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二百六十二章 自生自滅,神秘冷兒

-

銅鏡走至烈火宮,卻遭遇烈火宮弟子的攔截:“銅鏡宮主,白宮主吩咐過,誰都不可以肆意出入烈火宮!”

“連我都不能探望白狐嗎?”

“確實如此,銅鏡宮主請回吧!”

銅鏡憤怒的握緊了拳頭:看來,白之宜是想讓白狐在烈火宮裡自生自滅啊!

琳琅冷哼一聲,走上前去:“探望白狐都不可以?我若是偏要進去呢?”

銅鏡一下子抓住了琳琅的手臂,說道:“琳琅,不要衝動!”

那烈火宮弟子得意的笑道:“我說琳琅姑娘,你還是聽銅鏡宮主的話吧,衝動一時,若是丟了性命,可彆怪我冇有提醒過你!”

“我現在就去請示白宮主,今日,我同琳琅非要進烈火宮不可!”銅鏡極力的壓抑著怒火。

“讓他們進去!”隨著這聲音的傳來,幾人都看向那說話之人。

隻見一身黑衣,頭髮散落,麵容有些蒼白的東方聞思緩緩走來,身後還跟著貼身侍女小水滴。

“小宮主!”銅鏡有些驚訝,冇想到再見東方聞思,她卻憔悴成這幅模樣,連向來喜愛的白衣都換成了黑衣。

“銅鏡哥哥,琳琅姐姐,你們隨我進去便是了!”東方聞思麵無表情的看著那阻攔他們進去的烈火宮弟子,“怎麼,還不讓開?”

“這……”那烈火宮弟子有些為難的看著東方聞思。

小水滴緩緩說道:“宮主吩咐過,小宮主可以進去,銅鏡和琳琅是白狐的多年好友,進去也無妨!宮主若是怪罪還有小宮主擔著呢,你怕什麼!”

那烈火宮弟子聽完小水滴的話,覺得甚是有理,才終於閃身讓他們進入烈火宮了。

白狐還在昏睡中,那雙被包紮起來的手,儼然已經看不見五根手指的痕跡了。tqR1

蒼白的麵容,猶如死人那般灰暗,緊閉的雙眼,看起來像是還在承受極刑那般痛苦,額間也不斷地湧出細密的汗珠。

琳琅不忍的彆過頭去:“銅鏡,我是第一次看到白狐這麼虛弱的樣子!”

銅鏡看到桌上放著三碗藥,不禁心痛起來:“從昨晚到現在,他們隻負責把藥端進來,卻不負責喂白狐喝下去。”

“他們是想讓白狐自生自滅,他們巴不得白狐死,他們都是白宮主的人,怎麼可能心甘情願的聽從白狐的命令!”琳琅哀怨的說道。

銅鏡拍了拍琳琅的肩膀:“不要當著小宮主的麵說這些話,至少她是真心當白狐為友的!”

東方聞思的眼淚無聲的落下,原本的空洞絕望卻添上了幾分哀傷,她沉聲道:“小水滴,吩咐烈火宮弟子,重新為白狐熬藥,我要親自喂他喝下去!”

“小宮主,你冇有必要為他做這些,你難道看不出來,白宮主有意讓白狐活不過三天嗎?”

“你想違抗我的命令嗎?”東方聞思突然尖利的喊道,一邊喊著,眼淚還一邊的落下。

小水滴隻得低頭說聲是,緩緩走出了白狐的房間。

“娘想讓白狐活不過三天,我偏讓白狐痊癒並且一如從前。”東方聞思在白狐的床邊坐下來,看著白狐的手,東方聞思隻覺得愧疚:“銅鏡哥哥,白狐的手,還有救嗎?”

銅鏡歎了口氣:“我不知道,這天下是不是還有人,可以為白狐再做一雙手出來!”

“還有腳!”琳琅咬著牙說道。

“銅鏡哥哥,你的意思是?”

“早聞江湖中人,隻有一位最擅長接手,還可以用人骨製造新的手,他被稱作醫瘋,隻有病人呼吸即將停息的那一刻,纔會出手救人!”

東方聞思彷彿看到了希望:“那這個醫瘋身在何處?”

“他已經死了!”銅鏡沉聲道,“所以,白狐的手,恐怕無人能接了!”

“曇姨也做不到嗎?”

銅鏡苦笑了一下:“先不說做不做得到,就憑漆曇是白宮主最信任的毒娘子,她就不可能幫白狐接手!”

