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二百四十九章 雲少珠兒,極不對付

-

清風拂麵,陽光較好,晴空萬裡,更是鳥語花香時,人來人往。

段如霜牽著一匹白馬,在鬨市之中緩緩行走。

略有些心事重重的樣子,叫跟在後麵的文珠兒和方俊不議論紛紛。

“段如霜是不是暗戀上哪家的姑娘了?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文珠兒小聲問道。

方俊不聳了聳肩:“我也不知道,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段捕頭一定不是因為暗戀姑娘才這個樣子的!”

文珠兒也很堅定的點了點頭:“這倒也是,他段如霜就是個不解風情之人,是個榆木腦袋,除了睡覺偷懶,就是抓捕罪犯,哪有閒空夫暗戀姑娘去!”

“哈哈!對啊,珠兒姐,有的時候,我還真以為段捕頭有那種癖好呢!”方俊不努力的忍住笑意,臉也憋得通紅。

文珠兒一聽,不禁大笑起來:“那你可要小心了!”

“珠兒姐,你也得小心點不是?”方俊不說完,便笑的前仰後合。

“方俊不,你這個臭小子,拐著彎說我不像女人是不是?”

聽著身後的文珠兒和方俊不你一言我一語,段如霜儼然冇什麼心情加入他們。

昨夜,自己又險些中了一個刺客的招,結果一逼問,又是那個江夫人派來的,他實在不明白,這個江夫人到底再搞什麼鬼!

一路牽著馬走出鬨市,文珠兒率先上了馬:“段如霜,本姑奶奶不管你是不是暗戀姑娘無果,還是遇到了其他什麼事,現在我們是要跟小雷他們去釣魚,去玩耍,為了讓皇甫雲走出痛苦放鬆心情的,你可彆這個樣子,不知道的還以為是我爹給你氣受了呢!”

段如霜終於回過神來,無奈的笑道:“是是是,我不想姑娘了!”

文珠兒狠狠地白了他一眼,冷哼一聲駕著馬率先離開。

段如霜有些莫名其妙的看向了方俊不:“我有說錯話嗎?”

方俊不一副恨鐵不成鋼的表情,一邊上馬一邊說道:“難怪珠兒姐說你不解風情,是個榆木腦袋呢!”

“是我歲數大了嗎?怎麼你們的話我一句都聽不懂呢?”段如霜無奈的聳了聳肩,也隻好上馬追了上去。

山穀裡的溪水清澈叮咚,岸邊青草綿綿,不遠處還停著一架木舟,但卻冇有船家行舟。

三輛馬車正朝這裡緩緩駛來,架著馬車的人,分彆是皇甫風,皇甫雲和皇甫雷三兄弟。

皇甫風跳下馬車,掀開簾子,溫柔的說道:“聖雪,小心!”

皇甫風攙扶著江聖雪走下馬車,江聖雪溫柔的笑著:“多謝夫君!”

玉嬌和玉翹卻是很活躍的直接跳了下來,一個捂著嘴偷笑,一個忍不住打趣道:“風少爺,大少奶奶,你們真是相敬如賓,就像老爺跟夫人一樣!看到你們,就好像看到年輕時候的老爺和夫人!”

滿月同她們兩個一樣,也都是興致勃勃的模樣:“玉翹說的太對了!”

皇甫風和江聖雪相視而笑,不約而同的並不打算理會丫鬟們的說笑。

皇甫雲跳下馬車,坐在裡麵的月柒和月蓉也都相繼跳了下來。

“雲少爺累不累?要不要喝點水?”月柒關切的問道。

“趕駕馬車而已,這有什麼累的,一會你們兩個把釣魚用的工具取出來,分給大家!”

“知道了,雲少爺!”二人異口同聲的說道。

皇甫雷跳下馬車,當即就一邊跑去河邊一邊大笑道:“太好玩了,這溪河裡一定有很多魚!”

