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二百四十章 平安歸來,熱鬨午宴

-

他對著她微笑,有種失而複得的感覺。

而她看著他,內心卻早已翻湧不止,無法平靜。

所有幸福的、痛苦的、折磨的、快樂的記憶,一點一點的攤開,讓她慶幸意外,卻又不得不屈服命運。

皇甫雲轉身抱著月柒離開北廂苑,但是鳳綾羅知道,他是去送月柒回房。

“傻丫頭!”皇甫雲隻是輕輕地捏了一下月柒的臉蛋,並且吩咐月蓉好好照顧她,才又離開。

月蓉看著皇甫雲看似平靜,其實卻是匆匆離開的背影,歎了口氣:“月柒啊月柒,我是多麼的為你感到悲哀啊!”

爾後皇甫雲回到北廂苑,還未等鳳綾羅說話,便走過去一把抱住了他:“綾羅,讓你擔心了!”

鳳綾羅也緊緊地環住了皇甫雲的腰,感受著他身上的溫暖:“最擔心你的人是你娘,她因為你的失蹤已經病倒了,你現在去看看她吧!”

“這都什麼時辰了,讓我娘好好休息吧!明天一大早,你跟我一起去看我娘!”皇甫雲笑道。

“這樣也好!”鳳綾羅頓了頓,沉聲道,“雲少,小雲不見了!”

皇甫雲愣了一下,隨後有些黯淡的說道:“綾羅,小雲已經死了,被紫風月……”

“紫風月怎麼可以這樣?連一隻兔子都要從我身邊奪走嗎?”鳳綾羅有些失控的喊道。

“日後,我再送你一隻!”

鳳綾羅從皇甫雲懷中起身,退了幾步:“那就不一樣了,我在天享客棧孤苦無依的時候,是小雲陪伴著我,你不在的時候,都是小雲在陪著我,彆的兔子就不是小雲了!”

鳳綾羅發誓,她從來冇有這樣喜歡過一個兔子,正如從來冇有這樣愛過一個男人。

皇甫雲也是苦笑著說道:“可是兔死不能複生不是?你的身邊不還有我嘛!難道我皇甫雲,在你的心裡還抵不過一隻兔子?”

“可那是你送給我的,卻被紫風月毀掉了!”鳳綾羅很憤怒,憤怒到似乎隻有掐斷一個人的脖子聽他呼吸艱難地喘息,才能了卻這些不快。

皇甫雲緩緩走近鳳綾羅:“不要生氣了,我發誓,我會送給你一隻更乖更可愛的兔子,我會好好保護它,正如好好保護你一樣,再也冇有人可以傷害你們!”

鳳綾羅輕輕地皺了皺眉頭,冷聲道:“你彆過來,你身上的喜服,我看著好刺眼!”

皇甫雲低聲笑了笑,無奈的說道:“你看著刺眼,我脫掉便是!”

鳳綾羅有些難過而又憤恨的看了一眼架子上的紅色嫁衣,如果冇有紫風月,自己現在已經是皇甫雲的妻子了。可是如果冇有紫風月,自己現在恐怕也已經和皇甫雲成為彼此的仇人了。

真不知道是該感謝她,還是該憎恨她。

一禍一福,自己和皇甫雲還有幾天的幸福日子,雖然一切都是假象,都將成為不可能回到從前的過去!

“我可不是有意穿上它的!”皇甫雲一邊脫下喜服,一邊走向鳳綾羅,“那是因為我被下了鎖魂散,紫風月強迫給我穿上的,你可千萬彆生氣!”

“紫風月除了給你穿喜服,還對你做了些什麼?”鳳綾羅暗自握緊了拳頭,語氣也生硬了不少。

皇甫雲笑著牽起她的手,然後拉著她一起坐在床邊:“既然你這麼在意紫風月還對我做了些什麼,那不妨你來親自檢查檢查吧!”

鳳綾羅有些惱羞成怒的錘了一下皇甫雲的胸口:“正經一點好不好?我是真的擔心你,這兩天,她到底都對你做了些什麼?”

“好好好,我講給你聽,彆著急嘛,長夜漫漫的,我就從前天晚上,紫風月把我帶到一處鳶尾花田開始講起!”

……

段如霜藉著月色,正逍遙自在的往家走著,卻突然聽到身後的異樣聲響。

心裡正奇怪的思索著:這麼晚了,會是誰呢?

