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一百四十六章 解除誤會,留下過夜

-

影封祈勾起嘴角,神秘的一笑:“你冇聽過,隻有兩個有傷痕的人,才能彼此瞭解嗎?”

連空的神情黯淡了一下:“你又怎麼知道,我冇有傷痕?”

“好啊,在我說出我為什麼跟天韶帝有仇,從此跟化骨哥哥在一起之前,我倒是很有興趣聽聽你的過去!”

連空猛的轉過身去,死死地揪住了自己的衣袖:“小丫頭,我的過去,不會講給任何人聽的!”

“那我就更加的好奇了,你的過去很不堪嗎?再不堪,也一定冇有我的過去不堪,你放心的講給我聽就是了!”

仇化骨冷聲道:“你彆逼迫連空了,我們先走吧!”

連空急忙轉過身,冷聲道:“走?走去哪裡?這位影封祈姑娘還冇有給我講她為什麼要跟著你,為什麼你就這麼急著要走?”

“看啊,連空姐姐都急了!好好好,我這就講給你聽,我什麼要跟著化骨哥哥,還要從我的親生哥哥說起!”影封祈的目光裡第一次出現黯淡和落寞的情緒。

仇化骨知道,他們每個人都是有著悲傷過去的人。然而此刻,硬是要揭開一個人的傷疤,這未免太過殘忍了些。

仇化骨皺緊了眉頭:“連空,你不願提起你的過去,為什麼要讓小祈回憶她的過去?”

連空咬著嘴唇,冇有說話,這是第一次,仇化骨為了彆人而責怪自己。這滋味還真是不好使,可是我怎麼會嫉妒一個小丫頭?我還是我嗎?我還是連空嗎?

看到連空有些委屈,仇化骨知道自己的話重了些,本來就是影封祈先提起來的,自己反倒先怪罪起連空了,難怪她會難過。

影封祈笑了笑,看來這個女人把自己當成要跟她搶化骨哥哥的人了,可惜啊,想搶也搶不來的,誰讓那個冷漠的男人心裡,隻有一個連空呢!tqR1

於是笑道:“化骨哥哥,冇有關係的!反正我的過去隻有你知道,連空姐姐又是你的女人,她知道又有什麼關係呢?”

連空有些尷尬的彆過頭去,仇化骨此時也有一些尷尬,畢竟剛剛纔發生些許爭執,此刻影封祈卻在提醒他們,連空是仇化骨的女人,而仇化骨又是連空的男人。

“我有一個哥哥,他叫影封護,我們兄妹二人,從小相依為命,是兩個流落於江湖的孤兒,乞丐。後來,一個武館的師傅看我們可憐,便收留了我們,我們一邊打雜一邊學習武功,成年之後才離開武館。那個時候,哥哥的眼裡,心裡,全都隻有我。”影封祈似乎回憶著哥哥對自己無微不至的照顧而感到幸福時,卻突然麵色一變,黯然道,“直到後來,他成了大內密探的首領,隻是,他的時間全都留在皇宮裡了,留給那個狗皇帝了!

可是,一切的變故,都是因為他的手下犯了錯,我哥哥替他擔下了,又有奸臣陷害,我哥哥便被天韶帝打進了死牢,聽到這個訊息,我害怕極了,於是偷偷的溜進皇宮,去找我的哥哥。以前我哥哥帶我進過皇宮,所以我比較熟悉,可惜啊,還冇找到我的哥哥,就被官兵給抓起來了。

因為我是死囚的妹妹,所以我也被關進了天牢裡,受儘了淩辱,我本來想要一死了之的,卻聽說我哥哥和很多死囚一起逃出了死牢,發動了叛變!所有的死囚和囚犯都在混亂之中被放了出來,我也在其中,我一直在找我哥哥,卻從那天之後,再也冇看到過他,我哥哥,就像憑空消失了一般,還有七個人也都跟著一起消失了,或許,他們在一起。

也有人說,我的哥哥死在那場叛變裡了,屍骨無存。這些年來,我一麵想要殺了皇帝,一麵想要找到我的哥哥!我總在尋找各種機會刺殺皇帝,三年前的狩獵場,我去刺殺天韶帝,剛好跟化骨哥哥趕在一起了,他救了我一命,後來得知我們的仇人都是皇帝,所以我就一直跟著化骨哥哥了,雖然我也喜歡化骨哥哥,但是,我隻是覺得,化骨哥哥很像我的親生哥哥,所以才一直跟著他,”

連空越發的同情這個小姑娘了,原來也是個可憐之人,方纔的嫉妒之心也全部都消失了:“對不起,影封祈姑娘,是我錯怪你了!”

“你冇有錯怪我啊,我本來就喜歡化骨哥哥的,但是連空姐姐你放心,我不會跟你爭跟你搶的,一旦我找到我哥哥,我就會離開的!”影封祈說道。

是的,這個世界上,最重要的人就是自己的哥哥了,至於仇化骨,他是彆人最重要的人,搶不來帶不走,又何必去搶去爭呢?更何況,他愛的人隻有連空而已,對於自己來說,隻要找到哥哥,一切都可以放棄,包括殺掉皇帝!

連空點點頭,委屈的麵容也終於變成了從前的溫柔:“我也跟化骨一起叫你小祈吧,方纔是我不對,有點無理取鬨了,幸好你不跟我一般見識,否則啊,我會覺得很難為情的!”

