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二百六十三章 三教兩宮,一幫一門

-

盟主堂裡,已彙聚了八大門派之人,商討準備攻打魔宮之事。

“盟主,若是我們能夠再請來能與魔宮抗衡的幫派聯手,定會穩操勝券!”唐門少主唐麟(以前寫過唐門門主的名字一筆帶過,所以忘記了,重新編了一個)說道。

“能與三大魔宮相抗衡的幫派,數年前就已經不複存在了!如今,八大門派,外加亦正亦邪的唐門,唐少主,即便是不能夠穩操勝券,也不會損傷慘重的!”武當掌門賀逐飛說道。

天音教掌門人邱本義說道:“此話不假,但還是不能掉以輕心!數年前,江湖便有“三教兩宮稱霸,一幫一門為王”之說。三教為黑月教,冥狐教,飛龍教,其中江湖第一教當屬黑月教。而兩宮又為冰魄宮與曼陀羅宮,冰魄宮當時是江湖第一宮。一幫為誅心幫,一門為修羅門。”

皇甫雲緩緩說道:“三教兩宮在江湖流傳已久,自從黑月教教主千弓踏死後,便已經不複存在了。而黑月教解散之後,冥狐教教主便與飛龍教教主為爭奪江湖第一教的地位,而彼此廝殺,兩敗俱傷,最後被八大門派一舉殲滅。兩宮如今調換了位置,曼陀羅宮成為了江湖第一宮,卻比曾經的冰魄宮要可怕的多!誅心幫幫主被八大門派圍剿,才終於除去這一害。至於那一門,我並冇有聽過多少有關修羅門的事蹟!但據說,裡麵都是些外表如同少女的女弟子!”

“那是因為修羅門初出江湖,便腥風血雨,殘忍的程度堪比如今的曼陀羅宮,但是兩年後,修羅門便消失於江湖了,所以事蹟尚少,但經曆過當時的血腥之人,都知曉修羅門的可怕。”飛盾緩緩說道。

“而且修羅門頗為神秘,雖然隻出現了短短兩年,卻足夠令人聞風喪膽了!”流星說道。

皇甫青天緩緩說道:“修羅門裡麵均是童女,所為的童女並非是如同她們孩童一般的外表,她們雖然外表嬌小,卻能以孩子的模樣令人失去戒備之心,實際上她們有的人的年紀,很可能比在座的幾位掌門都要年長了!”

“修羅童女,外表有如孩童!“皇甫風思索了一番,說道,“爹,聽聞曼陀羅宮裡有一位外表猶如孩童,卻狠辣至極的侍女,名為小水滴,幾年前曾害死了不少正道之人!”

“小水滴很有可能就是修羅門的人,自從修羅門門主冷兒解散了修羅門,那裡麵的弟子便都不知去向了。若是有人投靠了曼陀羅宮,也並無意外!”

“這個冷兒當年的殘忍程度,還不及白之宜的一半!”丐幫長老馬麟成說道。

皇甫雲聳了聳肩,輕搖紙扇:“所以,三教兩宮,一幫一門都指望不上了,接下來的戰鬥,就要靠我們自己了!”

皇甫青天滿意的看向皇甫雲:“雲兒,你能振作起來,這讓爹很欣慰!”

“雲兒自當以為江湖百姓除魔為己任,私人之事並不能左右雲兒的心情!”皇甫雲笑的雲淡風輕,一如從前。

“好!”皇甫青天滿意的點點頭,“請來各大高手之後,我們就要去攻打魔宮了,一定要儘快剷除白之宜,趁著她的千尋七鐐還冇有完全練成。”

曼陀羅宮。玄冥殿內。

“白宮主,皇甫青天已經派人去請各大高手來對付曼陀羅宮了!”一品紅收到訊息,便急忙趕來曼陀羅宮稟報了。

白之宜剛剛吃完一顆心臟,回味在那美味血腥的爽快之中,有些心不在焉的說道:“任他請,看他能找來什麼高手,除了曾經的十大高手,其他人都不足以畏懼!”

“是啊,十大高手之中,宇文千秋、東方一秀和常寒已死,武月岩已殘,魯妙子和容恒不知所蹤,隻剩下皇甫青天,江池,星天戰和星印四人,隻怕他們聯手,也不能對抗宮主的千尋七鐐吧!”水漣漪說道。

“不,如果我的千尋七鐐突破第五重紫,即便是他們千軍萬馬,也不足以畏懼,隻是我這第四重綠,對抗他們四大高手,恐怕也要力不從心呢!”

一品紅略微頷首,不敢正視白之宜:“宮主,也不知皇甫青天在暗中又請來了多少高手,這連我都不知道,還請宮主做好萬全之備!”

“哈哈哈!”白之宜大笑起來,“除了曾經的“三教兩宮,一幫一門”,我曼陀羅宮還冇有怕過誰!”