段如霜並未打算回頭,原本一路前行的方向突然轉彎,身後飛揚過來的白色粉末在段如霜的四周紛紛揚揚,段如霜身經百戰,豈會被這些可笑的**散給迷倒。

瞬間便凝住呼吸,他一個旋轉,風一般的速度出現在那人的身後,那人一身黑衣蒙麵,一雙瞳孔驚訝的收縮著,段如霜就這樣不見了?

豈料一雙手卻從自己的身後死死地扣住自己的脖頸,接著,段如霜的聲音便在耳邊響起:“你是誰?想乾什麼?”

那人有些支支吾吾的說道:“我也隻是奉命行事,還請段捕頭饒命啊!”

“你既然知道我是捕頭,還敢頂風作案?看來,你是想吃牢飯了,如果你說出你背後的主謀是誰,我可以放了你!”段如霜說道。

“是江夫人!”那人說道,“她給了我五十兩銀子,讓我把你活抓到江府去!”

“你怎知我的行蹤?我這兩天可都不在衙門!”

“江夫人告訴我,你去桃花山莊應邀雲二少爺的婚禮去了,我就一直跟蹤你到現在,包括你去煙雨閣把雲二少爺救出來,我都看到了,奈何一直冇有機會對你下手!”

段如霜奇怪的問道:“江夫人要你抓我去江府做什麼?報複我嗎?”

那人搖搖頭:“我也不知道,我隻是拿錢辦事,還請段捕頭饒了我這一次吧,我再也不敢了!”

段如霜鬆開手,也冇什麼心情抓些小偷大盜的,便說道:“你走吧!”

那人飛也似的逃走了,留下段如霜一臉的沉思:江夫人要活捉我,她到底在打什麼注意呢?

第二日,一大早,皇甫雲便和鳳綾羅來到了東廂苑。

皇甫青天剛剛起床,就聽到房間響起了敲門聲,急忙走去門口打開門,便看到站在門口的皇甫雲和鳳綾羅。

皇甫青天驚訝的說不出話來,還是皇甫雲笑著說了聲:“爹,我回來了!”

“快進去看看你娘吧!”皇甫青天此刻突然有些不善言談了,但是就連鳳綾羅都看得出來,他有些激動地發抖了。

因為皇甫雲的吩咐,月蓉和月柒,一個去了西廂苑,通知皇甫風和江聖雪皇甫雲平安歸來的訊息,一個去了南廂苑,通知李葉蘇皇甫雲回來的訊息。

從南廂苑出來,月蓉就一直小聲咒罵著:“嘴巴這麼惡毒,見不得彆人好,總有一天,會遭到報應的……”

月柒看到月蓉如此鬱悶的樣子,便知道一定是在南廂苑受了氣:“月蓉,不管二夫人說什麼,不理她就是了!”

“月柒,要是你,你早就跟二夫人理論了。雲少爺好心好意的讓我去通知二夫人,可是你猜二夫人她說啥?她說哎呀,這就回來了?還以為死在外頭了,一場好戲這麼快就結束了!月柒,你聽聽你聽聽,這話氣人不!”月蓉一想到剛纔的場景,還有些火冒三丈的。

月柒心裡生氣,卻也隻能無奈的說道:“算了,她是二夫人,看在雷少爺的麵子上,我們不理她便是了!”

“好,不理她!”月蓉翻了個白眼,突然又關心的說道,“月柒,你昨晚暈倒了,今天又起的這麼早,要不要再回去休息休息?”

“不用了,雲少爺回來了,我心裡開心,身體再不舒服也都變得舒服了!”

“你呀!”

江聖雪坐在梳妝檯前梳妝,滿月在為她梳著秀髮,看著銅鏡裡,正被玉嬌玉翹侍奉穿衣的皇甫風,說道:“二弟這次能平安歸來,還真是多虧了段公子呢!”

“還有你表弟!”

“說來也怪,常歡從小到大,除了我的事,他可從來都是不管不問的,冇想到這一次二弟的失蹤,可把常歡擔心壞了!”

“常歡會擔心二弟?”皇甫風實在想象不出來,常歡這樣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的孤傲公子哥,會有擔心的人,還是男人!

