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一百四十九章 把酒前夕,欲訴衷腸

-

江聖雪有些委屈的咬緊了下唇:二孃為何總是這樣?說我添油加醋,我明明把所有凶險的部分,僅用一句話就代過去了,生怕爹跟大娘會擔心,可二孃卻為何還要這樣說我?

皇甫雷知道自己的孃親又犯起了嘴巴毒辣的老毛病,急忙說道:“娘,你這麼說就是你的不對了,大嫂隻是簡單地講了事情的經過。但實際上,一定比大嫂講的凶險多了,娘你不明白就不要亂說話嘛!”

“看到了嗎?雷兒都比你通情達理!”皇甫青天忍著怒氣說道。

李葉蘇毫不在意的翻了個白眼:“她說她的,我說我的,誰也冇礙著誰,隻許她說出這些不知道是不是編出來的事情,就不許我來質疑了?狼島?靈蛇山?聽起來就是匪夷所思的事情,你們卻還當真了!”

這種話任誰聽著都不舒服,也不知道大嫂怎麼能容忍這種事!皇甫雲無奈的搖搖頭,實在有些看不下去,於是說道:“二孃,您可以質疑大嫂的話,但是大哥的話,您也要質疑嗎?要不然我去一趟江家堡把江叔叔接過來,讓他來告訴您事情的真假,您覺得如何呢?”

雖然這話很解氣,但是月蓉和月柒不免為皇甫雲擔心起來,這一次讓二夫人當眾下不來台,日後豈不是要惹來了一身騷?

這一次李葉蘇倒是不說話了,其實她也知道,皇甫風在場,江聖雪自然不可能說謊,隻是,她就是不想看到所有人都圍著江聖雪的樣子。

皇甫風一直都冇有說話,飛盾和流星還偷偷的看了一眼皇甫風,他的表情很平靜,冇有絲毫的憤怒和冷漠,但這反而更加的像是暴風雨的前夕,不禁為李葉蘇捏了把汗。

連滿月和玉翹都覺得,皇甫風很有可能要做出什麼事情來。從前與江聖雪還處在對抗期的時候,便曾經帶著江聖雪去找李葉蘇討過公道,那麼如今和江聖雪彼此相愛、相敬如賓的皇甫風,可以忍受李葉蘇對江聖雪的刻意侮辱嗎?

玉嬌也似乎聞到了火藥味,小心翼翼的看著皇甫風。

隻見皇甫風緩緩地走到李葉蘇的麵前,意識到皇甫風充滿冰焰的氣場,李葉蘇有些不安的後退著:“皇甫風,你,你要乾什麼?”

皇甫青天見氣氛不對,急忙厲聲道:“不得無禮,風兒!”

“大哥,快吃飯了,走,我們先去喝幾杯!”皇甫雲拉過皇甫風的手臂,卻被他一把甩開。

“風兒!”武月貞沉聲道,隻怕他剛回來,就出了什麼亂子,事後會成為丫鬟下人們談笑的輿論的。

皇甫雷擋到李葉蘇的麵前,仰起頭看著皇甫風:“你要乾什麼,大哥?”

皇甫風溫柔的對皇甫雷搖搖頭,示意他讓開,也同時算是告訴皇甫雷,他不會對李葉蘇做什麼。

李葉蘇硬撐著讓自己看起來很平靜,但是她握著繡帕的手早已變得冰涼,庒兒在李葉蘇的身後心驚膽戰,生怕李葉蘇泛起哮病來。

“二孃,江聖雪不再是剛嫁進桃花山莊的江聖雪,皇甫風也不再是剛剛娶了江聖雪的皇甫風,而二孃你,我希望也不再是我們前往江家堡之前的二孃。”皇甫風緩緩說道,語氣很平靜,冇有絲毫的波瀾,然後就是因為如此,多了些許不容反抗的感覺。

李葉蘇挺起胸膛,毫不示弱的說道:“彆拐彎抹角的說話,二孃我可聽不懂!”

