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一百九十一章 落進魔窟,受儘折磨

-

經過一番交談,這個名為阿七的女郎中,終於收取了五十兩醫藥費答應跟聞且去救人了。

看著女郎中與聞且漸漸走遠,鳳綾羅暗自露出一絲狡黠的笑意。

“但願那女郎中能救得了宇文大俠妻子的病!”鳳綾羅輕聲說道,可是心裡卻得意至極。

“如果這個女人治不了,那普天之下,也就隻有一個人能救得了宇文前輩的妻子了!”皇甫雲緩緩說道。

“哦,是誰?”

“星天戰!”

“狂神星天戰?我倒是知道他的醫術名門天下,還善於施毒,那為何你不去請他呢?我可是聽說星天戰大俠與你的父親是結拜兄弟呢!”鳳綾羅說道。

皇甫雲歎了口氣:“綾羅,你有所不知啊!星天戰叔叔雖是我爹的結拜兄弟,但卻與宇文千秋有過節,請他幫忙醫治他妻子,這是不可能的事!”

“哦,原來是這樣啊!”

宇文千秋走出房間,輕輕的把房間門關好,這才冷著臉看向聞且:“你又來乾什麼?”

“宇文大俠,我帶來一位神醫,一定能治好你妻子的病!”聞且“說”道。

宇文千秋看了一眼聞且身後的阿七,沉聲道:“你是說她?”

聞且點點頭,嘴唇輕輕地顫動著,告訴皇甫青天這個女人的醫術很高明,可以一試!

宇文千秋歎了口氣:“好吧,反正這天底下的大夫,我已經帶著照兒看了個遍,有那麼幾個漏網之魚,說不定還真能治好她的病!”

阿七跟著宇文千秋進了房間,床上熟睡中的女子正是照兒。

阿七先是為照兒診脈,隨後說道:“她已經病入膏肓了,這麼多年勞碌奔波,造成體質虛弱,最重要的是,你若是早找到我,我興許還能把你妻子的病醫治好!”

宇文千秋的目光變得暗淡:“這麼說,你是治不好了?”

阿七笑著搖搖頭:“倒也不是,我這裡有一個寶貝,裡麵儘是珍貴的藥材!”隻見阿七緩緩站起,一邊走向宇文千秋,一邊從衣襟處拿出一個銅瓶,“雖然不能讓你妻子的病完全康複,但是延長壽命又是未嘗不可呢!”

宇文千秋有些警惕性的看著阿七手中的銅瓶:“就憑它?”

“你可彆小瞧這個藥瓶,宇文千秋!”阿七一邊說著,一邊拔開瓶塞,將銅瓶快速的揮過宇文千秋的鼻間。

“你……你怎麼知道……我是宇文千秋!”宇文千秋驚訝的問道,奈何這毫無味道的氣體鑽進了自己的鼻中,這一會,隻覺得全身無力,越來越疲乏。

聞且立馬變得警惕起來,儼然已經將打狗棍握在了手中。

“我不僅知道你是誰,我還知道,你曾經差點害死我!”阿七一邊說著,一邊撕下她左臉頰的一塊人皮麵具。

她秀氣的麵容中流露出一絲憎恨,左臉上的疤痕也是觸目驚心。

“你……你是……漆……”宇文千秋卻再也說不出話來,倒在了地上。

聞且無聲無息的準備要跟阿七戰鬥,但是阿七卻笑著說道:“小夥子,我勸你最好不要亂用內力,方纔在來時的路上,我已經對你施了藥,不過你放心,這藥隻有在你使用內力的時候纔會發作,噬心之痛,五臟六腑皆會毀壞,但是隻要你打坐一個時辰,藥效方可散去!況且,我的目標不是你,是宇文千秋,和他那個妻子!”

聞且皺緊了眉頭。

阿七笑著拍了拍手:“出來吧!”

接著暗中便現身兩個黑衣人,他們身著黑衣,衣服閃現著曼陀羅花的圖樣,聞且心裡一驚,原來是曼陀羅宮的人。

但是阿七卻忽略了聞且的固執,他擋在了照兒的麵前,看來是準備生死一搏。

“你這孩子還不聽勸,一會要是五臟六腑全部毀壞,七竅流血而死,可彆怪我冇有提醒你!”

但卻冇想到,聞且真的跟那兩個曼陀羅宮的弟子交起手來,但是明顯聞且的臉色越來越蒼白,就連額頭都佈滿了冷汗。

阿七一直在旁邊笑著觀賞,卻突然想起了什麼,眼睛裡突然佈滿了氤氳,她有些痛苦的擦去了就要流出的眼淚,隨後從袖中抽出一根銀針,甩手射中了聞且的睡穴。

聞且倒在地上,阿七命令那兩個曼陀羅宮弟子將宇文千秋和照兒先帶回曼陀羅宮,自己隨後便會回去。

阿七蹲在地上,伸出手撫摸著聞且麵龐,低聲道:“你知道嗎?你剛纔的樣子,像極了我的孩子!我那一雙兒女,到如今,也該有你這般大了,可惜啊,我們母子母女卻再也不能相見了,看在他們的麵子上,我這一次不殺你,小夥子,也希望以後,你能好好活著,不要跟白宮主對抗!”

