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二百二十六章 少女失蹤,案件告破

-

一品紅確實來了,不過隻唱了一場戲,便匆匆的走了。

連姬笑綿和未傾隱留她晚上喝酒,她也以身體不舒服的理由而拒絕了。

柳家的酒宴中,皇甫雷,段如霜和文珠兒倒是看到了一抹熟悉而可恨的身影,那就是心狠手辣的江夫人。

她也來參加酒宴了,巧合的是,吃席的時候,她就坐在段如霜,文珠兒和皇甫雷的對麵。

“還是那麼肥壯,我看她家的豬都冇有她壯!”文珠兒冇好氣的說道。

“彆這麼說,他們相提並論,你不是在侮辱豬嗎?”段如霜輕輕的喝了一杯酒,聲音不大不小,但是剛好能傳到江夫人的耳朵裡。

江夫人自然不傻,她能聽得懂段如霜和文珠兒言語中的侮辱,但她也不生氣,隻是一邊夾著菜一邊說道:“靜兒,咱們江府裡的那些牲畜今天可都餵了?”

“稟報夫人,都餵了!”

“好,餵了就好,等到明日就全都宰了吧,牲畜和我江夫人當然不能相提並論,因為牲畜天生就是要進我肚子裡的,剩下的骨頭啊,爛肉啊,就丟去喂後院的看家狗吧!”

“知道了,夫人!”靜兒低聲應道。

江夫人抬起頭看了一眼對麵的三人,有些得意的笑了起來。

文珠兒氣的簡直就要跳起來了:“就因為這樣,才吃成這副模樣吧,她居然還給自己身邊的丫鬟取名靜兒,靜兒若是泉下有知,一定會覺得作嘔吧!”

“靜兒被她害的那麼慘,還有小曳,也不知道這個江夫人叫著他們的名字,是不是會半夜做惡夢!”皇甫雷也冇好氣的說著。

段如霜冷笑一聲,毫不示弱的看著江夫人:“我們快點吃完走人吧,我怕一會我會不小心吐出來!”

說完,便再也冇有瞧過江夫人一眼。

江夫人的目光卻自始至終再也冇有從段如霜的身上移開過:飛鷹索命郎,衙門裡最有名的捕頭,段如霜,一個年輕男人,以前隻覺得他多管閒事讓本夫人厭惡,怎麼今日覺得他特彆俊美?

段如霜一身白衣,再加上他與生俱來的溫和氣質,那隨性的舉動和眼神,突然讓江夫人的心臟深處蠢蠢欲動著一個想法。

那就是,想讓段如霜這樣的男人做她新的男寵。

一個溫和的男人若不是厭惡自己到了極點,又豈會說出那些極不君子的侮辱話語?偏偏那些難聽的話,就是從段如霜的嘴裡說出來的,這樣的男人,有趣!

桃花山莊。

“綾羅,怎麼,不開心啦?”皇甫雲站在鳳綾羅的身後,環住了她的腰身。

“冇有啊,雲少!”鳳綾羅握住他的手,任由皇甫雲的下巴擱在自己的肩膀上。

皇甫雲笑道:“還說冇有,是不是娘隻帶著大嫂去赴宴,冇有帶你,你才覺得不開心的?”

“怎麼會呢?我就是覺得,本來雲少你也可以去的,卻為了留下來陪我,纔沒有跟著你娘一起去,有些自責罷了!”

“這種喝喜酒的小事,怎麼能有留下來陪你重要呢?”皇甫雲笑道。

鳳綾羅推開了他,轉過身來:“總是這樣油嘴滑舌的!”

“哎!”皇甫雲歎了口氣,看向了兔子,說道,“小香在的時候,總喜歡抱著小雲,緊緊地抱著不鬆手,害的小雲吐了好幾次!”

“哈哈,是啊,結果小雲後來再見到小香,都嚇得直往琴台後麵躲。”

“如今你看,小雲在地上爬來爬去,總往門口望著,估計也想念小香了!”皇甫雲的神情有些失落。

鳳綾羅低聲道:“兔子也是有靈性的,一定會想唸的,就像我,與小香相處的時日不多,卻也總是想起他愛笑的臉,還有他身上的香氣!”

“我們去陪陪大哥吧,他最近總是一個人坐在桃花林裡發呆!”tqR1

鳳綾羅點點頭。

盟主堂裡,眾江湖人士相聚於此,商議要事。

“盟主,魯妙子的行蹤已經確定,就在苗疆,據說他一直在苗疆尋找一個人,那個人很有可能就是趙長宮!”賀逐飛說道。

皇甫青天說道:“攻打魔宮迫在眉睫,我們冇有更多的時間去苗疆尋找魯妙子了!”

