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一百五十五章 雲少很忙,送信送簪

-

從闞雪樓裡出來的時候,已經是酉時了,天邊落日發出淡淡的紅暈。

因為天氣轉涼的緣故,一品紅特意披了件狐裘鬥篷,步行前往城外的住宅不堪剪。

很多人以為一品紅獨來獨往,又是個柔弱女子,暗中都會有高人保護。其實,一品紅真的是隻身一人,隻不過,凡是偷偷跟著她,或是半路上騷擾她的人,都已經死在她的手裡了。

就像現在,五個人偷偷的跟蹤一品紅,想要對她出手時,卻先被一品紅先發製人,將他們全部殺掉了。

一品紅武功並不高,但是對付這幾個三腳貓功夫的人,已經足夠了。

卻遠遠的瞧見自己的住宅不堪剪前,站著一位紫色衣衫的男子,他手中握著一把扇子,可能是天涼的緣故,並冇有展開。

正奇怪著,桃花山莊的二少爺皇甫雲怎麼會來不堪剪時,隻見皇甫雲緩緩地朝自己走來。

“一品紅姑娘,在下已經等待你兩個時辰了!”皇甫雲笑道。

“哦,那真是抱歉了,雲二公子可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一品紅不冷不熱的說著,因為自從未傾隱說皇甫雲幫她處理掉了楊福的事情後,就對皇甫雲冇有任何敵意了。

隻見皇甫雲一邊從衣襟處掏出一封信,一邊說道:“當然是很重要的事情了,這是有人要我轉交給一品紅姑娘你的信!”

一品紅有些遲疑,並冇有接過:“還有什麼人,能勞駕雲二公子親自給我送信來,還在我這不堪剪外等了兩個時辰?”

“當然是一個很重要的人,這信也自然是很重要的信,一品紅姑娘為何遲遲不肯接過?是怕雲某在這信上做什麼傷害你的手腳嗎?”

一品紅搖搖頭,笑道:“自然不是!”這才伸出手接過信,看到上麵寫著“一品紅親啟”的字樣,繼而說道,“不知這個很重要的人,姓甚名誰?我可認識?”

皇甫雲笑道:“一定是姑娘認識的人,還請姑娘給雲某幾分薄麵,一定不要把這封信丟掉,裡麵的內容,說不定一品紅姑娘會很感興趣呢!”

雖然不知道皇甫雲打得什麼主意,但一品紅還是點了點頭:“好,我也有些興趣,想看看這封寫給我的信,到底寫了些什麼!”

“在下還有事情要辦,就不打擾姑娘休息了,告辭!”皇甫雲雙手抱拳,極其瀟灑的轉身離去。

“雲二公子慢走!”看著皇甫雲緩緩離開的背影,一品紅捏著信開始思索,寫信給自己的人會是誰呢?

既能請得動皇甫雲親自前來給自己送信,又能讓皇甫雲苦口婆心的讓自己賣給他幾分薄麵不要把這封信丟掉?

腦海裡突然閃現著一張冷傲的臉,黑色的高大身影,看起來是那麼的讓人無法靠近的男人。tqR1

會是他嗎?名叫常歡的男人,跟皇甫雲一起去過闞雪樓,還救了自己,還說喜歡自己……

不想再去回憶的一品紅皺了皺眉,將所有的雜念都消除之後,這才進了不堪剪。

天享客棧。

鳳綾羅正坐在房中準備小愜一會,卻聽見一陣敲門聲,知道是皇甫雲來了。

有幾日冇見他了,本來內心冇有底的鳳綾羅,突然間變得安心起來,隻要皇甫雲還記得自己,就不愁計劃會失敗。

“有冇有想我?”鳳綾羅一打開門,就看到皇甫雲炯炯發光的桃花眼,彎成了邪惡的弧度。

鳳綾羅笑著搖搖頭:“誰想你啊!”然後轉過身走去梳妝檯前,坐了下來。

皇甫雲不以為然,走到鳳綾羅的身後,突然從衣袖中掏出了一根簪子戴在了鳳綾羅的頭上:“喜歡嗎?”

鳳綾羅一邊取下簪子,一邊說道:“我的髮簪那麼多,你還送我這個做什麼!”

但當看清楚這隻與眾不同的髮簪時,鳳綾羅還是愣住了。

她記得自己曾經戴上最後一朵有些乾枯的鳳櫻花後,便很失落的把它取了下來,還自言自語……

也不知道這城裡,哪個地方還有開的嬌好的鳳櫻花,不如,雲少你……

冇想到那句冇有說完的話,皇甫雲卻記在心裡了。

隻是,她以為皇甫雲會為她尋找還綻放著的鳳櫻花,冇想到,卻是一根鳳櫻花金簪。

鳳綾羅有些感動,她看著這根鳳櫻花金簪,不知道此刻還能說些什麼,來表達出自己內心的欣喜和感動了。

皇甫雲知道她的心思,於是從後麵輕輕地抱住了鳳綾羅,在她耳邊溫柔的說道:“因為這個季節的鳳櫻花已經不開了,所以前幾日我特意去了最好的首飾鋪子,為你打造了這一支鳳櫻花金簪,外麵暈染著藍色的粉料,看起來倒像是真的鳳櫻花!”

鳳綾羅點點頭:“很漂亮!”

“看到凋謝的鳳櫻花,你總是很傷感,倒不如戴上這永遠不會凋謝的鳳櫻花金簪,你就永遠都不會難過了!”

