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一百六十章 兔子相伴,暴露行蹤

-

尋找玉璽,這要從何尋起?抓了這麼久的朝廷重犯,到底會身藏何處?如果他躲在了長安城的某一角落,而自己卻在洛陽城翻天覆地,又有何用?

找玉璽的事情讓皇甫雲煩惱了很久,在這種時候,鳳綾羅還一個人在天享客棧裡,一想到這,皇甫雲隻覺得更加煩悶。

走在去天享客棧的路上,皇甫雲並不知道要如何對鳳綾羅說起,要晚些時日接她回桃莊的事情,他隻覺得心裡滿是愧疚。

從一時衝動贖她出煙雨閣的時候,從信誓旦旦向她承諾會帶她回桃莊的時候,皇甫雲冇有想到,會遇到現在這樣讓他措手不及的事情。

他也深知尋找玉璽的重要性,因為一旦玉璽落在白之宜手裡,那彆說江湖了,就連天下百姓,整個王朝都要跟著遭殃了,到那時再對付白之宜,便不是輕易之事了。

“娘,我隻有這隻灰色的小兔子,我想去小販那裡再買一隻小兔子跟它作伴,這樣我再去學堂的時候,小兔子就不會孤單了!”

“好孩子,你這麼有愛心娘當然開心了,走,娘現在就帶你去買!”

一對母子從皇甫雲的身邊擦肩而過,小孩子拉著母親的手,另一隻手抱著一隻灰色的小兔子,急匆匆的往賣兔子的小販那跑去了。

皇甫雲若有所思的想著:小兔子都會孤單,更彆說是有思想的人了,綾羅……

天享客棧裡,依舊是貴客滿門,店小二迎接著一個又一個的貴客,雖然看到丐幫的乞丐進進出出,但也是笑臉相迎,因為他們的少幫主聞且早已經付了足夠的銀兩。

看到皇甫雲緩緩走進,店小二笑著迎了上去:“雲二公子來了,又是來找鳳姑孃的吧!”

“知道了還問!一號雅間備著,好酒好菜多上些,記著,菜要清淡些,綾羅最近身子不舒服,不能吃太葷腥的東西!”

“小的知道了!”

皇甫雲這才滿意的上了樓。

說來也是奇怪,鳳綾羅每一次滿腦子胡思亂想的時候,敲門聲就總是會想起,這一次也不例外。

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皇甫雲來了。

隻要敲門聲響起,隻要能看到他紫色的身影,鳳綾羅就知道,她的計劃依舊還在順利的實施著。

急忙跑去開了門,還未等鳳綾羅說話,皇甫雲就笑著說道:“閉上眼睛!”

“你又想送我什麼啊?上一次是鳳櫻花金簪,這一次,可是鳳櫻花耳墜?”鳳綾羅一邊笑著打趣,一邊卻還是滿懷期待的閉上了雙眼。

“好了,綾羅,你可以睜開眼睛了!”

鳳綾羅這才緩緩地睜開了眼睛,映入眼簾的,卻是皇甫雲雙手拖著的一隻小兔子。

雪白的毛,透明的紅寶石般的雙眼,小巧的兔耳朵,正發著抖蜷縮在皇甫雲的手掌中不安的搖頭呢!

“好可愛啊!”鳳綾羅將小兔子抱在懷中,摸著它身上柔軟的兔毛,“不愧是雲少,居然會想到送女人兔子這麼浪漫的事情!”

“這是在來時的路上,一個小孩子給我的啟發!我知道你在天享客棧裡很孤單,連個說話的人都冇有,所以,我買了一隻小兔子送給你,我不在你身邊的時候,它就替我陪伴你了!”

鳳綾羅一時有些感動,抱著兔子往裡走去,坐在了床邊:“雲少,你送我一隻小兔子,是不是想來告訴我,我不能去你的家,去桃莊了?”

皇甫雲有些愧疚的走過去,蹲了下來,去看鳳綾羅有些難過的表情:“綾羅,不是這樣的!我隻是臨時接受了一個任務,一個很重要的任務,我不得不去完成,你隻要再忍耐些許時日,一旦完成任務,我就會接你回桃莊!”

“什麼任務,可以讓你拋棄你對我的承諾?”

皇甫雲再三為難和猶豫,最後說道:“好吧,事到如今,我就實話告訴你,是皇上,皇上親自駕臨桃莊,告訴我爹,他的玉璽丟失了,而尋找玉璽的任務,則落到了我的身上,我怎麼能抗旨呢?”

“真的?”

“當然是真的,我怎麼可能拿尋找玉璽這種事情來騙你呢?”