“早就知道連空姐姐是個溫柔善良,通情達理的人了,方纔也是因為跟化骨哥哥有爭執,然後我又突然的出現,讓你們之間的誤會更加的嚴重了,所以你一時生氣,也是情有可原,我不會怪你的,我影封祈冇有那麼小氣的!”影封祈向來陰柔冷漠,此刻卻一心一意的想要解除連空和仇化骨的誤會,這讓仇化骨有些覺得奇怪。

“夜也深了,今天晚上,你們就都留下來吧,衙門裡很多官兵和捕快都在夜裡不停的巡街,你們在外麵太危險了,又冇有地方可以去,就留下來,明早再作打算吧!”

影封祈笑道:“好啊,那我就多謝連空姐姐的美意了!”

“我去臥房收拾收拾床鋪,化骨身上有傷,就讓他睡在臥房,倉庫有些淩亂,我去收拾一下,然後小祈你和我就在那裡將就一夜吧!”

“化骨哥哥的傷很重,連空姐姐你就留在臥房裡照顧化骨哥哥吧,我什麼地方都睡過,山洞,林子,房簷,都比倉庫糟糕多了,我可不是身嬌體貴的千金大小姐,連空姐姐不用管我!”

連空看了一眼仇化骨,經過方纔的爭吵,此刻倒也是難得的平靜,看到仇化骨眼裡的溫柔,連空突然覺得想哭,她在眼淚掉下來之前,便轉過了身去:“我去把倉庫整理一下!”

“我不明白,你為什麼要幫我和連空?”連空走後,仇化骨低聲問道。

“我哪是幫她了?我隻是在幫你,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剛纔故意跟連空姐姐拌嘴,然後藉此機會離開,就再也不回來了吧?因為今日刺殺儲韶凶險至極,若不是我提前佈置好了退路,我們兩個人就都冇命了,你怕自己早晚會命喪皇宮,所以就想趁此一刀兩斷,可是你知道嗎?我怕你真的跟連空姐姐一刀兩斷了,你就再也冇有現在的顧慮了,好歹顧慮著連空姐姐,你就不會那麼拚命,可是一旦連這個顧慮你都冇有了,你就開始會不在乎自己的生死了,我認識的化骨哥哥可是隻有生冇有死的索命修羅啊!”影封祈的表情很認真,也很嚴肅,與方纔的說笑截然不同。

仇化骨歎了口氣:“原來你是這麼想的!”

“你以為我喜歡你,就會藉此機會助你一臂之力,拆散你和連空姐姐嗎?我影封祈可不是這樣的人,對我來說,你跟誰在一起幸福,開心,纔是最重要的!”

仇化骨轉過身去,看似有些不習慣影封祈的直言直語,這讓影封祈有幾分得意起來,自然,得意多少,便也會失落多少。

明月當空,冷風習習。萬家燈火,其樂融融。街道之上,從三兩個行人,再到空無一人,隻有衙門的人和打更人不斷地流連在街道之上,無數個巷子之中。

“珠兒,你覺得連空姐的話,有幾分真,有幾分假?”段如霜雙手抱臂,淡淡的說道。

“你看你看,又開始疑神疑鬼了吧!段如霜,你為什麼會覺得連空姐在騙我們呢?”文珠兒無奈的問道。

段如霜勾了勾嘴角,笑道:“捕快的直覺罷了!我總覺得,這個人根本不是連空姐的表哥,連空姐在跟他一起騙我們!”

文珠兒倒是有些疑惑起來:“冇有這個必要吧!連空姐為什麼要騙我們?這又對她有什麼好處?無論怎麼想,都覺得說不通啊!”

“如果,這個邱華跟連空姐認識,但卻並非表兄妹的關係,而他卻又不是被仇家追殺,卻剛好是被官府通緝的要犯,那麼連空姐騙我們,而他又蒙著麵,一切就都說得通了!”

“不能吧?連空姐一向與世無爭,不跟危險的人打交道的,她怎麼會包庇一個要犯呢?而且,這也隻是你的猜想而已吧!”

段如霜聳了聳肩:“當然隻是猜想,我又冇有任何的線索和證據,隻是覺得,這個邱華的出現,太突然,太巧合了,他該不會跟少女失蹤的案件有關係吧!總之,這件事情我們最好留意一下!”

“知道了,段大捕頭!”文珠兒不禁打了個哆嗦,“捕快真是不好當啊,這麼晚了,彆人都在家裡享受溫暖和親人的關懷,而我們,卻可憐巴巴的在巡街,凍死本姑奶奶了!”

段如霜看了文珠兒一眼,說道:“你先回去吧,若是凍壞了,文大人就該拿我是問了。”

文珠兒把頭搖的跟撥浪鼓似得:“我纔不回去呢,我就要跟著你!”

無奈之下,段如霜隻好脫下自己的衣服披在了文珠兒的身上,說道:“那就不要讓自己生病!”

這讓文珠兒很感動,心裡暗暗高興,第一次,段如霜這麼會體貼人了。

但是文珠兒卻也怕段如霜凍到,又將衣服披在了段如霜的身上:“本姑奶奶身強體壯的,從未生過病,倒是你,段如霜,瘦的跟個棍子似得,應該是本姑奶奶提醒你彆生病了纔對!”

段如霜一臉的黑線:“剛纔是誰打哆嗦的?又是誰喊冷的?”

文珠兒左看看,又看看:“冇人啊!”

段如霜剛要說話,文珠兒就大笑了起來,就見她開始又蹦又跳的,在段如霜周圍轉著圈:“本姑奶奶運動運動,就不會冷了!”

段如霜無奈的揉著額頭:這大半夜的,文珠兒在我身邊跑來跑去的!不知道的,還以為這丫頭是個瘋子!跟這個既野蠻又粗魯,力大如牛還不溫柔的瘋丫頭是青梅竹馬,可真是我段如霜上輩子修來的“福分”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