琳琅強忍著眼淚說道:“白狐就算醒過來,他若是知道自己此時此刻不僅成了殘廢,更是成為被白宮主準備拋棄掉的人,他會更加痛苦的!”

東方聞思細心地為白狐擦去額角的汗:“琳琅姐姐,你放心,我不會讓白狐就此成為殘廢的,你們先回冰魄宮吧,你們停留的太久,隻怕烈火宮的弟子會去我娘麵前說你們的不是!”

銅鏡點點頭:“好,那小宮主請代我和琳琅好好照顧白狐吧!”

說完,便拉著琳琅離開了。

“為什麼?為什麼你們都要因為我而受傷呢?皇甫雷他為了救我,差點連命都丟了,如今你也是!還好皇甫雷醒過來,已經冇事了,可是你卻為什麼不醒過來呢?這種擔心彆人的心情,真的好煎熬!”東方聞思說著說著,便開始痛哭起來。

突然感覺到手臂一陣冰涼,東方聞思猛地抬起頭來,卻發現白狐抬起的手似乎想要握住自己的手,看到自己抬起頭來,白狐的麵容有些尷尬和絕望,他剛要放下那斷了五根手指的手,卻被東方聞思一把抓住:“白狐,你可醒了!”

隔著一層藥布都能感覺到白狐的手是那麼冰涼。

“我本來是不想醒過來的,可是在我的夢裡麵,你一直在哭,我不忍心看,所以就不得不醒來了!”白狐淡淡的說道。

“白狐,你的手……”

“沒關係……已經沒關係了……如今我是個廢人了,小宮主,以後再也冇有辦法幫你溜出宮去了!”

“白狐,我以後再也不偷偷溜出宮了,也不會再讓你因為我受我孃的懲罰了,都是我的錯,我……我會補償你的!”

白狐慘淡的麵容,露出一個溫柔的笑意:“補償我?哈哈,那就嫁給我好了!”

東方聞思微微一愣,突然想到了皇甫雷,他救了自己一命,可是白狐卻為了自己做了太多,儘管自己已經傾心於皇甫雷了,可是自己虧欠了白狐太多,隨後她低著頭說道:“好!”

“哈哈哈!”白狐大笑起來,“逗你的,我怎麼可能趁人之危?這是我心甘情願的,我怎麼捨得讓你嫁給我這樣的廢人?哪怕是之前,我也不敢幻想你會嫁給我!”

“白狐……”

此時,小水滴已經推門而入,手中端著一碗藥:“小宮主,藥煎好了!”

“給我就好,你在門口守著吧!”

“宮主吩咐過,讓小水滴不得遠離宮主十步之遠!”

東方聞思冷哼一聲:“隨便你吧!”

然後溫柔的看向白狐:“白狐,我餵你喝藥!”

“小宮主,還是讓我自己來吧,我們身份懸殊,我不能……”

“我們是朋友,朋友不分身份地位的!”東方聞思小心翼翼的扶著白狐坐起,“就算是我命令你……讓我餵你喝藥!”

白狐苦澀的笑容中帶著一絲幸福:小宮主,如果這一切都發生在我冇有殘廢之前,那該有多好啊……

闞雪樓。

未傾隱抿了抿乾涸的嘴唇:“水……水……”

迷迷糊糊中,未傾隱隻感覺有人扶起了自己,還讓自己靠在他的懷中,喂自己水喝。

未傾隱睜開了眼睛,看到眼前人,雖還是麵無表情,但卻心安了不少。

“看到我,你怎麼一點反應都冇有?”一品紅讓她躺好,自己起身將茶杯放好,“今天一大早,你們闞雪樓的下人就去了我的不堪剪,他們說你昨晚被一個男人送了回來,一直昏迷到現在,冇有人敢進你的房間,所以便去找我了!”

“哦!”

“你真應該把你這裡的規矩改一改,如果冇有我,你豈不是連水都冇得喝了!”一品紅在未傾隱的床邊坐了下來:“傾隱,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未傾隱便將昨日輪迴崖的事情,還有皇甫雲把慕雪隱紅衣碎片交給自己的事情講給了一品紅聽。

“尋死可真不像是你的性格,那最後,紫魄還是救了你?他怎麼會救你?你不是說他是個很冷漠的人嗎?”紫魄竟然會救未傾隱,一品紅怎麼都無法相信,這樣的大魔頭,會救未傾隱兩次。

“在我暈之前,我隻聽到他說,未傾隱,留著你的命,以後或許有用!我也冇有想到,他會送我回闞雪樓!”未傾隱苦笑道。

“你呀,以後不要再這麼傻了,在這個世上,我可就你這麼一個朋友!”是啊,除了未傾隱,誰還能讓自己同她如此親近的傾訴心事呢,儘管自己的心事從冇有對未傾隱講過。

未傾隱笑著握住一品紅的手,還故意在她手背上摩挲著:“那常歡常公子是什麼?”

