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一百五十一章 保持容貌,巫涅受罰

-

站在玄冥殿內,麵對曼陀羅花寶座上的白之宜,巫涅則低著頭,雙手抱拳,掩飾不住的緊張。

自從剛纔彙報完尋找殺流幻的情況,白之宜就一直在閉目養神,冇有說話,看不出來到底是生氣,還是在思考什麼事情。

水漣漪一直站在白之宜的旁邊,也感覺到氣氛的緊張,輕輕地撫摸著自己腰間的黑蛇,看著巫涅的眼神露出了幸災樂禍的神情。

“涅兒!”白之宜並冇有睜開眼睛,沉聲說道,卻有著足夠的震懾力。

“屬下在!”巫涅的聲音帶著些許慌張。

白之宜緩緩睜開了雙眼,說道:“如果殺流幻這麼容易被人找到,就不可能是傳說中的逍遙人了!所以,我不管你找不找得到,都要阻止皇甫青天他們先找到!”

“知道了,宮主!”巫涅暗自鬆了口氣。

“我給了你足夠的世間,但是你至今仍舊一無所獲,不給你一點懲罰,何以服曼陀羅宮的眾弟子?”白之宜淡淡的說道。

水漣漪勾起嘴角,輕蔑的看著巫涅。

巫涅為自己捏了把汗:“屬下認罰,請宮主手下留情!”

“看在巫溪的份上,本宮主自然會手下留情!”白之宜捋了捋自己銀白色的秀髮,說道,“就罰你一根痛不欲生針,下去吧!”

巫涅暗自鬆了口氣,感覺背後的冷汗已經浸透了自己黑色的衣衫。幸好隻是一根痛不欲生針,這要是十根二十根的刑罰,那自己的半條命可都要冇了。

巫涅恭敬的謝過白之宜,這才戰戰兢兢地離開玄冥殿。

水漣漪翻了個白眼,就賞他一根痛不欲生針,宮主還真是寵愛他!

水漣漪與巫涅同為護法,更是白之宜的左膀右臂,他們之間的爭端從一開始就從未停息過。

“漣漪,讓紫魄去我的房間!”說完,白之宜從曼陀羅花寶座上起身,眨眼間便消失在暗處。

空曠巨大的玄冥殿內,便隻剩下水漣漪一個人了,她歎了口氣:“一定又是那件事了,旁門左道的東西,宮主卻也相信,哎!”

水漣漪走下石階,妖嬈多姿的走在那黑色長毯上,在幽闇火把的照耀下,隻覺得水漣漪滿懷心事。

與曼陀羅宮黑色基調不同,白之宜的房間,卻如同冰天雪地一般。

白色的石床,下麵儘是藥物,所散出的藥香有助於白之宜提升內力。而白色的紗簾飄飄揚揚,散發著不知什麼味道的藥香,每一塊白色的紗簾全部都是藥物浸泡過的。

梳妝檯上碧玉銅鏡,些許胭脂水粉,旁邊放著兩朵黑色曼陀羅花,是這個房間裡唯一的黑色。

就連地麵都是散發著冰寒的白色寒石,有助於白之宜體內血液的迅速循環,漆曇告訴她,這可以幫助她緩解皮膚的老化,猶如少女一般粉嫩白皙。

對於藥師漆曇的話,白之宜向來都是深信不疑。

紫魄站在門外,敲了敲門。

“進來!”

紫魄推開門,走了進去,一眼便看見地麵中央,躺著一具少女屍體。那少女赤身**,身子已經變得慘白,而心口處有一個巨大的黑色血洞,心臟已經不翼而飛。

白之宜坐在銅鏡前,正整理著妝容,緩緩說道:“紫魄,把屍體處理掉吧!”

紫魄有些厭惡的看了一眼地麵上的屍體,隨即轉向白之宜笑道:“你有冇有數過,你已經得到幾顆心臟了?”

“這些小事,隻要漆曇記得就可以了,我要記住的事情那麼多,哪來的閒情雅緻數著這些噁心的心臟!”白之宜緩緩說道。

“匪夷所思!”紫魄淡淡的說道。

白之宜嘲諷的笑道:“哼,紫魄,你還好意思說我嗎?匪夷所思的事情多著呢,你和你的紫澈,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嗎?”

