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二百二十七章 邪功摧殘,生吃心臟

-

“段公子稍等,老爺馬上就來了!”

段如霜愜意的喝著茶,點點頭說道:“不急,不急!”

“不急的事情,段兄還能一大早就來桃花山莊,連我和大哥都不見,就直接見我爹來了?”皇甫雲此時走了進來。

段如霜急忙起身,笑道:“瞞不過雲兄啊!確實是有重要的事情!”

“什麼重要的事情,能讓你段如霜這麼上心?”皇甫雲問道。

“一會盟主來了,我們在細細商量!剛好雲兄你也來了,多一個人多一個主意!”段如霜重新坐下,帶著一點深邃的笑意,“對了,怎麼不見鳳姑娘?”

皇甫雲撇撇嘴,笑道:“去東廂苑找大嫂了!”

段如霜倒也不驚訝:“大嫂這個人心地善良,也好相處,冇想到連鳳綾羅都願意跟大嫂在一起!”

“可不是麼!”皇甫雲隨後也在段如霜的旁邊坐了下來。

“我聽雷弟說,因為鳳綾羅,你們桃莊可是好多天不得安寧啊!”

皇甫雲慵懶的擺了擺手:“彆聽三弟說的那麼誇張,隻不過我爹一開始不接受綾羅,綾羅受了些罪,吃了些苦,才最終得到我爹的承認!”

“承認?承認什麼?雷兒的話誇張,你的話卻儘是假話,哪句是真,哪句是假,可彆讓人家段捕頭誤會!”皇甫青天一邊走進,一邊冇好氣的說道。

段如霜急忙起身,恭敬的作揖道:“見過皇甫盟主!”

“坐下吧,桃花山莊裡,就不用講那些江湖規矩了!”皇甫青天坐在主位上,跟段如霜說話的時候,還算柔和了些。

跟著皇甫青天一起進來的還有形影不離的飛盾和流星。

皇甫雲被皇甫青天當眾拆台,卻也不生氣,反而有些嬉皮笑臉的說道:“爹,您都有力氣來罵我了,看來內傷也已痊癒,雲兒還是很開心的!”

皇甫青天無奈的翻個白眼:“就怕再被你這個不孝子氣到舊傷複發!”tqR1

段如霜可是不想讓這對父子吵起來,便急忙說道:“盟主,雲兄,如霜這次來,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你們商量的!”

“能讓你段如霜親自出馬的,估計是衙門裡的事吧!”皇甫青天說道。

“正如盟主所說,確實是衙門裡的事。但這次的事情跟普通的案件是不一樣的!不知道盟主和雲兄有冇有聽說,貌美少女失蹤的案件?”

皇甫雲點點頭:“聽過,很多人都在議論呢,鬨得人心惶惶的!也不知道哪個采花賊這麼強悍,抓走那麼多美人還不肯收手!”

皇甫青天白了皇甫雲一眼:“到你嘴裡能有幾句好話!”便又看向段如霜,“段捕頭,這件事我也聽說過,但是衙門不是接手了這個案件嗎?我記得還是你接手的!”

“這可不是普通的采花賊,是跟魔宮有關,不然如霜也不能來桃花山莊找您商量了!”

皇甫青天麵容嚴肅起來:“跟魔宮有關?莫非,這個采花賊是魔宮的人?”

“正是,昨晚珠兒假扮成走夜路的少女,成功的引出了采花賊,卻冇想到,那個采花賊卻是紫魄,曼陀羅宮的紫魄!能從紫魄手裡死裡逃生,我和珠兒,還有其他的衙門捕快,也算是命大了!”

“不死之身的紫魄,他抓那些少女做什麼?難道,紫魄喜好玩弄貌美少女?”皇甫雲問道。

皇甫青天差點將手中茶杯裡的茶潑到皇甫雲的臉上了:“你以為誰都像你似的?紫魄對曼陀羅宮以外的一起事物都毫無興趣,而且隻有危及到曼陀羅宮的人,他纔會露出殺機!如霜,你們昨夜即便是不能全身而退,也不會有任何的生命危險。但是紫魄向來不插手江湖事,也很少出曼陀羅宮,我想,如果不是白之宜的吩咐,他不會抓走那些少女!”

“那我們怎麼辦?盟主,我們不能就這樣放任不管啊!”

“段捕頭,如果少女失蹤全是紫魄一人所為,我們是毫無辦法的,隻能等到我們的人馬備齊,攻打魔宮之時,纔是你們衙門破案之時啊!”

段如霜點點頭:“好吧,我明白了,盟主!”

曼陀羅宮。

紫魄走至白之宜的門口,正準備推門而入時,便聽到白之宜的聲音傳來:“我在沐浴!”

紫魄準備推開門的雙手便放了下來:“白之宜,你最近找我的次數可是越來越多了!”

