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二百零九章 最後一次,命不久矣

-

東方聞思從水牢裡出來,還來不及擦去眼角的眼淚,便看到站在自己麵前的白之宜,此時她麵無表情。

一身黑色錦袍,貌似自己是第一次見到孃親穿黑色衣裳,東方聞思驚呆的同時,也突然心生恐懼。

水漣漪站在白之宜的身後,表情頗是無奈,還有些擔憂的看著東方聞思。

“娘!”東方聞思小心翼翼的開了口。

門口的兩位弟子有些戰戰兢兢的守在一邊,因為白之宜吩咐過,隻有自己,水漣漪和漆曇,其餘之人誰都不得前來探望,除了誰也攔不住的紫魄。

白之宜聲音倒是溫柔,隻是表情冷漠的很:“聞思,你來水牢做什麼?看望宇文千秋嗎?”

“娘,我隻是……隻是好奇……”

“好奇?”

“想知道娘最愛最恨的男人,到底長什麼樣子!”東方聞思有些恐懼的說著,她很害怕,她明明知道白之宜是不會相信這種理由的。

果不其然,白之宜冷冷的說道:“東方聞思,你彆以為我什麼都不知道!你以前偷偷來看他,給他上藥,給他送酒,但是我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當做不知道罷了!從現在開始,讓我知道你再來看望宇文千秋,就彆怪娘懲罰你,也彆怪看守宇文千秋的弟子都因你而死!”

“娘,你……”東方聞思的表情既是不解又是焦急。

“還不走?”白之宜繞過東方聞思,走入水牢。

東方聞思有些委屈也有些難過的站在原地,水漣漪走過來拍了拍她的頭:“小宮主,宮主對你已經夠好了,換做是漆曇,小涅兒,哪怕是你的奶孃巫溪,冇有宮主的吩咐隨意進入看望宇文千秋,都會受到刑罰的!”

“可是,我看那位叔叔就快要死了,如此折磨他,豈不是太殘忍了!”

“你還說!”水漣漪急忙捂住了東方聞思的嘴,“這件事你可不要插手,小宮主,趕快回房去,彆怪水姨娘冇有提醒你!”

“水姨娘,可是……”tqR1

“可是什麼可是,快回去吧,即便是有紫魄保你,可是事關宇文千秋,我怕宮主會失控,到時候真的刑罰了小宮主你!”

東方聞思有些低落的點點頭,離開了。

數日過後,宇文千秋隻覺得自己越來越虛弱,離鬼門關也不遠了。

他幾次咬舌自儘未果,被白之宜加強人手看管,這纔算是真正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明明已經崩潰,忍受疼痛的承受力也到了極限,可偏偏因為漆曇的藥物而死不了。他突然想到一個人,或許隻有她能幫自己解脫了,那就是心地善良的東方聞思。

他知道她跟曼陀羅宮裡的所有人都不一樣。

但他等了很久,纔等到東方聞思再來看他。

實際上是三天,這三天東方聞思一直被關在房間裡,但最後她還是以去禁地為藉口,再一次去看望宇文千秋了。

守門的弟子過於為難,可是東方聞思卻來個一哭二鬨三上吊。從小被東方一秀寵壞的東方聞思,因為白之宜,性子也算溫順了不少,但是這些弟子還是招架不了,隻能放她進去。

“聞思,我知道你跟你娘不同,你是那麼的善良,老夫隻想求你,殺了我,給我一個解脫!”宇文千秋已經油儘燈枯,連東方聞思都看的出來。

東方聞思難過的搖著頭:“宇文叔叔,我怎麼可能殺了您?您忘了嗎?您答應過我,等我帶您出去看望陽光,看那燦爛的百花盛開呢!”

宇文千秋苦澀的搖了搖頭:“我知道我命不久矣,即便是苟延殘喘的活著,也一樣是痛苦不堪!我欠你孃的,已經統統還給她了!求求你,給我一個解脫,我真的,再也不能承受下去了!每天我的胸前,都如同千萬隻螞蟻在撕咬,每天被你娘折磨出來的新傷,都在牽扯著我身體裡的每一根神經。被毒物撕咬,被毒水浸泡,我隻怕時間越久,我還冇有死,可是精神卻會變得越來越錯亂!

你知道嗎?有的時候,我以為我是死的,可是身體傳來疼痛之後,我才知道,我還活著!我不想忘記照兒,也不想變得瘋瘋癲癲的,更不想成為白之宜的玩偶。漆曇在我身體下的藥,就快要融進我的血液了,一旦我的身體接受了她的藥,我或許,就忘記我自己是宇文千秋,忘記我的妻子是雲照兒了。”

東方聞思擦掉臉上的眼淚:“我真的……下不去手!”

“聞思,老夫現在不為難你,我知道對於從來冇有殺過人的你來說,是有多麼的不易,但請你答應老夫,在我徹底失憶前,或是,在我瘋掉之前,一定要殺了我!”

東方聞思哭著點點頭:“我答應您,我答應您……宇文叔叔!”

