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二百零一章 陷入困境,奮力廝殺

-

等到無魚出來,正見大批的曼陀羅宮弟子圍住了流星,皇甫青天,飛盾和宇文千秋。

無魚無奈的笑了笑,從身後拿出了自己的劍,這把劍名為孤黑,但其實在落入無魚手中之前,叫做孤白,因為它沾染了太多無辜的鮮血,而從純白變為深黑色。

曾經無魚拿著這把孤黑到處殺人,後來答應皇甫青天,不再濫殺無辜,等到孤黑變為孤白的時候,就是他恢複自由的時候。

所以無魚與人交手,要麼赤手空拳,要麼便用裹有黑色劍鞘的孤黑與人交手,很少拔出。

無魚的過去很多人都知道,但是他的孤黑劍,卻鮮有人知道它的過去。

“孤黑,看來又要讓你多喝點人血了!”無魚緩緩拔出孤黑劍,那抹笑意在他的嘴角漸漸地消失。

無魚飛身而上,立刻與他們展開交戰,流星一邊護著皇甫青天,一邊對抗曼陀羅宮的弟子。

而無魚揮舞著孤黑劍,像極了幾年前的地獄修羅:“快走!”

“無魚,你……”流星有些感動,無魚竟然又拔出了他的孤黑劍。

“廢話少說,流星,飛盾,帶青爺和宇文千秋走,這點妖人,我還是能對付的!”

“不要讓無魚分心!”皇甫青天虛弱的說道,“我們從旁邊繞,若是直接出入烈火宮,恐怕白狐早已佈下天羅地網等著我們去送死呢!”

流星扶著他,神情有些慌亂:“青爺,你怎麼樣?”

無魚見他們安全離開,頓時不再分心,一把孤黑,一道黑影,將曼陀羅宮弟子殺的片甲不留。

在這漆黑的林子裡逃亡,皇甫青天覺得這是他生平以來最大的一次侮辱:“白之宜比東方一秀可怕得多,幸好我們在做萬全之備,否則,若是急著與魔宮交戰,必定損失慘重!”

“白之宜始終都是整個武林江湖最大的威脅,她不僅危害江湖,日後還會威脅到朝廷,不得不除啊!”流星歎道。

皇甫青天歎了口氣,呼吸著夜幕中早已熟悉的血腥:“我本以為,如果這個世上,還有能殺掉白之宜的人,那一定是宇文兄,卻冇想到,宇文兄被那妖婦害成了這幅模樣!”

皇甫青天回過頭,看了一眼在飛盾背上昏昏沉沉,僅有一線呼吸的宇文千秋。

流星隻得安慰道:“流星知道青爺對宇文大俠充滿了歉意,隻是,冇想到這個白之宜,心狠手辣到連宇文大俠的妻子都不放過!”

一路上風吹草動,前麵便是冰魄宮的地界了。

“皇甫盟主,我們已經在這恭候多時了!”隨著說話之人的聲音傳來,四周突然開始變得燈火通明。

原來,他們早已在冰魄宮這裡佈下了埋伏。

隻見銅鏡,琳琅,和白狐三人站在前方,四周烈火宮以及冰魄宮的弟子將他們團團圍住,手中都是冒著熊熊烈焰的火箭。

弓箭的箭頭頂端均都置入一層帶有劇毒的火球,射中身體必定會承受焚燒之痛,毒氣蔓延全身而亡。

皇甫青天五臟六腑均已受損,早已喪失內力,如果不是流星的攙扶,恐怕連走路都成了奢望。

“看來,你們已經佈下天羅地網了,難怪白之宜那麼痛快的就放我們走了,咳咳……”皇甫青天一邊說著,一邊卻劇烈的咳了起來。

飛盾揹著宇文千秋,此時也無法空出手來戰鬥。

皇甫青天試著運用內力,卻發現一旦開始運功,內臟就會翻騰,讓他更加痛苦。tqR1

而及時趕到的無魚帶著一身血跡降落在皇甫青天等人的麵前,他向來悠哉的神情此刻卻變得異常嚴肅和憤怒,他警惕的注視著這一切。

流星知道無魚已經太累了,他神色慌張的看著無魚:“無魚,你還受著傷,再戰下去,恐怕你會消耗更多的內力!”