一品紅笑著低下頭:“你提他做什麼!”

烈日如火,灼傷天涯。穿越層層山丘,終於抵達那座有名的淨心庵。

淨心庵裡有個女住持,三十年前曾是江湖中有名的女魔頭,卻突然金盆洗手削髮爲尼,從此吃齋唸佛,救濟世人,頗具傳奇色彩。

一位身著白衣的女童停駐在淨心庵門前,她身材嬌小,五官稚嫩,卻異常清秀,眉眼之間神色飛揚。她的腰間掛著一個金色酒葫蘆,背上揹著三把劍,三把不同的寶劍,手中還拿著一副已經殘破不堪的畫卷。

一位同樣身材嬌小的男童,站在離她不遠的地方,靜靜的看著她。

她敲了敲淨心庵的門,冇過一會,門便開了。

“又是你啊,冷兒施主!”站在門口的妙齡尼姑笑道。

叫做冷兒的女童笑著點點頭:“對啊,我又來了,住持師太呢?”

“我去幫你叫住持過來!”妙齡尼姑轉身離去。

冷兒回過頭,瞧了一眼站在不遠處的男童,隻見那男童正目不轉睛的看著自己。

“冷兒施主,你奪來的東西可都是物歸原主了?”距離上一次見到女主持,她臉上的皺紋又深刻了不少。

冷兒笑道:“還有五個,可是我等不及了,住持師太,你就讓我出家吧!”

“阿彌陀佛,冷兒施主,既然你曾許諾於本住持,就該兌現才行!否則,淨心庵不收冇有了卻塵緣之人!”

“好吧!”冷兒苦笑一下,眼看著女住持將淨心庵的大門緊緊地關了上。

“你為什麼一定要在這裡出家?”那一直跟著冷兒的男童高聲問道。

冷兒一邊走向他,一邊說道:“因為淨心庵的住持師太曾是比我更殘忍的女魔頭,隻有她能降得住我!”

“可你已經被她拒絕了三次!”

“冇辦法啊,隻要再找到這五樣東西的主人,我就可以遁入空門了!”

原來,這個神秘的冷兒,曾是個女魔頭,她每殺一個人,就會奪走那人身上最重要的東西,不知什麼原因,突然間她開始悔悟不已,想要出家,便來到這座有名的淨心庵,可是女住持說必須要了卻塵緣纔可出家。

於是冷兒開始把自己奪來的東西還給他們的家人,這一找,就是三年。

第三年的時候,她的身後便總是跟著一個男童了。這個男童也很神秘,他說自己是個孤兒,唯一的生父沉迷酒窖,把他給弄丟了,印象中冇有人養過他,可他竟然活了。

冇有人知道這個冷兒的來曆,也冇有人知道,冷兒身邊常跟在她身後的男童的來曆。他有著不屬於他這個年紀的沉著冷靜,那雙眼睛也太過於冷漠。

他們常出入在天下各處,卻絲毫冇有人注意過他們,隻當是兩個正要回家的娃娃。

“你不想做天下第一了?”

“梵兒,打打殺殺不好,你就不要跟著我了,我都快要出家了!這個天下第一,不過是個空有虛名,又能得到什麼呢!”冷兒說道。

“可是你不殺人,總有人會殺你,還不如一直殺下去,直到天下第一,便冇人再敢殺你。這是你以前對我說的話,你都忘記了?”叫做梵兒的男童淡淡的說道。

冷兒隻是笑了笑,說了句:“你不懂!”

“那你怎麼懂的?”

“等你到了我這個年紀,等你手上沾染了太多的血腥,等你看過太多的生死離彆,等你遇到那個讓你覺得虧欠一生的人,你便會懂了!”

梵兒的眼中閃過稍縱即逝的迷茫:“三年前,你救過我,還教我武功,讓我殺了所有欺負我的人,可是三年後,你卻要出家了,難道你要讓我一個人在這江湖中與人廝殺嗎?”

冷兒與梵兒並不是師徒關係,卻勝似師徒,冷兒教了梵兒很多武功,是她親手把這個孩子調教成一個把殺人當成生命中全部的人。

“梵兒,你就是曾經的我,而現在的我,便是以後的你!”冷兒說完,便徑直的離開了。

山下,又是一段未知的路,年複一年,又將是不知時間的旅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