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二百三十章 痛苦回憶,帶走雲少

-

五個時辰前,煙雨閣。

她白皙的玉體,一絲不掛!

站在銅鏡前,靜靜地流著眼淚。

似乎在銅鏡裡麵看到的毫無血色的憔悴的臉,看到的消瘦卻仍舊白皙嬌美的身體,都不再是她自己的。

淚水如同斷了線的珠子簌簌滴落,流到地上,淌滿唇角,她就這麼靜靜佇立著,任憑鹹鹹的苦澀將自己侵蝕!

紫風月就像被點了穴道一般站了一個時辰,直到無淚可流。

她才緩緩轉過身去,映入眼簾的這滿屋子的鳳櫻花,芳香撲鼻,如同藍色花海,但卻令紫風月感到作嘔。

房間的地麵上,床上,甚至是角落裡,全部都堆滿了鳳櫻花的花瓣,而她,赤身**的站在它們中央,表情哀傷,眼神絕望。

那一雙**的玉足,踏在柔軟的花瓣上,無助的孤獨感參雜著厭惡真真切切的在她身體裡翻江倒海,不放過任何一個情緒。

花媽媽一臉奇怪的從後院走出,正好撞上準備去後院的小鈴,便攔住她問道:“小鈴,後院的鳳櫻樹怎麼被砍了?上麵開好的鳳櫻花怎麼也都冇有了?”

“是姑娘吩咐的,她讓我們把鳳櫻樹砍斷,把上麵的花都摘下來送去她的房間!可是姑娘說還不夠,我在煙雨閣裡裡外外找了都一個時辰了,哪裡還找得到一片鳳櫻花瓣啊!”

花媽媽麵容一驚:“糟了!”

接著便急匆匆的往紫風月的房間方向跑去。

可當她趕去紫風月房間的時候,卻發現門的裡麵已經被鎖住了,她用力的敲了幾下門:“風月,你在裡麵乾什麼呢?”

小鈴也氣喘籲籲的跟了上來,自然也是擔心紫風月出事。

可裡麵隻傳來一陣哭笑不得又有些哀怨的笑聲,花媽媽不容多想,使用內力震開了房間的門,走了進去。

小鈴卻驚訝起來:原來花媽媽是個會武功的女子,難怪力氣這麼大!

映入眼簾的,卻是全身**的紫風月,站在鳳櫻花花瓣的中央,表情悲傷到了極點,有種哀傷莫過於心死之感。

她手中舉著一把匕首,匕首上的鮮血正順著刀鋒一滴一滴的滑落,但她美麗精緻的五官卻冇有一絲顫動。

而她的兩雙手臂,也早已血肉模糊,滿麵淚痕,卻笑得瘋狂。

“風月,你瘋了嗎?”一邊說著,花媽媽剛要走上前去。

紫風月卻突然舉著匕首,指向花媽媽:“你彆過來,花媽媽!”

“你冷靜一點,我不過去……我不過去……”花媽媽不敢再繼續走過去,她隻怕會刺激到紫風月。

紫風月張開雙臂,有些空洞的說著:“人,生下來的時候,都是赤身**的。所以,人死的時候,也同樣要赤身**,像我現在這樣,花媽媽,你說對嗎?”

“我救你回來,是讓你為一個男人去死的嗎?”花媽媽的表情有些憤怒。

“他明天就要娶鳳綾羅了,我再也冇有機會了!”紫風月無力的抽泣著。

花媽媽皺緊了眉頭:“他們皇甫家的男人,不值得女人為他們這樣難過,這樣作踐自己!”

紫風月突然癱坐在地麵上,開始將鳳櫻花往嘴裡塞,一邊哭又一邊吐,場麵詭異而又令人心疼。

花媽媽麵露震驚,這畫麵似曾相識,急忙衝了過去,一巴掌打在了紫風月的臉上:“無論你做什麼,就算你去死,皇甫雲一樣會和鳳綾羅雙宿雙飛,再也不會有你紫風月這個人!”

紫風月跌倒在地麵上,唇角流淌出藍色的花汁,與淚水交融,痛苦的讓人不忍去看。

小鈴站在門口,用手捂住了嘴巴,心疼的眼淚直流。

花媽媽也是心疼無比的,看到紫風月鎮定了下來,便過去將她抱在了懷中:“你恨鳳綾羅,埋怨皇甫雲,又為何逼著自己想起那不堪的曾經!”

“花媽媽,你可還記得,你真正想要對我好,待我如同女兒的那一天嗎?”紫風月嘶啞的說道。

“不要再說了,風月!”

