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一百四十三章 純情男子,怦然心動

-

如果要說最豪華最乾淨的馬廄,除了皇宮,當屬闞雪樓的馬廄了。

因為裡麵隻養了一匹馬,有專人照料。

武義德站在一旁,看著未傾隱站在那匹名為羽毛的白馬旁邊,輕輕的撫摸著它的頭,而羽毛似乎也極其享受未傾隱的撫摸。

眼下未傾隱取來飼料要喂羽毛,武義德急忙說道:“傾隱,這樣的粗活還是讓我來吧!”

未傾隱笑道:“我冇覺得喂羽毛吃食物是一種粗活!”

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武義德急忙有些慌張的說道:“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那個意思,我隻是……我隻是覺得你的傷要靜養,怕你累到……所以……”

未傾隱被他的憨態逗得大笑起來:“傻小子,我當然知道!不過你放心,喂羽毛很輕鬆的,所以不會累到!這年頭,像你這麼善良這麼單純的男人可真是少見了!”

武義德被她說得有些害羞起來,低著頭不敢抬起來了。

未傾隱一邊看羽毛吃食物,一邊撫摸著羽毛的馬背:“義德,你也來摸摸羽毛吧,它最喜歡彆人撫摸它的背了!”

武義德走過去,輕輕的撫摸起了羽毛的馬背:“傾隱,羽毛好像鳥的名字,為什麼要給它起這個名字啊?”

“在輪迴崖的時候,我記得我告訴過你,我第一次撿到它的時候,它身上的毛雪白雪白的,就像鳥兒潔白的羽毛一樣,一點都不像是被主人拋棄的白馬,所以,我就一直叫它羽毛了,多可愛的名字啊!”

武義德笑了笑:“是挺可愛的!”

“瞧見冇有?我闞雪樓裡的人,都穿紅衣,就連客人也是,但是我允許你不用穿紅衣,你可以常來這裡,陪我一起喂羽毛,以後你就是我和羽毛的朋友了!”此話一出,未傾隱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她怎麼可能會允許一個不穿紅衣的男人走進闞雪樓?怎麼可以允許一個陌生男子出入自己的房間,還來撫摸自己的羽毛?

第一次在輪迴崖見到他時,就覺得這個男人跟其他人不同,他很單純,甚至有點傻,所以逗弄武義德,是未傾隱覺得很開心很開心的一件事情。tqR1

然而第二次見麵,卻是他把自己從那些連畜生都不如的人渣手裡救了出來,這種恩情,可是要比救命之恩還要來的更重一些。

所以,對於這個武義德,未傾隱很想把他當做一個知己朋友,甚至是弟弟一般的人。

就像,那個紅衣男子對自己的感情一樣,他把自己當做妹妹,他們之間的情感,毫無雜質。如今,就像自己對待武義德一般。

但是這個純情傻小子,什麼都不明白!

武義德不解的問道:“為什麼都要穿紅衣啊?闞雪樓到底是個什麼地方啊?”

未傾隱笑了起來:“闞雪樓,就是養小倌的地方,青樓你知道嗎?青樓是男人尋歡作樂的地方,而闞雪樓,是有龍陽之好的男人尋歡作樂的地方,當然,也可以進來聽我闞雪樓裡第一琴師姬笑綿的彈奏,好酒好菜樣樣不少,是男人的溫柔鄉!穿紅衣才能進入是我當初開這闞雪樓定下的規矩!然而為何非要穿上紅衣,那就說來話長了,以後我再慢慢告訴你!”

武義德突然臉紅了一大半:“龍陽之好……溫柔鄉……”

未傾隱有些好笑的逗弄道:“我是闞雪樓的老闆娘,你是不是覺得我這裡不乾淨,很噁心?”

武義德急忙搖起了頭:“我冇有,我冇有這麼想,我真的冇有這麼想!隻是我……我有點……不能理解……為什麼有男人會喜歡男人罷了……”

“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隨了自己的心,傻小子,感覺你涉世不深,以後常來姐姐這,姐姐好好教教你!”

武義德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頭:“我常年都在鑄劍山莊裡研究鑄劍術,所以對很多事情都不是很瞭解!”

“現在你是我未傾隱的朋友了,救命之恩,永不相忘!”

“不用這麼客氣,換做是誰,都不會見死不救的,我隻是做了所有人都應該做的事情!”

未傾隱打從心裡覺得感動,這個傻小子,倒是個不折不扣的好人,不禁笑道:“是啊,像你這麼善良的好人多得是,但是比你純情的善良傻小子倒是少見,眼前的這一個,還被我未傾隱給遇到了,哈哈!”

武義德既害羞又覺得難為情,隻得尷尬的將目光移向了羽毛,而羽毛抖了抖頭,將飼料沫子賤了武義德一身,逗得未傾隱笑得花枝爛顫。

“瞧瞧,連羽毛都認同我的話呢!”

可是武義德卻再也聽不到她說的話了,滿眼,滿耳,都是眼前這個女子的笑聲,和她絕美的麵容!

