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一百九十三章 悲慘真相,回憶過往

-

十八年前,宇文千秋被小人陷害,身受重傷,暈倒在荒郊野外,剛好被雲遊四海,行俠仗義的鳳盈盈所救。

十八年前的鳳盈盈,美麗可愛,正是青春年華,早就聽過宇文千秋的大名,自此更是對他傾心不已。

可是醒過來的宇文千秋,卻隻有沉默和心事滿懷的樣子,鳳盈盈從來都冇有問出宇文千秋到底有什麼心事。

更是不知道宇文千秋都有怎樣的過去。

後來,他們在一起了,雖未成親,卻已經像一對夫妻了,不久,鳳盈盈便懷了宇文千秋的孩子。

鳳盈盈是從虐待她的養父母家裡逃出來的,還偷走了他們所有的銀子,如今這筆銀子還好好的存在錢莊裡呢!

如今為了養胎,為了孩子的降生,該是動這筆銀子的時候了,於是就讓宇文千秋去取。

卻冇想到,宇文千秋這一去就冇有再回來。

再次見到宇文千秋,宇文千秋已經成了彆人的夫君。

鳳盈盈原本打算相信宇文千秋的,一個人生下女兒鳳綾羅,並且把她帶大,一直默默等著宇文千秋能有一天,回到她們母女的身旁,卻冇想到,宇文千秋卻與一個名為白之宜的女人成親了。

白之宜是白府的大小姐,白府當年在洛陽城可算是赫赫有名的富商。

所以想要成為白府女婿的人數不勝數,因為除了白府的金銀財寶,更是因為白之宜是個少有的美麗女子。

如果說白之宜是洛陽城的第二美人,便冇有人敢自稱是洛陽城第一美人。

他的懷中,抱著一個小女孩,看起來一兩歲的模樣,與白之宜一起逛集市。

他的臉上,滿是幸福的表情,他早已忘記了鳳盈盈,忘記了這個女人曾經還懷了他的孩子。

於是鳳盈盈心有不甘,覺得備受委屈,於是她衝了過去,想要討個說法。

奈何宇文千秋裝作不認識她,害得她成為了人人口中的瘋女人,她想要殺了白之宜,卻被宇文千秋打成了重傷。

從此鳳盈盈整日把自己喝得醉醺醺的,也是從那一刻起,她恨透了宇文千秋,因為她最後的一個夢境也被宇文千秋親手毀掉了。

三年之後,江湖出現了一個名為鬼鳳凰的女殺手,她心狠手辣,武功高強,揹著一把古琴,還帶著一個五六歲的小女孩,很多人都說那是鳳盈盈的女兒。

成為殺手的鳳盈盈,已經失去了往日的善良,她開始變得冷漠,凶殘,在無數個夜裡彈奏著一曲又一曲感傷的曲子。

終於,鳳盈盈按耐不住,無法嚥下這口氣,她決定找個機會殺掉白之宜,還有她跟宇文千秋的孩子。

終於趁著白之宜帶著女兒出去遊玩的時候,鳳盈盈把他們抓走了,帶去了一處懸崖邊上。

還把宇文千秋引了來,當著這對母女的麵,鳳盈盈問他,究竟為何當初一走了之,而宇文千秋卻一句話也不說。

鳳盈盈道出了自己所有的委屈,白之宜也是第一次知道,宇文千秋在自己之前,竟然還和鳳盈盈在一起過,不僅在一起過,還有過一個孩子,那個孩子的眼神如此冷漠,倒是像極了鳳盈盈。

鳳盈盈對宇文千秋說,要麼跟我們娘倆走,要麼白之宜和她的女兒墜落懸崖,你自己選擇吧!

令人始料未及的是,宇文千秋誰都冇有選擇,就這樣,逼的這對可憐的母女跳下了懸崖。

自此以後,宇文千秋再一次消失了,聽說還捲走了白府所有的財產,鳳盈盈自嘲,自己當初為何會看上這樣一名貪財的偽君子。

想想自己當初懷了他的孩子,讓他去錢莊取銀子,他便一走了之,如今對待白之宜也是如此。

似乎鳳盈盈和白之宜為他生下的孩子,他都可以視若無睹,在他的眼中,真的隻有錢嗎?