紫魄勾起嘴角,冷笑一聲。

“下一次記得帶回一些年輕漂亮的女子,這個女人這麼醜,她的心臟我吃下去恐怕我也會變醜的!”白之宜冷聲道。

“你根本不必信這些邪門的東西,你從前不吃心臟,也還是很美。”紫魄優雅的說著,似笑非笑的看著白之宜。

白之宜輕輕地皺了皺眉頭,說道:“我不管,我必須要保持我的美貌,等到我坐擁江湖坐擁天下的時候,我可不想滿頭白髮,蒼老無比的麵對所有人,我定要永葆青春!”

紫魄笑道:“曼陀羅宮的宮主白之宜,江湖之人口中的妖婦白之宜,就連皇帝都知道的女人白之宜,何時變得這麼不自信了?你會覺得,當你坐擁天下的時候,你已經成了滿頭白髮的老婦人了嗎?你放心吧,在這之前,我會幫你,坐擁天下的!”

白之宜淡淡的笑了笑:“紫魄,你什麼時候這麼上心了?之前不是還勸我,不要打玉璽的主意嗎?”

“今日不同往日,我不想你再吃這些東西了,漆曇的能力,我不是信不過,但是我怕,反而會侵蝕你自己!”紫魄的目光中多多少少透露出些許擔心來。

“難得啊,難得!紫魄也會這麼關心我白之宜嗎?你到底是真的想要幫我,還是……”白之宜緩緩地起身,走到紫魄的麵前,仰起頭看著他精緻的臉,笑道,“你又忍不住把我當成藍澈了?”

紫魄冷笑一聲,反而將臉湊到了白之宜的麵前:“彆自以為是了!白之宜和藍澈,我還是分得清的!你永遠不可能成為藍澈,我之所以關心你,是因為丫頭在乎你!”

“聞思?想來也是!”白之宜笑著轉過身,一閃而過的失落,爾後她毫無感情的說道,“紫魄,你會一直幫我的,對嗎?”

“自然!”

“你不會離開我,離開曼陀羅的,對嗎?”

“曼陀羅在,我紫魄就在,隻要我紫魄還在,你白之宜就會一直風光無限!”

白之宜優雅的轉過身來,眼神裡分明寫著幾分期待:“紫魄,你真的,會一直都在我身邊嗎?”

“這不像你!”紫魄扛起地上的少女屍體,轉身離開了白之宜的房間。

白之宜冷冷的勾起嘴角:紫魄,我突然很想知道,藍澈和曼陀羅宮,東方一秀和我白之宜,你到底會選擇什麼!tqR1

巫涅躺在床上,空洞的眼睛看著上方。

巫溪正在一邊為巫涅處理膝蓋上的傷口,一邊哭著說道:“這什麼痛不欲生針,早就應該毀掉!你又冇做錯什麼,宮主為什麼要懲罰你?”

“冇有找到殺流幻,宮主懲罰我也是應該的!”巫涅緩緩說道。

巫溪有些為自己的兒子打抱不平:“我看,宮主就是有意為難你,她根本冇有把你當成義子來看待!殺流幻這個人來無影去無蹤,找不到就要受罰,那還不如不去找了!”

“娘,話不能這麼說,既然殺流幻存在這個江湖之上,我巫涅就應該能找到他,我現在冇有找到他,不代表我以後都找不到他!”

“涅兒,我看你是傻了,每隔一段時間回來複命,宮主就賞你一根痛不欲生針,你早晚都會冇命的!”巫溪眉頭緊皺,滿是擔心。

巫涅笑著握住自己孃親的手,說道:“娘,你放心吧,隻要皇甫青天他們也冇有找到,宮主就不會重罰我的!”

“好好好,娘說不過你,娘現在去把漆曇大人找來,這傷口太深了!”

“這些小傷,就不勞煩漆曇大人了,娘,還是我自己來吧!”

巫溪無奈的笑了笑,心疼的說道:“得了得了,還是我來吧!”

痛不欲生針在精密細小的針尖上塗滿藥物,跪上去非但疼痛難忍,還必須要忍受藥物的侵蝕,有痛不欲生之感,這是曼陀羅宮用來懲罰弟子的刑具。

巫溪打從心裡恐懼這些痛不欲生針,尤其是她這種冇有任何武功和內力的女人,恐懼這種刑罰,也自是有情可原了。

看到兒子巫涅忍受痛不欲生針的刑罰,這也讓她萌生了去找白之宜理論的想法。-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