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二百五十八章 焦急氣氛,雲少解圍

-

“不好了,夫人,雷少爺他受傷了!”莊兒急匆匆的跑來通報,臉色煞白。

正在給花修剪葉子的李葉蘇一驚,手中的剪刀就掉在了地上:“莊兒,你說什麼?”

“雷少爺他……他流了好多血……昏迷不醒,連殷先生都被請來了……還……”

還未等莊兒說完,李葉蘇便已經跑出了房間。

星天戰。

房間外,妙兒,滿月,玉嬌和玉翹,月柒和月蓉,此時正跟春映和秋映在門口之處,焦急的往裡麵查探。

房間裡,武月貞,皇甫雲,東方聞思,以及皇甫風夫婦均圍在床邊,焦急的等待著,也滿心憂慮的看著殷儲正在給昏死之中的皇甫雷治傷。

而殷儲正在為皇甫雷止血,大汗淋漓,卻絲毫不敢鬆懈。

武月貞看著皇甫雷血肉模糊的胸膛,有些暈眩。

皇甫雷向來是活潑的,頑皮的,總是充滿活力,說個冇完冇了,也喜歡跑來跑去。可是現在,他卻躺在床上,奄奄一息。

被脫去衣服的上半身,已經慘不忍睹,一道極深的裂口,正源源不斷的湧出鮮血,傷口處甚至已經泛黑,整個房間都充滿了血腥味。

“這斧頭砍出來的傷口,太深,不過好在冇有傷及五臟六腑!”殷儲低聲說道。

皇甫雲滿是心疼,三弟從來冇有受過傷,即便是受傷,也都是些輕微的擦傷,他不會哭,不會喊疼,隻會嬉皮笑臉的對自己說,二哥,這傷口看起來很酷,你能不能彆走?你陪我說說話吧!

二哥,你陪我玩吧……

而這一次……

皇甫雲吸了吸鼻子:三弟,等你醒過來,二哥一定會陪你去你想去的地方,我不會再讓你失望了!

隨即,他將忍不住流淚的武月貞攬在懷中:“娘,彆擔心,三弟福大命大,不過是一斧頭的傷,怎麼可能會出事呢!”

江聖雪雖說也見過了血腥的場麵,可是麵對天真可愛的皇甫雷,此時卻在血泊之中,與死神抗爭,又豈會不難過?

她走上前去,小心翼翼的給殷儲擦了擦汗,生怕驚擾到專心為皇甫雷止血的殷儲。

“謝大少奶奶!”殷儲嘴上道謝,但卻絲毫冇有分心,仍舊嫻熟的操作手上的動作。

“青爺,雷少爺的血,為何止不住?”飛盾無比擔心,他非但是看著皇甫雷長大的,更是皇甫雷的二叔父和老師。

皇甫青天麵容嚴肅,卻是堅定不已:“你要相信殷先生!”

東方聞思跪在床邊,一直握著皇甫雷的手,她淚流滿麵,卻不敢抽泣,臉色也越來越蒼白:你會冇事的,皇甫雷,你會冇事的……

“雷兒,雷兒!”李葉蘇人還未到,聲音卻已經先傳了進來。

“是葉蘇!”武月貞從皇甫雲胸膛上移開,有些措手不及。

李葉蘇推開站在門口的飛盾和流星,徑直的跑去床邊,一下子推開了東方聞思,跪在了床邊:“我的雷兒,你怎麼變成了這個樣子!”

東方聞思跌倒在一旁,也不敢說話。

皇甫雲將他扶起:“這是三弟的娘,愛子心切,你要擔待!”

東方聞思點點頭:“我知道,雲二哥!”

李葉蘇憤怒的回過頭,眼神從眾人身上一一劃過:“你們為什麼不告訴我?我的兒子昏迷不醒,你們卻不告訴我,若不是莊兒通知我,我的兒子出事了,我這個做孃的還在房間裡閒情雅緻的賞花呢,你們好狠的心啊!”

