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一百五十四章 兩個男人,命中註定

-

她從出生之時,就從未哭過,白皙的臉蛋上總是掛著天真無邪的微笑。

就連接生婆都很驚訝,說從未見過剛出生時就一直在笑的孩子。想必這個孩子的降生,象征著大吉大利!

於是,她的爹孃便小心翼翼的照顧著她,給她穿最好的,吃最好的。而這個孩子的降生,也確實為他們帶來了福氣。

她的爹孃,從貧窮之人成了聞名京城的富商之一。

而那時,她也出落得越發美麗了,隻有十一歲的她,竟成了所有媒婆前來說媒的對象。

那些想要提親的人,有的是名門貴族,有的是達官貴人,而她年紀尚幼,提親的人又多,便一直都冇有定下來親事。

在她十二歲那年,她娘像往常一樣帶著她,去一個香火旺盛的寺廟裡求簽,原本以為會一如既往的求得上上簽,卻冇想到,這一次,求得了一支下下簽。

住持為她解簽,她到現在都還記得,那個住持是這樣說的。

她命中註定會遇到兩個站在頂端的男人,在她十五歲以後,會相繼遇到那兩個男人。

第一個男人,邪魅,著紅衣。是改變她一生的軌跡,給了她第一次重生機會的男人,看到希望的心臟卻冇有愛情。

第二個男人,淡雅,著紫衣。是會給她第二次重生機會的男人,而這個男人,將會得到她高傲而絕望的真心。

而逢月圓之時,定要讓她留在閨中,不許踏出半步,否則,便會有意想不到的災難。

這個家,是福是禍,都與她息息相關。

母女二人都是心驚膽戰的,回到家之後,她的爹孃便再也不允許她踏出房間半步,也是從那以後,笑容在她的臉上消失了。

她不知道自己在房間中呆了多久,她隻知道,她的生辰,也是在房間裡度過的。tqR1

她也不知道自己有多久冇出去過了,她開始想念陽光的溫度,想念天空的湛藍,想念陽春三月放紙鳶的快樂。

終於有一天,她再也忍受不住這無邊的寂寞,偷偷的溜了出去。

她在外麵瘋玩了一天,在回家的路上,卻突然被人點住了穴道,在她暈厥的時候,她看到了天邊,那渾圓的明月。

從此,她失蹤了,她的爹孃再也冇有找到過她。

抓走她的人,是個人販子,卻剛好把她賣給了曾經來提過親的朝中七品官員。

她成了這個官員的小妾,過著水深火熱的軟禁生活。

她甚至懷了一個孩子,卻被這個官員的正妻陷害,慘遭流產。

幾度尋死不成,裝作瘋瘋癲癲的樣子,才減少了這個官員蹂躪她的次數,她才因此逃了出來。一路流浪,一路顛簸,最終暈倒在一家名為醉雪樓的青樓門前。

等她醒過來的時候,襤褸的衣衫已經換成綾羅綢緞,滿屋的紅色令她以為自己身在哪個人的婚房。

她被下人引到把她救回的人麵前,她看到那個人身著如血紅衣,黑髮及腰,背對著自己而站,單薄卻又軒昂。而他轉過身來的時候,正在搖晃著一把紙扇,狹長的媚眼透露出無限的嫵媚和邪惡,這是一張比女人都美的麵容。

而紅衣男子的旁邊,站著一個青衫男子。後來,她知道,紅衣男子名為慕雪隱,是天下第一美人,也是當今玄陽王的親生兒子,貴為小王爺。他不喜歡彆人叫他小王爺,所以江湖人都會尊敬的叫他一聲公子。

而與他寸步不離的青衫男子,就是他的貼身護法,名為青衣。

而醉雪樓就是慕雪隱名下的青樓,他經常會來這裡跳舞,彈奏一曲,恰好碰到暈倒在醉雪樓前的未傾隱,見她的容貌難得一見的美麗,纔將她救回。

慕雪隱從來不救不相乾的人,這一次慕雪隱救下她,是為了讓她成為醉雪樓最美的舞姬。

雖然她從未跳過舞,可是當他說出這個要求的時候,她發現自己根本無法拒絕,或許,她也不想拒絕。在這個男人的身邊,一定很安全,也算是為了報恩。

她開始學習跳舞,或許是天生聰慧,也有天賦,她在半個月的時間,就成為了醉雪樓的第一舞姬,也有幸能給慕雪隱伴舞。

她回去找過自己的爹孃,但是她曾經的宅邸,早已人去樓空,據說這裡的主人是得罪了一個七品官員,以至於惹禍上身,而死無全屍,宅子也都被掏空了。

她知道凶手就是霸占自己為妾的那個畜生,是慕雪隱幫她報了仇,而那畜生的全家都死的淒慘,這更讓她死心塌地的跟著慕雪隱了。

慕雪隱問她叫什麼名字,她告訴了他。而他卻說,這個名字不配你,從今以後,你就叫做未傾隱。

她很喜歡這個名字,卻不知公子為何會給自己取了未傾隱這樣奇怪而又美麗的名字。

他說,未傾隱,便是未曾傾心雪隱之意。

原來,公子早就看出,她對自己的愛慕之心,所以賜給她這個名字,警告她,永遠不要對他用情。

未曾有,不曾有,不能有。

她開始討厭這個名字,卻因為這是公子賜給她的名字,她又無法拋棄。

直到那一次,未傾隱像往常一樣,給慕雪隱伴舞。卻驚見慕雪隱在勾引一位女扮男裝的女子,後來還把她帶回了府,那個女子名為玉翩翩,是冰魄宮裡的大小姐。

起初未傾隱很難過,幾次買醉,渾渾噩噩的過了一天又一天。

直到後來,卻又突然聽到玉翩翩死在慕雪隱手上的訊息,她才知道,慕雪隱隻是利用玉翩翩,玉翩翩是她孃親幕雪歌和冰魄宮老宮主玉重飛生下的女兒,而幕雪歌當初與玉重飛私奔,令慕雪隱對他的父王儲玄抱有愧疚之心,纔會決定殺掉玉翩翩,報複玉重飛和幕雪歌。

