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二百零二章 失敗告終,受到重創

-

“紫魄!”飛盾難以掩飾的顫抖,足以可見,紫魄跟白之宜一樣,是足以令他們感到恐懼的邪惡之人。

隻見一身紫色戰甲,優雅如鬼魅的紫魄降落在地麵上,衝著他邪魅的一笑,然後將宇文千秋直接抗在他的肩膀上,動作利落,猶如雷鳴閃電之速,讓飛盾反應過來之時,才發現為時已晚。

“背後襲擊,豈不是小人所為?”飛盾憤怒的說道,可是卻因為事情變得棘手而有些亂了陣腳。

“我紫魄也並非君子!宇文千秋是白之宜的人,你們,不能帶走!”紫魄優雅的說完,轉身便走。

飛盾憤怒的握緊手中的劍,急忙去追。

除了白之宜以外,飛盾是第一個與紫魄過招的正派之人。

然而紫魄隻是防守並不反擊,任由飛盾一劍一劍的刺向他的要害,可是飛盾心裡卻是絕望的。

紫魄有不死之身,也是跟白之宜平起平坐的魔宮之人,恐怕自己無論怎麼出手,都無法從紫魄的手中重新將宇文千秋救回來了吧!

“快走,飛盾,走!不要管我了,不要再管我了!”宇文千秋此刻也是痛心疾首,他覺得自己就是個累贅。

飛盾劇烈的喘息著,半跪在地:“宇文大俠!”

皇甫青天被流星攙扶著,見到宇文千秋落在紫魄的手裡,頓時覺得天昏地暗。

似乎就要麵臨的希望重新消散,又陷入無邊無際的深淵之中。

“宇文兄,我必須要救你!”說話間,皇甫青天已經脫離流星的攙扶,不顧安危,踉蹌的朝紫魄的方向走去。tqR1

流星驚訝之間,急忙追了上去:“青爺,不要過去,太危險了!”

紫魄扛著宇文千秋,就像扛著一隻斷了尖利的爪牙和手腳的猛虎野獸,他想掙紮,卻認命一般的動也不動了。

紫魄腰間的靈弑弓在黑暗之中閃爍著紫色的幽光,他若是出手,宇文千秋知道,所有人都活不了了。

“你們,快走!”宇文千秋昏昏沉沉的抬起頭來,聲音還很虛弱,冇有人看得到他的表情,卻是硬生生喊出了一句,“不要管我!”

“宇文兄!”皇甫青天頭暈目眩,險些跌倒。

宇文千秋的神情有些悲傷起來,他垂下了頭:“快走吧,皇甫兄!即便是我出去了,也不過就是廢人一個!你知道我的性子,成為廢人的宇文千秋,他還有活著的意義嗎?你們救不了我,救得了我一時,卻救不了我一世!我欠白之宜的債,還冇有還完,所以,我決定不走了,我不能讓你們為了我,在這裡喪命,你們已經身受重傷了,我卻無能為力,無法跟你們一起並肩作戰,這是對我宇文千秋的侮辱,是侮辱你知道嗎?所以,皇甫兄,你快走吧!”

皇甫青天一時愣在原地:“宇文兄,你,你竟是這樣想的嗎?”突然,他吐出一口鮮血,隻覺得宇文千秋的自暴自棄讓他生氣。

他拚了性命,也要救他出去,可是他,卻放棄了生。雖然,皇甫青天知道,他隻是不想讓他們為他涉險了。

“我想還完債,儘快去陪照兒,她是我這一生一世最愛的女人,皇甫兄,她在我心裡,就如同花碧玉在你的心裡。請你,成全我,離開吧!”

皇甫青天咬緊牙關,高聲喊道:“無魚,流星,飛盾,我們撤!”

得到皇甫青天離開的命令,無魚,飛盾和流星便竭力斬殺魔宮剩下的弟子,最後殺出了重圍。

紫魄自始至終都在冷笑著打量這一切,他轉身離開的同時,也正是皇甫青天撤退之時。

“宇文千秋,你以為你的深明大義犧牲自我就能讓皇甫青天感動嗎?”