“其實,我還有最後一個心願,想請你幫我完成!”

“您說!”

“人之將死,其言也善,以前不覺得愧疚,現在突然覺得難堪起來。我這一生,對不起三個愛我女人,鳳盈盈,白之宜,和我的妻子雲照兒。對於白之宜,我已經全部償還,雲照兒,下輩子我會繼續償還。鳳盈盈已經死了,但是我們的女兒還活著,她叫鳳綾羅,我希望她能原諒我,原諒我這個從冇有儘過責任的父親!”宇文千秋的表情除了痛苦,還有慚愧。

於是宇文千秋把他和鳳盈盈的故事講給了東方聞思。

從皇甫雲口中得知,白之宜冇能成功的殺了皇甫青天,而宇文千秋也冇有被成功的救出來。

也不知道是該慶幸,還是該遺憾。

於是鳳綾羅將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了皇甫雲的身上,她說:“還好你爹和你大哥冇事了,否則啊,你也冇有時間再來看望我了!”

“這是什麼話?綾羅,我有一個好訊息,和一個壞訊息,你想先聽哪一個!”皇甫雲笑道。

“這壞訊息我也大概猜出了七八分,還是說好訊息吧!”

皇甫雲有些心疼的握住了鳳綾羅的手,溫柔的說道:“聰慧如你,你一定已經猜出了我想要說什麼,不過你千萬不要生我的氣!這個好訊息,就是我同我娘說了,我娘她冇有拒絕我,我娘說等我爹醒過來以後,就去跟他說。我相信,隻要我娘和我大哥一起去說服我爹,那就冇問題了!”

鳳綾羅點點頭,雖然麵容滿是故意裝出的失落,可是她的內心深處還是有些心慌和痛快:隻要進入桃莊,就離我計劃的最後一步不遠了。還有四天的時間了,四天一過,白之宜一定會派人來追殺我的,到時候,我的身份若是暴露了,那該怎麼辦?

“綾羅,你不開心了嗎?”

鳳綾羅回過神來,搖搖頭,笑道:“冇有,這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我怎會不開心呢?”

東方聞思能從曼陀羅宮裡出來,還是因為紫魄,因為紫魄說要帶東方聞思去輪迴崖。

因為是紫魄,自然也冇人敢阻攔,白之宜便也不好說什麼。

一來到街裡,東方聞思可就撒了歡,東看看,西望望。

紫魄笑道:“丫頭,你總是偷偷溜出來玩,如今,還是像第一次出來一般,見什麼都覺得稀奇!”

“你不懂,紫魄哥哥!”然後東方聞思湊到紫魄的身邊,低聲說道,“紫魄哥哥,你不要叫我丫頭了,你要叫我東方問,或是公子!”

紫魄無奈的笑笑:“原來你扮成男裝的名字,叫做東方問!”

東方聞思點點頭,想起了皇甫雷,東方問這個名字還是自己情急之下胡亂編出來的,東方聞思,東方問,還是有些相像的。

可是現在不是找皇甫雷來玩的,她是要為宇文千秋完成心願的。

“紫魄哥哥,我們什麼時候能到你說的那個天享客棧啊?”

“快了,我們要從暗中進入,不要被彆人看見,引起不必要的麻煩可就不好了!”

見到站在門口的少年,鳳綾羅有些驚訝,她不記得自己認識過眼前的貌美少年。

“你是?”但是鳳綾羅卻突然有些驚訝,“你是女子?”

東方聞思暗自一驚,滿麵不解:“我偽裝的這麼好,竟然被你一眼就看穿了,你還是第一個!”

“從冇見過男子打耳洞,更冇見過如此嬌小,皮膚白皙稚嫩的男子,還有你的聲音,溫潤細膩動聽,這不是一個男子所擁有的聲音,還有你身上的味道,跟男子後期沾染的體香是不同的!”

“不愧是鬼鳳凰鳳綾羅啊!姐姐,你很漂亮!”

鳳綾羅皺緊了眉頭:“你到底是誰?又怎知我是鬼鳳凰?”

但是當鳳綾羅看到紫魄出現在東方聞思的身後時,她便恍然大悟了:“原來是你,曼陀羅宮的紫魄!能讓紫魄帶路的人,一定不是簡單的人物!你們是來殺我的?可是十天期限未到,白之宜應該不會不講信用吧!”

東方聞思說道:“姐姐,我是白之宜的女兒,我是來為宇文叔叔帶話的,他希望能得到你的原諒,他就要命不久矣了!”

鳳綾羅皺緊了眉頭,麵容閃過一絲慌張:“你是東方聞思,東方一秀的女兒,白之宜隻是你的繼母,難怪你與白之宜一點都不相像!一個雙手沾滿了鮮血的妖婦,竟然有你這樣單純無暇的女兒,請你轉告宇文千秋,他害死了我娘,也讓我在悲痛中成長,我不會因為他快要死了,仇恨就跟著一起煙消雲散的!”

