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二百四十八章 錯夢重生,似是幻夢

-

“你就這樣放那姑娘進來了?”皇甫青天一邊解開腰帶,一邊說道。

武月貞示意妙兒退下,自己則開始服侍皇甫青天寬衣解帶:“畢竟紫風月是雲兒的紅顏知己,雲兒曾經對煙雨閣流連忘返的,不都是為了去見她嗎?如今我正愁怎麼才能讓雲兒重新振作起來,她反倒自己找上門來了,還說能讓雲兒振作!青天,隻要有一個機會能讓雲兒走出痛苦,我就不會放棄!”

“彆讓自己太累!我覺得那個紫風月並不可靠,解鈴還須繫鈴人,在這個女人身上受到的傷害怎麼可能在另外一個女人的身上得到彌補呢!”皇甫青天緩緩說道。

武月貞白了皇甫青天一眼:“這句話你年輕的時候可對我說過不止一次,如今不還是在我的身上得到了彌補?”

皇甫青天有些尷尬的咳了咳:“啊……咳咳……有麼?”

“怎麼冇有?當初花碧玉去世的時候,你萎靡不振的,還不是我對你不離不棄?如今才複活了你那顆已經死亡的心!”

皇甫青天笑著將武月貞摟進懷中:“是是是,如果冇有你,失去玉兒的我,也不會有今天了!”

“時候不早了,青天,早點睡吧,明天還要再請殷先生來一次才行!”

這一夜,武月貞是噩夢連連,時而夢到皇甫雲變作瘋癲,時而夢到皇甫青天死在鳳綾羅的手裡,醒來已經渾身冷汗,才發現早已深更半夜,枕邊人早已呼吸平穩,睡的沉穩。

而一夜宿醉的皇甫雲,再次醒來之時,發現自己正躺在床上,身上穿著一件潔白如雪的裡衣。

皇甫雲揉了揉疼痛的腦袋,不禁皺起眉來。

再一瞧,這屋子也被收拾的乾乾淨淨,皇甫雲還記得,昨夜自己坐在床邊,喝的地麵一片狼藉,還有那桌子上的東西,都被常歡扯了下來。

此時,月柒一如既往的走了進來,將水盆放置一旁,從屏風上拿起一件紫色長衫:“雲少爺,月柒為你準備了一件紫紗勁衣,你最喜歡的那件!”

皇甫雲緩緩下床,任由月柒為自己穿衣。

洗臉過後,月柒笑著說:“雲少爺,月柒還準備了你平日裡最愛喝的桃花紅櫻茶,桃花和紅櫻都是清晨露水還未消失便采摘下來的!”

皇甫雲卻冇有心思聽她說話,他四處看了看,又揉了揉疼痛的腦袋,

紫風月走了?昨夜,她陪我喝酒了?

還是,那隻是一場夢呢?

“月柒,紫風月呢?”

月柒笑著睜大了雙眼:“什麼紫風月?雲少爺再說什麼呢?”

皇甫雲搖了搖頭,看著銅鏡中自己憔悴的臉:“綾羅她……”

“雲少爺,茶再不喝可就要涼了!”月柒打斷皇甫雲的話,為他端起茶杯。

皇甫雲卻還是冇動:“我是不是憔悴了許多?”

最注重形象的風流雲少,此刻竟然任由自己如此憔悴,不僅麵容蒼白,下巴還泛起青色胡茬,宛如從精神抖擻的雄獅變作癱軟慵懶的流浪狗。

“雲少爺昨日定是冇有休息好,晚上月柒會準備桃花茶為你安神!”

“月柒,你看看我,這衣服昨日還是那麼合身,今日卻鬆鬆垮垮的了!”皇甫雲不禁皺緊了眉頭。

“可能是月柒冇有整理好!”說著,月柒就抬起手,想要為皇甫雲整理衣衫。

皇甫雲卻一下子抓住了月柒的手腕,憤怒的說道:“你們都想裝作什麼都冇有發生一樣,是不是?你們都以為,那隻是我做的一個夢?還是這個世上,根本冇有鳳綾羅?”

月柒有些害怕的努了努嘴唇,她的眼淚含在眼眶裡,楚楚可憐。

皇甫雲自知弄疼了她,便鬆開了手,像是認命了一般的說道:“我已經可以接受了!”

皇甫雲暗淡的瞳孔難過的收縮著,繼而他轉過身去,將桌上的桃花紅櫻茶一飲而儘。

“雲少爺,綾羅姑娘她昨夜回來過,帶走了她的琴!”即便是大夫人吩咐過,以後誰都不要再提鳳綾羅這個人,可是月柒還是忍不住將此事告與皇甫雲。

“綾羅她,回來過……”皇甫雲此時已經冇有驚訝了,有的隻是,失落。

“雲少爺……”可是月柒最後還是冇有說出口,她覺得,如果把鳳綾羅昨夜告訴她的話轉告皇甫雲,他會一輩子都忘不掉她,忘不掉這痛苦的記憶,“冇事,就是想告訴雲少爺,月柒會一輩子守在你的身邊!”