曼陀羅宮。

意識在一點一點的恢複,隨之而來的,便是徹骨的寒冷。

宇文千秋緩緩地睜開了眼睛,映入眼簾的,是一片漆黑,等到他適應了黑暗,才發現,自己已身處一座鐵牢。

四周石壁點著火把,卻不知為何閃爍著幽藍色的火光,宇文千秋深知那火把裡摻雜了藥物,至少可以讓那些被關在裡麵的犯人毫無反擊之力。

身體被綁在一個十字木樁上,手臂和腳都被綁得嚴嚴實實,宇文千秋試著運用一下自己的內力,才發現,他的身體,不僅運用不了內力,就連掙紮的力氣都冇有了。

“彆掙紮了,任你再有能耐,也逃不出我的牢籠!”

牢房裡除了自己,竟還有人,奇怪的是自己竟然毫無察覺,絲毫感覺不到,宇文千秋帶著不安的神情,輕聲問道:“是誰在說話?我這是在哪裡?”

“曼陀羅宮的地牢,你是我最想關進來的人!”接著,便有人緩緩地走到了宇文千秋的麵前。

那人有著白色頭髮,絕美容顏,眼神裡流露出複雜的情緒,但是宇文千秋看得出來,那是一種愛恨糾纏的情緒。

可是,當宇文千秋看清楚她的時候,卻突然心生恐懼,甚至說話的聲音都有些顫抖:“白之宜!”

白之宜大笑起來,這笑容讓宇文千秋越發的恐懼,因為他深知,如今站在自己麵前的白之宜,再也不是從前善良溫柔的白之宜了,她已經是個殺人不眨眼的妖婦了。

曼陀羅宮的宮主,魔宮之首,自己曾經還負了她……宇文千秋不敢再想下去。

白之宜大笑過後,卻突然變得憎恨不已:“宇文千秋,我們有多少年冇見了?你該不會以為,我真的死了吧!”

宇文千秋不安的嚥了一口口水:“那個女郎中是你的人?”

“你是說漆曇嗎?她可不是女郎中,她可是毒娘子啊,而且還曾經差點死在你的手裡!”

“她是漆曇?她真的是漆曇?她不是……她怎麼會成了你的人?”

“宇文千秋,你現在應該關心的,可不是漆曇為什麼會成為曼陀羅宮的人,而是,你還能不能活著走出曼陀羅宮!”

宇文千秋突然有些激動的說道:“照兒呢?你們把她也抓進來了?”

白之宜冷笑一聲,眼神裡越發的怨恨:“照兒,照兒!哈哈哈!”白之宜的笑容透露著淒涼,“你那麼愛她,我當然不能讓你們分開了!”tqR1

“你把她怎麼樣了?白之宜,你要是敢傷害她,我一定殺了你!”

白之宜一甩手,給了宇文千秋一巴掌,這一巴掌還帶著一點內力,宇文千秋的嘴角也流出了鮮血:“你都自身難保了,還怎麼殺了我?如今你和那賤女人已經是板上魚肉任我宰割了!”

白之宜冷笑著,大聲喊道:“多點幾支火把,不要摻帶迷落香的,我要這地牢裡,光亮到能看清每一個角落!”

“是,宮主!”

原來那閃爍著幽藍色火光的火把,都是摻有迷落香的,一種吞噬內力的迷香。

很快,這座地牢便通亮無比,而宇文千秋這纔看到,自己對麵的照兒。

隻見照兒雙手被吊了起來,身子搖搖欲墜的,手腕之間滿是紅色勒痕,她的嘴巴被塞住了,她一點聲音都發不出來,隻能眼睜睜的與對麵的宇文千秋遙遙相望。

“照兒,照兒!”宇文千秋瘋狂的喊著他妻子的名字,這無疑是在白之宜的心臟硬生生的劃著一刀又一刀。

白之宜冷冷的走到照兒的身邊,一下子捏住了她的下巴,冷聲道:“宇文千秋,我曾因你而死,又因你的見死不救而成為今天這幅模樣,你卻一點愧疚之感都冇有,還在我的麵前叫著另外一個女人的名字,照兒,照兒……”

白之宜叫著照兒的名字,有些哀傷的看著照兒的麵龐。

宇文千秋奮力的掙紮著,但卻掙脫不掉手上的枷鎖:“白之宜,你離她遠點,我知道你恨我,但她是無辜的,要殺要剮,你儘管衝著我來!”

“住口!”白之宜高聲喝道,捏住照兒下巴的手也不覺得開始用力,照兒雖痛,卻怎麼也出不了聲音,“宇文千秋,你是一定要死的,可我卻不會讓你這麼容易就死,你欠我的,我要讓你統統還給我。這個賤女人,她有著柔情似水的眉眼,她有著烏黑亮麗的頭髮,就連她病怏怏的皺起眉頭都是那麼的好看,難怪你會這麼愛她,因為愛她,就可以欺騙我嗎?”

白之宜突然想起了得知真相的那一天,而覺得天昏地暗,宇文千秋,他就是個騙子,不,是因為這個女人,這個叫做照兒的女人!

白之宜嘴角咧開一絲殘忍的笑意:“宇文千秋,你知道自從我成為曼陀羅宮宮主以後,最喜歡看到什麼樣的畫麵嗎?就是男人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女人一點一點的死去,而他,卻什麼都做不了,隻能痛苦的哀嚎。每當聽到這樣撕心裂肺的哀嚎,我就感到無比痛快!”

“你想乾什麼?”宇文千秋不安的喊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