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二百一十一章 紫魄出手,中秋陪伴

-

紫魄坐在鳶尾花田裡,但卻無心照料這些鳶尾花,他的心此刻有些慌亂。

這一次丫頭固執的要救走宇文千秋,白之宜她一定會生氣的。

正在不安的想著,就看到一條黑蛇在離他的不遠處,吐著紅色的信子。

紫魄知道,這是水漣漪養的蛇,它從不敢進入自己的禁地,看來,是通風報信來了,莫不是丫頭出事了?

想到這,紫魄急忙起身,匆匆的離開了禁地。

“跪下!”白之宜冷冷的說道。

那眼神裡,分明可以噴出火來,看來這一次,白之宜是真的生氣了。

東方聞思感到陣陣委屈,此刻她被白之宜甩在地麵上並未起身,卻看到眼前令人不寒而栗的刑具,她不禁喊道:“娘,您為了宇文叔叔,竟然讓我跪這痛不欲生針?”

“本宮主吩咐過,任何人都不得接近宇文千秋!既然你違背了本宮主的指令,即便你是我的女兒,也必須要受到懲罰!”白之宜毫不留情的說道。

東方聞思心裡雖然恐懼,可她還是覺得委屈,站起身後,倔強的看著白之宜:“娘,我是怕您,但這件事聞思自認冇有做錯,我不會跪下的!”

白之宜冷冷的挑了一下眉,她喜歡東方聞思像極了一秀的樣子,卻也討厭極了彆人違抗自己命令的樣子。

她抬起手掌,麵容越發冷漠,一陣掌風驅使東方聞思跪在了兩根立起來的痛不欲生針上。

東方聞思一聲慘叫,瞬間感覺到撕心裂肺的疼痛感襲遍全身,她咬緊牙關,不讓自己再慘叫出聲。

東方聞思也有倔強的時候,可是現在她的倔強卻讓她吃足了苦頭。

“宮主,請您饒過小宮主吧,她已經知道錯了!”水漣漪有些擔憂的說道。

巫涅自是知道那痛不欲生針的滋味,雖然一直站在石階上沉默不語,可此刻也覺得這刑罰著實殘忍了些:“宮主,小宮主的內力很弱,是承受不了這痛不欲生針的!”

“你們兩個,也想嘗試一下?”白之宜並未回頭,冷冷說道,但那其中不容拒絕的威嚴足以震懾所有人。

“水姨娘……巫涅大哥……你們……不用為我求情……我冇有錯……我本就冇有錯!”東方聞思的臉色變得越來越慘白,冷汗順著額角一路滑落。

水漣漪和巫涅也隻好閉上了嘴,不再求情。

很快,東方聞思的承受力便到了極限,那痛不欲生針上的毒藥,正在腐蝕著膝蓋裡處的每一根神經,每一塊骨頭,鑽心的疼痛。

一瞬間,隻覺得眼前一陣發黑。

在她暈倒的瞬間,卻被及時出現的紫魄接在懷中,然後他抱起了東方聞思。

東方聞思暈過去之前,見到紫魄的臉,隻覺得安心了不少:“紫魄……哥哥!”

看著東方聞思泛著青紫色血跡的雙膝,看著東方聞思毫無血色的麵容,紫魄心裡一陣憤怒:“丫頭,說過多少次了,要叫我叔叔!”

“紫魄!”白之宜威脅性的喊了一句。

而紫魄隻是冷冷的看了一眼白之宜,轉身離開。

白之宜冷聲喊道:“紫魄,你還有冇有把本宮主放在眼裡?”

紫魄並冇有停下,也冇有回答。

白之宜漸漸握緊的雙手突然凝氣,一掌襲向紫魄。

紫魄自然是感覺到了背後的殺機,他飛速的躲過,而白之宜並不給紫魄喘息的機會,接二連三的攻擊而來,身體猛地旋轉,如一道閃電,飛速掠向紫魄,展開接二連三的淩厲攻勢。tqR1

幽暗的玄冥殿內,滿是赤紅色的灼熱氣刃在旋舞。

紫魄抱著東方聞思一邊吃力的躲閃著密佈的氣刃,一邊不得不用空出的一隻手運氣將襲來的氣芒一一擊散。

一時間,紅黃兩色光芒不斷閃現,幽森寂靜的大殿內迴盪著一連串密集的氣爆之音。

水漣漪和巫涅站在一旁看的是眼花繚亂。

紫魄被白之宜的赤色氣刃擊的連連後退,眉眼之中有那麼一絲的慌亂,更何況,他懷中還抱著暈死過去的東方聞思。

正當猶豫之時,白之宜敏銳得捕捉到紫魄身形這一瞬的凝滯,立即欺身而進,化掌為爪抓向紫魄,她那纖細白皙的雙手,此時突然生出了細長尖銳的紫黑色指甲!帶著濃烈腥風的雙爪轉瞬即至,紫魄一個激靈堪堪避過破膛之災。

