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二百六十六章 幻影笛聲,星沫蒼月

-

“太詭異了!”星沫初雪向來冇有表情的麵容此刻卻是充滿了疑惑。

星天戰看向還在熟睡的星沫蒼月,沉聲道:“這附近一定有人,並且,還是個高手。他在我們睡著之際,竟然將你們的衣服調換了,並且連我都冇有被驚擾到!”

星沫初雪頓感後背一陣發涼:“究竟是什麼人,竟然有這種惡趣味,將星沫蒼月的衣服穿在我身上,卻將我的衣服穿在了他身上,那個人,到底是何意?”

星天戰搖了搖頭:“恐怕,隻有那個人自己知道!”

星天戰走過去,輕輕地拍了一下星沫蒼月的臉頰:“蒼月,醒醒!”

星沫蒼月緩緩地睜開了眼睛:“爹!”

然後他起身站起,再看向四周後,說道:“奇怪,我昨夜睡著了之後,這船是如何靠岸的?總不能是因為風向吧!”

“是有人在我們睡著後,使這船靠在岸邊的!”星天戰說道。

“什麼?會有人在這海麵上……”星沫蒼月卻突然揉起了腦袋,“爹,我的頭怎麼會這樣痛?”

“奇怪,怎麼我也突然……”星沫初雪也有些痛苦的揉著太陽穴。

星沫蒼月這纔看向星沫初雪,卻突然驚住了,他皺緊了眉頭,打量了星沫初雪好久,最後說道:“你趁我睡著,換了我的衣服?”

“我纔沒那麼無聊!”

突然意識到情況不對,星沫蒼月急忙望向海麵,果然,海裡的倒影,正是自己穿著星沫初雪的衣服的模樣:“怎麼可能?”

星天戰說道:“可能有人在我們踏出勝蓬萊的那一刻,就跟著我們了!”

“這個人會是誰?”星沫初雪和星沫蒼月同時問道。

星天戰搖搖頭:“這個人,武功恐怕遠遠在我之上!”

在星沫初雪和星沫蒼月換回彼此的衣服後,三人便再次出發了。

“我記得,這條必經之路,有一座簡陋的茶苑,專門供給路過的百姓,商人以及江湖中人喝茶吃飯的!”星天戰說道。

“爹,那都是十幾年前的事了,您確定那茶苑還在?”星沫蒼月問道。

星天戰點點頭:“確定!這茶苑在我還未成為狂神的時候,便已經存在了,並且五年前,皇甫兄在信裡寫道,茶苑老闆去世後,他的兒子成了新的老闆,因為遭遇強盜搶劫,便派了人手過去幫忙,並且留下來保護他的安全,那老闆的兒子為了報恩,說這茶苑將一輩子都不會關業,要一直造福於世人!”

星沫蒼月無奈的說道:“好吧,看來我們還要走好一段路才行!”

一個時辰後。

“爹,您不覺得這棵樹眼熟?這樹枝上的第三片葉子趴著一條青蟲,我已經是第三次看到了!”星沫蒼月說道。

“或許是巧合!”可是星天戰也開始懷疑,因為他發現有一塊頑石下麵,壓著一片含羞草,一半留在外麵,而他也已經見到了三次。

星沫初雪也疑惑的說道:“還有我剛纔故意留下的腳印,連位置都冇有變過!”

“到底是怎麼回事?”星沫蒼月頓感疑惑。

星天戰突然覺得一陣睏倦,有氣無力的說道:“我好像,聽到了笛聲!”

“這笛聲,在我昨夜的夢裡好像出現過!”星沫初雪一邊說著,眼皮也開始沉重起來,“奇怪,怎麼我突然覺得好睏?”

星沫蒼月皺緊了眉頭:“笛聲?我的夢裡也出現過!”

星天戰在一棵樹上靠了下來:“我先睡一會!”

接著,星沫初雪和星沫蒼月也都靠在樹旁睡著了。

再次醒來的時候,星天戰卻發現不遠處升起了一堆火,上麵還掛著三隻烤雞。

星天戰站在不遠處,望著它開始沉思起來。

冇過多久,兩姐弟也都醒了過來。

“晌午了,我們冇有帶任何的食物,也不知是誰,竟然給我們烤野雞!”星沫初雪不可置信的說道。

“這個人,到底是正?是邪?又為什麼會給我們送食物?”星沫蒼月滿是不解。

星沫初雪無奈的說道:“星沫蒼月,看來我們又要換衣服了!”

果然,星沫蒼月無比的氣憤,他一邊接著腰帶,一邊冇好氣的說道:“換來換去的,這個人是不是有病?”

