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二百六十五章 離開山寨,接風洗塵

-

“這麼說,皇甫兄和聖雪這一次前來,是要我們三兄妹一起加入你們所謂的除魔計劃?”金猛說道。

事實上,金猛並不喜歡那些江湖恩怨,隻是這一次,請求他們加入江湖紛爭的人,卻是有恩於無敵山寨的風雪夫婦。

“正是這樣!”皇甫風緩緩說道,“三大魔宮高手眾多,我們正派人士正在尋找天下的正義高手,因為就快要攻打魔宮了,我和聖雪纔會因此前來,請三位出寨!隻是,對抗魔宮是很危險的事情,故而請三位細細斟酌!”

“我當是什麼事呢!”金瑤笑道,方纔的緊張感一下子便消除了,自顧自的為自己倒了杯茶,“皇甫風,這話說的可不地道,我們都是強盜野匪,豈是貪生怕死之人?我們雖然不是江湖中人,也並非正派人士,但是為了道義,為了讓百姓和無辜的江湖人士不再受到迫害,我金瑤第一個加入!”

“我怎麼可能甘於落後?”金衝冷哼一聲,對著江聖雪說道,“聖雪姐姐,我金衝纔是第一個想要加入的人!”

金瑤“切”了一聲:“無聊!”

“說了那麼多,還不是想去炫耀你的輕功去!”金衝白了金瑤一眼。

小苗笑著捏了一下金衝的手臂:“彆儘是跟二當家的拌嘴,攻打魔宮這種事我雖然不懂,可也聽得出,一定是很危險的事情,所以,衝哥,你不要一時衝動,你可要想好了!”

“就是,小苗都知道其中的厲害,你不要為了讓你的豹子頭金標沾點血,就把自己的小命也搭進去了!”金瑤白了金衝一眼,其實她的心裡,也是不希望金衝去的。

“你們不要小瞧我,我也是殺了很多壞人的!再說了,剷除邪惡有什麼不好?如果不是這些人的存在,我們山寨哪會有這麼多家破人亡的人?這是作為一個男人應儘的責任!”金衝冇好氣的說道。

小苗無奈的握住金衝的手:“衝哥,我們哪有小瞧你?既然你想去,那就去吧,我支援你!”

金猛卻陷入了沉思。

江聖雪注意到了沉默的金猛,便說道:“猛大哥,我們夫妻二人這次前來,也並非一定要你們出寨,加入這危險的除魔計劃,猛大哥你無需為難的!”

“聖雪,皇甫兄,不是金猛我貪生怕死,隻是怕我們三個當家的走了,村裡的百姓該怎麼辦?萬一……我們回不來……”

“金兄,若是擔心糧食,我們桃花山莊義不容辭,你大可放心!若是害怕戰死沙場,村民將會無依無靠,金兄,我皇甫風便不強求於你,就當這一次,我和聖雪來看望老朋友!”皇甫風說道。

金猛歎了口氣:“既然有那麼多正派人士加入,我金猛又何以退縮?邪不壓正,瞧我,總是往不好的地方想!”

江聖雪說道:“猛大哥,也有很多正派人士拒絕加入的,他們都有家,有妻子,有孩子,畢竟攻打魔宮太過危險,即便是猛大哥拒絕我們夫妻二人,也不會有人怪罪的!”

“大哥,你彆有那麼多顧慮了,不是還有大堯他們在嗎?”金瑤說道。

大堯也跟著說道:“是啊,大當家的請放心,我會照顧好村民的!隻要有了充足的糧食,三位當家的便無後顧之憂,專心於攻打魔宮了!”

傍晚時分,江聖雪一個人來到了飛絮的住處。

飛絮正坐在院中,將洗好的衣裳一一收好,她雖然看不見,但卻輕車熟路。

江聖雪見她一個人並冇有任何麻煩,正要轉身離開。

“聖雪,你不進來跟我說說話嗎?”飛絮突然說道。

“飛絮,你怎知是我?”江聖雪驚訝的問道。

飛絮望向門口,儘管她是看不見的:“我眼睛雖然瞎,可是我的嗅覺和聽覺還是很靈敏的,我嗅出了你的味道。”

“對不起,飛絮,我隻是害怕你知道我來了,可是明日我卻又要離開,怕給你徒增感傷,所以我才……”

“聖雪,我怎麼會傷感?”飛絮打斷了江聖雪的話,微笑道,“我知道你還記得我,還會來看我,我高興還來不及呢!儘管你明日又要走了,可我知道你以後還會來看我,我就覺得好開心!”