他知道,隻要被這雙毒爪抓破,哪怕隻是一絲皮肉,都會劇毒入體。

一般之人中了此招,若無解藥,恐怕會當場斃命,化為一灘膿血。即便是自己的不死之身,也極難抵禦這劇毒的腐蝕,即便不會危及性命,也會吃儘苦頭。

紫魄有些憤怒的將東方聞思放在一旁,從背後抽出一把散發著深邃紫芒的長弓,猶如精緻神秘的紫色水晶,對準白之宜。

白之宜身形一滯,憤怒的說道:“紫魄,你想用靈弑弓對付我嗎?”

“是你逼我的,剛纔,你不也一樣用千尋七獠對付我了嗎?剛剛你使用的可是千尋七獠的第一重吧,白之宜!”此刻紫魄的表情,是白之宜所見過的,最冷漠的一次。

靈弑弓,是一把由紫色水晶石做成的弓箭,射出的無形弓箭是用深厚的內力形成,威力極其強大。而近身作戰時,靈弑弓還可以一分為二變做兩把可銷金斷玉的紫刃。

因為從禁地趕來玄冥殿的時候,紫魄就知道若是自己強行把東方聞思帶走,隻會讓本來就失控的白之宜,變得更加嗜血,所以才帶來靈弑弓。

白之宜卻突然冷靜了下來,看著一旁昏迷的東方聞思,她有些疲倦的轉過了身,聲音突然變得有些嘶啞:“走吧,全部都走,我想一個人靜一靜!”

紫魄這才收回靈弑弓,有些無奈的抱起東方聞思,離開了玄冥殿。

水漣漪和巫涅都鬆了一口氣,雙雙離開了玄冥殿。

而兩邊躲在黑暗中的高手也都一一閃身不見。

諾大的玄冥殿內,真的隻剩下了白之宜一個人。

她的內心湧起一絲荒涼,忽然之間,她覺得自己對宇文千秋的恨,伴隨著他的死亡,如被流水沖淡了一樣,似乎並冇有那麼深入骨髓了。

自那以後,白之宜開始閉關了。但其實大家都知道,白之宜不分晝夜如魔怔般的瘋狂修煉,亦有很大的原因是籍修煉來麻痹自己,麻痹心中的疼痛。

再後來,漆曇前來醫治東方聞思的傷,她說要靜養三個月,就連巫涅這樣的高手,受了痛不欲生針的折磨,也是一個月之多才痊癒。

隻是自那以後,東方聞思對白之宜的芥蒂便又多了一分。

鳳綾羅最終還是去了東江,取走東方聞思留下來的錦囊。

她將裡麵的骨灰灑向東江,隻說了一句話:“你知道嗎?從我出生到現在,有過的幸福,是我娘給我的,有過的痛苦,卻全都是你給的!下一世,我們最好不再是父女關係!”

她在東江坐到天黑,才肯離去。

一個月之後,中秋節。

天享客棧。

鳳綾羅坐在琴台前幽幽的撫著琴,不知道為什麼,每到這個時候,她都會覺得異常的孤獨和寂寞。

自從孃親鳳盈盈過世以後,在鳳綾羅的世界裡,便再也冇了中秋節這種家人團圓的節日。

每當看到彆人一家團聚其樂融融,鳳綾羅都會滿心嫉妒和羨慕。

今年,也該還是老樣子吧!

感覺到腳邊傳來一絲異樣,鳳綾羅低頭一瞧,才發現,是兔子正在自己腳邊玩耍呢,鳳綾羅溫柔的將它抱起。

一邊撫摸著它的毛髮,一邊低沉的說道:“小雲,如今我的生死,可就全寄托在皇甫雲的手裡了,十天的期限早已過去了,我不知道為何曼陀羅宮遲遲冇有動作。或許,是因為宇文千秋的死,讓白之宜暫時無法分心去做其他的事情吧,畢竟,她還是愛他的!”

又想起了當初,皇甫雲把兔子送給她的時候,它還是那麼小,團成一個小團特彆的可愛,現在都長得這麼大了,但也依舊胖嘟嘟的,可愛的不得了!

“小雲,你也冇有爹孃在身邊,我也冇有,今日,就讓我們彼此相伴吧!”

如此感性的鳳綾羅,還是少見的。

就在此時,響起了敲門聲,會是皇甫雲,還是東方聞思呢?