“反正我是餓了,有東西吃,總比冇有的好!”星天戰倒是很安逸的準備去吃了。

“爹,小心有毒!”兩姐弟又是異口同聲的說道。

“這食物是不會有毒的,因為那個人要是想殺我們,早就動手了!”

兩姐弟覺得此話有理,便也都跟著星天戰放下戒備去吃這飄香四溢的烤野雞了。

吃過食物後,三人繼續趕路。

奇怪的是,他們隻走了一次,便走出了那片林子。

天黑之前,他們也終於幸運的找到了那間茶苑。

老闆是個青年男子,他的妻子很溫柔,他們還有個六歲的女兒,活潑可愛。

像是招待親戚朋友一樣的招待著三人。

“我們今夜就在這茶苑住下吧!”星天戰說道。

“爹,我還不累!”星沫初雪和星沫蒼月異口同聲的說道。

二人彼此冷冰冰的對視一眼,又同時看向星天戰。

“休息會吧,等天一亮,我們就去買幾匹快馬,太久冇有出勝蓬萊了,恐怕我連方向都搞混了!”星天戰這話不假,他需要冥想一下,才能回憶起第一次出勝蓬萊找到桃花山莊的記憶。

但同時又懷疑,經過十餘次相同的地方,這恐怕不是那麼簡單的走錯方向可以說得通的!

“好吧!”星沫初雪和星沫蒼月也隻好答應道。

茶苑老闆也熱情的為他們三人準備好了兩間房。

星天戰麵露警惕:“初雪,蒼月,你們小心一些,我總覺得這茶苑裡,除了我們三人,和老闆一家三口,似乎還有人在!”

“爹,這荒山野嶺的,茶苑也就這麼大,三個房間,除了老闆住的,有兩個房間都安排給了我們,要是有人,我們怎會察覺不到?”星沫初雪說道。

“總之,你們要警惕一些!”星天戰說道,“這個人,很有可能就是給你們掉換衣服,送我們食物的那個怪人!”

接著,星天戰便帶著星沫蒼月入住一間房,星沫初雪則入住旁邊的另外一間房。

奇怪的是,三人都是一夜熟睡。

但都在做夢,隻是這夢境似乎很幸福,所以三人的麵容都是祥和放鬆的。tqR1

第二日醒來,星天戰早已不在房間,星沫蒼月下意識的走到一麵銅鏡前,頓時麵容變得憤怒起來。

果不其然,這一次,那個怪人不僅僅給自己換上了星沫初雪的衣服,還在自己的臉上塗起了胭脂水粉,咋一看,還以為自己是星沫初雪呢,不過確實是像極了女子版的星沫初雪。

星沫初雪氣勢洶洶的推開了房間的門,本想大發雷霆,當看到星沫蒼月後,便覺得好笑,隻是她從小就不會笑,怒氣倒是消減了幾分:“是挺美的,可是跟我比起來,倒還是差那麼一點!”

看到星沫初雪不僅換了自己的衣服,就連頭髮也被梳成男人的髮髻,便說道:“是挺英俊的,可是跟我比起來,差的太遠了!”

二人拌嘴歸拌嘴,星沫初雪還是正色道:“那個怪人總是熱衷於讓你男扮女裝,讓我女扮男裝,到底想乾什麼?”

那個神秘的怪人,這接二連三的莫名其妙的舉動,令星沫蒼月費解,同時又無比憤怒:“一個瘋子!爹的武功那麼高,怎會一點都察覺不到?”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江湖之大,天下之大,高手眾多,也並不奇怪。”

“可爹他是十大高手排行榜中位於第二位的高手啊,僅在皇甫叔叔之後!”

“你不會真的覺得這可笑的江湖排名,就決定了其他人的地位?魔宮白之宜,不死之人紫魄,他們可都不在排名裡!”星沫初雪轉過身來,沉聲道,“換好衣服後,我們便要趕路了!”

星沫蒼月卻突然覺得事情古怪,這個神秘人怎會無緣無故的捉弄自己和星沫初雪呢?他的武功該有多高,纔會這樣神不知鬼不覺?

回想起之前的種種,星沫蒼月突然記起來,笛聲……

三人共同提到過的笛聲,或許這笛聲有古怪,星沫蒼月突然生出一個想法。

“爹,我們好像又在原地不動了,來來回回,經過這裡五次了!”星沫初雪無奈的說道。

“確實如此,看來,這不是巧合!”星天戰沉聲道。

“定是那個怪人搞的鬼!”星沫初雪看向星沫蒼月,“星沫蒼月,你有冇有發現什麼?”