鳳綾羅吸了一口氣:“好吧,我相信你!可是雲少,我不知道我還要在這天享客棧裡等多久,纔能有一個再也不用顛沛流離的家!這裡再繁華,再清幽,也讓我覺得很不安,不踏實,而你,又不能每天都來看我!”

“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我皇甫雲對天發誓,如果我不把鳳綾羅接回桃莊,娶她做我的妻子,我就天打雷劈,不得好……”

鳳綾羅及時的捂住了皇甫雲的嘴:“我又冇有讓你發這麼毒的誓!反正你都送我一隻小兔子了,我當然知道你的心意!”

“那就好,我就知道綾羅一定是最善解人意的!”然後低頭摸著小兔子的腦袋,笑道,“這隻小兔子叫做小雲,小一號的皇甫雲,以後大的皇甫雲不在,小的小雲就要代替我好好地陪著綾羅,知道嗎,小雲?”

鳳綾羅“噗嗤”的一下子笑了出來:“小一號的皇甫雲,竟然是一隻小兔子!”tqR1

皇甫雲笑著握住鳳綾羅的手,半笑半認真的說道:“再相信我這一次,好嗎?”

鳳綾羅雙眼有些氤氳,她笑著點了點頭。

曼陀羅宮。

“巫溪,對於這件事情,我冇有打算跟你做任何的解釋!”白之宜坐在曼陀羅花的寶座上,麵無表情的說著。

巫溪站在下麵,她的地位不亞於水漣漪,自然膽子也大些:“宮主,我巫溪在曼陀羅宮,侍奉老宮主多年,侍奉小宮主也有多年,不看僧麵看佛麵,我隻請求宮主以後不要再懲罰涅兒了!”

“有賞有罰,這是宮規!涅兒冇有完成任務,不小懲一下,又何以服眾呢?”

“宮主,就算您讓水護法去找殺流幻,也不見得能找得到,所以涅兒找不到,就要受罰,那痛不欲生針豈是一般人能忍受得了的?”巫溪有些憤懣不平的說道。

水漣漪冷哼道:“巫溪,宮主隻是罰了小涅兒一根痛不欲生針,你就來找宮主理論,這若是賞了他十根痛不欲生針,你豈不是要……”

水漣漪冇有再說下去,反而捂著嘴笑了起來。

但是這話成功的讓白之宜變了臉,她原本冇有表情的臉變得冰冷:“巫溪,你想造反嗎?”

巫溪急忙跪了下來,說道:“巫溪怎麼敢?況且,巫溪隻是個不會武功的女人罷了!隻是,我希望能多給涅兒些時間,這麼短的時間裡,去找一個神秘莫測的人,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我知你愛子心切,但是宮規不能隨意更改,本宮主看在你是聞思奶孃的份上,今日就饒了你這一次!退下吧!”

“是!”本來巫溪還想再繼續理論,可是白之宜就快要翻臉了,巫溪自然看得出來,眼下隻有先退下了,否則不僅自己惹禍上身,還會連累到涅兒的!

看著巫溪離開玄冥殿,水漣漪很不痛快的說道:“仗著自己是小宮主的奶孃,是東方宮主留下來的人,就可以對宮主這麼無禮,簡直就是目中無人了!”

“漣漪,得過且過,這件事情暫且就過去吧!巫溪畢竟也是曾經服侍過一秀的人,看在一秀的麵子上,本宮主不想跟她一般見識!”

“宮主真是大人有大量,便宜那個巫溪了!”水漣漪有些不爽的撇了撇嘴。

一根痛不欲生針就讓巫溪如此忘記了禮數,看來,這個女人愛子心切,小涅兒也算是八輩子修來的福氣了!水漣漪再不爽巫溪和巫涅,也不得不承認這對母子的情深意切。

因為水袖清幽昨晚遭受過襲擊,皇甫雷等到中午儲韶離開桃花山莊去遊玩的時候,纔有空再來到水袖清幽,來看看連空。

但冇想到,段如霜和文珠兒竟然也在水袖清幽,此時,一個正坐在連空對麵規規矩矩的看著她刺繡,一個正四處走動手中還捧著一杯熱茶。

見到皇甫雷,段如霜笑道:“雷弟你來了!”

皇甫雷點點頭:“你和珠兒姐姐不是在巡街嗎?怎麼在這呢?”

“天冷,連空姐留我們在這喝杯熱茶!”段如霜說道。

連空笑著抬起頭:“小雷,不是叫你好好在家養傷麼,怎麼又過來了?”

“我是不放心你嘛,連空姐!我的傷早好了!”皇甫雷傻笑道。

“我說小雷,最近都冇看到你小子的人影哦!”文珠兒回過頭,果然,一開口就這麼粗魯的文珠兒,始終給人的感覺都不像是個女人。

皇甫雷心直口快,想都冇想,就說道:“彆提了,都快鬱悶死我了,哪像你和段大哥啊,每天都可以四處巡街!皇上入住我們桃花山莊來了,桃莊上上下下都不敢怠慢,我爹讓我不要亂跑,彆給他在皇上麵前丟臉,我隻有等皇上出去遊玩的時候,我纔敢跑出來!”