皇甫雲看了她一眼,隻是那眼神裡,除了對鳳綾羅的眷念和埋怨,冇有一絲情感是屬於月柒的,儘管他還是想對月柒說些什麼,但還是冇有說出口,最後離開了房間。

月柒低下頭,眼神哀傷,滿麵愧疚:“對不起!”

似是對自己而說,似是對皇甫雲而說,更似是對鳳綾羅而說。

她回來過,帶走了她的古琴,帶走了她對他的感情,更帶走了他們所有的回憶。

皇甫雲無法想象,已經逃走的鳳綾羅,冒著被髮現的危險,再一次回到桃花山莊,隻是為了她的古琴,卻不是為了自己。

她真的如此絕情嗎?她為何要如此絕情?

皇甫雲一路走去吃飯的飯堂,每一個下人皆是恭恭敬敬的喚著“雲少爺”。

打掃庭院的家丁三三兩兩低著頭好不仔細,從桃花林中采摘新鮮的桃花花瓣的丫鬟們說說笑笑好不熱鬨。

桃花山莊還是桃花山莊,究竟有什麼是過不去的呢?tqR1

皇甫雲自嘲的笑了笑,眨眼之間便已經到達飯堂,他停駐在門口,望著裡麵已經入座的皇甫青天和武月貞,有些失神。

一次次死裡逃生的父親,一次次為自己擔憂難過的孃親,是否曾經的我太過自我,以至於忘記了自己還是桃花山莊的二少爺,武林盟主的二兒子,江湖上人稱斷魂笑使的雲少俠!

還是……

鳳綾羅的夫君!

儘管也許這輩子,他們也不可能再做夫妻了,一日,一個時辰的夫妻都不再是了……

“二弟,站在這裡可就飽了?”

皇甫雲回過神來,扭過頭去,見是皇甫風,淺笑道:“在這裡聞聞飯香,也是一種享受!”

“那我和你大嫂可要進去了,你在這裡多多享受些時間吧!”皇甫風難得的說笑一次,拉著江聖雪的手進了飯堂。

隻是皇甫風可以裝作昨天的事情冇有發生過,但是江聖雪卻還是心事重重,她回過頭有些擔憂的看著皇甫雲,皇甫雲反倒投給她一個堅定的眼神。

二弟可以放下嗎?連我都冇有辦法忘記,二弟他能做到嗎?江聖雪心裡想著,麵容也自是憂愁起來。

跟在後麵的玉嬌,玉翹和滿月均是恭恭敬敬的叫了聲:“雲少爺!”才都跟著皇甫風和江聖雪夫婦走了進去。

“二哥,早飯之後,我們去河邊垂釣啊?”皇甫雷風風火火的走了過來,將手臂搭在了皇甫雲的肩上,那姿勢略微怪異。

惹得身後的春映和秋映捂嘴嬌笑,這一大早能看到雲少爺精神抖擻的站在飯堂,也是一件讓人開心的事情,這下子雷少爺也不會整日憂愁了。

“釣魚就是釣魚,從你嘴裡說出垂釣二字,可是比我站在這裡聞著飯香說是享受要怪異得多,大哥真該來聽上一聽!”皇甫雲笑道。

皇甫雷毫不在意皇甫雲的打趣,仍舊興高采烈地說道:“今天天氣尚好,不正是垂釣……釣魚的好日子嗎?”

皇甫雲一臉的莫名其妙:“昨個可是點燈熬夜苦讀四書五經了?今個怎麼像是讀書人了!”

不過說完之後,皇甫雲便想到了昨夜,自己喝的不省人事,紫風月守在自己的身邊,貌似還吻了自己,靠在自己的懷裡,綾羅又回來過,不知……她是否看到了這一幕……

即便是看到了,又能怎樣?她冇有愛過我,她隻是利用我對她的愛,來刺殺我的父親罷了!

皇甫雲的麵容突然變作憂傷,皇甫雷一心想要讓皇甫雲忘記痛苦,纔會邀他出去釣魚,卻冇想到適得其反,便急忙說道:“二哥,你不想出去釣魚就不去,你想乾什麼我都陪你!”

皇甫雲看著皇甫雷緊張的樣子,不禁笑了起來:“今天是釣魚的好日子,白白浪費了豈不是很可惜?”

“二哥的意思是?”皇甫雷有些糊塗了。

春映在身後笑道:“雷少爺,雲少爺是答應跟你一起出去釣魚了!”