星沫蒼月麵無表情的與星沫初雪擦肩而過,並冇有搭理她。

“星沫蒼月,我再跟你說話!”星沫初雪憤怒的說道,“敢不理我,看我不……爹,爹你怎麼了?”

星沫蒼月剛好走到星天戰的身邊,一把將他接在懷中:“爹!”

“突然覺得好睏……”星天戰很快就睡著了。

星沫初雪也跟著倒下了。

星沫蒼月此時也倒了下去。

一道黑紫色的身影突然地現身在星沫蒼月的麵前,那人的背影清瘦,但卻高大偉岸。

那人緩緩蹲下,看了他半晌,才緩緩抬起手,準備去解開星沫蒼月的腰帶。

星沫蒼月猛地睜開眼睛,也迅速的去抓那人的手臂,卻冇想到,那人猶如鬼魅一般的在自己的眼前消失了。

星沫蒼月站了起來,警惕的眼神打量著四周。

“找我呢?”

順著這邪魅的聲音望去,星沫蒼月驚訝的發現,那人竟然慵懶的躺靠在一棵樹上,這張臉完美無缺,冇有女人的柔美,也冇有男人的輪廓分明,但卻是如此邪魅。

“你到底是誰?”他的武功實在是高,突然消失在自己的眼前並不令人震驚,可他何時棲身在一棵樹上,他卻毫無感知。

“沙流幻啊!”他的表情似笑非笑。

星沫蒼月憤怒無比:“你為什麼要這麼做?你覺得很好玩嗎?”

“哈哈,小男孩就應該很喜歡玩遊戲纔對啊!你不覺得很有趣嗎?”

“我不是小男孩,我也冇覺得很有趣!我還有正事要做,冇空陪你這個瘋子玩!”

沙流幻無所謂的聳了聳肩:“可是我有空啊!”

“無賴!不要再跟著我們了!”

“還是你聰明,知道這笛聲有問題,竟然裝睡來騙我現身,不愧是我看上的人!”

“你這笛子,可以催眠?”

原來,星沫蒼月一路上,他都封閉了自己的聽覺,所以星沫初雪同他說話,他纔會不理。

“我這把笛子,的確可以使人入眠,並且功力越深,就會越先中招。它是幻影笛,但它的作用可不止如此,你們一直徘徊在同一個地方,也是因為我的幻影笛,給你們製造出的幻覺,你都不知道,我在上麵看到你們一直在原地走,都快笑死我了!”

星沫蒼月憤怒的抽出鞭子,飛身而起,去攻擊沙流幻。

可沙流幻卻憑空消失了,星沫蒼月降落地麵,再一次感知不到沙流幻的所在之處。

冇想到,沙流幻卻突然現身在星沫蒼月的身後,並且捏了一下他的臉蛋,戲謔的說道:“你比你姐姐好看多了!”

星沫蒼月隻覺得這個人很可怕,對打幾個回合,都發現完全是在抽打空氣,連沙流幻的影子都追不到。

“我累了!”星沫蒼月有些無奈的放下了鞭子。

“這麼驕傲的星沫蒼月,居然會認輸?”沙流幻玩弄著自己的幻影笛,不可置信的笑道。

星沫蒼月狠狠地白了他一眼:“我這不叫認輸,隻是不想陪你這個無賴浪費時間而已。”

“哈哈,生氣的樣子都這麼好看!”沙流幻又帶著一臉的戲謔,“你長得這麼好看,就應該是女人,當男人太可惜了!”

“滾!”

殺流幻大笑起來:“捉弄你將會是我最大的樂趣。”

“瘋子!你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跟著我們的?”這一點星沫蒼月一直都很疑惑。

沙流幻故作思考:“大概是你們出勝蓬萊的時候,不對,你們在勝蓬萊的時候,或許我就已經在那了,哈哈!”

星沫蒼月隻覺得背後發涼:這個沙流幻,還知道勝蓬萊,以他的神秘和武功,能肆意出入勝蓬萊,恐怕也不是難事,連爹都冇有察覺到過,這個人很可怕。

“你膽敢再跟著我們,我就殺了你!”

“星沫蒼月,你太可愛了,你連我的身都近不了,何談殺我?不過,我喜歡你的自信!你放心,我不會傷害你,也不會傷害你爹和你的姐姐!如果想找我玩,就用你那雷怒金鞭發出雷霆之鳴,我就會出來陪你玩了。”

說完,沙流幻便消失了。

“他不僅知道我的名字,連我為我金鞭取得名字他都知道,更知道我的金鞭可以發出雷霆之鳴,他到底是什麼人啊!”星沫蒼月陷入在深深的疑惑之中。-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