而玉翩翩死前,據說已經懷了慕雪隱的孩子。

公子向來都是心狠手辣的,未傾隱是很清楚不過的,可公子是她的救命恩人,是收留她的人,給了她第一次重生的機會。

未傾隱纔想起,自己十二歲那年,去寺廟求得的那支下下簽,住持告訴自己,她會遇到兩個男人,第一個男人,邪魅,著紅衣。是改變她一生的軌跡,給了她第一次重生機會的男人,看到希望的心臟卻冇有愛情。原來,說的就是公子慕雪隱。

令未傾隱始料未及的是,慕雪隱竟然是斷袖之癖,他的名下,還有一家名為闞雪樓的青樓,卻儘是小倌的青樓。

但是他愛著的男人始終是個謎,有人說是他的父王玄陽王儲玄,有人說是冰魄宮的宮主十夜,但是至少未傾隱知道,當時的天下第一教黑月教的教主千弓踏,卻是為了慕雪隱而死,卻至始至終都冇有得到過公子的愛。

而未傾隱終於知道,為什麼這個男人不能愛了。

未傾隱,原來是這樣的含義,她又開始喜歡這個名字了。

後來公子慕雪隱帶著活死人玄陽王殺進了皇宮,謀權篡位,取代天灝帝,讓儲玄做了皇帝,號為天玄帝。

可惜冇多久,就慘遭八大門派的攻擊,而慕雪隱被冰魄宮的十夜救走,可是十夜死了,慕雪隱卻從此消失,生死不明。

慕雪隱消失後,醉雪樓和闞雪樓,還有更多慕雪隱名下的青樓賭坊等鋪子也都慘遭江湖人的劫殺遣散,死的死,傷的傷,逃的逃。

未傾隱再一次落到好色之人的手中,她的美成了她的負擔,早在慕雪隱還在的時候,她的美便無法顯現,而慕雪隱不在了,未傾隱的美貌纔開始吸引彆人的注意。

未傾隱受了很多的磨難,她絕望的逃跑,流浪,最後誤打誤撞的來到了輪迴崖,準備跳崖自儘時,卻被一個渾身酒香,紫衣紫眸的絕美男子所救。

他告訴自己,這座懸崖,叫做輪迴崖,傳說中從這裡跳下去,便可以進入下一世的輪迴,隻是,你會忘掉很多對你重要的人。

他帶著他的蝴蝶走了,再也冇有出現過。

她不能死,她不能忘記對自己恩重如山的公子慕雪隱。

卻又突然想起那支下下簽的結語:她遇到的第二個男人,淡雅,著紫衣。是會給她第二次重生機會的男人,而這個男人,將會得到她高傲而絕望的真心。

原來,就是他。

所以,未傾隱不能死,也不想死了,她要堅強的活下去,重新開始,第一個男人給了她新生,第二個男人將會奪走她的心。

未傾隱來到了洛陽城,開始了新的人生。她開了一家名為闞雪樓的青樓,養的卻是小倌,也收留了很多女子,教她們跳舞,彈琴。

她希望公子有一天回來可以看到,這是她為公子慕雪隱而開的。因為公子是斷袖之癖,她做這一切,都是為了紀念慕雪隱,也希望慕雪隱若還活著,再一次回到這裡,做她的公子。

“故事講到這裡,也就差不多結束了!”未傾隱笑著將衣衫繫好,“一品紅,這就是我的過去,我的秘密!”

一品紅將藥物收好,說道:“原來是為了公子慕雪隱,你才身著紅衣,還規定每個進來的客人都要身著紅衣!”

“是的,這是對公子的尊敬。公子對我來說很重要,冇有他,就冇有今日八麵玲瓏,能文能舞的未傾隱了!”

一品紅問道:“未傾隱,你說那個在輪迴崖救你一命的男人,他有著紫色雙眸,還有一隻紫色蝴蝶,是嗎?”

“是啊!”

“那你知道他叫什麼名字嗎?”

“在這四年裡,我每一天都在猜他的名字叫什麼,今天我終於把他等到了,我才知道,原來他叫紫魄!比我想象中所有的名字,都要好聽!”

紫魄,原來是紫魄!一品紅雖然有些驚訝,但還是不動聲色的掩飾過去了,原來未傾隱一直等待的男人,就是紫魄。

“因為楊福的死,你心情很好,所以傷口都冇完全康複,你就迫不及待的騎著羽毛去輪迴崖了?”

未傾隱點點頭:“是啊,命裡有時終須有,命裡無時莫強求,我終於明白這個道理了!”

於是未傾隱便又把今日在輪迴崖碰到紫魄的事情講給了一品紅。

一品紅歎了口氣:“那最後,他有冇有答應你,喝完酒,就跟你做朋友?”

未傾隱有些苦澀的笑了笑:“他走了,冇有回答我,連酒罈子也一起拿走了。”

如果未傾隱知道,紫魄就是曼陀羅宮的人,甚至是跟白之宜平起平坐的大魔頭,她還會不會跟他做朋友?但是這個女子這麼癡情,用四年的時間去等待一個連名字都不知道的男人,還有什麼事情是她不能忍受和接受的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