鳳綾羅抬起頭,麵前的銅鏡,映著他們的臉,看起來是那麼的相配,這樣相配的兩個人,如果真的在一起了,會得到幸福嗎?

殺手本身就不會有幸福,殺手是活在冷漠無情和鮮血淋漓的日子裡,而他……

“替我把它戴上!”

“好!”皇甫雲從鳳綾羅掌心間拿起鳳櫻花金簪,重新戴在了鳳綾羅的頭上。

而下一秒,鳳綾羅便向後仰去,緊緊地靠在了皇甫雲的懷中。

不堪剪。

一品紅站在窗台前,正望著青白色瓷瓶中,那插著的幾隻名為一品紅的紅色乾枯長葉而發呆。

她不止一次問過自己,為何不把這些一品紅丟掉,可每一次打算丟掉的時候,卻又開始不捨了。

“隻知紅豆是相思,不知來人宮闕詞,宮闕清冷,日夜說愁。隻把紅葉贈佳人,佳人戲稱一品紅,一品相思,紅徹心頭。”一品紅又忍不住吟起這首詞來。

白髮老嫗佝僂著身子緩慢的走進了一品紅的房間,低聲道:“主人,門外有人求見!”

一品紅轉過身來:“何人?”

“是李公子,前來請主人去唱一段戲的!”

一品紅皺了皺眉:“昨天不是去他府上唱過了嗎?”

白髮老嫗說道:“他說今天他的姐姐從京城省親回來了,喜歡聽戲,所以纔再次前來邀請!”

“替我回絕他吧!我今天累了,不想去!”

“可是,主人,李公子說早就料到主人你會這麼說了,所以他讓老朽轉告主人,他昨天等了兩個時辰,不介意今天再等上兩個時辰,三個時辰,四個時辰他都會等!”

一品紅點了點頭:“我知道了,你暫且去替我回絕他,我倒要看看,他有幾分誠意,能等上幾個時辰!”

“是,主人!”那白髮老嫗出去之後,一品紅突然想起了常歡曾前來邀請自己,等了四個時辰,卻早已不耐煩了,還叫下人傳達自己,說他再等一個時辰,若是自己還不出去,他就進來搶人!

想到這,一品紅竟忍不住低聲笑了起來,眼睛瞥向桌上的那封信,如果那封由雲二公子親自送來的信,真的是常歡所寫,那不妨就來看看,這個男人會在信中寫些什麼吧!

便緩緩地走到桌前,打開了信封,取出信紙,緩緩地打了開,隻見那上麵寫著:

我以為隻要遇到比你美麗比你有性格的女人,我就會從此忘了你,忘了連為我送行都不肯的絕情的你,可惜,我冇有做到。她們塗滿油彩甩著水袖卻不是你,她們美麗和溫柔卻不及你的高貴和無情,或許你就是那萬綠叢中的一品紅,入眼便難以忘卻,反正我傾心於你,下一次再見,不要拒我之千裡。常歡親筆。

她或許已經猜到,又或許冇有想到,給自己寫信的人,真的是常歡。

令她意外的是,常歡竟然還記得自己,信的內容跟常歡的個性一樣,簡短而熾熱。

一品紅放下信,哀傷卻又寂寞的說著:“就算我去道彆,結果也是一樣的……”

……

“常公子深夜來找我,所為何事?”

“常公子既然無事,那我就回去休息了!”

“一品紅,明日我就要離開洛陽城了。”

“這與我又有何乾?”

“確實跟你一品紅毫不相乾!我常歡竟然為了跟一個戲子告彆,深夜來訪,讓姑娘見笑了!”

“公子請回吧!”

“明日我在西林口等你!你若不來,我就直接走了,可我希望你能來,親口對我說上一句,後會有期,算是為我送行!”

“常公子,你我隻是一麵之緣,你救過我,我已經受你邀請前去桃莊唱戲,算是報過恩了,你我也再無任何交集了,明天常公子就要走了,一品紅在這裡道上一句保重,此生若是再也見不到,你我也冇有任何損失!告辭!”

“你會武?”

“我從小就要練習唱戲,會個三招兩式用來防身應該不足為奇吧!倒是常公子,莫非以為小女子不會武,想要欺負我?”

“一品紅姑娘,你彆誤會,我常歡雖不是什麼正人君子,但最起碼也不會欺負女人,我就是,看你要走,一時慌張,不受控製的便想拉住你,因為我怕這是最後一次見到你,所以冒犯了,若是嚇到了姑娘,常歡現在就請罪,是打我也好,是罵我幾句也好,隻要你不生氣,怎樣都好!”

“我知道你不是這樣的人,我也隻是一時慌張罷了,常公子,你我隻是露水之緣,此後也不該有任何交集,所以,就到此為止吧!”

“我不知道什麼叫露水之緣,我隻知道,當我離開以後,必定會對你有所牽念,不跟你告彆,我會遺憾!”

“那也是常公子的事,並非是一品紅的事!”

“總之,明日,我等你!”

“明日我必定不會前去,常公子不用等了!”

……

一品紅並不知道,常歡走的時候,到底等了她多久,而她也隻是靜靜地坐在窗前,欣賞院子裡的桃花。

後會有期,是說給那些還會見麵的人,可是你跟我,再見麵,結果也是一樣,冇有任何改變……

喜歡我,常歡,你會後悔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