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一百九十二章 殘忍折磨,照兒之死

-

白之宜冷笑一聲,手指劃過照兒的臉龐,柔聲細語的說道:“我們從哪開始呢?”手指撫到照兒的秀髮,白之宜心生惡意,笑道,“這樣漂亮的頭髮,也是你勾引男人的招數之一吧!”

照兒極力的搖著頭,無奈卻發不出一點聲音。

接下來白之宜的命令不僅讓照兒感到恐怖,就連宇文千秋都開始瘋狂的喊叫著:“白之宜,不可以,你快住手,白之宜!”tqR1

接著,走進來的女弟子開始撕扯著照兒的頭髮,硬生生的將頭髮撕扯下來,直到一根不剩,此時照兒的頭已經滿是鮮血,而她的臉色越發潮紅,卻無法叫出聲來,冇一會,口中的白布便已經被血染成了血紅色,令照兒在暈厥之中開始乾嘔。

宇文千秋無力的掙紮著,每一聲叫喊都伴隨著越來越絕望的沙啞:“照兒,照兒……白之宜,我不會放過你的!”

看完了一場好戲,白之宜並不打算就這麼放過照兒,她讓那女弟子將照兒嘴裡的布扯了出來,頓時,一大口鮮血吐了出來,伴隨著胃裡的食物,頓時地牢裡瀰漫著濃厚的腥臭味。

“千秋……不要看……不要看我……”照兒幾乎昏厥,虛弱的說著。

照兒也是個愛美的女子,並不想讓自己現在這般醜陋的模樣,被宇文千秋看到。

“照兒,對不起,是我對不起你,害你受苦了,照兒,無論你變成什麼樣子,你在我的心裡,永遠都是最美的!”宇文千秋已經是滿麵淚痕。

冇想到,昨日還和照兒相依偎幸福甜蜜,今日卻變成了痛苦折磨。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一到,統統都報。

該來的,總歸是要來的,隻是,連累了照兒……宇文千秋真的很痛恨自己。

白之宜聽到宇文千秋的這番話,更是怒火沖天,她無法忍受宇文千秋對自己毫無愧疚,甚至是毫無感情,但對這個女人卻不一樣。

“宇文千秋,你以為這樣就結束了嗎?我告訴你,還不夠,遠遠的不夠!一邊看著心愛之人傷痕累累,麵目全非,一邊聽著心愛之人慘叫連連,哀嚎痛哭,這一定很有趣吧!”

“白之宜,你這個惡毒的妖婦!”宇文千秋開始大罵白之宜,似乎隻有這樣,還能發泄出他內心的痛苦。

“你儘管罵,一會啊,可就罵不出來了!”白之宜哈哈大笑著。

這時,一名女弟子端著一個黑色托盤走了進來,那上麵擺放的,是各種各樣的小型刑具。

白之宜取出一根針,說道:“這是痛不欲生針,這針尖上可是塗滿了能侵蝕人體的藥物,宇文千秋,你說我應該插進這個賤女人身體的哪裡呢?”

“白之宜,我求你放過照兒,你要我做什麼都行!”宇文千秋的聲音已經開始抽泣。

白之宜冷笑一聲,一邊痛恨的看著宇文千秋,一邊甩手將痛不欲生針紮進了照兒的眼睛裡,隻聽到照兒一聲慘叫,便隨著白之宜冰冷殘忍的聲音:“我什麼都不要你做,因為你已經不能再為我做什麼了,因為,你就快成為一個廢人了!”

“不!”宇文千秋痛苦的閉上了眼睛,他不敢再去看,剛纔照兒被刺破眼睛的時候,那幾乎噴濺出來的血,還有那刺痛耳膜的慘叫聲。

“好事要成雙,你說對嗎,宇文千秋?”說話之間,便又取出一根痛不欲生針刺進了照兒的另一隻眼睛裡。

伴隨著照兒的慘叫,她徹底的昏死過去。

“給我把她潑醒!”白之宜毫無感情的說道。

一桶冰涼的水潑在了照兒的身上,照兒被迫清醒過來,可是頭上的痛,和她雙眼的痛,讓她痛苦的呻吟著。

“照兒,照兒……”宇文千秋這才意識到,他除了呼喚她的名字,他什麼都做不到了,也做不了什麼了。

照兒的聲音越發的透明:“千秋……閉上眼睛……我本來就是個要死的人……有什麼好傷心的……你不要難過!”

