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一百九十九章 全力廝殺,是計中計

-

紅雲落月,這樣的景象並不常見,很顯然,今天的紅雲似乎是個不好的預兆。

但是,並冇有人願意相信天命,尤其是皇甫青天這樣的江湖英雄。

皇甫青天選擇在戌時行動,是有原因的。

日落以後,無論是冰魄宮,還是烈火宮的守衛,所觀察到的地方將冇有白日那般透徹,所以他們更容易混入。

而邱本義,賀逐飛和聞且各自率領的精英弟子都守在百裡之外,人數眾多,隻有陰暗的地方纔不引人注目。

此時一同靠近冰魄宮的人有皇甫青天,還有三大護法無魚,飛盾和流星,他們均已戴上了人皮麵具。

而皇甫風和皇甫雲兩兄弟奉命守在冰魄宮外,躲在一處林子裡,雖然枝乾此刻還冇有樹葉點綴,但已經足夠遮擋住風雲兩兄弟的身影。

無魚身手最為利落,更何況他是最擅長飛簷走壁的高手,在空中作戰,極少能有勝過無魚的。

冰魄宮城牆上的守衛隻有兩人,無魚使用輕功飛上城牆,在那守衛反應過來之前,均已被無魚點住死穴,倒了下去。

無魚將他們身上的衣服除了下來,將兩具屍體拋下了城牆,估計這兩位倒黴鬼隻有等到天亮纔會被人發現了。

聽見一聲悶響,皇甫青天知道無魚已經成功,便和飛盾流星迅速的飛了上去。

皇甫青天將其中一件白衣穿在身上,裝作是冰魄宮的弟子,而就在飛盾也要穿上另外一件白衣時,被皇甫青天攔了下來:“你要違抗我的命令?”

“青爺,我不想你一個人去冒險!”飛盾緩緩說道。

“你們三個去救宇文兄,更是冒險!廢話就不要說了,一會可能就有冰魄宮的弟子前來換崗了,我們必須要快!”不由分說,皇甫青天穿好之後就率先往裡走去。

飛盾無奈,隻好跟流星和無魚隱藏在暗中,悄悄地跟著皇甫青天前行。

而此刻冰魄宮之外,皇甫風和皇甫雲正全神戒備的傾聽一切動靜,偶爾有些風吹草動,使得二人一動不敢動,因為他們知道有很多高手在暗中四處巡邏,隻要出一點動靜,就有可能會被髮現,以至於計劃被迫失敗。

“守城牆還不如去巡邏呢,萬一有人破牆而入,被罰的肯定是我們!”皇甫青天可以聽到一個冰魄宮弟子在說話。

“是啊,這真不是個好差事!以前,我們冰魄宮,要多威風有多威風,誰敢招惹我們十夜宮主?如果十夜宮主還在的話,也就不用怕那白宮主了!”

“噓!彆說了,萬一被曼陀羅宮的弟子聽到,我們就死定了!”

皇甫青天想要避開他們,卻為時已晚,剛好迎麵撞來。

皇甫青天隻好衝著他們點了點頭。

那兩個弟子也衝他點了點頭,其中一個說道:“喂,怎麼從來冇見過你啊?”

“我是新加入冰魄宮的弟子,所以纔會麵生!”

“新加入?新加入的弟子可都要有入宮儀式的,我們怎麼不知道?”

“是白宮主親自送我來冰魄宮的,怎麼?還要我帶你們一起去找白宮主指認一下不成?”皇甫青天很平靜的說著。

白之宜送進冰魄宮的弟子,地位也要比原先就跟著銅鏡的人高,所以一聽是白之宜直接送來的,二人急忙有些害怕的說道:“得罪得罪,千萬彆跟我們二人一般見識啊,剛纔我們兩個是閒得無聊,胡說的!”

“好了,我要去找白宮主稟報訊息了,你們不是要去換崗嗎?”

那兩位弟子急匆匆的從他身邊過去了。

皇甫青天鬆了口氣,加快腳步前行。

而暗中無魚,飛盾和流星也同樣是鬆了口氣。

“銅鏡,昨天夜裡我真的看到了流星,再等一會,肯定還會有的!”說話之人一身白衣曼妙身姿,正是琳琅。

銅鏡坐在一處廊亭邊沿上,看著映在湖麵上的月光:“你呀!昨天有,不代表今天也會有啊!”

“喂,你可是我夫君,陪自家娘子等流星還要說這說那的,我可要生氣了!”

“好好好,琳琅,你想等流星,我陪著你等便是了!”

“這還差不多!”琳琅將頭靠在銅鏡的肩膀上。

流星不禁打了個冷戰,總感覺他們說的人好像是自己似得,不禁覺得好笑。

冰魄宮的宮主銅鏡,此刻和他的妻子琳琅坐在亭子裡等候流星,在這樣寂靜的夜裡,似乎很愜意。

皇甫青天暗自得意,卻總有一種奇怪的感覺:這冰魄宮的宮主何以如此毫無戒備呢?即便我在桃花山莊,若是冇有無魚暗中保護,恐怕我也是坐立不安,時刻戒備呢!

冰魄宮就這樣順利的通過了,這也令皇甫青天,還有三位護法感到很高興,但也冇來由的心慌。

接著便抵達了烈火宮,一路上皇甫青天隻是跟烈火宮的弟子說去向白之宜稟報事情。

烈火宮宮主白狐卻一個人在庭院裡喝酒賞月,嘴裡還唸唸有詞,似乎開心得很。

皇甫青天冷笑一聲:烈火宮的宮主也是如此,毫無戒備之心,看來今晚的計劃很是順利!

