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二百三十四章 衝破藥性,理清線索

-

“哈哈!”看著皇甫雲吐得眼淚直流,紫風月不禁大笑起來,痛快,還有得意。

今日大喜之日,擅長易容的驚鴻很容易就混進桃花山莊去,把皇甫雲送給鳳綾羅的兔子偷走也是再容易不過的事了。

皇甫雲此刻的麵容毫無血色,他憤恨的看著紫風月:“你怎麼可以這麼狠心?你連一隻兔子都不放過嗎?”

“連雲少你都被我囚禁在此了,更何況還是一隻兔子。你和鳳綾羅的東西,我都要毀掉!它也得到了它應有的價值,聽說兔子的肉很補身子呢,雲少,讓風月再餵你吃些?”紫風月眉眼含笑,帶著幾分戲謔。

皇甫雲氣的眼眶欲裂,他赤紅著雙眼,憎恨而又無奈:“紫風月,這是你逼我的!”

就見皇甫雲的臉突然變得猩紅起來,而他看向紫風月的雙眼,也閃爍著凶殘的冷光,這讓紫風月有那麼一瞬間的恐懼。

就在下一瞬間,皇甫雲手腕間的鐵鎖鏈突然碎成數截,紛紛崩裂四濺。

而他解除了束縛的右手也死死地捏住了紫風月的脖子,紫風月的雙腳拖離地麵,掙紮之間,雙手死死的握住了皇甫雲的手。

斷魂笑使皇甫雲,可並非浪得虛名,竟然可以衝破這鎖魂散的藥性,而使內力爆發,震碎鐵鎖。

“雲……少!”紫風月艱難的張啟雙唇,臉也越發的蒼白起來,還帶著血氣上湧的猩紅。

可是皇甫雲的雙眼已經變得嗜血,也逐漸收緊了手中的力道。

此時他有些失控,像是一個真正的地獄修羅,一點一點的結束彆人的呼吸。

紫風月的雙眼不斷地湧出流淚,看著皇甫雲的雙眼也有些絕望。

驚鴻站在一邊驚呆住了,似乎還無法相信眼前的畫麵。但是紫風月的呼吸已經越來越艱難了,他有些慌張的四處檢視,可惜自己的這間密室裡,除了戲服和珠寶,什麼武器都冇有。

不過已經不容他去多想了,驚鴻隨手拿起旁邊的木椅,衝著皇甫雲的後背砸了上去。

隻聽“砰”的一聲,木椅四分五裂,然而皇甫雲卻是毫髮無損,他空出來的左手隨意一揮,便一掌將驚鴻打出十步之遠,撞倒了一排擺放著珍貴字畫的櫃子。

“為什麼要阻止我和綾羅成親?為什麼要找殺手去刺殺綾羅?為什麼連我送給綾羅的小雲也要殺掉?”皇甫雲的聲音越來越冷,越來越憤怒。

突然,皇甫雲麵色猩紅,他無力的鬆開了紫風月,搖搖欲墜的踉蹌數步,吐出一口鮮血,暈倒在地上,那表情還帶著不甘和憎恨。

紫風月癱坐在地麵上,劇烈的咳嗽起來,好不容易舒緩了呼吸,便急忙跑去皇甫雲的身邊:“雲少,你怎麼了?”

驚鴻從地上艱難的站了起來:“他強行使用內力,看來此次是受了很嚴重的內傷!”

“那怎麼辦?”紫風月有些慌張的問道。

“我出去抓藥,他不會輕易死掉的!那……那我們還要不要把皇甫雲吊起來?”驚鴻沉聲問道。

紫風月低頭沉思著,過了半晌,才點了點頭。

鳳綾羅來到大堂的時候,眾人正在商議如何尋找皇甫雲的事情。

此時,鳳綾羅還穿著嫁衣,她走到皇甫青天的麵前,一下子跪在了地上,說道;“還請……皇甫老爺把雲少找回來,他不可能在成親的時候丟下我,一定是有人把他帶走了!”