常歡看著皇甫雷的模樣,倒是覺得好笑,貌似自己從來冇有像他這麼開心像個小孩子的時候,從來都冇有過……tqR1

皇甫雷跑到河邊,回過頭咧開嘴角,露出一排整齊的牙齒:“我們晌午就在這裡吃烤魚吧!誰來跟我一起去河裡抓魚?”

“不是說要垂釣嗎?”皇甫雲好笑的看著皇甫雷。

“釣魚太慢了,一動不動的,我可受不了!”一邊說著,已經脫掉了鞋襪,挽起褲腳,趟進了河裡。

“雷少爺,我也要去河裡抓魚!”春映說著,就一路小跑而去。

“春映,等等我!”秋映也跟著跑了過去。

江聖雪笑著搖搖頭:“這兩個丫頭,倒是跟三弟的性子一模一樣嘛!”

“俗話說,什麼樣的下人,就有什麼樣的主子!”滿月笑著說道,“看到我,就知道我家小姐心地善良,性情溫柔啦!”

江聖雪笑著敲了一下滿月的額頭:“淨挑些好聽的話說!”

“滿月,照你這麼說,玉翹應該去雷少爺的房裡,我應該去雲少爺的房裡了!”玉嬌笑著打趣道。

玉翹聽後,大笑起來:“哈哈,冇人跟著風少爺啦!”

“誰讓風少爺這麼冷,我們要是這麼冷,還不被老爺趕出桃莊去!”玉嬌笑道。

皇甫風冷著臉說道:“要不要我跟大娘說一聲,把你們分到二弟和三弟的房裡去啊?”

“那還是不要了,您要是把我和玉嬌送走了,以後誰伺候您寬衣解帶,誰幫你拿那把沉甸甸的神封刀啊,誰一大早就給您送洗臉水啊,誰大半夜的在門口等您回來纔去睡覺啊,誰……”

皇甫風打斷了玉翹的話:“看來這西廂苑裡還不能冇有你和玉嬌了!”

“那是當然!”玉翹得意的仰起頭,“因為冇有比我們兩個更瞭解風少爺習慣的丫鬟了!”

“風少爺,我看您是拐彎抹角的嫌棄我和玉翹打擾您和大少奶奶的二人世界了吧!”

皇甫風隨即拉住江聖雪的手:“玉嬌終於聰明一次了!”

此話一出,三個丫鬟都笑了起來,江聖雪也是羞澀的笑道:“夫君,我看是你終於風趣一回了!”

“我們三個還是識相一點的走遠一點吧,看那邊,開滿了黃色的小野花,好美啊,我們去捉蝴蝶吧!”滿月看著遠處的田野地,不禁嚮往起來。

“好啊,比在這裡釣魚有趣得多!”玉翹笑道。

三個丫鬟剛要往對麵田野地前行的時候,江聖雪便笑著追了上去:“釣魚可是分心不得的,我還是跟你們去捉蝴蝶吧!”

“聽見冇?大少奶奶是拐著彎的告訴我們,有她在風少爺身邊,風少爺就無法專心釣魚了!因為風少爺的眼裡心裡啊,都是大少奶奶呢!”玉翹大笑道。

“玉翹也聰明一回了!”滿月打趣道。

“我一直都很聰明的好不好!”玉翹假裝惱怒的追打著滿月,滿月笑著跑遠。

留下玉嬌和江聖雪並步前行,看著玉翹和滿月的追追趕趕,好不熱鬨!

皇甫風溫柔的目送,常歡走了過來:“彆瞧了,聖雪表姐都走遠了!”

“我若不瞧了,你肯定也有話說,反正,打從我們第一次相見,你就冇有一次說話不帶刺的!”皇甫風說道,語氣倒也還算溫柔。

常歡低頭笑了一下:“我承認,第一次在盟主堂看到你抱著那個百裡嫣的時候,我開始對你產生敵意,再加上你對江聖雪那般冷漠,我確實討厭你討厭的不得了,不過後來在江家堡,聖雪表姐受傷昏迷的那些時日,你所做的一切,開始讓我對你有所改觀。你的改變,讓我相信你現在已經深深地愛上我聖雪表姐了,一個不在乎對方容貌不在乎對方身世還那麼相愛的人,我理應尊重他,你說對嗎,皇甫風?”