“紫魄,或許你與東方一秀,永遠都冇有我與皇甫兄之間的情義,所以你永遠不會懂!”

紫魄冷哼一聲:“你覺得,我需要懂嗎?”

說完,便帶著宇文千秋,重新回去那人間地獄一般的曼陀羅宮。

“不愧是皇甫青天,受了這樣重的傷,還能使出桃花碎屍掌!”銅鏡沉聲道,抱著琳琅的身體有些顫抖,他看了一眼昏迷的琳琅,有些痛恨的高喝一聲,“追!”

殘留下的冰魄宮與烈火宮弟子再一次追了上去。

終於逃離了冰魄宮的地界,卻發現這裡早已死屍遍野,不遠處,皇甫風和皇甫雲正在與魔宮高手廝殺。

皇甫風和皇甫雲均已身受重傷,而魔宮的人也好不到哪去,就連巫涅的手臂都血流不止了。

見到皇甫青天他們出來了,都是狼狽不堪,卻不見宇文千秋的身影,便知道,營救計劃失敗了。

皇甫風和皇甫雲的心間不禁湧上了一絲淒涼,因為他們知道,機會隻有一次,不會再有下一次了。

“不要戀戰,速速離開!我……我以盟主……的身份……正……正式下令……全部撤離……”皇甫青天用儘最後一絲力氣喊道,接著便暈了過去。

流星費力的將他抗在肩上,而無魚,皇甫風和皇甫雲三人極力的抵擋巫涅等人的攻擊,讓飛盾和流星護著皇甫青天先行離去。

很快,剛纔交戰的冰魄烈火兩宮的殘留弟子也都一一出現,與巫涅等人對他們窮追不捨。

“不要放走皇甫青天!”巫涅高聲喊著,表情也是極為冷漠。

終於,在這生死關頭,聞且帶著他的丐幫弟子,賀逐飛帶著他的武當弟子,邱本義帶著他的天音弟子,齊齊出現。

論人手,皇甫青天的救兵已經多出魔宮之人大半,論成敗,冰魄宮與烈火宮的弟子早已筋疲力儘,恐怕……

巫涅本就受傷,再加上烈火冰魄兩宮弟子方纔奮戰均是疲憊不堪,如果再同三大幫派的人對決,恐怕損失慘重,連自己都會有生命危險。

可是如果自己生擒了皇甫青天,宮主會不會很開心?巫涅暗自想著,卻越發的猶豫起來。

“巫涅護法,若是與他們再戰下去,恐怕就會驚擾到更多的江湖門派了。銅鏡宮主與白狐宮主均已身受重傷,若是此時,他們拉攏所有門派趁機攻打冰魄烈火,恐怕……”一位冰魄宮的弟子說道。

如果現在冰魄宮和烈火宮遭受重創,恐怕會殃及到婆娑洞裡的……

更何況,就算我現在發出信號,曼陀羅宮的弟子冇有得到宮主的命令,也不會出現一兵一卒的。

想到這,巫涅高聲喊道:“我們撤!”

看到魔宮之人全部速速撤回,化解了這一危機,眾人才都鬆了口氣。

營救計劃的失敗,也算讓皇甫青天等人知道,對付魔宮,確實是不易之事。

桃花山莊。

庒兒一路小跑,到了東廂苑門口,探著頭往裡麵瞧了瞧,見東廂苑房間裡的燈還亮著,便又匆匆忙忙的往南廂苑跑去。

此時此刻,江聖雪也在東廂苑,武月貞坐在桌邊看似平靜的喝著茶,可是妙兒卻看得出來,她端起茶杯的手總是在不安的顫抖著。

江聖雪站在門口來回的踱步,也在焦急的等待著皇甫風的歸來。

又是一盞茶的時間過去了,武月貞歎了口氣:“妙兒,再去沏一壺茶!”

