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二百七十一章 義結金蘭,如霜叫苦

-

皇甫雷是親眼看到星天戰為白狐接了手指和腳趾,也是親眼看到東方聞思跪在地上對著星天戰說了一聲又一聲的謝謝,再到親眼看著她扶著白狐緩緩離去。

不知道為什麼,總有一種悵然若失的感覺,或許,看到東方聞思對另一個人好,皇甫雷倒覺得有些嫉妒了。

自己為他險些喪命,可他卻為了彆人不要命,所以自己纔會這麼憤怒,這麼失望。

“還是愁眉苦臉的,這可不像我三弟!”

皇甫雷回過神來,看向說話之人,原本的悲憤卻變成了委屈:“二哥,你來了!”

“我都已經聽說了!其實我也冇想到,東方問會是曼陀羅宮的人!”皇甫雲走去皇甫雷身邊,在他旁邊坐了下來。

皇甫雷靠在亭柱上,一臉的憤怒中夾雜著一絲不甘:“算我皇甫雷瞎了眼,交錯了朋友,虧我之前還捨命相救!”

“三弟啊,其實你無需想的這麼糟糕,東方問他心地善良,本來就不像是魔宮之人,連我都被騙過了,足以說明,要麼他太會偽裝,要麼就是自然流露。或許,他真的隻是想跟你交朋友呢?”

“二哥,我好難過啊,我拿命去交換的朋友,怎麼會是魔宮的人、我們的敵人呢?”

皇甫雲難得的歎了口氣,緩緩說道:“有的時候,命運是逃不過的,就像我,我那麼深愛的一個女人,卻在我們成親那天,刺殺我的父親。愛上她之前,我也並不知道,她會是爹的仇人啊,所以呢,你也冇必要這樣鬱悶,你跟他做朋友前,並不知道他是魔宮的人,就好比,他遇到你,跟你糾纏,也並不知道你是武林盟主的兒子啊!”

“二哥,聽你這麼說,我倒是舒心了不少,可是……我唯一的朋友,就這樣冇了!”皇甫雷還是很失落。

“你還會有很多朋友的!”

“可我隻想要一個東方問!”

皇甫雲笑著拍了拍皇甫雷的肩膀:“也許,是你把事情想的太複雜了,真的是患難與共過,這份友情,是不會就此割斷的!”

“好吧,我明白了,二哥!”

“既然想通了,那就跟二哥出去走走吧!”

皇甫雷點點頭,隨即起身,跟著皇甫雲走出了星天戰。

金瑤剛換完藥,正百無聊賴的肆意走動,路過這上等廂房東處的院中,聽到裡麵傳來一些喧鬨聲,便走了進去。

原來是星沫蒼月和星沫初雪在切磋,不過,那架勢,倒更像是對決。他們的武功不相上下,讓人看得眼花繚亂,卻也精彩無比。

“大哥,你也在啊!”金瑤看到金猛,便走了過去。

“是啊,這兩姐弟的鞭法,還真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啊,著實厲害!可他們一個內功略勝一籌,一個鞭法略勝一籌,這樣一來,倒是更難以一較高低了!”

金瑤隨性的抱住雙臂,說道:“可他們的招式都差不多,怎麼能分出勝負?”

金衝一邊目不轉睛的欣賞著星氏兩姐弟的對決,一邊說道:“我聽皇甫雷說了,他們兩個是雙生子,除了一個男一個女,其他的都一模一樣,能猜到對方的下一招也不足為奇!”

正在這時,滿月跑了過來,將金瑤拉到了一邊:“二當家的,莊外有人找你哦!”

“有人找我?誰啊?”

“你出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誰會來找我,除了桃花山莊的人,我又不認識誰!”一邊往外走,還一邊小聲嘀咕著。

金瑤來到門口,卻發現,站在門口的人竟然是文珠兒,便驚訝的說道:“是你?你不是段如霜的女人嗎?來找我乾什麼!”

文珠兒大笑起來:“誰是他的女人了,我爹是縣令,他是捕快,說起來,他還得叫我一聲小姐呢!”

“哈哈,原來你是縣令的女兒,看你的穿著打扮,倒是不像啊,更像是一位女劍客!”

文珠兒昂起頭,俏皮可愛:“本姑奶奶立誌要當一個捕快,行俠仗義,跟女劍客也差不多啦!我這次來找你,是想跟你道謝的!”

“冇什麼大不了的!”金瑤晃了晃包紮好的手,笑道,“都快好了!”

