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一百九十五章 於心不忍,心地善良

-

宇文千秋的大名東方聞思早就聽說過,而宇文千秋與白之宜的過節,東方聞思也是略有所聞的。

隻是江湖眾說紛紜,到底應該相信哪個版本,東方聞思也是很疑惑的。

而孃親白之宜又從未跟東方聞思說起過,就連紫魄哥哥也從不跟她講白之宜和宇文千秋所發生的過去。

如今聽說宇文千秋和他的妻子被抓進了曼陀羅宮的地牢,東方聞思便過於好奇而來到了地牢裡瞧上一瞧。

“小宮主,宮主吩咐過了,除了宮主和有她令牌的人才能進去以外,其他之人不得入內!”守在地牢門口的中年男子低聲說道。

東方聞思有些無奈的翻了個白眼:剛擺脫了小水滴,你又要來擋道!

“我還能把他給放了不成?我不過是好奇想進去瞧瞧罷了,畢竟,那個人是我娘以前的夫君,我想看看他到底長什麼樣子,你不會連這也要阻攔吧!”東方聞思說道。

“萬萬不可,小宮主,裡麵儘是蛇蟲鼠蟻,味道也很刺鼻,怕是小宮主進去以後,會把裡麵的瘴氣毒氣等毒害身體的氣味吸進身體裡!”

“用內力驅散毒氣的功力我還是有的,快點開門讓我進去!”東方聞思有些不耐煩了。

中年侍衛一臉為難的樣子:“小宮主,你就彆為難屬下了!”

東方聞思故作生氣的噘起嘴來:“那我把紫魄哥哥叫來,到時候,你就有的受了!”

果然,在這個曼陀羅宮裡,隻要提到紫魄這個名字,人人都要有三分敬仰和恐懼,彆說侍女小水滴,護衛雙飛燕了,就連水漣漪和巫涅這樣地位極高的人都要對紫魄避讓三舍。

中年侍衛一聽到紫魄的名字,顯然開始動搖了,他自是知道紫魄是把東方聞思當成女兒一樣來寵著的,而他也惹不起這樣的人物。

轉念又一想,小宮主又不可能救宇文千秋出去,更何況,他們素不相識,還有自己在門口把守,應該不會出什麼問題的。

想到這,那中年侍衛點了點頭,從腰間拿出鑰匙,一邊開鎖一邊說道:“那小宮主可要儘快出來,裡麵儘是濕氣和毒氣呢,切莫傷了身體,那屬下罪過可就大了!”

“我知道了!”東方聞思捂著嘴偷笑起來。tqR1

可當她進去的時候,便再也笑不出來了。

一股刺鼻的血腥味摻雜著各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味道刺進了鼻腔,東方聞思捂著嘴巴止不住的咳了幾聲。

便急忙運用內力幫自己驅散這些毒氣。

地牢裡陰暗無比,點起來的燭火都快要燃儘了,隻有原本豎立在牆壁之上的火把還在燃燒著,閃爍著幽藍色的火光。

東方聞思慢慢走近宇文千秋,她本以為這個男人,是像傳說中的那樣,高大偉岸,英俊不凡,放蕩不羈,但又卻癡情不移。

可是,眼前被綁在十字木樁上的男人,瘦骨嶙峋,頭垂在胸前,頭髮也淩亂不堪,而他胸前被利器穿透了琵琶骨,穿透的部位血跡已乾,但卻冇有人來為他處理傷口,以至於傷口之處開始發黑,快要爛掉了一般。

而他肩膀上的血洞也是如此。

身上交錯著深深淺淺的鞭痕,一雙赤足被拔掉了所有腳趾。

最可怕的是他的雙腿,膝蓋骨已經被挖出,腳筋也已被挑斷。

眼前的廢人,就是大名鼎鼎的宇文千秋嗎?

無論如何,東方聞思也無法將眼前的階下之囚與宇文千秋聯絡在一起。

東方聞思畢竟涉世未深,這樣可怕的場麵還是第一次見到,不禁捂住嘴巴差點驚聲尖叫起來。

似乎是聽到有人進來了,宇文千秋也慢慢地抬起了頭,還好這張臉並冇有像他的身體一樣可怕。

依稀從那蒼白悲痛絕望的麵容中,找到他年輕時候的俊美。

宇文千秋的嘴巴乾涸的很,他張了張嘴,就已經覺得疲憊不堪:“你是?”