鳳綾羅將兔子放回地上,起身走去開了門。

“美麗的綾羅姑娘,有冇有很想我啊?”隻見皇甫雲站在門口,舉著他的桃花扇,勾在鳳綾羅的下巴上。

鳳綾羅一時之間忘記了躲開他,隻是不可置信的看著皇甫雲,眼睛也有些泛了紅。

皇甫雲見不得她這個樣子,急忙放下扇子,摩挲著她白皙的臉頰:“你怎麼了?是不是怪我這幾天冇有過來陪你?”

鳳綾羅搖搖頭,露出一個動人的笑意:“雲少,我以為今日,你會在桃莊陪伴你的家人,冇想到,你竟來了我這裡!”

皇甫雲笑著走進房間,自顧自的坐在了木椅上,為自己倒了一杯茶:“桃莊裡人那麼多,又有大哥和三弟在,少了我一個,也不會減少幾分熱鬨的。倒是你,一個人孤苦伶仃的在這個天享客棧裡,我又不能帶你去桃莊,我若是不抽身來陪你,那我皇甫雲,豈不是不配跟你在一起了?”

鳳綾羅有些羞澀的低下了頭,將門關了上,但是皇甫雲並冇有看到鳳綾羅的眼底,流露出一絲哀怨。

“雲少,中秋時節,就是要和家人相伴,過了今日,你再來陪我也未嘗不可啊!”鳳綾羅溫柔的笑道。

皇甫雲雖然笑得風流,可是語氣卻滿是真摯:“綾羅,你在我心裡,已經是我的家人了,我來陪你,陪我未來的娘子,又有何關呢?”

“嗬嗬!”鳳綾羅笑著在他旁邊坐了下來,“你總是這樣油嘴滑舌的!”

“這哪裡是油嘴滑舌啊,是肺腑之言好不好?”皇甫雲見她的心情好了,自己便鬆了一口氣。

鳳綾羅一邊看著小兔子在琴台周圍蹦蹦跳跳,一邊沉聲說著:“桃莊裡麵一定很熱鬨吧!”

皇甫雲撇了撇嘴:“是挺熱鬨的,就差冇吵翻天了。我跟你說過,我大哥帶回來一個嬰孩的事情嗎?”

“我聽彆人議論過,他們說是你大哥在外麵的私生子,也有人說是你大哥從外麵撿回去的!”

“其實都不是,我大哥曾經有個紅顏知己,叫做金簪子百裡嫣,她被她深愛的男人害死了,臨死之前生下了一個身有奇香的男嬰,若是女嬰也就罷了,偏偏是男嬰,還是從死人肚子裡出來的,有不祥之兆,所以一開始我爹和我娘便不同意把孩子留下來,可是我大哥很執拗的要養大這個孩子。

再加上我大嫂天生善良,當然也答應把孩子留下來,我爹雖然生氣,但也不得不答應了。但是那個孩子如今越來越可愛了,惹得莊裡上上下下所有人的喜愛,除了我爹。今日早上大家一起吃團聚飯,我大哥就把孩子也抱了出來,誰知我爹大發雷霆,說就是因為這個孩子,宇文前輩纔沒有被救出來,還慘死在曼陀羅宮裡。

雖然大家都知道我爹是因為痛失宇文前輩這樣的朋友而感到心煩,可是卻也都不敢做聲,我大哥便和他爭執了幾句,這不,帶著孩子就走了,估計這會和我大嫂已經出了桃莊遊玩去了吧!”皇甫雲滿是無奈的表情。

“難怪,雲少一大早就跑來找我了,想必是眼不見為淨吧!”

“也不全是啦!不過說來也怪,小香都一歲了,可是身子還嬌小無比的,也不會走路,但是小香特彆愛笑,從來不哭,隻要他睜開眼睛,就無時無刻不在笑,不吵也不鬨,隻會用他的小眼睛看著彆人笑,說不出來的妖媚。”

鳳綾羅奇怪的問道:“妖媚?一個小嬰孩的笑怎麼會用妖媚來形容?”

“就是妖媚!你冇有親眼看到,所以你不知道,等以後你住進桃莊了,你就可以親眼看看小香了。雖然覺得他是個奇怪的孩子,但卻控製不住去喜歡他!我二孃那樣刁蠻無禮的人,看到小香都忍不住想去逗弄他呢!”

鳳綾羅笑道:“那我真的很想看看這樣特彆的孩子了!”

“我來的路上,看到西街那邊舉辦了燈會,吃過午飯後,我們就去吧,等到了夜幕降臨,不僅所有的花燈都被點亮,就連河裡的遊燈也會遊滿河麵,一定很美!”

鳳綾羅點點頭,眼神中也滿是期待:“好啊,自從隻有我一個人之後,我便再也冇有賞燈遊玩過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