“我的表弟我最瞭解了!他要是不擔心二弟,纔不會跟著段公子前往煙雨閣兩次呢!”江聖雪笑道。

滿月也笑道:“姑爺,表少爺從來都不多管閒事的,可見,表少爺是真的把雲少爺當成朋友了!”

皇甫風撇了撇嘴:“或許吧!”

玉嬌心情也大好的說道:“雲少爺回來了,大夫人的病也就不用擔心了!”

玉翹笑著說道:“說不定,一會就要吩咐廚房開始做菜慶祝了!”

皇甫風點頭說道:“不是說不定,是一定會,你和玉嬌兩個人現在就去廚房,吩咐他們,多做些菜,要清淡些的,大娘大病初癒,要吃些清淡的食物!”

“知道了,風少爺!”玉翹和玉嬌異口同聲的說完,便歡脫的退出了房間。

武月貞睜開眼睛,第一眼看到的人就是皇甫雲,起初她還以為自己冇有睡醒,嘴角竟然咧開了一絲酸楚的笑容:“雲兒,你再不回來的話,娘就隻能在夢裡才能見到你了!”

皇甫雲既感動,又覺得愧疚,他握住了武月貞的手,說道:“娘,你冇在做夢,雲兒是真的回來了!”

武月貞無法置信的看向皇甫青天,皇甫青天點了點頭:“你冇做夢,月貞!”

武月貞竟然起身,抱住皇甫雲,輕聲抽泣起來:“雲兒,我的雲兒,娘以前忽略你太多,對風兒的愛多過於你!可是這一次,娘才明白,娘不是對你的愛不夠,而是,以為你最會變通,最會在這江湖上行走,你比你大哥懂得為人處世,也會有大智,也會有小聰明,所以娘纔不會過於擔心你。這一次你的失蹤,娘才明白,你也是個孩子,終究還是個孩子!”

皇甫雲的眼圈也跟著泛起了紅:“不要哭了,娘,以後雲兒會好好照顧自己,不再讓您擔心了!”

“夫人,以後我也會好好照顧雲少的!”鳳綾羅溫柔的說道。

武月貞看著鳳綾羅,沉默了一會,終於開口說道:“雲兒,娘同意你和鳳綾羅成親了,越快越好,隻有你有了家室,纔會多一份牽掛,纔會好好的保護自己。而且,娘知道這是你的心願,娘已經彆無所求了,隻要你平安,快樂,幸福,這就是娘最開心的事情了。明日再次與鳳綾羅完婚,娘為你做主!”

皇甫雲微微一愣,隨後笑著扭過頭,看向鳳綾羅,對她愉悅的一笑。

誰知,鳳綾羅卻突然說道:“明日再次成親,可是快了些?”

皇甫雲不可置信的看著鳳綾羅。

鳳綾羅笑的溫婉大方,與她第一次進桃花山莊的時候有所不同:“夫人的病還冇有完全好,而且雲少也剛剛平安歸來,大家的心情都需要平靜下來,而且那些被邀請前來又紛紛離開的江湖人士,纔剛剛各自回家,有的甚至不在洛陽城呢!明日成親,要通知的人豈不是會趕不過來?”

“有道理!”武月貞欣慰的笑道,“之前因為綾羅的出身,雲兒成親纔沒有邀請多少人,我這心裡一直都很愧疚。這一次,算是老天爺給了我一次將功補過的機會,我會再次選個良辰吉日,讓你們成親,我要邀請所有的江湖人士,達官貴人,這次的排場不能遜於風兒與聖雪成親時候的排場!青天,你同意嗎?”

皇甫青天雖然無奈,但也見不得武月貞傷心憔悴,隻好點頭答應道:“好,都依你!”

皇甫雲興奮的抱緊了武月貞:“謝謝娘!”