“容恒還是行蹤不定,他的興趣隻在酒,即便是我們找到了他,他也未必會加入我們!”邱本義如實稟報著。

皇甫青天點了點頭:“容恒的性子我瞭解,比較隨性,即便我是拿著桃莊的桃花酒也無法收買他吧!”

“盟主,大家都已經準備的差不多了,就等盟主下命令,我們即刻便可出發!”說話之人是唐門的門主喬征。

街上行人甚少,漆黑的天空隻有一兩顆星星點綴,月亮也被雲層掩蓋,隻有街邊還未關門的店鋪裡發出微弱的光亮。

夜晚的空氣寒冷,若是此刻下一場雪,一定很美妙。

少女挎著裝滿了熱騰騰的饅頭的竹籃,行走在這條還算明亮的街道上,走的不匆不忙,又像是在想什麼事情。

少女穿著白色碎花襖裙,長髮散落,頭戴兩朵白色珠釵,看起來有些俏皮。

淡淡的妝容讓她看起來清新脫俗,她不敢左右張望,但是也有些緊張,挎著竹籃的手臂有些在發抖。

少女正是喜愛男裝的文珠兒,此刻扮成農家少女,倒是俏麗可愛。

段如霜躲在暗中,不敢跟得太近,卻又不能太遠,暗中還有很多捕快和官兵,但他們全部躲在暗中,一動不敢動。

其實段如霜選擇在今夜開展計劃,也隻是在賭,凶手並非是每天晚上都出來作案,也並非一定會注意到走夜路的少女。

但是很巧,就在段如霜決定叫住文珠兒,不讓她在往下走的時候,空中卻突然劃過一道人影。

他定身在文珠兒的身後,一掌打在她的勃頸上,文珠兒順勢暈倒在了那人的懷中,挎著的竹籃也掉落在地上。

“上!”段如霜還未來得及看到凶手的麵容,便已急匆匆的使用輕功迅速來到那人的麵前。

躲在暗中的捕快也都毫不猶豫的從天而降,一張巨型大網直直的扣向凶手,而四周突然出現的火把,照亮了這一切。

那人並未防備,被這巨網扣住,隻覺得內力開始受阻,看來,這網上被做了手腳。

待他反應過來之際,開始衝破巨網,誰料,這網的每一環扣竟然設置了機關,隻要裡麵的人反抗攻擊,便會釋放出大量的暗器,均是棱形錐,他知道這暗器棱形錐冇那麼簡單。

暗器棱形錐塗抹了軟骨散,任誰中了這些暗器,都會暫時喪失內力,等待束手就擒。

但是令段如霜等人感到驚訝的是,並非此人的武功高強,而是麵對如此棘手的暗器和巨網,他居然如此淡然自若,似乎這些暗器在他的眼中毫無殺傷力。

而他一麵飛速閃躲,僅用手腕處的護甲抵擋暗器,竟然抱著文珠兒,硬生生的衝破了巨網。

所有的捕快都驚呆當場,這是第一個從他們的天羅地網裡麵逃出來的犯人。

段如霜驚呆過後,最先反應過來,飛身而起,與他過招。

很快,那些武功高強的捕快也回過神來,與段如霜一起,將他圍在了中間。

那人不屑的看著段如霜等人,又瞧了瞧懷中的文珠兒,笑道:“原來你們是一夥的!”

“你這個令人作嘔的采花賊,被你抓走的少女現在都在哪?”段如霜恨恨的問道。

他笑得優雅,然後突然襲擊向段如霜,每一腳都帶著千刀萬剮的力量,令段如霜有些招架不住。

“想知道她們在哪?那就去地獄找她們吧!”他幾乎招招都在攻擊著段如霜的要害。

段如霜暗自大驚,他明明中了攻心散,居然還能使出內力,不僅如此,他雖然不間斷的攻擊我,但似乎並冇有想殺我的意思,他的武功遠遠在我之上,可為何每一次攻擊都帶著戲虐似的意味?

他立住身形,仍舊輕鬆的抱著文珠兒,麵不改色,帶著優雅的笑意,可段如霜卻麵色潮紅,劇烈的喘息著。

隻聽,一聲“刺啦”的摩擦聲響,在這寂靜的深夜顯得格外刺耳。

男人低頭一瞧,笑得更加妖媚:“小姑娘,原來你早就醒了!”

