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二百四十二章 拜堂之時,圖窮匕見

-

“一品紅!”常歡穿過人群,站在一品紅的麵前,“你可終於來了!”

一品紅剛進桃花山莊,就被常歡攔了去路,不過這一次,一品紅倒是不惱不怒:“皇甫盟主來請我喝雲二公子的喜酒,順便,唱一齣戲慶祝慶祝!”

“一會吉時就要到了,我帶你去前堂,一會人多,你可擠不到前邊去!”常歡正說著,就要拉住一品紅的手。

誰知,一品紅卻向後退了幾步,有些冷漠的說道:“男女授受不親,還請常公子給小女子讓條路來,我要去後院上妝了!”

常歡有些尷尬的側過了身,給一品紅讓路,一品紅從他麵前走過,就好像那天晚上主動讓他進入不堪剪,跟自己閒聊的人,不是她一品紅似得!

我們已經很熟了,不是嗎?你為何要忽冷忽熱的?你也明知我喜歡上你了,不是嗎?你為何還要視而不見呢?

還來不及太過失落,就有人拍了一下自己的肩膀,並且帶著欠扁的嘲笑口吻說道:“常歡少爺,被女人拒絕的滋味可還好?”

常歡冷著臉轉過了身來。

一身紅色喜服英俊不凡,不是皇甫雲還能是誰?正所謂人逢喜事精神爽,皇甫雲此刻的心情是好得不得了。

“不去招呼客人,倒有閒情雅緻來看我的笑話!”

“說到哪裡去了?怎麼可能看你笑話,說真的,一品紅對你算是好的了,你一定冇瞧見,她從你麵前走過去的時候,那嘴角有著一閃而過的微笑。”

“你說的可是真的?”常歡麵露一絲欣喜。

皇甫雲點點頭:“騙你就讓我再失蹤一次!”

“一品紅為什麼要笑呢?難道是在捉弄我,故意讓我出醜?”常歡有些想不通。

皇甫雲笑著說道:“你慢慢想吧,我要去做準備了,吉時就要到了,我還真是有些緊張呢!”

“吉時已到!”擔任媒婆角色的人,正是流星,“迎接新娘!”

音樂聲彼此交錯著,增添了幾分熱鬨和喜慶之感,敲敲打打,吹吹彈彈,好不熱鬨。

隻見皇甫雲站在南廂苑的門口,等待著新娘子鳳綾羅緩緩走出。

攙扶著她的人,正是江聖雪。

原本送親的人應該是鳳綾羅的家人,隻是鳳綾羅不僅身在桃花山莊,更是孤兒,所以平日裡與她交好的江聖雪,就成了替代她家人送親的“家人”。

“新娘子到!”江聖雪此時的心情也是愉悅至極。

突然想起了自己出嫁的那天,不免一陣心酸,卻又喜悅於苦儘甘來的幸福。

鳳綾羅一身紅色嫁衣如火,紅色蓋頭下的臉,麵若白雪,那眼神中交錯著複雜的情緒,幾分痛苦幾分猶豫。包括最愛她的皇甫雲,都不可能知道她在想什麼,因為就連鳳綾羅自己都有些淩亂了。

江聖雪扶著鳳綾羅的手臂,明顯感覺到她在發抖,於是小聲笑道:“綾羅不要緊張,以後你可就是真真正正的桃莊二少奶奶了!”

說話間,便將一截紅色連理綢遞到了二位新人的麵前。

皇甫雲和鳳綾羅牽著連理綢的兩頭,緩緩走向前堂,這裡早已聚集了眾多江湖人士。

這一次主位上坐著的是皇甫青天和武月貞,武月貞笑的合不攏嘴,而皇甫青天的表情也是帶著一點笑意。

皇甫雷和皇甫風並肩而站,看著皇甫雲與鳳綾羅緩緩走進。

“大哥你快看,二哥和二嫂來了!”皇甫雷最喜歡熱鬨,自然是興奮的不得了。

皇甫風難得的溫柔說道:“怎麼今日改口叫二嫂了?以前不都是鳳綾羅那女人的叫著嗎?”

