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一百八十三章 父女相見,刀劍相向

-

屋內的熏香,清新宜人,霧氣繚繞著一雙玉手,在那香爐周遭揮動著。

丫鬟小鈴站在門外輕聲的稟報著:“姑娘,驚鴻公子來了!”

“讓他進來!”紫風月將手收回,規規矩矩的坐好,雙目中飽含著滿滿的期待,隻是這期待,並不屬於驚鴻。

門被打開,驚鴻緩緩地走了進來,一襲青衫,文質彬彬,雙肩落滿一層薄薄的白雪。

驚鴻走到紫風月的麵前,到了嗓子眼裡的話,又有些難以開口了。

紫風月笑著起身,站在他麵前,靠的很近,近得可以感覺到彼此溫熱的呼吸。

驚鴻一時之間有些心慌。

紫風月溫柔的為他撣去肩上的白雪,指了指旁邊的木椅,笑道:“坐啊!”

驚鴻有些尷尬的點了點頭,坐了下來。

隨後,紫風月也坐了下來:“事情,辦的怎麼樣了?可是,遂了我的願?”

驚鴻低下了頭,不敢去看她的雙眼:“對不起,風月!”

“失敗了?”紫風月無法置信的挑了挑眉,聲音也由剛纔的溫柔多了幾分冰冷。

“風月,我找到鬼鳳凰了,可是,她並冇有接受我們的生意,我甚至多出了一萬兩銀子,都冇有把她留住!”驚鴻說道。

紫風月皺起了秀眉,感到奇怪:“一個殺手,卻不接受我們的生意,這其中,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或許,鬼鳳凰要殺的人,都是江湖中的大人物,鳳綾羅這樣小小的角色,她並不在意,所以纔會拒絕我們的生意吧!”tqR1

“你說的有道理,驚鴻,這件事還要麻煩你再走一趟,既然鬼鳳凰不接受我們的生意,那總歸會有殺手接受我們的生意的!”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這一次,我一定會把事情辦好!”驚鴻說道。

紫風月笑著點點頭,然後起身站起:“我累了,冇什麼事你就先走吧,記得,機會隻有一次,要是打草驚蛇,傳到了雲少的耳朵裡,那你可就害慘我了!”

驚鴻有些失落的起身:“我知道了,你放心吧!”

離開紫風月的房間,驚鴻無奈的歎著氣,他本想多看看紫風月,本想多跟她說說話,可是,每一次,每一次紫風月都會下逐客令。

每一次紫風月說完交代他的事情,都會下逐客令,這種事情,驚鴻已經習慣了,卻免不了總是要難過。

丐幫總舵。

小乞丐將一位揹著藥箱的江湖郎中帶到了聞且的麵前。

“稟報幫主,這個人,就是最後的勝出者了,這麼多大夫冇有治好的病,隻有他治好了,這個人也真是有一套,竟然治好了一個老漢患有多年的頑疾!”

聞且點點頭,對著旁邊的馬麟成說了幾句話,馬麟成對著那小乞丐說道:“你先帶這位老先生迴天享客棧去休息,把餘下的賞金全部打賞給他,明日,幫主自有安排!”

“是!”那小乞丐便帶著江湖郎中離開了丐幫總舵。

但願這個醫術高明的江湖郎中,可以治好那個人妻子的病,這樣一來,他若承認了自己就是宇文千秋,那丐幫在盟主堂裡,豈不是增添了幾分榮耀?

聞且這樣想著,手不自覺的摸向了自己的腰間,卻突然麵色一變,騰地站了起來。

馬麟成注意到了聞且的變化,急忙問道:“發生什麼事情了,幫主?”

聞且的表情有些慌張,嘴唇不斷地呢喃著。

“飛天紅怎麼會不見了?幫主,你是不是放在房間裡忘記了帶出來?”

聞且搖搖頭,告訴馬麟成,飛天紅他一直都放在自己的腰間了,肯定冇有落在房間裡。

“那眼下,我們應該怎麼辦?冇有飛天紅,是不是就找不到那個人了?”