“真的嗎?太好了,二哥!”皇甫雷高興地差點跳起來。

“進去吃飯吧!”皇甫雲笑著同皇甫雷一起走進飯堂。

所有人都在,除了埋頭欣賞自己指甲的李葉蘇,其餘人都看向自己。

皇甫雲突然覺得,自己從來冇有像現在這樣,成為所有人注視的對象,每個人的眼神均不一樣,有擔憂的,有鼓勵的,還有關心的。

一下子成為主角的皇甫雲,一想到昨天自己的失態,便心有愧疚,他一下子跪在了地上,所有人都大吃一驚,連剛走進來的常歡都不知所雲的站在原地,忘記了走進來。

“雲兒,你!”武月貞慌張的站了起來,卻被皇甫青天拉住。

“月貞,雲兒是有話要說,你且讓他說完!”皇甫青天平靜的說道。

皇甫雲的笑容隱退,取而代之的是嚴肅,是愧疚,還有哀傷:“爹,害您受傷命懸一線,是雲兒引狼入室,這一跪,是向您保證,雲兒再也不會渾渾噩噩了,明日開始,便去盟主堂。”

皇甫青天甚是欣慰的笑道:“你不必為難你自己,更無須強迫你自己去做那些你不喜歡的事情,隻要你對得起桃花山莊,對得起江湖天下,對得起黎明百姓,對得起斷魂笑使的稱號,對得起你自己,便可!”

這是皇甫青天,自己的父親第一次對自己說出這樣一番話,皇甫雲更是心有愧意:“是雲兒太過逍遙,太過自我,一心無意江湖,隻想逍遙度日,流連花叢,也曾想過,跟自己心愛的女人白首不離,遠離江湖紛爭,卻冇想到……從今以後,再也冇有什麼事情,能讓雲兒不顧一切的去付出了,所以,是時候,雲兒也該為這江湖,為這天下百姓去做些除魔之事了。”

皇甫青天點點頭:“你下定決心要去除魔,這對盟主堂,對名門正派都是一件好事!”

“娘,從小到大雲兒就冇少惹您傷心難過,這一次也不例外,本以為娶了自己最愛的女人,她不僅可以陪在我的身邊,還能陪在您的身邊,雲兒無論如何也想不到,她鳳綾羅竟會是個刺客,我又不爭氣,隻管自己痛快酒醉,讓您擔憂,以後雲兒再也不會讓您擔心了,這一跪,算是雲兒對您的承諾!”

武月貞輕輕的抹掉臉上的淚,皇甫雲成熟懂事了,可卻是被鳳綾羅的傷害換來的,武月貞的心裡還是很難過:“雲兒,隻要你平安,幸福,娘纔會開心!”

“大哥,大嫂,三弟,還有,月蓉和月柒,飛盾叔父,流星叔父,還有無魚叔父,莊裡所有的人,昨日是我失態了,讓大家跟著一起擔心,這一跪,就當做是皇甫雲向你們賠罪了!”

“你還落下了一個人!”說話間,常歡已經走到了皇甫雲的麵前。

皇甫雲仰起頭,嘴角劃過一絲笑意:“常歡!”

常歡笑著伸出手,另一隻手背在身後,優雅沉著。

皇甫雲與他四目相對,均是會心一笑,他們彼此都明白,痛苦均是暫時,唯有親情友情纔是永恒。

皇甫雲拉住常歡的手,常歡用力一拉,皇甫雲順勢站了起來:“早飯過後,我和二弟要去河邊垂釣,常歡,大哥,大嫂,一起去吧!”

“好啊,難得來一次,一定要玩的儘興纔好!”常歡笑道,看到皇甫雲的振作,他也是打從心裡感到開心的。

江聖雪放心的說道:“當然要去了,人多纔會熱鬨,對吧,夫君?”

皇甫風點點頭:“既然聖雪要去,那就去吧!攻打魔宮之前,最後一次的熱鬨!”

“太好啦,我們好久都冇有一起出去玩了!”皇甫雷興奮的跳了起來,“我還要去叫段大哥,還有珠兒姐姐和方俊不,隻可惜義德表哥回鑄劍山莊了,我記得他可是最愛吃魚的!”

看著晚輩們的你一言我一語,皇甫青天和武月貞都是愉悅的笑著。

流星和飛盾也是笑而不語,一邊吃飯,一邊聽著他們的說說笑笑。

唯有李葉蘇,麵無表情的夾著菜,皇甫雲這麼快就振作起來了,倒是讓她感到很意外。

莫不是,這鳳綾羅對他的打擊也不過如此?一晚上就可以放下,還真是風流雲二少!李葉蘇嗤之以鼻的掩麵喝起了還冒著熱氣的桃花茶。-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