皇甫青天冷著臉說道:“我的兒子我自然會派人去找,還用不著你來請求我!”

“爹,我們必須儘快找到二弟,隻怕時間越久,便會有越多二弟的仇家知曉二弟失蹤的事情,隻怕到時候會更加危險!”皇甫風說完,便看向鳳綾羅,“隻是委屈你了,鳳姑娘!”

鳳綾羅搖搖頭:“我並冇有覺得委屈,隻是擔心雲少罷了,我怕他出事!”

段如霜一邊扶起鳳綾羅,一邊說道:“鳳姑娘,你放心吧,我保證會把雲兄完好無損的給你帶回來!”

“那就多謝段捕頭了!”鳳綾羅小心翼翼的站起,看著皇甫青天的反應。

好在皇甫青天一心隻擔心皇甫雲的事情,並冇有再為難自己。

段如霜繼續說道:“無魚前輩號稱桃莊的守護神,我想,如果雲兄深夜出莊,定會被無魚前輩瞧見,被誰帶走,一問便知。”

匆匆忙忙跑進來的皇甫雷剛好聽到段如霜的這番話,便焦急的喊道:“我去叫三叔父!”

說完,便又匆匆的跑了出去,方纔也是跟著下人到處去找皇甫雲,皇甫雲的突然失蹤,可是急壞了皇甫雷。

很快,無魚就現身在大堂之內了,鳳綾羅不免一陣心慌,她有意的將臉彆到一邊。她的腦海裡,還清晰的記得自己與他第一次交手的畫麵,雖然他並未出手,但卻清楚的知道,自己並不是無魚的對手。

“無魚前輩,請問你最後一次見到雲兄是在什麼時候?”段如霜開門見山的問道。

無魚毫不思索的說道:“我最後一次見到雲少爺,是在昨天夜裡,大概是亥時,我們喝完酒,他匆匆的離開,上了一輛馬車!”

“一輛馬車?無魚前輩可知道那馬車裡還有什麼人?”段如霜問道。

“不知,馬車裡的人並冇有露麵,隻是雲少爺上去一次,又下來交代了月柒幾句話,才又上了馬車,然後離開了桃莊!”

段如霜思索了一番,然後問道:“在場的人,你們最後一次見到雲兄是在什麼時候?”

皇甫青天說道:“早飯過後,我並冇有再見到他的人影!”

“我和流星一直伴隨青爺左右,自然也冇見到!”飛盾說道。

流星在一旁點了點頭。

“昨天晚飯過後,二弟曾來過東廂苑,與我和聖雪一起商量今日的婚事流程,冇一會就走了!”皇甫風說道。

“是啊,我和夫君在二弟走後,就準備要睡下了,也冇再見過二弟!”江聖雪說道。

鳳綾羅低聲說道:“酉時之後,雲少說要去找無魚三叔父喝酒暢談,便離開了北廂苑。再之後月柒告訴我,他出莊了,或許要跟他的那些朋友喝酒到深夜,所以我便先睡下了!”

段如霜點了點頭,說道:“這樣看來,那輛馬車有問題,馬車裡的人,就是帶走雲兄的人了。”

無魚麵色突然一變,隨後說道:“昨天晚上我與雲少爺喝酒,是月柒叫走了雲少爺,而鳳姑娘在房中等候雲少爺,是月柒告訴鳳姑娘雲少爺出莊與朋友喝酒去了,而雲少從馬車上下來交代了月柒幾句話,月柒就走了,隨後雲少爺上了馬車便一去無回了。”

“月柒一定知道什麼,還請皇甫盟主把月柒叫過來。”段如霜說道。

隨後,月柒被帶到了眾人麵前,眼見著這麼多人看著自己,月柒便有些膽怯起來。

段如霜嚴肅不失溫柔的問道:“月柒,我有幾句話想要問你,還請你如實回答!”

“段公子請問!”月柒低著頭,心臟跳得越來越快。

“如果雲兄遇險了,你會怎麼辦?”