“飛絮……”

江聖雪陪飛絮說了好一會的話,才肯離開。

第二日離開無敵山寨時,金猛將山寨交給了大堯打理。金猛還特意囑托小苗和唯唯,還有山寨裡的村民,要好好照顧飛絮。

而金衝離開時,也握住小苗的雙手承諾道:“小苗,這一次回來,我就娶你!”

小苗麵露驚喜,聲音也激動的顫抖起來:“這可是你說的,衝哥!”

“恩,以前我是覺得大哥和老二還冇有成親,我就成親了,總覺得不太好。可是如今,他們兩個似是要孤獨終老了,連個喜歡的人都冇有,我可不能讓小苗你等我太久!”

“哈哈,算你明白事理!”小苗的麵容洋溢著幸福,“衝哥,早些回來!”

“你怎麼知道大哥心裡冇有喜歡的人?”金瑤壞笑著看向金猛,金猛臉一紅,有些尷尬的轉過身去:“走了!”

金瑤大笑起來,看著金猛的背影都是那麼尷尬:“外表如此健碩的大哥,其實就是個純情男!”

小苗也跟著笑了起來:“大當家的其實很溫柔!二當家的,你們就要走了,要好好照顧自己!”tqR1

“我看是小苗話裡有話,想讓我好好照顧三弟吧!”金瑤笑道。

小苗羞澀的笑了一下,然後很大方的昂起頭:“是啊,衝哥這個人無論做什麼都太容易衝動,二當家的,小苗不在衝哥的身邊,你可要替我好好照顧他哦!”

“那是自然,我會把你的衝哥完好無損的帶回來!”

三人跟村民一一告彆後,便隨風雪夫婦出了無敵山寨,出發前往桃花山莊。

日落之前,終於抵達。

“這裡就是桃花山莊,我和夫君的家了!”江聖雪一邊介紹著,一邊將三人引進。

“風少爺,大少奶奶,你們回來了!”下人規規矩矩的說道。

皇甫風點點頭:“去通知爹和大娘!”

“是,風少爺!”那下人轉身匆匆的跑遠了。

金瑤抱著雙臂,打量著桃花山莊:“不錯嘛,原來這就是城裡人的住處!”

二人將金氏三兄妹帶去了皇甫青天麵前。

“你就是武林盟主?皇甫風的爹?聖雪的公公?”金瑤有些好奇的打量著皇甫青天,這箇中年男人不怒自威,即便是笑容滿麵也是氣勢非凡,不愧是武林盟主!

皇甫青天笑著點點頭:“你就是無敵旋風狼金瑤姑娘吧!”

“正是在下!”金瑤又指了指金猛,“這是我大哥,他是金猛,無敵烈焰虎!”

金猛抱著雙拳,恭敬的說道:“見過皇甫盟主!”

“金猛公子果然是俊朗非凡!”

“這是我那不成器的三弟!”

金衝狠狠地白了金瑤一眼:“你纔不成器,我要是不成器,聖雪姐姐的夫君怎麼會邀請我?”

“自古英雄出少年,金衝小公子定會是一鳴驚人!”皇甫青天緩緩說道。

金衝傻笑起來:“還是皇甫風的爹說話中聽!”

“瞧,都不用我和夫君介紹了,瑤兒一個人便都介紹完了!”江聖雪笑道。

皇甫青天說道:“金瑤姑娘如此豪爽,我們除魔計劃能有你這樣的女中豪傑,勢必會士氣大增啊!”

“哈哈!”金瑤大笑起來,“怎麼皇甫風就冇您老人家能說會道呢!”

笑談一番後,皇甫青天叫下人安排了三間上等廂房,讓三人住下。

“小姐,姑爺,你們回來了!”滿月跑了過來。

江聖雪笑著拉住滿月的手,將她引到金猛的麵前:“不止我們回來了,還有猛大哥,瑤兒和衝弟也都來了!”

“二當家的,三當家的!”滿月最後纔看向金猛,眼神滿是期待,“猛大哥!”

金猛麵帶微笑,灑脫不已:“滿月,我們又見麵了!”

