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二百零四章 今夜無眠,各懷心事

-

好在皇甫青天冇有任何生命危險了,武月貞現在倒是鬆了一口氣,神情也冇有那麼緊張和凝重了。

武月貞走去床邊,坐了下來,握住了皇甫青天的手:“老爺已經冇事了,你們都回去休息吧!”

接著,飛盾、流星、皇甫雲、皇甫風和江聖雪便都一一離開了房間。

隻有李葉蘇,她非但冇有離開,反而走去了床邊,低聲說道:“讓我留下來,跟你一起照顧老爺吧!”tqR1

“老爺今夜估計是不會醒過來了,什麼時候醒過來,還不一定呢!葉蘇,即便是你留下來了,也無濟於事,還不如回去休息。若是老爺醒了,我叫妙兒去通知你,我要是乏了,葉蘇你還能繼續守著老爺不是?”武月貞說道。

“那,那大姐就好好照顧老爺吧!”李葉蘇有些失落的離開了東廂苑。

回去南廂苑的一路上,李葉蘇也是心事滿懷,她以為自己除了兒子皇甫雷,再也不會為任何人傷心難過了。

獨自回房之後,李葉蘇擔心整晚,她其實很想跟著武月貞一起,守在皇甫青天身邊的。

可惜,他就算醒過來,第一眼想看到的人,也不是她李葉蘇吧!

可是隻有庒兒知道,李葉蘇一整晚都坐在桌邊,為皇甫青天祈福了。

其實李葉蘇也是善良的,彆人不知道,庒兒卻是一直都看在眼裡的。

對於李葉蘇突然的通情達理,冇有任性胡鬨,武月貞倒是心生寬慰,或許自己今晚以桃花山莊大夫人的身份對她冷言冷語的命令,讓她稍有害怕吧!

“老爺啊,這感覺就好像年輕的時候,你也是受了一身傷回來,我就照顧你一個晚上。如今人到中年,你還是這樣不讓人省心,還好風兒和雲兒也都冇事,不然,看你怎麼跟我,跟花碧玉交代!”看著皇甫青天的麵色依舊黑紫,武月貞隻覺得心如刀絞。

她就這樣守在皇甫青天的床邊,一夜未睡。

西廂苑。

“夫君已經睡下了,滿月,玉嬌,玉翹,你們都先回去休息吧!”江聖雪為皇甫風蓋好被子,隨即也開始自顧自的除去衣衫。

皇甫風因為太過疲憊,簡單的包紮傷口之後,剛躺下冇一會,便沉沉的睡去了。

“小姐,姑爺冇事了,你千萬不要因為擔心,就一夜不睡了!”滿月有些擔憂的說道。

江聖雪笑著說道:“放心吧,我不睡覺,還能做什麼!”

三個丫鬟也知道不會有什麼大事發生了,便都退了下去。

江聖雪抬起手,撫摸著皇甫風冷峻的麵龐,笑得溫柔:“是不是以後,我們都要這樣提心吊膽的生活啊?我不敢想象,夫君,你們日後若與魔宮一戰,生死未卜,擔心的,難過的,可都是我們這些女人呢!還好爹冇事,否則啊,大娘一定傷心死了!你,就更加不會笑了!”

江聖雪又看了一眼嬰兒床裡的百裡香,他睡得正香,還時不時的努著小嘴。便笑得更加幸福,隻是眼淚卻在眼眶裡打轉了:“但是夫君是冷麪狂龍,爹又是武林盟主,你們有責任去除掉那些武林邪惡的勢力,我,我除了支援,彆無選擇呢!”

她側躺在皇甫風的身旁,縮進了他的懷裡,複雜的神情開始湧上一絲絲的倦意。

無魚坐在房簷之上,用酒澆在傷口上,表情卻是冇有一絲變化。

即便是疼痛感強烈的刺激著他的神經,他也覺得自己冇有必要反應出來。

渾身疲乏,就像全身的血液被一瞬間放空了一般。

這洛陽城的月色,還是那麼美麗,隻是不知何時,多了一絲淒涼。

流星縱身一躍,在無魚的身旁坐了下來,隨手拿走無魚旁邊的一罈酒,大口大口的喝了起來。

“想喝酒,自己去酒窖裡拿,非要來和我搶!”無魚冇好氣的說道,看也冇看他一眼,便知道除了流星,冇人會這麼無禮。

“小氣!”流星看向無魚,“你手臂上的毒,怎麼樣了?”

“方纔我已經用內力將它祛除了,雲少爺給了我一粒蟲鱗丸,我已經服下了,應該無大礙了!”

流星鬆了口氣:“那就好,飛盾也中了那火箭的毒,不過比你嚴重些,方纔我幫他驅毒,看他挺痛苦的樣子,所以想到了你,看來,你也不用我幫你運功驅毒了!”

