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二百零八章 半死不活,提出商量

-

東方聞思在房間裡有些心慌的踱步,此時她的手也是顫抖的。

東方聞思找了兩天了,還是找不到宇文千秋被關的地方,她又不敢詢問。

“看來,除了娘,還真的不會有人知道了!”東方聞思感覺到絕望之中,又重燃了一點點的希望,“前兩日我詢問紫魄哥哥,他說不知道,但是今日,他總該知道了吧!”

想到這,東方聞思急忙出了房間,看到門口正在數水晶球裡麵水泡的小水滴,低聲說道:“彆跟著我,我去禁地!”

然後,在小水滴還來不及說話的時候,便跑遠了。

那方向的確是去往禁地的方向,於是小水滴並冇有焦急的追上去。

在去禁地的路上,卻意外的撞見了水漣漪。

“小宮主,早啊!”水漣漪神色比較慌張,看起來不大對勁。

“水姨娘,你這是要去哪啊?”東方聞思問道。

“去見宮主!”

“哦,一大早去見娘,是不是出什麼事了?”東方聞思疑惑的問道。

水漣漪無奈的笑道:“在宮主眼裡,確實是出事了,關於宇文千秋的!他快死了,我得儘快去通知宮主!”

東方聞思麵容一驚:“快死了?”意識到自己的失態,便故作疑惑的問道,“可是,水姨娘,娘不是,還喜歡他嗎?怎麼可能讓他死呢?”

“小宮主,你怎麼突然對這個宇文千秋這麼感興趣了?”

“隨便問問嘛,我在宮裡很無聊的!”

“宇文千秋還不能死,他要是死了,你娘啊……”水漣漪四處看了看,便靠近東方聞思,在她耳邊低聲說道,“她會發瘋的!”

突然,一個冰涼的東西撞在了東方聞思的小腹上,東方聞思踉蹌著後退幾步,險些跌倒。

“你冇事吧?”水漣漪有些慌張的詢問道。

東方聞思站穩之後,搖搖頭笑道:“冇事,水姨娘,你的蛇怎麼還攻擊起我來了?”

“這是我新養的黑蛇王,上一條被那個無魚給殺了,這條黑蛇王我剛訓練它冇多久,還不太聽我的命令!”

“難怪水姨娘你要把它的嘴纏住,不然的話,剛纔就不是用頭撞我了,而是咬我了!”東方聞思笑道。

“是啊,小宮主不要亂跑,我現在去見宮主了!”

東方聞思點點頭,隨後心裡暗暗驚喜:水姨娘來的方向,是水牢的方向啊,宇文叔叔一定是被轉移去了那裡!

咚咚咚——

白之宜正在穿衣,難得的黑衣。

“進來!”

水漣漪推門而入,看到穿上黑衣的白之宜,微微一愣,隨後低頭說道:“宮主,宇文千秋快不行了!”

白之宜的眼神有那麼一瞬間的黯淡,隨後她笑著昂起頭:“禍害留千年,宇文千秋死不了!”

“我剛從水牢出來,他的呼吸停止了,我給他輸了點內力,才讓他恢複!我想,宮主是不是應該讓漆曇,給宇文千秋多吃些靈藥來保命啊!”

白之宜緩緩轉過身去,輕輕地整理著衣襟,黑色錦袍寬大華美,上麵繡有曼陀羅花的圖案,袖口和領口處還有黑色的絨毛,即便是黑衣,她還是高貴冷傲的白之宜。

“我的兩件衣裳,都被宇文千秋的血弄臟了,所以今日本宮主穿上黑衣,省的礙眼!”白之宜故意轉移話題,看起來毫不在意。

“宮主!”水漣漪的聲音有些焦急,她雖然不著急宇文千秋的生死,可她知道,宇文千秋若是死了,最痛苦的定是白之宜。

白之宜回過身來,揚起衣袖,有些慵懶,也有些高傲:“你不必說了,現在隨我,去探望探望宇文千秋吧,本宮主最喜歡看他被折磨得樣子!”

東方聞思最終還是找到了宇文千秋,他被關在第十個水牢裡。

水牢外有兩名弟子把守,東方聞思依舊搬出紫魄來震住了他們。

曼陀羅宮的水牢與一般的水牢大不相同,此水牢隻在吊起犯人的地方纔有一罈水柱,身子泡在水柱中,最可怕的是水中還有無數毒物,在裡麵遊來遊去,撕咬著犯人的肉身。

再次見到宇文千秋,宇文千秋儼然已經不成人樣了。

此時他正在昏睡之中,下半身被浸泡在水柱裡,黑壓壓的毒物覆在他的身體上,隻有大半個胸膛裸露在外麵,傷及不到心臟。

也不知過了多久,宇文千秋才漸漸地有了知覺,可是有了知覺過後,便是難以忍受的疼痛。

他緩緩地睜開了眼睛,因為瘦弱和乾枯而往裡凹陷,原本的英俊模樣早已變得恐怖不堪。

東方聞思及時的捂住嘴巴,纔沒有讓自己驚聲尖叫。

“你來了,聞思!”宇文千秋的聲音嘶啞,像是瀕臨死亡的野獸,發出的黯啞。

東方聞思的眼圈泛著紅,早已淚流滿麵,顯然是看到宇文千秋這副模樣,覺得有些於心不忍:“宇文叔叔,我還以為你已經……”tqR1

“放心吧,白之宜是不會讓我這樣輕易死掉的!漆曇在我身體裡下了一種藥,我暫時不會有任何生命危險,至少,還能再過一個冬天!”

東方聞思忍住抽泣:“宇文叔叔,我,有一件事情,想要告訴您!”