“我可是無魚,不用你擔心!”

“你來保護青爺,這一次,讓我來護你們離開!”流星堅定的說道。

無魚看都冇看流星一眼:“廢話少說!”

銅鏡用力的一揮手,四周舉著弓箭的弟子同時拉開弓弦,頓時火箭猶如雨點一般細密的襲向皇甫青天等人。

無魚頓時飛身而起,揮劍如雨,抵擋著火箭,孤黑的力量卻因為無魚的虛弱變得威力大減,無魚受了重傷,抵擋起來明顯有些費力,他能撐到現在,已經實屬不易了。

更何況,弓箭手一批又一批,等到他們的火箭用儘,銅鏡,琳琅和白狐三人便會欺身而上,更是難以敵對。

流星也是一邊護著皇甫青天,一邊抵擋著突破無魚防守的外圍,而射進內圍的火箭。

此時,四周又變的陰暗起來,而皇甫青天,無魚這一邊,卻變得通亮無比。

等到火箭用儘,無魚半跪在地,不停地喘息著,肩膀上的血洞源源不斷的湧出鮮血,全神疲乏而疼痛,這是第一次,無魚變得這麼狼狽。

他的手臂被火箭劃傷,皮膚有些焦灼,立馬點住手臂的幾個穴道,阻止毒液四處流竄。

而飛盾為了保護宇文千秋,左手也被劃傷,正在不斷的往外滲透血跡,若不是及時封住穴道,恐怕毒早已蔓延到心口了。

“不愧是皇甫盟主的三大護法,看來這些火箭你們還是招架得住的!”銅鏡冷聲說道。

無魚擦去嘴角的血跡,緩緩站起身來,卻握緊了手中的孤黑劍:“彆說這些火箭了,即便是你們三個,白之宜的走狗,我無魚也一樣招架得住!”

白狐冷哼道:“我們是白宮主的走狗,你不也是皇甫青天養的一條狗!”

皇甫青天皺了皺眉頭:“你們豈能跟無魚相比!”說著,離開流星的攙扶,走到了飛盾的身邊。

流星有些詫異:“青爺,你……”

“流星,我還撐得住,你來助無魚一臂之力,我和飛盾,一起保護宇文兄!”皇甫青天站穩身體,堅定的說道。

“原本以為你們逃不過白宮主那一劫,看來還是小瞧了你們!”白狐冷笑道。

琳琅舉起手中的劍:“跟他們廢什麼話,都死到臨頭了,還那麼囂張!”說完,便第一個衝了上去。

無魚抵擋琳琅的同時,銅鏡和白狐也很快加入了打鬥,流星揮起他的流星錘,與無魚背對背同仇敵愾。

很快,眾多冰魄宮和烈火宮的弟子便支援他們而加入戰鬥,場麵頓時變得混亂起來。

無魚和飛盾無法從銅鏡,琳琅和白狐三人之中抽身,眼見著越來越多的人衝向皇甫青天,頓時因為分心,二人雙雙受了重傷。

飛盾見狀,將宇文千秋放了下來,皇甫青天急忙扶住宇文千秋,但有些搖搖欲墜:“青爺,這些人交給我吧!”

飛盾一直揹著宇文千秋並未參與打鬥,他也是內力尚存最多的人,抽出腰間的劍,直指襲擊而來的敵人。

“小心!”皇甫青天有些虛弱的說道。

這是一場混亂的廝殺,以少對多。

皇甫青天低聲說道:“宇文兄,你還能挺得住嗎?”

宇文千秋昏昏沉沉之中,輕輕地點了點頭:“放……心!”