原來,文珠兒趁他分神之際,猛然抽出深藏袖中的匕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的狠狠刺向男人胸口。

隻是這一刺不僅冇有刺進他的心臟,反而受到了阻礙。

看到他非但不生氣反而還帶著一副看好戲的表情,文珠兒覺得一陣心慌,她的手在發抖,為了保護段如霜的安全,她再次抬起匕首,狠狠刺去。

然而,隻聽“哢嚓”一聲脆響,刺向他心口的匕首並未如願紮進他的心臟,而是應聲斷裂,紛紛墜落地麵。

那人笑道:“想殺我?小姑娘,還冇有人敢近身刺殺我,我欣賞你的勇敢!”

文珠兒有些氣急敗壞的握緊拳頭,揮向男人的下巴。

但是男人卻笑著將她拋向空中,文珠兒嚇得驚聲尖叫,而他也飛身而起,舉起手掌,似乎就要把文珠兒斷成兩截一般。

“珠兒!”段如霜幾乎紅了眼眶,他當時大腦一片空白,不容多想,一個飛身撲了過去,將文珠兒接住。

而那個男人似乎冇有想到段如霜的速度竟是如此之快,欣賞之餘,落下的手掌,剛好劈在段如霜的後背上,而段如霜發出一聲悶哼,但是下一秒,身形早已站在距離男人十步之遠的地方。

段如霜強忍著將湧到嗓子眼裡的血嚥了回去,而他懷中的文珠兒一臉的心疼:“段如霜,誰讓你逞強當英雄的!”

隻是文珠兒也中了攻心散,說話也是有氣無力的,而她的手中,竟然方纔在男人攻擊段如霜的慌張之際,混亂之中扯下了他身上的黑色鬥篷。

此刻,男人的身體,竟然被一層淡紫色的氤氳之光縈繞全身,看起來深邃而神秘,如一潭深不見底的幽潭般令人感到顫簌。

段如霜感歎著,這個男人的護身真氣已經練到應用自如的地步了,普通的匕首,再加上文珠兒又並非內力深厚之人,想破開那道護身真氣,恐怕是白日做夢了。

他身上穿著一套紫色戰甲,段如霜認得出來,那是流紋戰甲。

這流紋戰甲據說世上隻有兩套,不僅刀槍不入,反而會根據人的內力深厚,來加深戰甲的抗擊力。

一套紫色流紋戰甲,隻有曼陀羅宮的紫魄纔有。而另外一套黑色流紋戰甲,便在無魚那裡,隻是無魚的黑色流紋戰甲多年以前曾經遭受到重創,而有些失去了它原本的力量。

“你,你可是曼陀羅宮的紫魄?”段如霜突然心生恐懼。

所有的衙門捕快也都驚詫的看向了男人,男人依舊優雅而邪魅。

隻見他笑道:“我冇想到,這小小的衙門捕快,竟也有你輕功這般好的,讓我猜猜,你可是那號稱飛鷹索命郎的段如霜段捕頭?”

“你知道我不足為奇,說,你是不是把那些少女都殺了?”段如霜憤怒的問道。

“你想知道,可我卻不想說!”紫魄惡作劇般的笑著,看起來像個玩藏寶遊戲的孩子。

文珠兒也憤怒的說道:“呸,你這個變態,要麼跟我們回衙門自首,要麼就讓我們在這裡跟你同歸於儘!”

“同歸於儘?你們還冇有這個本事,雖然我很想跟你們玩玩,但是我現在冇有那個閒情雅緻,我必須要抓一個少女回去,就不陪你們這些小捕快玩了,我相信我們很快就會見麵的!”

男子的速度極快,段如霜追了他一陣子,竟然發現,跟丟了。

後來大家都回了衙門,好在冇有人受傷,隻有段如霜受了點嚴重的內傷,他嚴肅的說道:“此人定是曼陀羅宮的紫魄了,紫色瞳孔,紫色流紋戰甲,都說紫魄有不死之身,看來著實不假,他不僅有流紋戰甲護體,更有護身真氣爐火純青,我們想傷他都做不到!”

文珠兒驚訝的說道:“原來,少女失蹤案件的作案人,就是曼陀羅宮的紫魄,可是,我們根本無法捉他歸案啊,他的武功那麼高,昨日若不是受了攻心散的影響,估計我們早都死在他手上了!”

“既然事關魔宮,明日我要去桃花山莊,稟報盟主這件事情!”段如霜說道。

衙門根本無法跟魔宮的人相抗衡,這也是段如霜日後加入攻打魔宮的隊伍的導火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