聞且告訴馬麟成,先派人去丐幫總舵的上上下下去找,每一個角落都不能放過。再派人去天享客棧搜尋,儘量在明日之前找到飛天紅。

聞且閉上了眼睛,開始努力的回想著,他去過的地方,接觸過的人……

黑暗的巷子裡,一位黑衣女子,帶著繡有鳳凰圖案的麵紗,她站在皎潔的月光之下,衣衫被寒冷的風襲透。

她的手中拿著一支飛天紅,這正是她從聞且身上偷來的。

此人正是鬼鳳凰鳳綾羅。

早在第一次聽到聞且說這個飛天紅是叫出宇文千秋的信號彈時,她就開始打它的注意了。

如今飛天紅到手,很快就能見到宇文千秋了,鳳綾羅的心,反而有些忐忑不安了。

自從孃親帶著自己亡命天涯,自從宇文千秋與白之宜分離之後,再度成家,她便恨透了宇文千秋。

多年未見,突然就要見到孃親鳳盈盈恨之入骨卻也愛之入骨的親生父親了,她反而多了一分,對親情的期待。

鳳綾羅拋去了那些雜念,緩緩地將飛天紅點燃,飛天紅飛竄到天空,滑動出紅色的煙霧線。

大概過了半個時辰,那個男人帶著病怏怏的睡夢中的女子出現了。

男人偉岸淡然,眼神中滿是沉澱之後的深邃,他懷中抱著的女子身著厚重的鬥篷,在他懷裡安然的入睡。

這是鳳綾羅第二次見到他和這個女子,可是第一次相見隻是擦身而過,也不知道他的身份,然而這第二次有意安排的相見,卻是在這樣的情況下。

“你是誰?你怎麼會有飛天紅?莫不是,你從丐幫幫主那個少年那裡偷來的?”那男人冷聲問道。

飛天紅有很多種,然而這一種卻是男人獨一無二的信號彈,所以他猜到了,這個女人從聞且身上偷走了飛天紅。

體態婀娜,但是雙目中滿是殺氣,其中卻還有著莫名的哀傷,她蒙著麵,上麵繡有一隻鳳凰的圖案,這一身妝扮,似乎眼熟得很。

男人卻突然驚慌失措起來,一個快要忘卻的身影迅速閃現在他的腦海裡,他驚訝的說道:“你,你是,鳳盈盈?”

鳳綾羅的身子一震,沉聲道:“你還記得這個名字?”

男人眼神中露出愧疚的神色:“你是誰?為什麼你與鳳盈盈一模一樣?莫非,莫非……你是,你是她的女兒?”

“她的女兒?那你可知,她女兒的爹,又是誰!”鳳綾羅的聲音裡明顯充滿了仇恨。

“我聽說過鬼再生,難道就是你?你到底是不是,她的女兒?”此時,男人懷中的女子不安的動了動身子,男人便急忙抱緊了她。

這被鳳綾羅看在眼裡,是極大的諷刺,她冷笑道:“為你付出那麼多的鳳盈盈,竟然比不過這樣一個病怏怏的女人,宇文千秋,你這個負心漢,你不配知道我是誰,也不配再提鳳盈盈這個名字!”

說完,便欺身而上,隻是她招招致命,卻被宇文千秋輕鬆的躲過,每一次的攻擊都被他化成完美的反擊,甚至冇有出手,就已經讓鳳綾羅感到吃力,被自己的招式擊退,這讓鳳綾羅感到惱羞成怒。

宇文千秋的武功極高,看來,自己並不是他的對手,而看到他的臉時,便總是與在孃親被他拋棄之後,那每日酒醉之後哭泣的臉重合,化作更大的痛苦侵蝕她的記憶。

最後,鳳綾羅不僅殺不了宇文千秋,還被他扯下了麵罩,宇文千秋卻愣住了。

這張麵容,儼然就是年輕時候的鳳盈盈,他甚至以為是鳳盈盈回來了,要不是鳳綾羅的麵容太多年輕,他真的以為眼前的人就是鳳盈盈。

“你到底,是不是她的女兒?”宇文千秋的聲音有些顫抖。

“我不會告訴你的,也許,在鳳盈盈死了以後,她的女兒也就跟著一起死了!如果你真的想知道我是不是她的女兒,那你就殺了你懷中的女人,或是自裁!”

宇文千秋卻皺緊了眉頭:“你跟她太像了,我知道你一定是她的女兒,我知道你恨我,可是你再恨我,我也是你爹,無論你願不願意承認這個事實!”

“你住口!”鳳綾羅憤怒的大喊道,她泛紅的眼眶閃爍著悲傷而又痛恨的淚光,隨後,她轉身跑開了。

果然,她就是再恨宇文千秋,可當他親口承認他是自己的爹時,卻又無法接受這個事實,她甚至覺得,這世間原本自己就隻有一個親人,那就是孃親鳳盈盈,可是突然親生父親出現在自己的麵前,打破她一直以來的冷漠和怨恨。

可是孃親再恨宇文千秋,終歸還是因愛生恨。

若是真的殺死了宇文千秋,不知道九泉之下的孃親,會不會責怪自己!

宇文千秋歎了口氣,懷中的女子卻在這時緩緩地睜開了眼睛:“她就是你和鳳盈盈的女兒啊!”

“你醒了!”宇文千秋多少還是有些驚訝,驚訝於懷中的女人不知是何時醒過來的。

女子溫婉的笑了笑:“你的女兒真漂亮,我們要是有孩子的話,一定也很漂亮!”

“照兒,我……”

照兒將頭舒舒服服的靠在宇文千秋的懷中,說道:“你還是去找那個丐幫幫主吧,彆讓他再費勁心思去找什麼神醫了,你知道我的病是治不好的!”

“不行,我一定要把你的病治好!”

“千秋,自從你跟我在一起,就退隱了江湖,我知你武功蓋世,真的很想看一看,你和所有的江湖人,一起去懲惡揚善的模樣,我怕,以後我都看不到了!”

“照兒,彆胡說,等你的病好了,我就帶你行俠仗義,像以前一樣!”宇文千秋很心疼的說著。

照兒緩緩地閉上了眼睛:“我累了,千秋,我們回去吧!”

“好,我這就帶你回去!”等來的人,不是聞且帶來的神醫,宇文千秋很失望。

可是來人卻是自己和鳳盈盈的女兒,宇文千秋一直平靜的心,卻突然變得有些心慌,似乎,就要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