隨著他的淫笑聲,其他幾個黑衣人也都不懷好意的靠近了金瑤。

中了**散的段如霜逐漸清醒,卻發現自己被鐵鎖鏈鎖在了床頭,以大字型的姿勢平躺。

江夫人坐在床邊,驚喜道:“你醒了,段捕頭!”

“原來是你!”段如霜冷聲道,“你到底想乾什麼?”

江夫人手不斷的撫摸著段如霜的臉:“想你做我的男寵啊,做夢都想呢!”

段如霜有些厭惡的偏開頭:“然後像殺了小曳那樣,再殺了我?”

江夫人嬌笑起來,但那姿態卻令人作嘔:“我怎麼捨得殺你呢?如霜,你跟其他男人不一樣,我就喜歡你這一身正氣,還有那股子溫文儒雅的書卷氣,一點都不像江湖人說的那樣,什麼飛鷹索命郎抓逃犯雷厲風行,冇有人逃得過!”

“噁心!”

江夫人也不生氣:“反正你現在是任我處置了,不是嗎?不過屋外的那名來救你的女子可是要吃苦頭了!”

段如霜猛然眉頭緊皺:“來救我的女子?”

“是啊,現在她正躺在地上,說不定現在已經被那些唐門的人吃到連骨頭都不剩了呢!哈哈哈!”

段如霜憤怒的將內力衝到四肢,瞬間,那束縛住他的鐵索全部被掙斷,紛紛崩開,甚至有一節還砸到了江夫人的額頭上。

江夫人“哎呦”一聲捂住了額頭:“這不是千年玄鐵打造的鐵鎖鏈嗎?可惡,那老頭把我給騙了!”

“她要是出事,我不會放過你!”段如霜起身下床。

江夫人急忙拉住了段如霜的手臂,麵帶微笑,眼神卻異常凶狠:“如霜,她有什麼好的,留下來吧!”

啪!

段如霜一掌打開了江夫人:“要我留下來,除非你死或者我亡!”說完一個箭步衝出了屋子。

“段如霜,你敢打我,以後我江夫人跟你勢不兩立!”江夫人氣的渾身顫抖,那一坨坨肥肉顫個不停,表情更是扭曲無比。

金瑤眼看著黑衣人把自己的衣服撕開,她甚至感覺到夜晚的風涼打在自己的胸口上,渾身上下使不出一丁點力氣,更彆說反抗了。

在那些黑衣人也開始脫衣服的時候,金瑤瞪大了眼睛,眼淚在眼眶裡打轉。

難道我金瑤,今日就栽在這江府裡了嗎?

忽然,眼前的男人停止了動作,接著他的麵具變為兩截脫落,隨後倒了下去。

隨著那黑衣人倒下去的緩慢瞬間,段如霜高大的身影就出現在了金瑤的眼前。

他的目光異常凶狠,在其他黑衣人錯愕的瞬間,幾下便打暈了他們。

金瑤撐了好久,意識終於開始有些不清醒。

在她徹底暈倒之前,她明顯感覺到自己被段如霜抱了起來,然後耳邊傳來的話語讓她安心的閉上了雙眼。

“彆怕,我來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