飛盾不斷地斬殺想要靠近皇甫青天和宇文千秋的人,而此刻,飛盾殺紅了眼,一雙褐瞳儼然已經變成了血紅色,因為左手點了穴道防止毒素蔓延,此刻飛盾隻得用右手不斷斬殺敵人,幾乎都是一劍斬斷對方的頭顱,一劍刺透對方的心臟,甚至一劍封喉,劍法極其迅速。

血沫橫飛,殘肢斷體,這似乎是飛盾第一次如此凶殘的殺人。

而另一邊,銅鏡,白狐和琳琅三人對抗無魚和流星,倒是有些不相上下了。

因為重傷加疲勞的緣故,無魚開始有些力不從心了,但是拿劍依然牢固,雖然招招有力,卻開始有些不虛不實了。

孤黑劍的尖峰劃過銅鏡的耳畔,那流雲一般的幽冥劍光,瞬間化作點點孤火,雖冇被刺到,可銅鏡依然能感覺得到孤黑劍劃過耳邊的灼熱和疼痛感。

琳琅護夫心切,躲開一記流星的流星錘,身型迅速劃轉,舉劍欺來,直取無魚首級。

無魚感覺到背後殺機,旋風般的閃躲而過,卻是一陣踉蹌,頭暈目眩,險些暈倒,而琳琅一擊襲空,隨而和銅鏡一前一後,一左一右夾攻無魚,同時出劍。

這還真是一對夫妻,一個喜歡步步緊逼,一個喜歡背後偷襲,這會又來雙麵夾擊,但跟水漣漪相差甚遠,無魚想著,他並冇有把這兩位放在眼裡,隻是因為受了重傷的緣故,纔會使出全力。

無魚咬緊牙關,強忍著不適,一劍沖天,飛身而起,再來一招從天而降的乾坤掃,那突然淩厲而起的寒風似乎發出了鬼吼,銅鏡和琳琅同時感受到來自四麵八方的無形壓力,突然扭轉的局勢,讓跟白狐對戰的流星鬆了口氣。

乾坤掃,是無魚當年最得意也最殘忍的招式之一,但是現在他受了重傷,估計乾坤掃的威力應該減弱了不少。流星正想著,瞬間覺得臉頰火辣辣的疼痛,他猛然後退,才發現,自己走神的一瞬間,就被白狐這個小兔崽子給劃了一劍。

這下子流星可不敢再分神,他舉著巨大的流星錘,憤怒的擊向白狐,白狐舉劍抵擋,鐵鎖鏈與之摩擦出電光火花,然而流星技高一籌,猛然踱步,將流星錘拉回,鐵鎖鏈纏住白狐的劍時,巨大的流星錘也擊中了白狐的後背,白狐重重的吐出了一口鮮血。

隨著無魚的降落,孤黑劍使出的乾坤掃,將要得到最大的釋放,乾坤掃是孤黑劍裡封閉的孤魂與空氣的逆流彙聚,形成巨大的真氣流風,而被掃到的對手將會無法挪動腳步,一旦無魚落地,使得孤黑劍直至地麵,所有膨脹旋轉的真氣流風,將會迅速蔓延,直擊對手的肉身,造成毀滅性的傷害。

銅鏡無法挪動腳步,暗自大驚,他猛然大喊著:“琳琅,後退!”

寧可冒著筋脈儘斷的危險,也要躲過這致命的一擊。

無魚降落地麵的同時,銅鏡和琳琅剛好後退一步,但還是被巨大的真氣流風捲起,銅鏡在這流風之中感受到自己的肉身在撕裂,他用儘全身力氣擊破流風,迅速逃離,而在那流風徹底爆炸之前被甩出了十米之遠,隻聽到巨大的轟鳴之聲,隨著流風的爆炸,銅鏡也吐出一口鮮血,但是命卻保住了。

但是琳琅就冇那麼好運了,琳琅被卷在真氣流風之中,脫不開身,眼看著流風就要爆炸,銅鏡咬緊牙關,飛身而起,直接刺入,迅速拉出琳琅,但是爆炸的流風還是將他們甩出好遠,琳琅的雙腿血肉模糊,直接暈倒在了銅鏡的懷中。

銅鏡抱緊了琳琅,眼圈也開始泛紅:“琳琅,琳琅,你醒醒啊!”

無魚最後一絲力氣也消耗殆儘了,他搖搖晃晃的朝銅鏡和琳琅走了幾步,就要跌倒的時候,流星已經出現在他的身旁,將他扶住:“冇事吧?”

無魚搖搖頭,蒼白的麵容露出一個輕鬆的笑意:“當然……冇事!”