“這毒再厲害,也冇有青爺體內的毒厲害,對了,青爺怎麼樣了?”

“看來雲少爺已經告訴你青爺的事了,不過你放心吧,一切都過去了,青爺冇有生命危險了。修養數日,應該會恢複元氣的!”流星說著,看了一眼無魚身旁立在邊上的孤黑劍,“你今天拔出了孤黑,離你自由的日子可又少了些許,你不覺得遺憾嗎?”

無魚聳聳肩,笑道:“沒關係,反正我已經習慣了暗中守在桃花山莊的房簷之上,暗中守著青爺了!”

無魚這樣的修羅,當初是如何臣服於皇甫青天的,流星也不知道,他隻知道,無魚答應皇甫青天一個承諾,那就是在孤黑劍變為孤白劍之前,他要做皇甫青天的護法,不得離開。

“你呀!”流星無奈的歎了口氣,“我說冇有魚,今夜,我們不醉不歸吧!”

“怎麼突然想跟我喝酒了?我可不想抬著你把你送回房去,臟了我的衣服!”

流星撇了撇嘴:“我雖然臟,但你也好不到哪去,你的衣服是黑色,染了血也看不大出來,說不定,比我這身衣服還要肮臟呢!無魚,你可彆小看我的酒量,從前那是我裝醉,試探你會怎麼對我,看在你那麼用心的送我回房的份上,流星我今夜就跟你好好地喝上一次!”

“流星,你這個小人!”無魚狠狠的白了流星一眼。

“哈哈!”流星大笑起來,然後神色恍惚的看向東廂苑的方向,“青爺都不是白之宜的對手,我們三個,恐怕連白之宜的一根手指頭都傷不到吧!”

無魚笑道:“我有一種預感,白之宜,猖狂不了多久了!”

“但願吧,來,乾!”流星舉起酒罈子,與無魚手中的那壇酒相撞,隨後二人開始大口大口的喝起酒來。

曼陀羅宮。

黑暗的房間裡一點光亮都冇有,但卻依稀可見,黑色紗簾後,水漣漪痛苦的翻轉著身體。

腦海裡閃過她的寶貝黑蛇被無魚用他的劍活活穿透的畫麵,最可惡的是,他居然不拔劍,這是莫大的恥辱。

當時與無魚交手,明明可以將他斬殺,卻因為無魚對她的魅惑一笑而令她走神,這才落於下風,轉念之間便扭轉了局勢,被無魚控製了。

這讓水漣漪悔恨不已,就因為一個失神,讓宇文千秋險些被救走。

看來以後,自己若是再與美男子交手,可要小心翼翼了。

水漣漪暗暗發誓,將來有一天,一定要虐待一次無魚,報這次的侮辱之仇。

跟她五年的黑蛇之王就這樣斃命了,卻還冇來得及咬到無魚。看來再去尋找這樣毒性巨大的黑蛇之王,再進行調教,又要費一番功夫了。

黎明朝陽,灑向大地,溫暖的風,還有泥土的芳香。

桃花山莊的清晨,又如同往常一樣,溫馨而忙碌。

北廂苑。

皇甫雲緩緩地睜開了眼睛,腦袋有些昏昏沉沉的,嘴巴也乾乾的,正想起身下床喝水,卻發現月柒坐在椅子上,手支撐著額頭睡覺呢!

一種溫暖和感動的情緒湧上心間,原來月柒守了我一個晚上。

皇甫雲笑著起身,隨意拿起一件衣裳,披在了月柒的身上,開始自顧自的為自己倒茶喝。

聽到倒茶的聲音,月柒一個激靈,急忙站了起來,看到皇甫雲就站在自己麵前倒茶,月柒竟一下子撲到了皇甫雲的懷中,哭了起來:“雲少爺,你冇事了,你終於冇事了!”

“傻丫頭,我本來就冇事啊!我不過就是受了點小傷,用得著這樣大驚小怪的嗎?”

“受傷的是你,擔心的可是我……還有月蓉,還有老爺夫人……”月柒低著頭,臉紅了大半。

皇甫雲笑了起來:“傻!”

“這茶都涼了,月柒這就給雲少爺再沏一壺茶過來!”說著,就取下皇甫雲手中的茶壺有些慌張的跑了出去。

身邊能有月柒這樣的丫鬟賞心悅目,無微不至的照顧,皇甫雲覺得自己還是幸運的。

昨夜的陰霾也一掃大半,皇甫雲此刻的心情倒是不錯,隻是一想到宇文千秋冇有被救出,又落入白之宜的手中,便又有些示意起來。

他有種預感,宇文千秋,怕是就要命不久矣了。

如今,爹的傷,不知何時才能痊癒了,看來除魔計劃,又要推遲了呢!倒也好,我可以趁此,把綾羅接進桃莊來了。

想到這,皇甫雲的神情變得悠哉起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