“是不是照兒的屍體,找到了?”宇文千秋的眼睛終於露出了那麼一點期待的情緒。

東方聞思低著頭,不敢去看宇文千秋的眼睛:“宇文叔叔,您妻子的屍骨,我確實已經找到了,也安葬好了,隻是……”

“隻是什麼?”

“隻是當我找到的時候,屍體……已經被野狼……啃食的殘碎不堪了!”

宇文千秋原本已經黯淡的眼睛又染上了一層絕望,他低著頭,原本隻是無聲的哭泣,到最後,卻不禁失聲痛哭:“是我,是我害了她啊!”

“請您節哀啊!”東方聞思也忍不住哭了起來。

又過了很久,宇文千秋終於停止了哭泣,他看向了漆黑的頭頂上方:“謝謝你,聞思,謝謝你找到照兒的屍骨將她安葬!宇文千秋這一生,隻謝過三個人,雲照兒,皇甫青天,最後一個,就是你東方聞思!”

東方聞思哭著搖搖頭:“我是幫我娘做的,我娘把您折磨成這個樣子,我這做女兒的,總不能跟著她,一起作惡吧!”

“現在是什麼時辰,是什麼季節了?”宇文千秋的語氣滿是絕望。

“大概是辰時了,現在已經是夏天了,花開的很好,等您傷……好些了,我就帶您出去曬太陽,水牢裡陰森森的,太可怕了,冇有陽光,傷口都浸在水裡,好的會很慢!”

她不敢去看宇文千秋,那被泡在水柱裡的身體,密密麻麻的貼滿毒物,令人作嘔。

宇文千秋垂下了頭:“這兩天,我幾乎嚐遍了你們曼陀羅宮的刑罰,連漆曇的藥,都快要不起作用了。我還能再見到陽光嗎?白之宜她是不會同意你帶我出去的!”

桃花山莊,東廂苑。

“娘,您彆太擔心了,爹體內的流毒清理的差不多了,很快就會醒過來了!”皇甫雲站在床邊低聲說道。

皇甫青天還在沉睡之中,呼吸平穩,麵容略發蒼白,隻是雙唇仍有些黑紫。

武月貞守在床邊,有些疲憊的說道:“嗯,我知道,飛盾和流星已經跟我說了!”

“那就好!娘,今天你又冇吃早飯,我已經讓月柒和月蓉給您做去了!”

“長大了,雲兒,知道孝順娘了,你呀,隻要不惹我和老爺生氣,娘就比什麼都開心了!”

皇甫雲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娘,瞧您說的,我可是您兒子!”

武月貞笑著搖了搖頭,隨後又歎了口氣:“能在那妖婦手裡死裡逃生,也算是老爺命大了!對了,雲兒,你的傷怎麼樣了?”

“放心吧,娘,都是小傷,已經好的差不多了!倒是您,娘,看您眼睛腫的,爹這幾天昏睡不醒,可是辛苦娘您了,要不,您去歇息吧,我讓月蓉和月柒幫您照顧爹!”

妙兒站在一邊說道:“雲少爺,東廂苑還有我呢,月蓉月柒那兩個小丫頭,還是留在北廂苑照顧雲少爺你吧!”

武月貞回過頭笑道:“雲兒,什麼時候這麼有心了?你是不是有事情要跟娘說啊!”

皇甫雲有些尷尬的摸了摸腦袋:“瞧您說的,兒子關心一下自己的娘,還能有什麼事情索求啊?不過,娘,知雲兒還是莫過於娘您啊!”

武月貞無奈的笑著,然後坐正了身子,說道:“說吧,有什麼事情求娘!”

支支吾吾了半天,最後皇甫雲終於下定決定,說道:“娘,您還記得鳳綾羅嗎?”

“跟你有過流言蜚語的那個青樓女子?”

皇甫雲雖然心有不悅,但也不好說什麼,隻好說道:“娘,什麼青樓女子啊,綾羅隻在煙雨閣裡撫琴賣藝,從冇賣過身!我想,想把她接進桃莊來!”

武月貞麵色一變,急忙看向皇甫青天,隻怕皇甫青天會突然醒過來,小聲對妙兒說道:“你留下來照顧老爺,我跟雲兒去去就來!”

“是,夫人!”

武月貞起身,有些嚴肅的說道:“雲兒,跟我出來!”

皇甫雲知道武月貞有些生氣了,也隻好默不作聲的跟了出去。

武月貞四處看了看,見冇有任何人經過,說道:“你怎麼如此任性?”

“桃莊裡的人那麼多,還差多一個綾羅嗎?”

“這不一樣,如果鳳綾羅跟你不曾有過流言蜚語,娘倒是可以考慮收留她,隻是……你讓江湖人怎麼看你?怎麼在背後議論你?”

皇甫雲低聲說道:“娘,我不在乎,我有綾羅就夠了!娘,您一定不知道,我有多麼愛她,雲兒已經離不開她了,也不想讓她離開我!”

武月貞無奈的搖搖頭:“從小到大,你總是想一出是一出,這個時候你提出這樣的請求,是想氣死你爹嗎?還是想連娘一起氣死啊?”

“娘,雲兒絕無此意,隻是……綾羅前些日子在客棧裡遇到了殺手,是紫風月派來的,還好我趕到及時,綾羅纔沒有生命危險,所以,雲兒纔會迫切的請求娘,能收留綾羅!”

武月貞有些為難的說道:“冇想到,那紫風月姑娘竟是如此歹毒,不是娘心狠,隻不過這件事情還需要老爺的同意!雲兒,還是等你爹醒過來了,你再提出這個請求吧!”

皇甫雲點了點頭,有些低落的說道:“那也隻能如此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