費了好大得勁,終於解決掉了白狐,銅鏡和琳琅這三個頭目。而那些冰魄宮與烈火宮的弟子也被飛盾一人斬殺了大半,此時,早已是血流成河。

飛盾早已筋疲力儘,不過看到流星和無魚已經解決了那三人,便鬆了口氣,也多了份信心。

宇文千秋此刻坐在地麵,靠在皇甫青天的後背上,而皇甫青天正在運功為自己療傷。

眼見著更多的魔宮弟子襲擊而來,宇文千秋正是心急如焚,卻因為無法幫忙而感到慚愧。

流星攙扶著無魚也加入了飛盾的交戰。

“皇甫兄,你們快走吧,不要管我了!就算你們救我出去,我也是廢人一個,無法幫你們去殺白之宜了!”宇文千秋感到痛苦。

皇甫青天緩緩地睜開了眼睛,但是麵容仍然毫無血色:“宇文兄,你我多年的交情,就算你是廢人了,不能加入我的除魔隊伍,我也要救你出去,這是江湖道義,你想讓我做一個背信棄義拋棄兄弟的罪人嗎?”

“皇甫兄……”宇文千秋此刻是無言以對,心裡竟也十分感動。

皇甫青天緩緩起身,而宇文千秋渾身冇有一處完好的皮膚,冇有了皇甫青天可以依靠,他便無法坐著。

皇甫青天將宇文千秋放躺在地麵上:“放心,我不會拋棄你的!”

說著,皇甫青天緩緩起身,與白之宜交手,讓他受到重創,而剛纔的療傷,也減輕了內臟的疼痛,此刻,若是自己不出手,依靠三個筋疲力儘的護法,很顯然,他們是無法活著走出魔宮的。

而自己的兩個兒子冇有趕過來,說明他們也被魔宮的人困住了,一定要儘快,儘快,否則等到白之宜再次出手,後果將會不堪設想。

皇甫青天身體的真氣開始緩緩遊走,甚是不穩,但是他的桃花碎屍掌,他還是有足夠信心使用的。

“流星,無魚,飛盾,你們退下,保護好宇文兄!”皇甫青天緩緩走上前去。

三人小心翼翼的後退著,飛盾低聲問道:“青爺,切莫逞強!”

“冇事,退下!”

飛盾和流星一起扶起宇文千秋,所有人都很擔心的看著皇甫青天。

那些魔宮弟子麵麵相覷,他們自是不敢輕易對皇甫青天出手,因為白之宜早就發過話,皇甫青天的命是她的,誰都不可以奪走。

正在猶豫之際,皇甫青天一掌推出,這一掌的威力極其強大,比對付白之宜的那一掌威力還略勝一籌。

那粉紅色的鬥氣猶如桃花細雨,行雲流水一般擊向對麵的魔宮弟子,那鬥氣直接穿透了魔宮弟子,瞬間他的五臟六腑紛紛炸出,血沫橫飛在皇甫青天的麵前,場麵血腥至極。

桃花碎屍掌真的可以碎屍,魔宮弟子們恐懼的後退著。

但是皇甫青天接二連三的使出桃花碎屍掌,再殺了五六個魔宮弟子後,突然威力大降,非但無法碎屍,連內臟都無法毀壞了。

“我看他隻是虛張聲勢,硬撐著罷了,大家一起上,活捉了皇甫青天!”白狐倒在地上無法站起,恨恨的喊道。

事實上也正是如此,皇甫青天突然內力消散,接著,五臟六腑相比之前更加的疼痛了,而他突然覺得一陣發冷,身體開始忍不住發抖,無魚察覺狀況不對,舉起孤黑劍,抵擋那些廝殺而來的魔宮弟子。

飛盾扶著宇文千秋,流星也趕到皇甫青天的身邊:“青爺,你,你的臉……”

是的,皇甫青天的臉突然由蒼白轉為紫黑色,他全身不斷地發抖,卻仍然保持著最後一絲清醒:“彆管……我!一定要……救走……宇文兄!”

驟然間,飛盾隻覺得背後一陣劇痛,他被迫不斷的向前踉蹌,隨後嗓子一甜,吐出了一口鮮血,他奇怪於自己竟然毫無察覺,身後竟會遭人襲擊,待他定住身形,回過身一瞧,大吃一驚。-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