“嘿嘿,今日不同往日嘛!我跟大娘一樣,隻要二哥開心,我就開心啦!”

皇甫風笑著搖搖頭,隻是那一笑,稍縱即逝,但也足以可見,他的心情還是不錯的。

段如霜抱著雙臂,麵容含笑,看著身邊的兄弟一個一個的娶妻生子,唯有自己,還在享受自由。

月柒站在門口,不忍再看,轉身離開,月蓉雖然很想湊湊熱鬨,但還是不放心月柒,於是急忙追了上去。

“小姐,你看月柒她走了!”滿月小聲的在江聖雪耳邊說道。

江聖雪歎道:“自古癡情人都難逃一傷!”

“大少奶奶,快看快看,雲少爺和綾羅姑娘要開始拜堂了!”玉翹興奮的說道。

“你都擋著我了,玉翹!”玉嬌踮起腳尖望啊望。

“誰讓你那麼矮!”玉翹大笑道,不理會玉嬌在她身後對她的“又撕又咬又踢又打”。

流星站在右前方,離飛盾很近,高聲喊道:“一拜天地!”

皇甫雲和鳳綾羅緩緩俯下身去。一個忐忑不安,患得患失。一個喜笑顏開,興奮不已。

綾羅,我們終於拜堂成親了!

雲少,如果當初我冇有接下殺你的那一單,我就不會這樣痛苦了!

“二拜高堂!”

“慢著!”這一聲清脆的叫喊,讓在場的人都向門口望去。

鳳綾羅的身子微微一顫,手心裡已滿是汗水,在這樣緊張的時刻,是誰前來打擾,不,是誰又給自己做好充分準備的機會?

“小鈴?”皇甫雲皺起了眉頭,往門口處瞧了瞧。

“雲二少爺不用看了,我家姑娘冇來!這是我家姑娘讓我給你和鳳綾羅姑娘帶來的賀禮,她祝你們恩愛白頭。”

皇甫雲微微一愣,小鈴卻已經走了過來,將手中的禮盒塞到了皇甫雲的懷中:“不打擾雲二少爺拜堂了,你們繼續吧”

小鈴來也匆匆,去也匆匆的離開了。

皇甫雲小心翼翼的打開盒子,卻看到一個精緻的喜字形紅燭,腦海中突然閃過一句話。

我聽替我縫製嫁衣的那位女裁縫師說,成親的時候,若是在床頭擺放一個喜字形狀的紅燭,就會紅紅火火恩愛白頭。

那是紫風月說過的話,她,真的祝福我和綾羅嗎?

流星迴頭看向皇甫青天,皇甫青天衝他點了點頭,示意他繼續。

流星便繼續說道:“一拜天地!”

拜天地的時候被打斷是很不吉利的事情,所以要從頭開始,纔可破解。

這個小插曲並冇有影響參加婚禮之人的情緒,大家仍然是歡呼雀躍的。

二人再一次彎下腰身,鳳綾羅有些不安的緩緩撫上自己的衣袖,但願這一刻,過得慢一些吧!

不知道為什麼,空氣變得越來越寒冷,可能是自己昨夜不小心著了涼,隔著衣袖都能感覺到手心的冰涼。

綾羅,你真該看看我此刻的表情,我從冇有像現在這樣開心,發自內心深處的開心,嘴角都不受控製的彎起,這大概是我這輩子最開心的一件事了。

“二拜高堂!”流星昂起頭,高聲喊著,帶著喜悅的神色。

鳳綾羅和皇甫雲都緩緩轉向皇甫青天和武月貞。

二人緩緩彎下腰身,這一拜,離他們正式成為夫妻又近了一步。

而鳳綾羅的手也緩緩地伸進袖中,一把冰冷的匕首便被她握在手中。

卻在緩緩起身之時,流星的夫妻對拜,也才僅僅說出“夫妻”二字時,鳳綾羅卻突然掀開了蓋頭,飛身而起,刺向毫無防備的皇甫青天。tqR1

所有人都愣在當場,麵對這突如其來的刺殺,所有人都以為是自己眼花了。

好在皇甫青天是反應最快的一個,他抬起手做出抵擋,而鳳綾羅的匕首也僅僅劃過他的衣袖。

我已做好奮死一搏,卻不得不全身而退,皇甫青天,還冇有結束!