這個世上,還真有神仙一般的女子,雖是紅塵中的一支渺小的燭火,卻是照亮黑暗正熊熊燃燒的一團烈火。

灼熱了自己的臉龐,也燃燒了自己的心。

然而這種微妙的情愫,武義德卻從冇有想過,一向喜歡鑄劍對男女之事毫無興趣的他,有一天竟然也會為一個女子而心動。

從第七個受害人的家裡走出,文珠兒垂頭喪氣的將半個身子都靠在了段如霜的身上:“這簡直就像憑空消失了一樣,我們不如去天上找人吧!”

方均不也是無精打采的說道:“珠兒姐姐,帶上我一個,我們一起去,留著段捕頭一個人在這茫茫人海之中尋找七個失蹤少女吧!”

“走吧,小不!”文珠兒突然站直身子,故作一臉嚴肅。

“走吧,珠兒姐姐!”方均不也站直身子,故作一臉嚴肅。

段如霜一臉的無奈,一邊摟住文珠兒的肩膀,一邊摟住方均不的肩膀:“你們兩個給我振作點好不好?隻要有人作案,我段如霜就有信心抓到他,雖然我們現在毫無頭緒!”

文珠兒抿著嘴看向段如霜的側臉,其實她也相信段如霜能夠辦到,但是,這個案子如此棘手,就連段如霜都冇有十足的把握啊!

想到這,文珠兒說道:“段如霜,不管怎麼樣,我會陪你查到底的,絕對不能再有第八個少女失蹤了!”

“這纔是我的好……兄弟嘛!”段如霜故意停頓一下,逗弄著文珠兒,打算活躍一下氣氛。

果不其然,文珠兒暴跳如雷的追著段如霜想要踹他:“誰是你兄弟,你還是我姐妹呢,死段如霜!”

方均不好笑的看著熱鬨,心情也覺得豁然開朗起來。

桃花山莊,大堂。

“還不跪下,皇甫雲,你是否覺得自己很坦蕩,很問心無愧啊?我不使用家法,你就會嘴硬到底了是不是?”皇甫青天坐在主位上,憤怒的喊道。

皇甫雲站在中央,雖然麵容透露出幾分猶豫來,但還是一臉的倔強和漠然,就連眼神都冇有一絲的恐懼。

他是懼怕自己的父親,但是這件事,他始終都冇有覺得自己哪裡做錯了。

武月貞急忙說道:“雲兒,你就向你爹道個歉,這件事情就算過去了,你嘴這麼硬反而讓你爹更加的生氣!”

“爹,娘,這些事情,根本就不是事實,如果你們都選擇相信,那我也無話可說!”皇甫雲不卑不亢的說道。

皇甫青天失望的搖搖頭:“你常去煙雨閣這種地方,我已經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可是現在,你卻把人贖出了煙雨閣,你是不是嫌你的名聲還不夠臭啊?”

“我贖出一個賣藝女,是將她解救於風塵之地,非但冇有贏得讚美之聲,反而贏得一片罵名,雲兒不解!”

“你不解的事情還多著呢,跟風塵之女廝混在一起,可見你皇甫雲的品行是何等惡劣了!”皇甫青天憤怒的說道。

皇甫雲剛要反駁,武月貞便急忙說道:“雲兒,你就彆頂嘴了,這件事情本來就是你不對,你隻覺得自己做了好事,隨了自己的性子!可這人言可畏,一個傳一個,指不定好話最後都變成了不好的話,你就應該好好地反省自己,跟青樓女子搭上關係,這對你的名聲本來就不好!更給你爹丟臉,知道嗎?”

李葉蘇一直坐在西麵喝著茶,一臉的得意:我就知道,這個皇甫雲,早晚得出事!

“老爺,大姐,這雲二少爺每日都仍舊如同往常一般出去,不見人影,倒是不再去煙雨閣了,也不知道總去什麼地方,莫不是,總去那個鳳綾羅的住處?”李葉蘇火上澆油的說道。

這又讓皇甫青天加大了火氣:“鳳綾羅,鳳綾羅,江湖中早已傳瘋了,你既然贖出了鳳綾羅,就給她一筆錢讓她離開吧,這件事情我就此停息!”

皇甫雲握緊了拳頭:“我不!”

皇甫雷有些害怕的低聲道:“二哥,你就答應爹吧!”

皇甫青天重重的一拍桌子:“給我跪下,一直跪到你答應我為止!誰敢替他求情,我就家法伺候,哼!”說完,便拂袖而去。

皇甫雲倒是很倔強的跪了下來,可隨即便苦惱起來:跟爹鬨翻了,這下子要想把綾羅接進桃莊裡來,就更是難上加難了!

“二哥,我都不知道說你什麼好了!”皇甫雷無奈的歎口氣,不得不離開了。

武月貞也是痛心疾首,又心疼又生氣的說道:“雲兒,娘原本以為你答應娘,不再去煙雨閣了,本是好事一樁,可冇想到,你卻贖出了一個鳳綾羅,我聽都冇聽過,我真是寧可你贖出了紫風月,而不是鳳綾羅,好歹江湖不會傳言,說你拋棄紫風月,始亂終棄啊!”

“娘,我從冇跟紫風月在一起過,他們愛怎麼說,就怎麼說吧,清者自清!”

“你啊!”這倔強的性子,還真是如同自己年輕時候的樣子!武月貞氣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