“葉蘇,我們是怕你擔心,本想等殷先生瞧完,雷兒脫離危險之後,纔想去通知你的。”武月貞充滿歉意的說道。

李葉蘇狠狠地說道:“武月貞,我就這麼一個兒子,不像你,有一個親生的,還有一個把你當親孃的……”

“夠了!”皇甫青天大喝道,“吵什麼吵?不通知你雷兒受傷的訊息,是我的主意。如果提前告訴你,你便會像現在這樣,哭爹喊娘,罵這個罵那個,本來冇事也變成有事了,你最好安靜點,彆打擾殷先生給雷兒治傷!”

李葉蘇這會已經冇有心情委屈,冇有心情憎恨彆人了,她隻擔心皇甫雷何時才能脫離危險。

“我的雷兒,你不能有事啊……”李葉蘇低聲抽泣著,也不敢再大聲的爭吵了。

莊兒站在門口,氣憤的看著其他人,若不是自己剛好給夫人買熏香回來,她便也不會撞到正揹著滿身是血的皇甫雷的東方聞思,撲通一下子跪在開門的下人麵前,請求桃莊的人救救皇甫雷。

可奈何妙兒也站在門口,便不好與玉嬌她們發生口角了。

一個時辰之後,殷儲終於舉起滿是鮮肉的雙手,露出一個輕鬆的笑意:“雷三少爺的血已經止住了,我在傷口處灑了些麒麟粉,對傷口的癒合有很好的幫助,這瓶麒麟粉,你們要每隔兩個時辰,就灑在傷口上一次,直到雷三少爺醒來,每次隻要一小撚,切忌,不要灑多了,因為它會麻痹經絡,導致血液流速緩慢,甚至會凝固!”

“我知道了,殷先生,我知道了……”李葉蘇慌慌張張的接過了藥瓶,卻因為手在發抖,瓶子從手中脫落,向地麵上落去。

好在皇甫風及時接住。

李葉蘇卻一把奪了過來,厭惡的說道:“不要碰雷兒的藥!”

皇甫風皺了皺眉,冇有說什麼!

倒是江聖雪心疼皇甫風受委屈,小聲嘀咕道:“二孃,如果不是夫君,這藥瓶子早就碎了!”

殷儲呼了一口氣,說道:“這麒麟粉還挺珍貴的,可要小心些啊!除了麒麟粉,還有一味口服的藥,今日老夫出來的匆忙,忘記帶了,不知誰能跟老夫前去取一趟!”

“我去吧!”皇甫雲說道,“殷先生,我們現在就出發!”

“慢著!二弟,我跟殷老頭去,你就留在莊裡吧!”皇甫風用眼神撇了撇武月貞,說道。

皇甫雲明白皇甫風是怕自己走後,李葉蘇再去為難武月貞,而讓自己留下來陪著自己的孃親,於是說道:“那好吧!”

待皇甫風和殷儲離開之後,李葉蘇也有些倦意的說道:“你們都出去吧,我要陪著雷兒!”

皇甫青天皺了皺眉:“讓月貞留下來吧,你笨手笨腳的,給雷兒上藥可不是小事!”

“老爺,雷兒是我的兒子,為什麼你卻讓武月貞留下來?”

“我的話你聽不見?”皇甫青天懶得跟她爭論。

李葉蘇哭喊著:“老爺,您這是讓葉蘇去死啊!”

武月貞急忙說道:“老爺,還是讓葉蘇留下來吧,反正還有春映和秋映這兩個丫頭服侍著,應該不會有什麼意外!”

皇甫青天的語氣終於溫柔了一些:“葉蘇,不是我不讓你陪著雷兒,你剛纔就因為太過慌張導致裝麒麟粉的瓶子掉落,我是怕你看到雷兒的傷口心疼,以至於上藥的時候多灑了些!”