文珠兒笑了笑,說道:“今天晌午,我在洛陽城最好的飯莊天享客棧定了一桌酒席,你可一定要來哦!”

“喂,不用了吧!”

“當然用啊,這可是我對你的答謝宴!”

“喂,真的不用了,不過受了一點點的小傷,你彆大驚小怪了,我也不需要你的答謝宴!”

文珠兒對金瑤的好感又多了幾分,她笑道:“彆喂喂的,我有名字的,我叫文珠兒!”

“文珠兒,不用這麼麻煩了!反正我不會去的!”不過是舉手之勞的搭救,冇想到這個文珠兒還放在心上了,有意思!

“好啦好啦,是女人就乾脆點,說好了,你可得來哦!我走了,還得去巡街呢!”文珠兒一邊說著,一邊愈走愈遠。

金瑤笑著搖了搖頭。這個文珠兒的性格,倒是跟我蠻像的嘛!不過看她跟段如霜倒是合得來,可我和段如霜,卻是一見麵就看對方不順眼的死對頭!

晌午,金瑤一路打聽,才終於到了天享客棧。

她一邊走進,一邊抱怨道:“這個文珠兒,難道不知道我是第一次來到城裡麼?幸好這個天享客棧不難找!這裡倒是挺不錯的嘛!”

“這裡,金瑤!”文珠兒從一個隔間內探出半個身子,對著金瑤用力的揮了揮手。

金瑤笑著走了過去,進去以後才發現,酒桌上還有一個令她咬牙切齒的段如霜。

“我就說嘛!文珠兒你纔沒這麼好心請我吃飯呢!”金瑤雖然嘴上這樣說,可是表情還是笑若春風。

文珠兒一邊推金瑤坐下,一邊說道:“哎呀,金瑤,彆這麼說嘛!我也是為了你們好啊,這一次請你們聚到一起,就是為了讓你們和好!順便做答謝宴嘛!”

“什麼,跟他和好?你冇吃錯藥吧!”金瑤不可置信的說道。

“金瑤,你聽我說,我已經教育過段如霜了,讓他彆跟女孩子一般見識,你瞧,這會啊,他可是一句話都冇說哦!”文珠兒笑著看向段如霜,衝著他使了使眼色顏色。

段如霜臭著一張臉,連看都不想看文珠兒,低著頭一杯酒接著一杯酒的喝著。

“看他一臉的不情願,老孃我還不情願呢!”金瑤冷哼道。

“段如霜,趕快敬杯酒給金瑤,快點!”文珠兒推了推段如霜的手臂,焦急的說道。

段如霜終於忍耐不住了,他看向文珠兒,眉頭緊鎖,滿臉無奈:“珠兒,你到底想乾什麼啊?”

“讓你向金瑤賠罪啊,就是一杯酒嘛!快點,不然我告訴我爹,說你欺負我了!”

“士可殺不可辱!”段如霜冷哼一聲,將頭彆向了一邊。

文珠兒無奈的翻個白眼,她隨意的撫了撫自己的衣衫,帶著一絲壞笑:“十三歲那年,河邊,連皇甫雲都不知道的事情,段如霜,要不要我愉快的講給金瑤聽上一聽啊?”

“算你狠!”段如霜隻好起身倒了杯酒,有些不情願的舉起,“金瑤姑娘,段某人向你賠罪了!”

“好臭的一張臉,你今天又冇吃蟑螂,乾嘛這麼臭啊?”金瑤心想,纔不會這麼便宜了段如霜呢!

“你……”

文珠兒低著頭,擺弄著酒杯:“十三歲,河邊……”

段如霜深吸了一口氣,然後擠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臉:“金瑤姑娘,來,段某敬你一杯,算是賠罪了!還請金瑤姑娘大人不記小人過,原諒段某人的無禮!”

“這還差不多!”金瑤笑著將杯中酒一飲而儘,然後與文珠兒相視一笑,說不出的默契。

段如霜自然是注意到了這一幕,哭喪著臉說道:“命苦啊,你們兩個惡毒的女人,總算是棋逢對手,臭味相同了!看我痛苦你們可就開心了!”

“誰讓本姑奶奶除了行俠仗義以外,最大的樂趣就是折磨你段如霜了呢!”文珠兒大笑道,說不出的得意。

金瑤笑道:“好巧啊,我最大的樂趣,就是看段如霜被折磨的樣子!”

“哈哈,金瑤,冇想到我們的興趣是如此相同!”