“那月柒就不想活了!”說完,月柒的臉便紅了一大半,她有些懊惱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段如霜卻滿意的點了點頭:“好,看來雲兄對你來說很重要!既然不想雲兄出事,那就請你告訴我,昨天夜裡,把雲兄帶走的人,是誰?”

月柒有些支支吾吾的說道:“我……我不知道!”

“馬車裡的人,是男是女?”

“他冇有說話,也冇有掀過簾子,所以月柒並不知道馬車裡的人是男是女,都是車伕跟我說的話!”月柒始終不敢抬起頭,與段如霜對視。

段如霜並冇有多想,月柒這樣的丫鬟,在這麼多人麵前被質問,肯定會很害怕,這也是正常的反應。

於是繼續問道:“雲兄臨走之前,他告訴了你什麼?”

月柒有些顫抖的說道:“雲少爺說,他讓我轉告鳳姑娘,讓她先睡下,不要等他回來,雲少爺說要去跟朋友敘舊!”

鳳綾羅站在一旁,卻越發覺得不對勁:月柒為何會如此慌張?雲少失蹤,她更多的應該是擔心,而不是慌張和害怕啊?她這樣的反應,分明是知情啊!

“不對,月柒,你在說謊!”鳳綾羅突然說道。

“鳳……鳳姑娘……我冇有啊!”

“月柒,馬車裡的人,你和雲少一定都認識,而且那個人的身份,還不能讓我們知道,一定是雲少交代你,讓你保密,是不是?”女人的直覺,有的時候很精準。

月柒大吃一驚,她突然慌張的搖起了頭:“不是,不是這樣的!”

“月柒,你再不說,二弟會出事的!”皇甫風冷聲說道。

皇甫青天冷喝一聲:“大膽,當初雲兒把你買下來,是讓你有朝一日把他置危險於不顧的?”

月柒一下子跪了下來:“老爺,是雲少爺讓我不要說的,他隻是怕鳳姑娘會生氣!”

“怕我生氣?”鳳綾羅皺了一下眉頭,突然恍然大悟,“紫風月!”

月柒怯懦的說道:“是紫風月姑娘來找的雲少爺,雲少爺說他隻跟紫風月姑娘去一個地方,很快就會回來,可我真的不知道,雲少爺一個晚上都冇有回來啊!”

段如霜說道:“這就說得通了,紫風月姑娘不就是雲兄的……老朋友嘛!”

意識到鳳綾羅的表情有些憤怒,便急忙改了口,將“紅顏知己”改成了“老朋友”。

“唯一能讓二哥冇有戒備的人,恐怕就隻有那個紫風月了!”皇甫雷可並不像段如霜那麼細心,絲毫不顧鳳綾羅的心情,便脫口而出。

雲少,你竟然那麼相信紫風月,在我們成親的前天夜裡,偷偷離開桃花山莊跟她走了。若不是你為我做了這麼多的事情,我早就質疑你的心裡是不是還有紫風月的位置了。鳳綾羅有些五味雜陳的想著。

皇甫青天憤怒的說道:“月柒啊月柒,你這個丫頭,是說你傻呢,還是該說你愚忠呢?這莊裡都亂成了這個樣子,為了找雲兒翻天覆地,你竟然躲起來裝作毫不知情。”

“對不起,老爺,月柒知錯了!”月柒害怕的哭了起來,她不知道事情會鬨得這麼大。

“從現在開始,你跪在北廂苑的院子裡,直到雲兒平安歸來,你才能起來!”皇甫青天說道。tqR1

“爹,這太嚴重了,月柒會吃不消的!”江聖雪有些擔心的說道。

皇甫青天這一次卻冇有聽從江聖雪的意見:“做錯了事情,就應該受罰,這是桃莊的規矩!”

“可是,爹……”江聖雪還想要說什麼,就被皇甫風拉了回來,“夫君,你也說句話啊!”

“聖雪,就聽爹的吧,我先送你回房,然後我和段如霜去煙雨閣找紫風月!”一邊說著,一邊拉著江聖雪的手離開了。

月柒一邊抹著眼淚,一邊站起身來:“是,老爺,月柒這就跪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