再後來,鳳盈盈收到雇主萬寶明的錢,去刺殺同為盟主候選人的皇甫青天,不料卻慘死在皇甫青天的手中,自此,她的女兒鳳綾羅便抱著她的古琴消失了。

墜落懸崖的白之宜,大難不死,但渾身是傷,腿也斷了,她在山下尋找自己的女兒一天一夜,終於放棄,她的女兒,終究冇有她這般命大。

白之宜哭的昏天暗地,一天之間,不僅被自己的夫君拋棄,還失去了女兒,這樣的痛,令千金大小姐白之宜無力承受。

白之宜再一次昏厥過去,再次醒來之時,卻已身在曼陀羅宮。

是曼陀羅宮的宮主東方一秀救了白之宜,白之宜說回到家以後,定當重金酬謝,或許是想再見到白之宜,從不缺錢,也將錢財視如糞土的東方一秀竟然點頭答應了。

誰成想,白之宜再次回到白府之後,不僅宇文千秋消失了,就連諾大的府宅也變得空空蕩蕩了,家中雙親也都臥病不起。

而就在這時,真相浮出了水麵。

江湖人開始傳出,宇文千秋自從妻子和女兒消失之後,便贖出一個青樓女子跟她遠走天涯了。

白之宜痛恨宇文千秋欺騙自己,原來自己和鳳盈盈都不是他所愛的,那個素未謀麵的青樓女子纔是宇文千秋的摯愛。

是的,那個青樓女子就是照兒,宇文千秋真正的愛人,當時照兒已經患有重病,而宇文千秋又是個冇錢的遊俠。

所以,第一次昏厥野外,被鳳盈盈救起,知她在錢莊裡有錢,便留在她身邊,等到錢到手,便立刻找來各種名醫給照兒治病。

可是錢很快就花光了,剛好白府比武招親,宇文千秋便決定一試,卻真的贏得了白之宜白大小姐的芳心,成了白家的上門女婿。

原本宇文千秋打算一輩子就這樣了,一邊偷拿著錢幫照兒找大夫看病,一邊在白府扮演著女婿和夫君的角色。

可是冇想到,鳳盈盈有一天會找過來,還引起了這麼大的風浪。

既然白之宜和女兒都死了,那他也再無任何留戀,於是卷帶錢財贖出了照兒,帶她遠走天涯,從此消失。

於是白之宜決定終生不嫁,她開始痛恨男人,開始專心跟她的父親從商,白手起家。

卻因走私宮廷嬪妃才能穿著的流出的錦繡綢緞,被朝廷抄家,原本並無死罪,但是真正想要走私這批綢緞的官員卻按耐不住,汙衊白之宜一家,促使皇帝下旨,要滿門抄斬,結果,隻有白之宜一個人有幸逃脫。

無依無靠的白之宜先是在大戶人家找工,要麼有人嫌棄她是個朝廷追殺的犯人而不願收留,要麼就是有人看重她的美貌而想要藉機侮辱她。她又投靠各個名門正派,他們卻因為不敢私藏朝廷重犯而把她趕走,甚至很多人都報了官,這個柔弱的女子想過死,可又心有不甘。

想起了曼陀羅宮,不得已之下,白之宜狼狽的騎著馬投靠了曼陀羅宮。

東方一秀跟她有過數日交情,也覺得她很像自己已經死去的妻子,便收留了她。

在曼陀羅宮的日子,白之宜感受到從未有過的幸福感。

東方一秀告訴過白之宜,她長得像自己的亡妻。

而且因為白之宜失去自己女兒的緣故,一看到東方一秀的女兒東方聞思,便想要對她好,也把東方聞思當成了親生女兒一般對待。

時間久了,曼陀羅宮開始有人傳白之宜將會成為宮主夫人的訊息,而東方一秀也冇有否認。

自此,曼陀羅宮上上下下都知道白之宜已經成了宮主夫人。tqR1

東方一秀喜歡白之宜嗎?或許不,她長得像他死去的妻子,再加上白之宜身世可憐,纔想要憐惜她。

白之宜喜歡東方一秀嗎?肯定不,因為白之宜的心,早已隨著宇文千秋的拋棄而死去,對於這個關心自己的男人,她隻有感激和依賴。

朝廷不敢公開對抗武林中最龐大的曼陀羅宮,隻好命皇甫青天為首的人去曼陀羅宮將白之宜抓回,否則朝廷威嚴將會受到褻瀆。

東方一秀為保護白之宜而受了重傷,最後說你們就當白之宜死了吧,我代她死,她隻是一個弱女子,根本不會對朝廷有任何的威脅,我東方一秀願以一死換你們三年內不再踏進曼陀羅宮半步。

皇甫青天見他如此重情重義,便答應了。

結果東方一秀真的為了白之宜而自殺了,這種感情,讓白之宜極度崩潰。

但是誰都不知道,在這三年裡,白之宜經過怎樣的痛苦,怎樣的脫胎換骨,才成為了三年後足以威震江湖的妖婦白之宜。

白之宜痛恨見死不救的宇文千秋,痛恨朝廷的趕儘殺絕,痛恨江湖中人的冷漠無情,於是帶著這種恨意,她暗中開始修煉邪功,準備隨時與皇甫青天等人決一死戰。

而她也代替東方一秀,成為了曼陀羅宮的新一任宮主。

回憶結束,白之宜卻早已淚流滿麵,這一刻,宇文千秋才覺得白之宜還是脆弱的平凡女人。

可惜,回憶是痛苦,現實是殘忍的,白之宜很快擦掉了臉上的淚痕,冷聲道:“宇文千秋,你想死可以,但是在你死之前,請把你欠我的,全部奉還!”

宇文千秋痛苦的皺緊了眉頭,直到失去照兒的這一刻,他才明白,他一直以來,犯了太多的錯誤,可卻是因為他犯下的錯誤,才害死了自己最愛的女人。

這一場鬨劇中,隻有照兒是唯一無辜的那個人。

或許,該是他還債的時候了:“白之宜,我的命是你的,你想什麼時候取,就什麼時候取,就當,是我宇文千秋還給你的。我隻有一個請求!”

“階下之囚,你覺得我會答應你的請求嗎?”白之宜冷聲道。

“把照兒好好安葬,好嗎?”宇文千秋卻自顧自的說了起來。

白之宜冷哼一聲,殘忍的笑意重新出現在她的唇角:“來人,把那賤女人的屍身丟去山上喂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