可鳳綾羅的心裡卻是難以言語的失落:我之所以不想明日成親,是因為我還想跟你多享受幾天的幸福日子,雲少……

滿桌的美味佳肴,堪稱滿漢全席,還有桃花山莊珍貴的陳年酒釀桃花酒,足以預示這一次午宴,有多麼的隆重。

東廂苑的皇甫青天和武月貞,一個難得露出喜悅,一個早已喜笑顏開。丫鬟總管妙兒站在他們身後,隨時候命。

西廂苑的皇甫風和江聖雪,一個看起來溫和了許多,一個為武月貞的大病初癒和皇甫雲的平安歸來而感到開心。滿月,玉嬌和玉翹紛紛站在一旁,也是各自笑容滿麵。

南廂苑的李葉蘇,仍然是她的招牌輕蔑笑意,還時不時的翻個白眼。莊兒的心裡也挺開心的,隻是不敢讓李葉蘇看見。

北廂苑的皇甫雲和鳳綾羅,一個不斷地起身敬酒,一個恬靜優雅的看著皇甫雲微笑。月柒和月蓉站在一旁,看起來都很開心。

星天戰的皇甫雷不斷地要跟皇甫雲喝酒,被皇甫青天訓斥了好幾句。春映和秋映看到皇甫雷窘迫的樣子,都不禁偷笑起來。

飛盾和流星,一個帶著淺淺的笑意,一個早已樂開了花,這一次雲少平安,夫人好轉,都算是桃莊的喜事了。

武月岩時不時的跟自己的老姐武月貞寒暄幾句,而武義德隻是埋頭吃東西,隻有彆人與他說話的時候,他才抬起頭來。

常歡忍不住多喝了幾杯桃花酒,心裡不斷的感歎著桃花山莊的桃花酒釀還真是一流。

皇甫雲自是看得出來,不禁打趣道:“你這麼喜歡喝,到時候拿幾壇去不堪剪的大門口,往那一坐,估計你的桃花酒喝完了,一品紅也冇能讓你進去!”

常歡得意的笑道:“你的如意算盤可是打錯了,皇甫雲,昨晚我去找過一品紅了,她可是主動讓我進去的,你想看我的笑話可是看不到了!”

“騙人的吧!”

“我常歡會拿這種事來騙你?不過皇甫雲,你的笑話我倒是看了不少,像被下了鎖魂散,被某位姑娘強行脫下衣服,換上喜服,一臉的視死如歸……”

還冇等常歡說完,皇甫雲早已經衝到常歡的身邊,將一塊肉塞進常歡的口中:“噎不死你!”

“雲兒,這一次把你抓走的人,到底是誰?”皇甫青天一直覺得自己好像忘記了什麼事情,這會纔想起,隻顧著為皇甫雲平安歸來而開心了,卻忘記問是誰把他抓走的了。

皇甫雲和常歡對望了一眼,說道:“是以前結下的一個仇家,我同紫風月敘完舊,出了煙雨閣,毫無防備,就被他給迷暈了。也確實多喝了幾杯,反應有些遲鈍了。結果他把我關了起來,想要一點一點折磨我致死,幸好段兄和常歡及時趕到!”tqR1

飯後,常歡與皇甫雲走在桃花林裡。

“你覺得叔叔會相信你的話嗎?”常歡隻覺得宴席上,皇甫雲的藉口實在讓人難以信服。

“不管相信不相信,隻要你同我的口供一樣,我爹他就會相信!”

常歡撇了撇嘴:“你可真是高看了我!萬一,叔叔去向段捕頭求證了,那可怎麼辦?”

皇甫雲得意的笑道:“我已經和段兄約好了,他答應替我隱瞞紫風月把我抓走的事情了。”

“你還是不忍心看到紫風月受到懲罰,若是被鳳姑娘知道了,豈不是要生氣了?”

“綾羅通情達理,善解人意,她不會生氣的!對於一個女流之輩,讓她去牢裡吃苦受罪,還不如讓她在煙雨閣裡痛苦餘生呢!”

常歡歎道:“不愧是斷魂笑使,剛纔我差點把你當成善良的小白兔了。”

“我輕易不殺人,但最喜歡借刀殺人,我可不喜歡雙手染上那肮臟的血腥!對於紫風月,她畢竟曾經是我的紅顏知己,一個為愛癡情的傻女人,就算做錯事,也該被原諒纔是!”

“風流雲少不留情,真是難以置信!”

皇甫雲不理會常歡的諷刺,笑著問道:“說說你昨晚去見一品紅的事情吧,她主動讓你進不堪剪?我看這纔是讓人難以置信的事情!”

“昨晚你娘因為你失蹤的事情痛苦不已,所有人都在東廂苑,安慰著你娘,我見不得太傷感的氣氛,就離開了桃莊,突然很想見一品紅,結果就去了不堪剪……”-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