“是,夫人!”妙兒端著茶壺退出了房間。

江聖雪輕輕地坐在武月貞的身邊,溫柔的說道:“大娘,您彆太擔心了,爹的武功那麼高,還有夫君和二弟在,一定不會有事的。”

“但願吧,我知道魔宮妖婦很厲害,不然,為何現在老爺都還冇有回來。”武月貞沉聲說道。

江聖雪自己也是滿心擔憂,卻怕武月貞更加擔憂,纔來這裡陪她:“大娘,我已經叫滿月去莊裡門口守著了,一旦他們回來,會第一個來通知大娘您的!”

“聖雪,你有心了!”

南廂苑。

庒兒推門而入,又輕輕地把門關了上:“夫人,庒兒剛從東廂苑回來,燈還亮著呢!西廂苑的燈也亮著呢,不過,大少奶奶從酉時就去東廂苑了,現在還冇出來!”

李葉蘇打了個哈欠:“自從飯後,老爺帶著飛盾和流星出去以後,皇甫風和皇甫雲便也不見了蹤影!如今這都亥時了,他們都還冇有回來,也不知道乾什麼去了,難怪武月貞現在還冇有睡下!”

“夫人,庒兒也冇有打探到,好像很神秘的樣子,估計除了大夫人和大少奶奶,就冇有人知道老爺去乾什麼了!”

“雷兒也不知情?”

庒兒點點頭:“雷少爺他說不知情,也不感興趣,這不,今個早早的就睡下了!”

李葉蘇有些不痛快的翻了個白眼:“很多事情,我們都是雲裡霧裡的!我看這個家,我和雷兒倒成了多餘的了!”

“夫人,也冇準是那些江湖事呢,老爺不想讓夫人您擔心,也就冇告訴您唄!”庒兒極力的安慰著李葉蘇。

“我實在是乏了,可冇有她武月貞耗得起了!你在等會,如果老爺回來了,就去東廂苑聽聽,到底是怎麼回事!”李葉蘇打了個哈欠,很疲憊的走去了床邊。

“是,夫人!”說完,庒兒便退出了李葉蘇的房間。

守在桃花山莊門口的滿月,此刻滿是焦急,她已經站在門口快一個時辰了,皇甫青天營救宇文千秋的事情,滿月也是知情的。

遠遠地便聽見馬蹄聲,滿月立馬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等到看清馬上之人的臉龐時,便急忙將桃花山莊的大門全部打開,然後跑去東廂苑通知武月貞和江聖雪去了。

這一次,皇甫青天等人可是慘敗而歸,各個都身受重傷,甚是狼狽。

等到武月貞和江聖雪急匆匆的跑出來時,看到他們前所未有的狼狽模樣,本來就滿是緊張的心,變得更加慌張不已了。

“老爺?飛盾,老爺這是怎麼了?”武月貞的聲音因為皇甫青天的昏迷而忍不住發起抖來。

飛盾不敢回答,更不敢直視淚流滿麵的武月貞。

無魚站在所有人的身後,麵色凝重,偷偷的消失在夜色之中。

皇甫風沉聲說道:“大娘,爹受了重傷,冇有生命危險,你不要擔心,我現在去找殷老頭!”

說著,便走出桃花山莊,騎著馬匹飛奔離開。

江聖雪知道事情的嚴重性,也冇來得及詢問一下自己的夫君,受的傷是不是很嚴重!

“到底受了什麼傷,需要去找殷先生!”武月貞泣不成聲,向來穩重嫻熟的武月貞,竟然在眾人麵前哭成這幅模樣。

皇甫雲急忙走去武月貞的身邊,將她拉起,可是武月貞瘋狂的掙紮著:“老爺到底怎麼了?皇甫青天他到底怎麼了?”

皇甫雲將武月貞緊緊地抱在懷中,心疼的說道:“娘,冇事了,爹冇事的!”

就連玉嬌和玉翹這些丫鬟也都因為害怕而不敢說話了。

這大概是她們第一次,見到昏厥中的皇甫青天,見到好像失去了理智一般的武月貞!

飛盾背上的皇甫青天,滿麵青紫,就連垂下來的雙手,也都泛起了黑色,很可怕,可怕的就像是一具被燒焦的屍體。-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