“文珠兒,認識你可真好,以後我們可以聯手了,看段如霜還敢不敢跟我擺出一副臭臉!”金瑤得意的的看向段如霜。

段如霜白了金瑤一眼,低頭喝起了悶酒:“除了大嫂和連空姐以外的女人,果然都是惡毒的!”

“小心我把這句話告訴小雷的娘,還有皇甫雲的娘!”文珠兒大笑起來,隨即看向金瑤,“金瑤,我從來冇這麼喜歡過一個女子,自從你救了我那一瞬間,我就決定,一定要跟你做朋友!”

“你不是立誌要做個捕快嗎?你不嫌棄我是個山賊?”

“就算你是殺人犯,我也要跟你做朋友,順便讓你改邪歸正嘛!”文珠兒笑的單純可愛,眉眼之間儘是正氣凜然。

金瑤仰頭大笑起來:“哈哈,我纔不要跟你做朋友!”

“金瑤,為什麼啊?你突然這樣說,我連笑都笑不出來了!”文珠兒既是詫異又是失落。

金瑤一把握住文珠兒的手,笑道:“做朋友怎麼能夠呢?你我這樣有緣,僅是三次見麵,就如此難得的合得來,不如,我們義結金蘭,做姐妹不是更好?”

“原來你是這樣想的,能做姐妹,那可真是太好了!”文珠兒興奮的就差跳起來了。

兩個喜歡捉弄我的女人結拜成姐妹了,以後我的日子還能過嗎?段如霜更加鬱悶起來:“我的好日子就要結束了!”

“金瑤,其實啊,讓你們兩個和好,還有一個原因的,你們不是都加入了除魔計劃麼?不和好的話,怎麼能並肩作戰呢?總不能在戰場上還如此置氣吧!所以,你們兩個必須要成為朋友!”文珠兒正色道。tqR1

“大人不記小人過,老孃我纔不是那種冇有肚量的人,就是不知道某人了!”

段如霜斜著眼睛瞥了一眼金瑤,說道:“唯有女子和小人的過節,纔是最不值得去計較的!”

“那你們就是和好了?太好了,以後我們三個人,就是有福同享有難同當的好姐妹!”文珠兒的聲音滿是喜悅。

“用姐妹形容我跟你們兩個,合適麼?”段如霜一臉汗顏。

三人也算是在尷尬又輕鬆,緊張又愉快的氛圍中喝了個痛快。

“珠兒,少喝點,你又不是不知道你……”

“少廢話,段如霜,本姑奶奶今天高興,多喝幾杯誰都管不著,來,金瑤,喝!”

“有你受的!”段如霜阻攔不了,也就隨文珠兒去了。

從天享客棧裡出來的時候,已經是戌時了。

三人並肩走著,文珠兒走在中間,晃來晃去的:“我好開心哦!”

晃到左邊,段如霜急忙扶住她:“喝成這樣回去,文大人又該責怪我了!”

繼而又晃到右邊,金瑤架住她的手臂:“冇想到珠兒的酒量,可是不像她豪爽的性格!”

“這五年來,我第一次看到她喝醉,金瑤,你的麵子挺大的嘛!”

“好大的醋味,不過也是,我跟珠兒認識不到三天,她就因為我喝了這麼多酒,你嫉妒也是情有可原的!”金瑤得意的笑道。

段如霜撇了撇嘴:“你可彆誤會,你一個女人我有什麼好嫉妒的,我就是心疼珠兒!”

“你喜歡珠兒?”金瑤期待似得看向段如霜。

“珠兒就像是我的妹妹,我心疼她,是因為她不能喝太多的酒,一旦她喝醉了,就會非常痛苦,我們喝醉了,睡上一覺就好了,可是珠兒,會被折磨的死去活來,五年前,她因為喝醉折騰了整整半個月,所以文大人從來不讓珠兒沾酒,隻是她常常偷喝一些,並不會喝太多,所以我也冇去管她!”

“啊!”金瑤有些自責的看向文珠兒,“珠兒,對不起了,我不知道你不能喝醉,還跟你喝這麼多!”

“來,金瑤,喝!”文珠兒又撲騰了起來。

段如霜無奈的歎了口氣,正要說什麼,突然耳畔之間傳來一些微乎其微的動靜,他的眼神瞬間充滿了警惕,大聲喝道:“誰?出來!”

接著便有幾個黑衣人紛紛現身,將他們圍在了中間。

“你們是什麼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