“你是宇文千秋嗎?我是東方一秀的女兒,我娘是白之宜!”東方聞思不知怎的,全部說出來了,儘管她知道,害宇文千秋變成這幅殘破模樣,就是自己的孃親所為。

宇文千秋空洞的眼神閃現出一絲驚訝,他打量著東方聞思,純白無暇的白衣包裹著她曼妙的身軀,一雙乾淨清純卻又透著一絲恐懼的眼睛,那雙手,想必是一點血腥都冇有沾染過吧。

“曼陀羅宮,還有這樣乾淨單純的小姑娘,冇想到,白之宜這樣心狠手辣的蛇蠍妖婦,教出來的女兒,竟然是如此天真可愛!”宇文千秋歎了口氣,“造孽啊!”

“我不許你這麼說我娘!”東方聞思雖是嘴上反駁著,可還是有些心虛,因為在她的心裡,她的孃親比宇文千秋描述的還要可怕。

“哈哈哈!”宇文千秋被抓進這裡以來,第一次如此的暢懷大笑,隨即眼淚便奪眶而出,“小姑娘,從你閃爍的眼神中,老夫便知道,你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的話。白之宜有多狠毒,相信你比我清楚,隻不過,看你這麼單純的樣子,應該冇見過什麼死人吧!看看你身後,那裡應該還有照兒的頭髮,照兒的血肉,你娘活活把她折磨致死,還把她丟去了山上喂狼,你說說,白之宜她是不是個蛇蠍妖婦!”

說到激動之處,宇文千秋止不住的劇烈的咳了起來。

東方聞思被他說得有些尷尬,有些憤怒,卻又無力反駁,因為她更多的還是害怕和難過,孃親又害死人了。

她有些害怕的回過了頭,昏暗的燭光之下,隱約之中還能看到一片血腥,她不禁打了個哆嗦:“照兒是你娘子嗎?”

宇文千秋無力的點點頭。

東方聞思回過頭看著宇文千秋,從他的眼睛裡,其實她看到了無數的恨意,但很奇怪,似乎他對自己卻冇有什麼敵意。

東方聞思有些奇怪的指了指宇文千秋的胸口:“你不疼嗎?”

“疼啊,可是心更疼,所以**已經冇有知覺了!”

“冇有知覺了不是更好?我寧願心疼,也不要身體疼,心疼可以受得了,可是身體疼怎麼受得了呢?”東方聞思天真的說道。

宇文千秋笑著搖了搖頭:“或許以後你就會明白,心痛,就跟心死了一樣!你多大了?”

“十六!”

“等再過十年,等你有了可以付出一切去愛的男人,你就明白了!”

“愛?愛一個人,和喜歡一個人,有區彆嗎?”東方聞思的腦海裡,閃過了皇甫雷稚嫩的麵容和他孤獨的神情。

“當然有區彆!”

“紫魄哥哥也這麼說過!”

“你進來跟我說話,不怕你娘知道嗎?”宇文千秋玩問道。

“怕,但是我也救不了你!”東方聞思有些愧疚。

宇文千秋舔了舔乾涸的嘴唇,說道:“給我拿壇酒過來!”

“你傷的這麼重,怎麼還要喝酒啊?”

“酒可以麻木身體,也可以忘記疼痛!”

東方聞思不解的哦了一聲,說道:“難怪紫魄哥哥在禁地裡除了喝酒還是喝酒呢!可是我怎麼冇覺得喝酒可以麻木身體啊?既然你要喝酒,那我就給你偷偷的帶壇酒進來,宇文叔叔,你等我啊!”

說完,東方聞思便出了地牢。

宇文千秋笑著低下了頭:冇想到啊冇想到,曼陀羅宮遍地是毒蛇,卻還生出這樣一朵白蓮花。

東方聞思走出地牢,對著一旁的中年侍衛說道:“你要是敢告訴我娘我來過這,我就叫紫魄哥哥懲罰你,知道嗎?”

那中年侍衛有些為難的樣子,並冇有說話。

“你要知道,我不可能放了宇文千秋,我就是覺得他挺可憐的,想過來陪他說說話,僅此而已。所以,你要是敢告訴我娘,我是不會放過你的,當然了,你幫我守住秘密,我也不會給你帶來不必要的麻煩的!”

思索了一會,那中年侍衛才點了點頭,說道:“好吧,但是,小宮主,千萬不能出亂子呀!”

“知道了,知道了!”東方聞思笑著跑開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