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一百七十五章 找到玉璽,大發雷霆

-

萬裡長宮,第五道門。

“青爺,這張圖紙,真的能打開第五道門嗎?”流星有些懷疑的說道。

江聖雪打開錦盒之後,皇甫青天取出了裡麵的圖紙,原來上麵繪畫的,正是打開第五道門的機關。

“打不打得開,試一試便知!”皇甫青天打開圖紙,然後按照圖紙上麵的指示,開始解除第五道門的機關。

第五道門本就是平淡無奇的石門,表麵光滑冇有任何異樣。圖紙顯示有暗格,但是暗格的位置還真是奇特,竟然在四個邊角、中心處比比皆是,然而要按照圖紙的指示使用內力將暗格推進去,按照順序驅使,赫然是一隻麒麟圖樣,隻是因為邊角有棱有角,所以看起來還是有些奇怪。

但是皇甫青天相信,若是趙長宮親自設計,這麒麟圖樣一定完美無缺。所以龐千麵纔不會被人提起,天下第一匠師,始終都是趙長宮。

“真的開了,太好了!”流星止不住的興奮起來。

皇甫青天滿意的笑了,而飛盾也是欣喜不已。

走進第五道門,果然,所有的淩亂雜物仍然堆放在牆角,隻是多了一個木架子,那個木架子上麵,放著一個繡有金色圖騰的四方錦盒。

皇甫青天打開錦盒,裡麵赫然放著真正的玉璽。

“青爺,玉璽果然在這裡!”飛盾笑道,“是否即刻命人送往皇城?”

“今天天色已晚,明日我再命風兒將玉璽送往皇城!”皇甫青天說道。

皇甫青天將玉璽放進自己的衣襟裡,飛盾和流星小心翼翼的跟在皇甫青天身後。

半路上,卻聽聞一名女子哭哭啼啼的要尋死,被圍觀的群眾從大橋上將其拉了下來。

“飛盾,過去瞧瞧!”皇甫青天畢竟還是武林盟主,不僅要管理武林之事,更是要體恤平民百姓。

飛盾便急忙前去瞧了瞧,回來後表情有些為難。

“什麼事,說!”

飛盾隻好稟報皇甫青天:“青爺,那女子是剛剛過門的有夫之婦,但是前些日子被……被……被雲少爺給……玩弄了……之後又拋棄了她……她敗壞了名聲被婆家趕了出來,又冇臉麵回孃家,故而想去尋死!”

皇甫青天憤怒的喝道:“這個皇甫雲,越來越過分了!”

說完,大步的往桃莊趕去,飛盾和流星無奈的對視一眼,知道桃莊又要不得安寧了。

自從紫風月請求驚鴻假扮成皇甫雲,開始破壞他的名譽和鳳綾羅之間的感情時,他便一直都很痛苦。

可又不忍看到紫風月失望的表情,因為他知道這個女子受了太多的委屈,吃了太多的苦,纔會任由她差遣自己,哪怕是去做那些傷害他人的事情。

因為紫風月的要求,驚鴻又不得不變本加厲的去玩弄那些已婚女子,每一次他都深深地自責,苦惱不已,可是為了紫風月,這樣的委屈他也甘願承受了。

正如紫風月所願,這些不好的謠言終於傳到了皇甫青天的耳朵裡,因為親自撞見,皇甫青天便斷定,這豈止是謠言,簡直就是玩火**,越來越不像話了。

皇甫青天一回到桃花山莊,就命人去請皇甫雲。而皇甫雲正在星天戰皇甫雷的院子裡,皇甫雷看到被縫補的天衣無縫的衣裳,開心不已。

“二哥,你對我太好了,這件衣裳是連空姐唯一留給我的,我以後再也不穿了,我怕再弄壞了,我要好好的把它儲存起來!”

“你開心就好!”

兩兄弟正說著話,就見春映和秋映跑了進來。

春映說道:“雲少爺,月蓉和月柒滿院子找你呢!”

秋映說道:“好像很焦急的樣子!”

“哦,那我出去看看,三弟你好好休息吧!”

“二哥,我不想這麼早就休息,我跟你一起出去瞧瞧,有什麼事我還能幫你呢!”

皇甫雲點頭表示同意了,帶著皇甫雷走出了星天戰,正好月蓉和月柒守在門外呢!

“雲少爺,老爺找你,而且好像很生氣,雲少爺,你是不是又惹什麼事讓老爺不開心了?”月柒擔心的問道。

“我能惹什麼事?最近都在找玉璽和刺客了,哪有時間惹事。”

“那老爺怎麼這麼生氣啊?”月蓉不解的說道。

“找到玉璽不是應該開心嗎?怎麼還生氣呢?”皇甫雲一邊莫名其妙的說著,一邊跟皇甫雷去見皇甫青天了。

皇甫雲剛一進來,皇甫青天就大發雷霆:“皇甫雲,跪下!”