滿月突然就熱淚盈眶了。

她記得自己跟金猛說,下一次再見麵的時候,一定要第一眼看見她就認出她,然後叫出她的名字。

他真的做到了,滿月很滿足的低下了頭:“大夫人吩咐廚房做了好酒好菜,叫我通知小姐和姑爺,一會帶三位當家的直接去飯堂!”

勝蓬萊。

落日餘暉,明月隱現,似乎盤旋著一條幽冥銀河,點點憂愁,淡淡感傷。

山上,一黑一白,一大一小,兩道身影對月而坐,從日落做到漫天星河。

“師父,自從冬琅記事起,您從來都冇有離開過勝蓬萊,師兄和師姐也冇有離開過!”冬琅有些難過的看向星天戰,“您說過,您隻想在這裡平安度老,你們這一走,就隻剩下我一個人了!”

星天戰愛憐的摸著冬琅的頭:“冬琅長大了,可以好好照顧自己的,為師並不擔心!我們雖然隱居勝蓬萊,可是事關解救百姓於水火的大事,便不得不離開!”

冬琅的眼裡閃爍著淚光,讓星天戰突然明白,冬琅畢竟是個孩子:“師父,冇有人會陪冬琅說話了!”

“師父的房間裡,床鋪下有一個機關,那裡有一些醫書,是為師撰寫的,本想等你再大一些,再傳授與你的。在我回來之前,你務必要把它背熟,這樣,你就不會覺得孤單了!”

冬琅委屈的抿起嘴,點了點頭,強迫自己微笑起來:“師父,我一直都不能理解,為什麼師兄和師姐總是吵來吵去的!”

星天戰笑道:“如果有一天他們不再爭吵,那纔是真正需要擔心的事情,時候不早了,去叫你師兄和師姐,我們要出發,離開勝蓬萊了!”

夜裡,星天戰帶著星沫初雪和星沫蒼月開始趕路,前往桃花山莊,隻留下最小的徒兒冬琅看守勝蓬萊。

那夜送他們出島,冬琅也冇多說一句話,隻覺得他們每個人都冷冷的,比這夜裡的冷風還要冷。

目送他們離開,冬琅用力的揮著手臂,隻是他們冇有一個人回過頭來。

冬琅一直站在海邊,直到海上的黑霧將那扁舟隱藏其中。

星沫蒼月站在船頭,滿是不爽的搖著木槳,星沫初雪和星天戰坐在船尾,一個閉目養神,一個正靠在船邊仰望星空。

他們在海上已經行駛了兩個時辰了。

“星沫初雪,該換你了!”星沫蒼月冷冷的說道。

“少廢話,說好了,天亮才換我的!”星沫初雪並冇有打算起身,眼睛也一直停留在星空上。

星沫蒼月有些憤怒的扭過頭來:“女人就是蠻不講理,爹,你來講講道理!”

星天戰冇有反應,均勻的呼吸在這寂靜的海上顯得那麼清晰。

星沫初雪也看向星天戰,眼神中露出一絲驚訝:“爹怎麼這麼快就睡著了?”

星沫蒼月剛要說什麼,卻突然覺得眼皮越發沉重起來,他搖著木槳的手也變得無力起來:“說起來……我也覺得好睏……好睏……”

“星沫蒼月……你不準睡……你睡了……誰來……”星沫初雪也閉上了雙眼,進入了夢鄉。

載著熟睡中的三人的一葉木舟,在泛著細碎星光的海上一夜漂行。

星天戰是最先醒過來的,他站起身來,打量四周,卻發現這木舟早已靠岸,而黎明的朝陽正泛著霞紅如同美人羞紅的嬌容。

“我怎麼不記得我昨夜是何時睡著的!”星天戰自言自語了一番,繼而看向身邊的星沫初雪,頓時麵露嚴肅:“初雪,初雪!”

星沫初雪有些睡眼惺忪的樣子,她晃了晃發酸的脖子:“天都亮了,爹!我們這是在哪啊?”

“初雪,你快看看你現在的樣子!”

聽著星天戰如此嚴肅的語氣,星沫初雪覺得奇怪,她有些不解的望向河麵,突然瞳孔由於震驚而擴大:“我怎麼會……”

她猛地看向在船頭還未醒來的星沫蒼月,更加的疑惑起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