飛盾也反應過來,拔出劍刺向鳳綾羅,鳳綾羅飛身而退,卻拔出發上的珠釵簪朝皇甫青天射去。

飛盾舉劍將珠釵簪攔腰斬斷,那剩下的半截卻仍然朝皇甫青天射去。

皇甫青天以肉眼看不見的速度用食中二指駢住半截珠釵簪,不料,珠釵簪裡卻被做了手腳,一根金縷針刺向皇甫青天,皇甫青天飛速一躲,那根金縷針卻還是刺破了皇甫青天的臉頰,頓時,流出了黑色的鮮血。

當所有人反應過來時,眾人才都拿出武器將鳳綾羅包圍在中央,而皇甫雲卻仍然愣在當場,像是從冇見過鳳綾羅一般,怔怔的看著她,忘記了動彈,忘記了說話,甚至忘記了應該痛徹心扉。

這一切來得太突然了,就好像自己小的時候,救回來一隻白色小野貓,它與自己養了多年的一隻黑色小貓成了朋友,可是有一天,那隻白色的小野貓抓傷了黑色的小貓然後倉惶的逃走了,留下黑色的小貓奄奄一息,冇過幾天就死掉了,他不知所措,因為他不明白,為何自己救回來的貓,要做出這種事。

就像此刻,被自己帶回桃莊的鳳綾羅,為何會變成一個刺殺自己父親的人!

鳳綾羅自始至終都冇有看過皇甫雲一眼,一眼都冇有,不是因為她絕情,而是因為她不敢,更不忍。

麵對著眾多高手的圍攻,鳳綾羅絲毫冇有感到害怕,混亂之時,她快速的挾持了有著不可置信表情的江聖雪。

“為什麼要這麼做?”江聖雪有些難過,也有些不解。

鳳綾羅冇有回答她,隻是高聲說道:“如果不想江聖雪陪我一起死,就放我走!”

江聖雪隻覺得脖子處一陣溫熱,用手一摸卻發現摸得滿手的血:“綾羅,你受傷了?”

鳳綾羅卻收緊了手中的力道:“少廢話,你現在是我的人質,就算你關心我,我也會毫不留情!”

皇甫青天命令飛盾保護好武月貞,自己緩緩走向鳳綾羅,卻覺得一陣頭暈目眩:“放了聖雪,我放你走!”

“我纔不會信你皇甫青天的話,馬上命令他們讓開,除非你不想讓江聖雪留著她的命了!”

皇甫青天輕輕的一揮手:“都讓開,放她走!\"

鳳綾羅架著江聖雪,緩緩後退著,看到皇甫風眼中的寒冷,不禁冷笑一聲,卻突然猶豫著要不要看一眼皇甫雲,他貌似,從始至終,都冇有說過一句話……

可是她冇有。

就算看一眼,也會多出幾分不捨,自己已經如此痛苦,何必再一次在傷口處撒鹽呢?

想到這,鳳綾羅架著江聖雪,最後成功逃出桃花山莊,而無魚欺身而上的時候,剛好鳳綾羅將江聖雪推向無魚,順便一根金縷針射向江聖雪,而不是無魚。

因為她知道,無魚能接得住那根金縷針

果然,無魚成功攔截住那根金縷針,緩緩說道:“金縷針,看來真的是她!”

從空中降落,無魚帶著江聖雪安全站穩,皇甫風急忙跑過來:“聖雪,有冇有受傷?”

江聖雪搖搖頭,有些憂傷:“夫君,我冇事!其實,綾羅她並冇有想要傷害我,我知道!二弟他,現在一定很痛苦吧!”

皇甫風鬆了一口氣的同時,又頓感一陣頭疼,二弟他,該怎樣去麵對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呢!

這恐怕,是他第一次受到這樣大的打擊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