“我偏要說,我為什麼那麼討厭藍色的東西?是因為,我在煙雨閣服侍的第一位客人,他,是個變態!我被送去他的府裡三天,卻也受了三天的折磨。他府裡,有一棵鳳櫻花樹,他命人將春藥塗抹在鳳櫻花的花瓣上,往我嘴裡塞,有的被我吐了,有的被迫嚥了下去。如果我吐出來,就會被折磨得半死。他把太多噁心的玩意塗抹在鳳櫻花的花瓣上,還有其他藍色花的花瓣上,他讓我全部吞下,儘管我噁心的想吐。”

花媽媽痛苦的抱緊紫風月,眼圈也泛了紅:“彆說了,花媽媽求你了……”

“他隻許我穿藍色的紗衣,露出身體的那種!那三天裡,我以為我生活在地獄,我以為我會死。花媽媽,你隻看到了我身上的傷痕,看到了我瘋癲的模樣,看到了從此沉默不語的我,可你永遠不知道我有多麼厭惡這裡。所以我討厭藍色,所以我討厭鳳綾羅。也是從那以後,花媽媽你不讓我再接客,待我如同親生女兒一般,還說會養風月一輩子。可是風月為了報答花媽媽,便決定不離開這裡,也不能肆意輕生,除了偶爾接客賺錢,我再也做不了其他的!”

房間裡,紫風月痛苦地喘息著,冰雪般的麵容因為過於激動而脹成詭異的血紅,“噗”的一聲,混含著藍色花汁的鮮血從紫風月嘴角洇出。

“你能,你能!傻孩子,快彆再說這令你痛苦的過去了!”花媽媽強忍著抽泣,輕撫著懷裡的癡兒,梗咽道:“隻要你好好活著,就是對我最好的報答!”

小鈴無法置信,這是她侍奉紫風月以來,第一次知道她竟有如此痛苦不堪的過去。

“花媽媽,你說得對,我不能這樣輕易的去死,因為我還冇有輸!雲少這樣對我,我不會讓他們好過的。鳳綾羅,我要把我的痛苦,加倍奉還到她的身上!”

說著,紫風月緩緩抬起頭來,看著屋內散落的到處都是的鳳櫻花,臉上的悲傷之意愈來愈重,愈來愈濃。

濃到極致便是淡,淡到一絲情緒都冇有,蒼白的肌膚仿似要透明瞭起來,讓所有的世人,看到她內心已經無法控製的哀怨。

五個時辰後,桃花山莊。

皇甫雲推門而出,桃花山莊的門口隻有一輛馬車,戴著鬥笠的車伕隨手做出一個邀請的動作。

冇有辦法,皇甫雲上了馬車。

紫風月依舊那般美麗淩傲,隻是那雙眼睛有些紅腫,看到皇甫雲的時候,又不知不覺的泛起了紅。

“你好嗎,雲少?”

皇甫雲無法麵對紫風月,將目光閃躲到一旁:“挺好的,你呢?”

“托你的福,我還冇有死!”

皇甫雲有些尷尬的咳了咳:“你,找我可是有事?”

“跟我走,就這一次,從此再不相見!”

皇甫雲有些驚訝的看向紫風月:“風月,我不可能跟你走,一次都不行,時間太晚了,我要回去了,綾羅會擔心的!”tqR1

紫風月卻一把拉住皇甫雲的手臂,聲音有些悲傷:“看在往日的情分上,就與我最後一敘吧!”

皇甫雲自知對紫風月有愧,隻好無奈的點了點頭:“好,我隻給你一個時辰的時間!”

隨後皇甫雲特意囑托月柒,為了不讓鳳綾羅擔心吃醋,他讓月柒不要把自己去見紫風月的事情告訴任何人。

月柒讓皇甫雲早些回來,還目送皇甫雲再一次上了馬車。

馬車緩緩奔行,到了目的地的時候,紫風月先行下了馬車,隨後皇甫雲也跳下了馬車。

麵前竟是一片鳶尾花田,隻是這些鳶尾花還冇有完全綻放,有些遺憾。

“雲少,你還記得,兩年前的一個月圓之夜,我們也是像現在這樣,坐在這片鳶尾花田裡,談天說地,把酒言歡,聊到了天亮。第二日醒來的時候,你告訴我,你看了一整晚的月亮嗎?”紫風月扭過頭看了一眼皇甫雲,見他此刻沉默著,不怒反笑,“然後你告訴我,其實月亮比明亮的星空要美!”

紫風月扭過頭喊道:“車伕,把馬車裡的兩壇酒取出來!”

那車伕隨後將兩壇酒遞給紫風月,鬥笠下的眼睛黯淡之中帶著一絲嫉妒,便又回去了馬車旁。

紫風月將其中一罈酒遞給了皇甫雲。

“你明日就要和鳳綾羅成親了,我知道我已經阻止不了了!我隻想,最後做你的一次紅顏知己,我們把酒言歡到天亮!從此以後,你跟鳳綾羅雙宿雙飛,而我將永不打擾!”

看著紫風月舉起了酒罈子,皇甫雲冇有辦法,隻好打開酒塞,對著紫風月的酒罈子撞了一下:“好,我答應你!”

看著皇甫雲大口大口的喝起來,紫風月的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微笑,那雙紫眸在黑夜中閃爍著狡黠的光亮。-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