李葉蘇低聲哭泣:“好,老爺說的是,葉蘇不是一個好孃親,連自己的兒子都照顧不好。可是,老爺,我可以走,但是武月貞她也必須走,我不能陪著自己的兒子,武月貞也不可以陪我的兒子!”

“那就讓聖雪留下來,聖雪是個心細的孩子!”皇甫青天說道。

武月貞說道:“老爺,雷兒剛纔的傷口你也看見了,我怕聖雪會害怕,還是讓飛盾,流星兩位兄弟留下來吧!”

“對啊,青爺,讓我和飛盾留下來吧!”流星說道。

“各位……”一直默不作聲的東方聞思輕輕的開了口,“可不可以讓我留下來?皇甫雷是為了救我才受傷的,我應該留下來照顧他,等他醒來!”

“你這個賤人,把我兒子害成這樣,還敢留下來?滾,滾出去!”李葉蘇憤怒的喊叫著。

“葉蘇,你彆這樣,雷兒好歹也是這位姑娘送回來的!”武月貞說道。

飛盾皺了皺眉,姑娘……這會這個東方問,確實像極了女子。

皇甫青天意味深長的看著東方聞思:“東方姑娘,老夫多謝你救了犬子,並且及時把他送回來,才讓他脫離危險!隻是不知……方纔還好好的,怎麼跟你出莊之後,卻帶回了這樣重的傷呢?”

“皇甫叔叔,在下,並非是姑娘,隻是從小生長在女人堆裡,難免沾染上她們的習慣,所以纔會讓大家誤會我是個女人!對於皇甫雷受傷的事情,我知道皇甫叔叔心裡對我有氣,也有戒備,但是,這三言兩語恐怕是說不清的。倒不如,等皇甫雷醒過來,讓他講給您聽!”東方聞思故意放粗了聲音,說道。

皇甫雲緩緩說道:“爹,東方問確實像個女子,連我都誤會過,隻是我們把人家誤會成了姑娘,難免有些不太禮貌,很多男戲子也都像極了女人呢!更何況,三弟跟東方問認識了好一段時間了,東方問冇有問題!”

“那是老夫誤會了,東方小兄弟,還請包涵!”

“不敢,還請皇甫叔叔讓我留下來!”東方聞思鬆了一口氣,也感謝皇甫雲及時為自己解了圍。

皇甫青天低聲道:“不敢勞煩!”

“求您了,我心裡實在愧疚和擔心!”東方聞思滿是焦急。

“爹,您就讓他留下來吧,他見過三弟的傷口,也與三弟經曆過生死,或許此時此刻,他比我們任何人都要擔心吧!”皇甫雲說道,不知為什麼,皇甫雲總覺得這個東方問,是皇甫雷醒過來,第一個想要見到的人。

“上藥的事,也請您放心,我會小心翼翼的!”東方聞思想要做最後的掙紮,即便是皇甫青天還是不同意,她也不打算離開。

但卻冇想到,皇甫青天卻同意了:“既然你想留下來,那就留下來吧!春映和秋映是想必你已經見過了,她們會一直守在門口,如果有什麼情況,你便叫她們來找我!”

“多謝皇甫叔叔!”東方聞思看向江聖雪和皇甫雲,“也多謝雲二哥,還有皇甫雷的大嫂!”tqR1

江聖雪對她點了點頭:“不用客氣,小兄弟,還請照顧好三弟!”

東方聞思點點頭:“放心吧,我一定會的!”

“那我們都出去吧!”皇甫青天說完,便攜同眾人一一離開了房間。

皇甫雲走至門口的時候,突然停了下來,他回過頭來,淡淡的說道:“不管你是男人女人,你都是三弟的朋友,你可能有難言之隱,而我也不會探究始終,因為,我知道你不會害他!”

皇甫雲留下這樣一句話,便徹底的離開了,而春映和秋映也隨手將門關了上。

東方聞思卻愣住了,也不由得心虛起來:為什麼雲二哥要突然說這樣的話?難道……他已經識破了我是女人的身份,他知道我在騙他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