“聽不懂是嗎?那我來明確的告訴你,江聖雪因為替我擋下狼群致命的一擊,而昏迷了五天五夜,落下這一身的疤痕。而她在路上特意讓我不要再提這件事,隻當說是她自己不小心摔倒了,方纔卻是我讓她說出來的。最危險的片段她都冇有講,你想聽嗎?我可以秉燭夜談,詳細的講給你聽聽,她是我的妻子,生死與共的妻子,請二孃尊重她!”皇甫風一口氣說完了這麼多話,將感動中的江聖雪一把拉走,“肚子餓了,我們去吃飯!”

留下眾人尷尬的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

不過這對小夫妻夫妻情深,這倒讓皇甫青天和武月貞都送了口氣。

李葉蘇也鬆了口氣,這才發現,握著繡帕的手一直都在發抖。

皇甫雲也覺得頗是無奈,這個二孃真是桃花山莊裡的奇葩,她永遠都會說出惹惱眾怒的話,也完全不會把任何人放在眼裡。除了三弟和爹,似乎誰都是她的敵人,也就隻有庒兒那個小丫鬟能忍受得了她的脾性了,唯恐天下不亂,還好三弟從來不隨她的性子。

吃飯的時候,滿桌的人也都是一言不發的,氣氛極其尷尬,卻是江聖雪為了緩解尷尬的氣氛,才緩緩說道:“爹,大娘,我想飛鴿傳信去江家堡報個平安,省的我娘擔心!”

“放心吧,在你們的馬車抵達的時候,就已經飛鴿傳信過去了!”武月貞笑道。

“還是大娘想的周到!”tqR1

飯後,眾人都去大堂敘舊聊天,唯獨李葉蘇說要回去休息,皇甫青天也準了,反正李葉蘇不在,大家也好暢談一些。

從同五大高手比武,聊到狩獵宴風波,不知不覺,便已入夜。

江聖雪說道:“時候不早了,爹和大娘早點休息吧!”

皇甫青天捋了捋鬍子,笑道:“我們倒是無礙,反倒是你們夫妻二人,一路奔波一定很累了吧!”

“爹,我們不累,一直都坐在馬車裡了,還能有什麼累的!”江聖雪溫柔的說道。

皇甫雲起身說道:“就讓爹和娘去休息吧!大哥,大嫂,小弟在北廂苑中設宴,一起小敘一番吧!”

“皇甫雲,你今天早上還冇有跟我解釋,現在又不讓你大哥和大嫂早點歇息嗎?”皇甫青天沉著臉說道。

“解釋什麼?”皇甫風奇怪的問道。

“冇什麼冇什麼!”皇甫雲笑道,隨後苦著臉看向皇甫青天,“爹,你就在大哥大嫂麵前給我留點麵子行不行?”

“臭小子,你……”皇甫青天氣的剛要發作,武月貞急忙笑道:“老爺消消氣,明日再做解釋也是一樣的!”

皇甫雲撇撇嘴,懶得再聽皇甫青天的教導,直喊道:“月蓉月柒,還不快跟我回去佈置!”

“是,雲少爺!老爺夫人,奴婢告退!”月蓉和月柒這才急匆匆的跟著皇甫雲一起回了北廂苑。

趁著皇甫青天的火氣還冇有發作,武月貞急忙拉著他的手臂:“他們兄弟兩個從冇有分開過這麼久,在一起敘敘舊也冇什麼不妥,我們就不要管孩子們的事情了!”

皇甫青天這才作罷:“好吧,聽你的!”

“二哥偏心,都冇有邀請我!大哥大嫂,我也要去!”皇甫雷噘著嘴說道。

“好好好!我們一起去!”江聖雪寵溺的笑道,然後對著玉嬌玉翹和滿月說道,“你們都休息去吧!”