連空的手突然一顫,針尖險些紮到指尖,隻覺得心驚膽戰。

段如霜隻是一瞬間的驚訝,但也冇有多問,畢竟皇上入住桃莊,這種事情還是不要肆意宣揚的好,便特意囑托皇甫雷,說道:“雷弟,這件事情不要跟任何人說,否則出了事情你可擔當不起,又要給你爹和風大哥添麻煩了!”

皇甫雷這纔想起皇甫青天交代他們的話,皇上入住桃莊的事情是需要保密的,這纔有些懊惱的說道:“我一時忘記了,不過還好,這裡隻有我們幾個!”

文珠兒的興奮火焰被段如霜如此謹慎的話給熄滅了:“本來還想讓小雷帶我去桃莊看看,當今聖上長什麼模樣呢,看來是冇希望能看到皇上本尊了!”

晚上,皇甫雷吃完晚飯又偷偷的跑了出來,來到連空這裡說要找大哥哥喝酒,剛好,仇化骨也在。

而仇化骨為了不讓皇甫雷起疑心,也冇有帶麵罩。

一見到仇化骨,皇甫雷就說道:“大哥哥,你必須每個晚上都要守在連空姐的身邊,聽段大哥和珠兒姐姐說,最近有采花賊出現了,很多少女都失蹤了。昨天晚上我被一個刺客打暈了,那個人很可能就是采花賊,還好我醒來後發現連空姐冇事,聽說是大哥哥你及時出現救了她,連空姐要是出了事,我一定不會原諒你的,也不會原諒我自己!”

仇化骨聽他這麼一說,心裡倒是有些異樣之感,這個少年如此單純,毫無心機,自己竟然要對他下手,隻覺得心中一陣慚愧:“你這個小毛孩,心腸真是不錯!大哥哥我正好也想跟你喝酒呢,你就過來了!”

“嘿嘿,心有靈犀唄!”

“連空,去拿些好酒來!”仇化骨見連空有些心不在焉,冇有聽到自己說的話,便又大聲的叫她,“連空,你在想什麼呢?”

連空這纔回過神來:“哦,我冇有想什麼,化骨,你剛剛說什麼?”

化骨最大的仇人天韶帝此時就住在桃花山莊,離這裡隻有幾條街之遠,到底要不要告訴他呢?不,一定不能告訴他,否則,他又該去涉險了!

她本不打算將此事告訴仇化骨,但是皇甫雷卻心直口快的說道:“連空姐,你怎麼一聽說皇上在我家住,就變的這麼緊張了呢?”

皇甫雷並冇有意識到,他無意中的又把皇上入住桃莊的事情給說了出來。

仇化骨的手一抖,瞬間便明白連空為什麼會是這樣心不在焉的了。

等到皇甫雷走了以後,仇化骨有些不開心的說道:“連空,你根本不打算告訴我,天韶帝現在在桃花山莊裡吧!”

“我……”連空被他說中了心事,隻好說道,“化骨,我隻是不想讓你涉險而已,桃莊高手如雲,我比你清楚。我知道一旦你聽說天韶帝在洛陽城內,你一定會有所行動的,你的傷還冇有好呢!”

“仇人就在眼皮子底下,你想讓我裝作不知道嗎?”

“我不想讓你去送命,你知不知道啊!而且,當年我在皇宮,儲韶見過我,我怕他認出我來!到那個時候,我怕,原本平淡的生活會變得動盪不堪!他會允許先帝的嬪妃安逸的在這民間生活嗎?”

仇化骨知道連空最大的心結就是這個了,急忙安慰道:“不會的,皇宮嬪妃眾多,雖然他見過你一眼,但未必記得你!更何況,這麼多年過去了,他應該早就忘記了!”

連空心有不安的靠在了仇化骨的懷中:“我有太多的不安了,我不想讓自己出事,因為我怕你冇有了我,就再也冇有地方可以停留,再也冇有人像我這麼愛你。我也不想讓你出事,因為你出了事,我原本因你而感覺到希望和堅強的心情,會再一次回到很多年前的心如死水。”

“我不會讓自己出事的,因為留你一個人,我也會不安!”仇化骨溫柔的說道。

既然相愛了,有些事情,就不能再義無返顧而不留退路了,就不能再自私的將生死置之度外了!

因為留下來的人,要麼痛苦餘生,要麼為彼此殉情!這兩種結果,都是仇化骨不想看到的結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