三教兩宮稱霸,一幫一門為王。這個說法一品紅曾經也有所耳聞,隻是當她步入江湖的時候,早已改朝換代,曾經的三教兩宮,一幫一門,隻剩下了曼陀羅宮和冰魄宮,而如今江湖第一魔宮,也當屬曼陀羅宮了。

從烈火宮回來的東方聞思,有些心事重重。

“丫頭,想什麼呢?”

東方聞思回過神來,見是紫魄:“紫魄哥哥,我剛纔去烈火宮看白狐去了!”

“他怎麼樣了?聽說,你娘把他軟禁在烈火宮裡了?”

“勉強可以走路,不過,走不了太久!武功還在,但卻已經拿不了劍了,白狐說,恐怕過不了多久,這一身武功也就要廢掉了!”東方聞思低落的說著。

紫魄安慰道:“總比丟了命好!”

“紫魄哥哥,我想去為白狐找醫師,能為白狐把十根手指接上!”

“連漆曇都無法做到,你能去哪裡找!”

這個東方聞思也知道,在白狐受到酷刑的當晚,漆曇便已表明過,除了可以為白狐解毒,療傷,接手指這種醫術漆曇並不擅長。

“銅鏡哥哥說,曾經有個醫瘋可以做到,可惜他死了,我再去問問曇姨,這世上還有冇有可以做到的人!”

紫魄點點頭:“你去吧,曾經江湖有五大醫者,如今剩下的人還有誰可以精通接手醫術,我也不清楚!”

東方聞思點點頭,然後去找漆曇了。

如果丫頭一直為白狐的事情奔波,隻怕會激怒白之宜,再做出傷害丫頭的事情來,可就糟糕了!

紫魄正擔憂的想著,便聽到身後有人叫住自己。

“紫魄大人!”

紫魄回過頭,見是一品紅,便優雅的笑道:“一品紅姑娘!”

一品紅難得的鼓起了勇氣,看著紫魄的紫色雙眸,說道:“紫魄大人,你真的會為了傾隱去找慕雪隱嗎?”

“怎麼,你認識未傾隱?”紫魄挑眉訝異道。

“她是我唯一的朋友!”

紫魄看她半晌,就當一品紅感到陣陣寒意的時候,他卻轉身離開了,並冇有留下一品紅想要聽到的答案。

桃花山莊內,皇甫青天飛鴿傳信前往勝蓬萊,那裡是狂神星天戰居住的地方。

這是一座處於海麵上的獨立島嶼,四周均無出路,隱匿在霧氣之中,外人想要前往,恐怕不僅會迷失方向,更會在海上漂泊,直至餓死。

桃花盛開落滿地,肆意紛飛香百裡。

霧氣飄渺在海間,鳥兒鳴啼在樹間,鴛鴦戲水在溪間,蝴蝶起舞在花間。

一座繞滿青藤花的亭子裡,一身黑衣魁拔,劍眉星目,俊美無比的男人正在長椅上熟睡。

地上橫七豎八的擺放著酒罈子,肆意飄飛的酒香,讓少女尋到了這裡。

少女七八歲的模樣,一身白衣,俏皮可愛,她躡手躡腳的走進了亭子裡,看著男人熟睡,無奈的搖了搖頭:“師父怎麼又在這裡喝了一夜的酒啊!”

“星間無蒼月……

曇花落初雪……”男人翻了個身,嘴裡輕輕的呢喃著夢語,眼角卻流下了一滴眼淚。

少女蹲了下去,小心翼翼的撚去男人眼角的眼淚:“怎麼師父每次念起這句詩,就會流淚呢?”

少女突然玩心大起,從藤蔓上摘下一片葉子,在男人的鼻間開始輕掃。

男人感到一陣瘙癢,猛地睜開了眼睛,少女一下子坐在了地上,卻捂著嘴偷笑起來。

男人起身坐起,有些睡眼惺忪,卻威嚴無比:“冬琅,讓你背的醫書可都背好了?”

“冬琅昨夜苦讀,早就背的滾瓜爛熟了,不信師父你可以隨便問冬琅!”叫做冬琅的少女得意的說道。

“難怪一大早就跑過來捉弄為師了!”男人正是江湖十大高手的星天戰,素有“狂神”和“醫聖”之稱。

早年的江湖中,便有聞名於江湖的五大醫者,排名首位的便是醫聖星天戰,位於之後的便是醫瘋,還有黑月教護法冥嬰,毒娘子漆曇,和賽佗翁殷儲。其中冥嬰,漆曇便以以毒攻毒而聞名。tqR1

突然,星天戰雙目閃爍出一陣異樣之光,接著便起身走去亭邊,剛抬起手來,便有一隻白色信鴿落在了他的手臂上。

冬琅也跟了過來:“師父,勝蓬萊好久都冇有信鴿飛來了,我記得上一次,還是皇甫盟主的大公子冷麪狂龍皇甫風,與江家堡堡主江池叔叔的女兒江聖雪的大喜之日,曾經給我們傳來信鴿,還送了好幾壇桃花酒!”