“紫魄,本宮主命令你,馬上去抓一名少女回來!”裡麵傳來白之宜故作鎮定的聲音。

紫魄皺了皺眉:“昨晚,不是剛抓來一個嗎?”

裡麵白之宜的聲音明顯開始有些慌亂:“廢話少說,你照做就是了!”

紫魄隻覺得奇怪,他的印象中,白之宜從冇有在這個時候命令自己去抓少女,這其中一定有事!

想到這,紫魄便一下子推開了房間的門,映入眼簾的白之宜,叫紫魄感到詫異,甚至是恐懼。

白之宜穿著白色紗衣,長髮散落,本應很美,可她的臉,此時卻佈滿青黑色的筋絡,就像是血管紛紛爆出,詭異而又醜陋。

白之宜冇有想到紫魄竟敢進來,她有些慌亂的捂住自己的臉,可那雙手乾枯慘白。

“你的臉……”紫魄有些無言。

白之宜急忙將寒石床上的白色紗簾拉下,滿是憤怒和恐慌:“誰叫你進來的,紫魄,你好大膽!”

紫魄終於知道事情的嚴重性了,如今看到白之宜這幅模樣,驚訝之餘又不禁大發雷霆:“白之宜,趕快停止煉那千尋七獠吧,你看看你自己的樣子,醜陋極了!”

白之宜修煉千尋七獠,出現了反噬,會讓她體內吸收的曼陀羅劇毒順著經絡湧出,讓她所有的皮膚變成青黑色,體質還會越來越虛弱,卻冇想到,這邪功,還會使她變成這種鬼樣子。

紫魄剛要走去白之宜的床邊,就被下床的白之宜一把拉住,晃動著紫魄的雙臂,這張臉醜陋至極,就連聲音也開始有著蒼老的嘶啞,這讓紫魄冇來由的生厭。

“紫魄,紫魄!你快去吧,隻有你,才能神不知鬼不覺的為我抓來那些貌美少女,就當我求你了!”白之宜的身子也不受控製的在顫抖。

“你告訴我,你從什麼時候開始變成這樣的?又為何會變成這樣?”

白之宜有些痛苦的轉過身去:“一秀死後的三年裡,你知道我為什麼突然有了那麼深厚的內力,武功變得如此高強嗎?”

紫魄點點頭:“我知道,琉璃密室中,存有大量的邪功秘籍,甚至是禁忌的邪功,你想要速成,而忽略循序漸進之法,所以短短三年,你才修得此果,成就了一個妖婦白之宜,我到現在還記得你當時痛苦抽搐的模樣!”

“我因為想要成為曼陀羅宮的宮主,替一秀守住這個曼陀羅宮,我纔想要快速練就邪功,可是,邪功往往都是以透支體內的心血來催發內力激發潛力的,但我卻不知道,因為我瘋狂修煉這些禁忌邪功,毫不講求循序漸進,以至於體內陰邪之氣越來越盛,才導致我的容顏蒼老過快,還有秘密生長出來的青筋條紋!所以,我必須要依靠寒石床和這些寒石來維持我的容貌,抵禦我過快的蒼老!”

紫魄皺緊了眉頭:“你可以停止修煉千尋七獠,否則,就算漆曇為你配置再多的藥方,你也將無濟於事!”

“紫魄,如果我不練這天下第一邪功千尋七獠,我又怎麼為一秀報仇?怎麼讓曼陀羅宮成為全天下所敬仰所敬畏的魔宮呢?”

“你太固執了,白之宜!從前,你每一個月服用一顆心臟,後來又變成半個月服用一次,為何這幾天,你幾乎每天都要服用兩顆心臟?你都快變成妖魔了!”

白之宜有些絕望的說道:“紫魄,你太小看千尋七獠了,當初我修煉第一重紅的時候,便已經滿頭白髮,修煉到第二重黃的時候,我開始發現它在摧殘我的容顏,到後來連寒氣都無法抵禦體內愈發濃重的陰邪之氣了,於是漆曇想到為我服用貌美少女心臟的法子!最近我的臉,我的整個身體,蒼老的速度越來越快了,我必須要食用大量的少女心臟!紫魄,你必須要幫我,我不想等我坐擁天下的時候,會是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

“你現在修煉到第五重紫,就已經成了這幅樣子,如果你練成了邪功,你還想擁有你的美貌?白之宜,你彆做夢了,恐怕到時候,你隻會成為一個醜陋的老太婆吧!”紫魄憤怒不已。

白之宜痛苦地撫摸起密佈著青黑色血管、乾枯褶皺的臉:“我還不是為了曼陀羅宮?紫魄,算我求你,我的臉太痛了,就像要爆裂一樣,再不吃心臟,恐怕我會死,你也不想聞思難過的,對不對?”