身子一震,隨後皇甫雲有些不解的跪了下來:“又出什麼事了?”

“你還有臉說!你在外麵都乾了些什麼事啊?你平時逛逛青樓我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可是你竟然敗壞門風,玩弄起了彆人家的娘子,有夫之婦你也要褻瀆!皇甫雲,你可把我皇甫青天的臉給丟儘了!”

皇甫雲有些委屈的說道:“爹,您說什麼我聽不懂,有夫之婦也值得我皇甫雲去玩弄嗎?我皇甫雲的品味就這麼隨便且低下麼?爹,您太小看我了!”tqR1

“住口,還敢頂嘴,我看你是不見棺材不落淚,不用家法你不知悔改啊!”

但是皇甫雲卻突然想起了最近發生的奇怪之事,先是鳳綾羅冤枉自己進萬香樓尋歡作樂,爾後段如霜又提醒自己不要再招搖撞市玩弄彆人家的妻子和女兒,他都冇有放在心上,可是最嚴重的便是今日,他去找鳳綾羅,莫名其妙的就被鳳綾羅關在了門外,跟自己大吵一架,還說自己對她說了很多絕情的話。

現在自己的親爹又因為類似的事情在教訓自己,看來,這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於是在皇甫青天陰沉的麵色之下,皇甫雲緩緩講出了這幾天所發生的事情,自然也包括鳳綾羅的事情。

皇甫青天隨後陷入了沉默,飛盾和流星也在思索,皇甫雷則嚇得站在一邊不敢說話。

半晌,飛盾說道:“青爺,一定是有人在陷害雲少爺!”

“還是飛盾叔父為小侄說了句公道話!爹,您也先彆動氣,自己的兒子就應該相信,我做了就會承認,冇做您就是對我使用家法我也不會屈打成招!給我一些時間,我會查清楚到底是什麼人在裝神弄鬼,給爹您一個交代,還我自己一個公道!”

皇甫青天這才消了氣,說道:“好,我就給你幾天時間,如果這是真的,那你不要怪爹狠狠的罰你了。這是有關我們桃花山莊,我們皇甫家臉麵的事情,你彆怪爹狠心!”

“我知道了,爹!”

皇甫青天點點頭,隻顧著教訓皇甫雲了,這纔想起正事,說道:“行了,你下去吧,叫你大哥來見我!”

“哦!”逃也似地離開了,皇甫雲終於可以鬆一口氣了。

皇甫雷跟在他旁邊:“二哥,我纔不相信你會做這種事呢!爹不知道你喜歡鳳綾羅,我是知道的,你不可能再跟彆的女人糾纏不清了!”

“還是三弟你瞭解我!你先回星天戰,我去叫大哥,隨後去你那找你,我們說說話!”

皇甫雷點點頭:“好!”

隨後皇甫風前去見皇甫青天,原來皇甫青天把運送玉璽的重任交給了自己。

西廂苑。

門被打開,江聖雪見皇甫風回來,急忙起身:“夫君,爹這麼晚了把你找過去,可是有什麼重要的事?”

皇甫風一邊說著一邊把金色錦盒遞給江聖雪:“爹讓我把玉璽送去皇宮,親自交到皇上手裡,你去把玉璽放好,明天一早我就要出發了!”

“哦,好!”江聖雪接了過來,將錦盒好好地安置在了櫃子裡,然後笑道,“讓聖雪為夫君寬衣吧!明日,夫君可是要早起的!”

皇甫風點點頭,張開手臂,任由著江聖雪為他寬衣解帶。

換做從前,二人剛剛和好的那段時間,每次江聖雪為他脫衣服的時候,皇甫風都會僵硬的不知如何是好,現在的他們,可真的就像皇甫雲所說的老夫老妻了。

一切都是那麼自然,江聖雪將衣物放在床旁的架子上,然後和皇甫風一起躺下,枕在他的手臂上,感受著他身上的溫度。而他再也冇有做過噩夢,留給江聖雪的,也不再是一個冰冷的後背。

皇甫風抱住江聖雪,寬大的手掌遊離在江聖雪的後背上,他輕輕的吻住江聖雪脖子上的疤痕,江聖雪咯咯的笑著,玉手撐在皇甫風的胸膛上,嬌笑道:“夫君,明天還要早起呢!”

皇甫風勾起嘴角,邪惡的一笑:“想什麼呢,這是臨睡之前的一吻!”

江聖雪的麵容頓時染上了一層紅霞,她有些嬌嗔的背過了身去:“夫君,你什麼時候變得像二弟一樣了,油嘴滑舌!”

“可彆被二弟聽到了,他會為你這個大嫂輕視他這個二弟感到傷心的!”皇甫風笑著抱住了江聖雪,在她溫熱的體香之中沉沉睡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