星天戰將信鴿放走,打開了它帶來了書信。

“爹,這是什麼?”這男聲女聲的異口同聲之音,讓冬琅頓感無奈。

她笑著抬起頭,心中想著,又可以看熱鬨了:“師兄,師姐,你們也起來了!”

來人正是星天戰的一雙兒女,星沫初雪和星沫蒼月。

兩人身高,年齡,表情,性格,身形均是一模一樣,不愧是雙生子,就連這性彆不同的兩張臉都是相像無比。最讓冬琅覺得有趣的是,這兩個人不僅總是能同時說出一句相同的話,更是連比武的時候,都能猜到對方下一招的招式。因為他們性格的相像,導致他們二人極為不和,總是鬥嘴,這也是令冬琅感到頭疼的地方。

“是你皇甫叔叔傳來的信,他要我們幫忙去攻打江湖三大魔宮。”

“太好了,爹,我們現在就出發吧。”說話之人是長女星沫初雪,秀美的麵容本該溫柔可人,卻偏偏冷若冰霜,傲氣襲人。她的腰間纏著一根藤鞭,從小便練習鞭法,如今已使用的出神入化了。

“急什麼,今天天色已晚,明日再啟程前往!”星天戰將紙條用掌力震成碎屑,隨風紛飛而去。

“師父,您確定今天天色已晚嗎?這纔剛剛卯時而已啊!”冬琅忍不住吐槽道。

星天戰一臉正色的說道:“為師的意思是,我們若是此時出發,抵達桃花山莊恐怕也要深夜了,更不好打擾,還不如我們夜裡出發,明日晌午便可抵達桃花山莊!”

“還是師父細心!”冬琅笑道。

“爹,這一次去攻打魔宮,您隻要帶我一個人就夠了吧!”星沫初雪和星沫蒼月異口同聲的說道。

“憑什麼?”二人又是異口同聲的說道,彼此冷冷的對視著。

“就憑我是長姐,我們又同使用鞭法,武功我也比你略勝一籌,你去了隻能礙事!”星沫初雪緩緩說道。

“星沫初雪,看來你冇有弄明白,你僅僅比我早出來一眨眼的功夫,說不定爹記錯了,先出來的那個是我也不一定。武功比我略勝一籌不假,但是我這鞭法可是比你略勝一籌吧!”星沫蒼月說話的時候,表情同星沫初雪如出一撤,有的時候,連星天戰都覺得他們像的一塌糊塗。

他們唯一的不同之處,便是,星沫初雪的左眼下,有一塊黑色圖騰胎記,而星沫蒼月的黑色圖騰胎記,是在他的右眼下。

“那我們不如比試一下,輸的那個人,就要留在勝蓬萊!”星沫初雪取下藤鞭,說道。

“正有此意!”星沫蒼月也從腰間取下藤鞭,說道,“小師妹,準備好創傷藥,也許一會你的師姐就要用得上了!”

“哼!”星沫初雪冷笑一聲:“小師妹,待會記得把創傷藥送去你師兄的房間裡!”

星天戰笑著搖搖頭:“我去看看今天的早飯可以吃什麼!”走到一半,看到冬琅還愣在那裡,便高聲道,“冬琅,我記得廚房裡還有一隻前天打來的野味,燉野味你最拿手,還不來幫忙!”

“哦!”冬琅轉身的一刹那,身後的兩姐弟也開始了對戰。

“師父啊,您說師兄和師姐誰會贏啊?”

“還用問?這十八年來,你見他們哪一個贏了,哪一個輸了?”

“哈哈,師兄和師姐還真是樂此不疲的從小打到大,卻奈何瞭解對方勝過瞭解自己!師父,我最大的樂趣有兩件,一件就是看師兄和師姐鬥嘴,簡直就像是一個人在自言自語,雙重人格好有趣的!”

“那另一件呢?”

“冬琅說了,師父可不許生氣!”

“說吧!”

“另一件最有樂趣的事情,就是偷看師父洗澡!”冬琅一邊說著,一邊仰慕似得雙手緊握,“師父是這個世上最英俊的人了!”

星天戰汗顏,他揪住冬琅的衣領,將瘦小的她拎了起來,無奈而又陰冷的說道:“冬琅,你最好彆讓我當場發現,小心我把你丟去海裡。還有,你自小就在勝蓬萊,見過的男人也就隻有我和你師兄而已!”

“嘿嘿,師父,我會遊泳……”

接著,便聽到冬琅的一聲慘叫,冬琅從地上爬起,感覺骨架都要散了似得,她拍了拍身上的草屑,對著星天戰離開的背影喊道:“師父,今天我不做飯了,明天我也不做飯了,後天我也不做飯了,大後天我也不做飯了,以後我都不做飯了!”

果然,星天戰回過頭來,一直黑著臉的英俊麵容,突然綻放出一個猶如沐浴春風般的微笑:“冬琅,今天想玩什麼,為師陪你!”-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