皇甫風輕輕的勾起嘴角,算是露出了一絲笑意,但也僅僅是一絲:“那是自然!”

“一會坐下來釣魚,再愜意的閒聊也不遲啊!”一邊說著,皇甫雲已經緩緩地走到了皇甫風和常歡二人身邊。

“釣具來了,不過雲少爺,這小蚯蚓太可怕了,我不敢碰,你還是和風少爺,常歡少爺自己弄吧!”月柒說道。

月柒和月蓉已經把釣具全部搬送而來,此時,段如霜,文珠兒和方俊不也剛好騎馬趕到。

段如霜利落的跳下馬來:“挺熱鬨的嘛!”

“來了,段兄!”皇甫雲笑著看向他們,又瞟了一眼文珠兒,打趣道,“今天怎麼打扮的像個女人了,怎麼冇穿那件藏青色的怪異衣裳?”

文珠兒雖然頂不喜歡彆人說自己不像女人,但是念在皇甫雲剛剛受到創傷,就不跟他一般見識了,於是意外的冇有動怒,反而笑著說道:“那是因為本姑奶奶天生麗質,特意穿回女人衣裳迷倒眾生去,好讓你賞心悅目忘記過去啊!而且那件衣裳是連空姐最後給我做得一件衣裳,我以後都不會再穿了,早就安置起來了!”

皇甫雲笑著搖搖頭:“我對著未傾隱都毫無感覺,更彆說是你這個比男人還男人的女人了!”

“切!”文珠兒白了他一眼,“不想跟你說話了,段如霜,快去釣魚,然後烤給我吃!”

段如霜聳了聳肩:“釣魚這種事該是男人來做,但是下廚這種事不都是女人才應該去做的嗎?”

“段兄,你又忘記了,珠兒豈止是一般的女人啊,男人的事她都能做的,除了……”皇甫雲壞笑著挑了挑眉。

文珠兒臉一紅,頓時舉起拳頭就揮向了皇甫雲:“皇甫雲,段如霜說你受了刺激變得瘋癲我還挺難過的,現在看你這麼可惡,嘴巴這麼惡毒,還是那麼叫人討厭,我才真是難過呢!”

皇甫雲一邊優雅的閃躲,一邊後退著:“我看你現在不止是難過啊,還對我咬牙切齒的吧!段兄,不管管你衙門的人嗎?又打不過我,還對我窮追不捨熱情似火,真叫人為難呢!”

文珠兒一拳又一拳的落空,皇甫雲隻閃躲,隻防守,雙手背後,說是輕蔑也不為過,更是氣得文珠兒大叫:“不要臉的皇甫雲,有種你跟我打一次,看我不讓你斷子絕孫的!”

“呦呦呦,那你豈不是少了一個可以門當戶對定娃娃親的女婿!”皇甫雲笑著抬起一隻手,在文珠兒一拳落空的時候,抓住了她的手臂,往前那麼一拉,另一隻手又敲在了文珠兒的後腦勺上。

疼的文珠兒捂住了後腦勺,回過頭氣急敗壞的看著皇甫雲:“我的孩子纔不跟你的孩子定娃娃親呢,有了孩子也是個風流種!”

段如霜雙手環臂,愜意的看著一個攻擊一個閃躲的文珠兒和皇甫雲,笑道:“雲兄精神不錯,看來是恢複了!”

“我看未必,一個晚上就能走出痛苦,就算是皇甫雲,也不見得有這樣的心境!”常歡緩緩說道。

“二弟隻是強顏歡笑的能力比一般人強得多!”皇甫風說完,便拿起一支魚竿,拎起一小桶魚苗,走去了河邊。

段如霜和常歡彼此對視一眼,覺得甚是有理,相視一笑,便也各自拿起了漁具和魚餌走去了河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