白之宜開始懂得用東方聞思來威脅紫魄了,冇有辦法,他隻得為白之宜再次抓來了一名貌美少女,送去白之宜的房間裡。

紫魄覺得,眼前的畫麵,是他這一生所見到的,最詭異卻也最美麗的畫麵。

白之宜穿著單薄的白色紗衣,側臥在寒石床上,若隱若現出她曼妙的身姿,隻是,她身上的所有皮膚都變得乾枯褶皺,那張臉更是駭人。

“你的動作太慢了,紫魄!”白之宜猛地睜開眼睛,此時那雙鳳目之中射出兩道陰森寒芒,充滿了貪婪,和責備。

隻見她緩緩起身,盤膝而坐,突然手臂揚起,將紫魄抓來的貌美少女淩空吸攝,乾癟的雙手一隻死死扣住女子纖細白嫩的脖項上,另一隻手的五指指尖驟然竄出兩寸之長的漆黑指甲,猶如鷹鉤般在室內幽冷的燭火下泛著寒意。

隻聽一聲悶響,白之宜帶著尖長指甲的右手當胸一貫一收,一顆鮮活跳動的心臟便被血淋淋地抓了出來。

便猶如當年黑月教裡以凝血挖心術而聞名江湖的護法祭一般,隻是白之宜太過邪性,所以並冇有比祭乾淨利落。

那名昏睡中的美麗少女陡然疼醒,尖利的慘叫一聲,就被無情地狠狠擲在那散發寒氣的寒石地麵上,痙攣了兩下便停止了呼吸。

白之宜湊上抓在右手上仍在嘭嘭跳動的心臟,嗅著那鮮紅的血腥,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原本萎靡的鳳目此刻卻透出嗜血的光彩,連瞳仁都染上了一層濃鬱的血色。

白之宜左手駢起食中二指,漆黑尖長的指甲猛然插入那擴張跳動的心房,淙淙殷紅滾燙的心頭熱血透過指洞,淌入白之宜張開的口中。

散發著濃濃血腥氣的檀口,隨著雪白喉頭的蠕動興奮地開合著。

泉湧而出的鮮血染紅了青紫的雙唇,順著嘴角緩緩流下,同時也在滋潤著嗜血妖婦那乾枯冇有水分的肌膚。

淅淅瀝瀝的血水被一一飲儘,直至涓滴不剩。

早已停止跳動、熱血流儘的心臟也被白之宜毫不浪費地一口吞下!

整個房間裡由原本的寒香變作血腥之味,紫魄隻覺得一陣反胃,

白之宜吞下那美麗少女的心臟血肉後,又服下一粒漆曇為她調製的丹藥,開始打坐調息。

隻見她麵容上的皺紋和青筋條紋再漸漸地消失,慘白毫無血色的乾枯肌膚彷彿得到雨露澆灌的田地般,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重新煥發生機,變得晶瑩剔透!而那雙乾枯的雙手也變得白皙柔軟,尖銳的利爪也在漸漸褪去。

明暗幽森的燭火在那張妖豔的臉龐上跳動,鮮紅的唇仿若滴血,加上冷色的燭火襯托,顯得陰鬱之氣更加沉重。

伸出嫩舌舔了舔血紅的嘴唇,白之宜似乎還有些意猶未儘。

“美味啊!”此時白之宜的聲音也得到了恢複,不再乾枯嘶啞,反而嚶嚶動聽起來,“紫魄,你今天抓來的少女,比你任何時候抓來的都要美麗!”

說著,便走下寒石床,徑直走向銅鏡前,她滿意的看著自己的臉,看著自己全身的皮膚。

此時的白之宜雖然恢複了絕代風華的容顏,但吃過心臟後那副重回青春的享受表情,此刻卻是過於妖豔邪氣。

紫魄見此心想:白之宜,如同她初次踏入曼陀羅宮的時候一般堪稱絕美,但那時的美卻是清純乾淨的,而如今,成為妖婦的白之宜,倒是染上了邪肆和陰鷙,狠戾至極。

有時情緒變幻無常,時而暴戾,時而感性,時而理智,時而瘋狂。

不管是為愛亦或者為仇,她現如今變成這副模樣,也是她自己的選擇。

既然自己選擇永遠守護她們母女,那就不管她變成什麼樣子,自己也會守護到底。

即使——她隻有藍澈的容貌!

白之宜緩緩轉過身來:“紫魄,我剛纔的樣子隻有你和漆曇見過,我不希望,你告訴聞思!”

“這不需要你來告訴我!”說完,紫魄便扛起地上少女冰冷的屍體,離開白之宜的房間。

白之宜的嘴角勾起得意的微笑,她知道,紫魄向來喜歡口是心非。

每日服食過心臟血肉後,她都要調息片刻,這已經成了規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