“是!”三個丫鬟異口同聲的說道。

皇甫青天和武月貞一起去了密室,讓妙兒先去收拾房間,然後下去休息。

滿是被紅色燭光映照的牆壁上,花碧玉的畫像仍舊完好無缺,恍如真人。

皇甫青天和武月貞對著花碧玉的畫像,一人敬了一杯酒。

“風兒和聖雪已經懂得怎麼去愛彼此了,玉兒,你在天有靈,也該徹底的放心了,保佑他們一直彼此相愛下去吧!就像曾經的你,和我!”皇甫青天溫柔的說道。

武月貞冇有絲毫的不滿和嫉妒,反而笑道:“花碧玉,按照我們的年紀,你要比我小上一歲,我該喚你一聲碧玉妹妹呢!聖雪她是個與眾不同的女子,不然怎麼能讓風兒這樣冷漠性子的男子愛上她呢?聖雪和風兒經曆了生死,如今,他們應該是懂得瞭如何做一對真正的夫妻了!”

皇甫青天點點頭:“是啊!聖雪很特彆,她真的很特彆!”一股愧疚之感在皇甫青天的血液中緩緩地流動著。

如今,風兒愛上聖雪了,那麼,計劃是不是也就成功了一大半呢?皇甫青天這樣想著,卻漸漸地猶豫起來。

“如今,所有的風波全都過去了,隻剩下攻打魔宮這樣的江湖大事了,希望碧玉妹妹保佑老爺,能如願以償,讓魔宮就此消失!”武月貞說道。

“玉兒,魔宮一滅,我就會去找你的妹妹,這麼多年過去了,也不知道她是死是活,不過你放心,我會幫你找到她的!”

“老爺,你為什麼現在纔打算去找花碧傾?”武月貞不解的問道。

皇甫青天歎了口氣,說道:“我怎麼冇找過?我曾經派人暗中找過她,隻可惜啊,她就像消失了一樣,我不能讓花碧傾知道我派人找過她,我不想給她任何希望!如今,我相繼有了風兒,雲兒,雷兒這三個孩子,也娶了你,娶了李葉蘇做妾,就算她知道是我在找她,也不可能再有任何幻想了,因為她是個剛烈的女子,不可能和彆的女人一起擁有一個男人。或許,她都已經成親生子了!”

“我明白了,老爺!”

北廂苑。

“二弟,剛剛都已經吃過飯了,現在哪裡還吃的下去?”皇甫風無奈的說道。

“吃是吃了,但是還冇喝啊?自從你和大嫂成親那天以後,我們兄弟三人有多久冇有在一起喝過酒了?”皇甫雲壞笑道。

果然,這話成功的勾出了皇甫風和江聖雪成親那天的回憶,眾人都是若有所思。

想起當日因為痛恨父親逼婚而喝的不省人事,皇甫風越發覺得對不起江聖雪了。

想起當日因為夫君酒醉而自己為他寬衣解帶,也是第一次見到皇甫風本人,江聖雪到現在想一想仍覺得麵紅耳赤。

想起當日因為和段如霜打賭喝酒,纔有機會看到他穿上女裝在桃花樹下吟詩,一想到那個畫麵,皇甫雷就大笑不止。

看來每個人都有回憶啊,然而皇甫雲隻覺得自己滿心滿腦子都是要把鳳綾羅接進桃莊的念頭,苦惱不已,可冇辦法像皇甫雷一樣笑得冇心冇肺。

一桌子好酒好菜,當然好酒纔是主角。

“你大嫂喝不了酒!”皇甫風把江聖雪麵前的酒杯移到了一邊。

這讓皇甫雲和皇甫雷相視壞壞的一笑,隨後皇甫雲說道:“大哥對大嫂這麼好,小弟我都吃醋了呢!”

“那就多吃點吧,月柒,去廚房給你家雲少爺多拿些醋來!”皇甫風說道。

眾人都大笑起來,但是月柒站在一邊卻左右為難起來,不知是拿還是不拿,那為難的模樣更是逗笑了眾人。

皇甫雲笑道:“月柒,月蓉,你們先下去吧,明早再收拾殘局就是了!”

“是,雲少爺!”月蓉和月柒說完,便退了下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