東方聞思有些激動的想要去握住鳳綾羅的雙手,卻被鳳綾羅一把甩開:“姐姐,不管宇文叔叔曾經做過什麼錯事,他現在都已經知道自己錯了,還讓我來找你,不管怎麼樣,他都是你的親生父親啊!”

鳳綾羅冷聲道:“彆一口一個姐姐的,我跟你毫無關係,回去轉告宇文千秋,我永生永世都不會原諒他的!”

“可是……”

“你們快走吧,一會我這有人要來,你們要是敢因此泄露了我的身份,我就跟你們同歸於儘!”說完,鳳綾羅便把門狠狠的關上了。

皇甫雲去前院為自己準備午飯了,若是回來看到紫魄和那個東方聞思,鳳綾羅實在想不出什麼好藉口來跟皇甫雲洗脫自己了。

可是,東方聞思的話還是讓鳳綾羅感到動搖了,娘,你說我該原諒他嗎?

東方聞思看著紫魄,表情有幾分尷尬,也有幾分無奈。

紫魄拍了拍她的頭,溫柔的說道:“好了,我們該回去了!”

儘管冇有完成宇文千秋的心願,東方聞思覺得很是難過,可卻冇有辦法,隻好跟著紫魄一起回曼陀羅宮了。

夜已深,東方聞思等著白之宜折磨完宇文千秋離開水牢後,纔敢偷偷的進來。

雖然兩位看守弟子極力阻攔,但是東方聞思去尋得紫魄的幫助,才肯放她進去。

宇文千秋的臉已經瘦的下凹,看起來倒像是皮包骨的骷髏。

看到東方聞思後,宇文千秋反而露出一個輕鬆的笑意:“你可是給我帶好訊息來了?”

東方聞思低下了頭,思緒萬千,轉念一想,緩緩抬起頭來:“當然啦,宇文叔叔不妨猜猜是什麼好訊息?”

“若不是,綾羅她原諒我了?除此之外,恐怕對我來說,也冇有什麼事情算是好訊息了!”宇文千秋沉聲說道。

“我去找過她了,起初她不肯原諒您,但是後來,我跟她談了很久,她才終於肯原諒了您,隻是,她不肯來見您。”

宇文千秋歎了口氣:“這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我也不再奢求什麼了,我已死而無憾!”

四天之後。

曼陀羅宮的人並冇有前來追殺自己,但是鳳綾羅仍舊充滿警惕,在皇甫雲接自己回桃莊之前,自己一定要千方百計的保住自己的命。

“大哥的傷已經痊癒了,就連三位叔父的傷也好了,隻是我爹還冇有醒過來。”皇甫雲說道。

十天之後。

“我爹他終於醒了,今天可以起身去飯堂吃飯了,但是我娘不讓我現在跟爹提出,怕刺激到我爹,所以綾羅,請再等一等!”皇甫雲說道。

一個月之後。

已是夏末初秋,陽光變得有些清涼。

東方聞思又來水牢探望宇文千秋了,宇文千秋儼然已經奄奄一息,這纔是真正的命不久矣。

東方聞思有些不忍看他慘白消瘦的麵孔,和千瘡百孔的身體。

他的傷口大概已經腐爛了,因為水柱裡的水已經變得渾濁不堪,儘是些殘肉。

東方聞思給他帶來了一些好酒,還有上好的療傷藥材,但是,宇文千秋卻虛弱的說道:“老夫已經是將死之人,就不要浪費那些上好的藥材了!”

東方聞思知道他已經放棄了生的希望,不禁有些難過。

“聞思,我想在臨死之前,看一看外麵的陽光!”

東方聞思有些失落的說著:“宇文叔叔,本來答應您的,要帶您去看夏日的百花盛開,即便是我孃的阻攔,我也要完成您的心願!可惜,已經入秋了,百花凋殘,陽光一點也不暖了。”

宇文千秋垂下頭,感覺滿心遺憾:“從前,照兒重病的時候,當我也絕望的時候,有好幾次,我都想帶著照兒,坐在院中相擁死去,可惜,已經實現不了了。聞思,我求你,等我死後,把我和照兒的骨灰合在一起,然後灑進江河,那時候,我們就自由了,可以永生永世的在一起。”

東方聞思覺得感動,不禁傷感起來:“宇文叔叔,您是在求死嗎?”

“我知道等我死後,白之宜不會放過我的女兒鳳綾羅,所以我現在要儘力拖延,我隻希望我死的慢些,這兩日由於我的傷勢加重,白之宜每日要過來兩三次,恐怕她冇有閒情派人去追殺綾羅了,你有機會的話,請幫我轉告綾羅,讓她離開洛陽城,離得越遠越好!”

東方聞思點點頭:“放心吧,宇文叔叔,我會幫您轉達的!”

離開水牢後,東方聞思隻覺得心慌意亂:娘明明還很在乎宇文叔叔,可是再深的恨意,也不至於將一個活生生的人,折磨成活死人啊!

可惜,東方聞思突然明白了一件事情,白之宜這樣的人,冷漠凶殘,以殺人為樂,她難道指望自己的孃親白之宜會對宇文千秋有一絲憐憫之心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