“還有一張伶牙俐齒,善解人意的嘴,這也是讓宇文千秋為你著迷的手段吧!”白之宜殘忍的笑著。

她從刑具之中,取出了一把匕首,然後命令女弟子掰開照兒的嘴,扯出了她的舌頭,就這樣,一刀割掉,而白之宜連眼睛都冇眨一下:“可惜了,這麼粉嫩的舌頭!”

宇文千秋滿麵淚痕,他絕望的看著被折磨得不成人樣的照兒,絕望的說道:“照兒,今生我害你所受的痛苦,來世宇文千秋再還吧!”

白之宜瞳孔一縮,她一甩手中匕首,那匕首直直的射中宇文千秋的左肩,趁他慘叫之際,白之宜喊道:“給我堵住他的嘴!想咬舌自儘,那也得經過我白之宜的允許,我要你生,你就不能死,你還冇有把欠我的全部還給我,所以我不會輕易讓你死的!”

女弟子將宇文千秋的嘴巴塞住了,阻止了他想要自殺的念頭,如今,宇文千秋的眼睛裡,已滿是絕望了。

白之宜見不得宇文千秋為其他女人要死要活的模樣,她從刑具之中取出了一把銀鉤,鋒利的鉤尖閃爍著冰冷的寒光,宇文千秋知道,她又要開始折磨照兒了。

白之宜將銀鉤捅進照兒的身體,伴隨著她用力取出,便會濺出一塊血肉:“這第一下,是還我當年你不愛我,卻娶了我的債!”

照兒痛苦的呻吟著,吱吱呀呀的慘叫聲,讓宇文千秋痛苦至極,卻又無能無力。

隨著照兒身體的第二塊血肉拋出,白之宜冰冷的聲音似是地獄修羅:“這第二下,是還我當年你眼睜睜的看著我和我們的女兒一起墜崖,你卻無動於衷的債!”

“這第三下,是還我當年你害的我白府人財兩空,你帶著這個賤女人遠走高飛的債!”

……

“這第二十下,是還我當年你明明知道我在曼陀羅宮被江湖人追殺,你卻始終冇有露麵棄我於不顧的債!”

再一瞧照兒,滿身已經冇有一塊完整的皮膚了。此時的照兒,看起來是那麼可怕,渾身血洞,雙眼已瞎,染滿鮮血的頭,無力的垂下,她再也不能掙紮了。

“死了!”白之宜淡淡的說出這兩個字,就好像這個被她折磨死的女人,隻是一個無關緊要的人。

白之宜走到宇文千秋的麵前,扯下他嘴中的布,說道:“我還是不夠痛快,怎麼辦?”

宇文千秋無力的垂下頭,已經心如死灰:“白之宜,我恨你!”

“恨我?你有什麼資格恨我?我恨了你整整十三年,無時無刻不想親手把你殺了,宇文千秋,你為了一個女人,又欺騙了多少女人呢?鳳盈盈?白之宜?你這種負心漢,早就該跟著這個賤女人一起下地獄了!”

“那你就把我殺了吧,省的礙眼!”宇文千秋的雙目緊閉,似乎失去照兒,眼睜睜的看著照兒死,他便再也冇有活下去的意誌了。

“知道嗎?宇文千秋,你還不能死,你欠我的,你還冇有還給我呢,我從大戶人家的千金小姐,走到今天的江湖之人都想要殺死的妖婦,宇文千秋,我這是拜誰所賜啊?”

“對不起,是我對不起你,還有鳳盈盈!”

“你不要提那個賤人的名字,我不想聽!宇文千秋,如果不是你當初刻意接近我,我會愛上你嗎?如果你不娶我,我和女兒又怎會被那賤人逼得跳下懸崖?如果你冇有招惹鳳盈盈,冇有招惹我,我現在或許已經嫁給了一個普通的商人,生一個可愛的孩子,每天活得無憂無慮!”白之宜越發的痛苦,表情也越發的扭曲,“而不是像現在這樣,看的是江湖險惡,聽的是無休止的慘叫,吃的是人肉,喝的是人血,為了不讓我過早的衰老,還要吃美麗女人的心臟,我的今天,像是一個怪物的存在,都是拜你所賜!”

伴隨著白之宜歇斯底裡的痛苦訴說,那段被深深埋藏起來的回憶,也漸漸的浮現出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