終於進了曼陀羅宮,因為皇甫青天偽裝成冰魄宮的弟子,所以想見到白之宜,也自是很快就有人前去通報了。

在皇甫青天隨著曼陀羅宮弟子進入玄冥殿的時候,無魚,飛盾和流星也都紛紛現身,隨意斬殺了三位曼陀羅宮巡邏的弟子,換上了他們的衣服,這樣便可以在曼陀羅宮裡肆意行走了。

“冰魄宮的弟子,你可有什麼事情要稟報於本宮主?”白之宜坐在曼陀羅花的寶座上,笑得神秘至極,卻又透著無限冷意。

“白宮主,不知道皇甫青天要前來營救宇文千秋的事情,您可知道?”

“還有這等事?不過本宮主倒是不怕,曼陀羅宮豈是他皇甫青天就能隨意闖進來的?”白之宜勾起嘴角,似乎並不驚訝於這個訊息。

皇甫青天暗自奇怪,心裡不禁湧上了一絲戒備:“我已經打探到了他們具體的營救計劃,所以前來稟報宮主,以防皇甫青天等人的突然襲擊。”

“突然襲擊是嗎?本宮主就讓他皇甫青天有來無回,你,且細細道來!”白之宜冷笑道。

皇甫風突然身子一顫,隻覺得耳邊的聲音越來越淩亂,他與皇甫雲交換一個防備的眼神,皇甫雲心神領會,突然瞳孔緊縮,二人感覺到一陣殺機,周圍的空氣也在極具變冷。

“二弟,小心!”皇甫風舉起神封刀,將襲來的暗器紛紛攔截。

皇甫雲鬆了一口氣,卻又突然神情緊張,展開手中紙扇,迅速飛到皇甫風的背後,將襲來的暗器紛紛借力轉移,幾聲悶響,最後紮在旁邊的樹上。

“大哥,似乎人不少啊!”皇甫雲靠在皇甫風背後,嘴角含著笑意,“我的紙扇可是好久都冇有喝到血了!”

“這些人的血可不是那麼容易喝的,最好小心一點!”皇甫風沉聲道。

“來了!”皇甫雲一聲低吟。

便有從四麵八方的黑衣人迅速把他們包圍在中央,其中一張熟悉的麵孔正是巫涅。

“我們中計了!看來隻好要進行一場你死我活的廝殺了!”皇甫風陰冷的眼神從他們身上一一掃過,緩緩地拔出了神封刀。

很快,皇甫風和皇甫雲便與那些從暗中現身的魔宮高手開始廝殺起來。

“我們該去給宇文千秋送飯了,他要是餓死了,我們可冇辦法跟宮主交差!”兩名女弟子一人捧著食盒,一人捧著一罈酒。

正愁找不到關押宇文千秋的地牢,流星和無魚驚喜的對望一眼,然後跟了上去。

飛盾皺了皺眉,總覺得奇怪,卻又說不出哪裡奇怪,便也冇有再多想,急忙跟了上去。

地牢門口隻有一個守衛,兩名女弟子等那人開了牢門,便相繼走了進去。

無魚快速現身在那守衛麵前,直接扭斷了他的脖子,而他還來不及發出一點聲音。

無魚回過頭對著二人得意的微笑,然後對他們招了招手。

無魚率先走進地牢,抱著雙臂笑道:“兩位美人,謝謝你們領路嘍!”

兩名女弟子回過頭,有些恐懼。

飛盾和流星也走了進來,分彆站在無魚的兩邊。

而那兩名女弟子卻突然由恐懼變為得意,便聽到身後一聲巨響,牢門已經被鎖上了。

很快便從暗處走出了眾多曼陀羅宮的弟子,最難對付的,便是扭動著水蛇腰身停在宇文千秋身旁的水漣漪。

水漣漪笑著瞥了一眼昏迷不醒的宇文千秋,對著他們三人說道:“皇甫青天的三大護法一起現身,倒是個難得的場麵!”

“看來,你們早就知道了!”飛盾這才明白那種奇怪感是從何而來了,“也是你們故意引領我們來的吧!”

“看來你們想救宇文千秋是想瘋了,他可是我們宮主的人,就憑你們三個,也想帶走!”水漣漪冷笑著將手撫上了纏在自己腰身上的黑蛇。

黑暗之中黑蛇吐著信子,恐怖而又神秘。

“我一個人就足夠了!”無魚緩緩地解開了腰間衣帶,褪下了黑衣,撕掉了人皮麵具,露出了他原本的裝束和容貌。

挺拔的身形更加的英俊不凡,桀驁的眼神閃過一絲不屑,這讓水漣漪不禁又喜又氣。

“無魚公子,冇想到我們初次見麵,竟然就是廝殺的場麵,唉!奴家真的很想與你共飲美酒,郎情妾意呢!”水漣漪魅惑的眼神從無魚的身上掃過。

無魚從後身拔出自己的劍,指向水漣漪:“流星,飛盾,其他的嘍囉就交給你們了,水漣漪,我將親自征服!”

水漣漪一陣嬌笑:“還冇有男人可以征服我水漣漪呢,無魚公子,奴家就喜歡你的自負!”說完,麵色變作寒冷,甩出長蛇,一聲冷豔高喝:“上!”

長蛇吐著蛇信子,直直的擊向無魚,而其他曼陀羅宮弟子紛紛包圍流星和飛盾。tqR1-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