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十三章 紅顏知己,斬斷情絲

一世葬,生死入骨 第十三章 紅顏知己,斬斷情絲

作者:藍曉幽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29 05:49:50

-

三層樓閣,古色生香,上等古木建造而成,精緻而充滿清香。

樓窗花紋更是精緻,趴著幾位招枝花展的姑娘,對著樓閣之下路過的男人們丟著隨手摘下來的花骨朵。

此樓便是有名的風月場所煙雨閣。而門口處更是有三兩個妖媚入骨的女子在這迎接客人。

“大爺,您可來了,好幾日都冇瞧見您了,您不知道人家都想你了嘛!”

“就是,大爺您在忙,也不能忙到把我們都給忘了吧!”

“怎麼會呢?忘了誰也不能忘了你們啊?還不是家裡那位黃臉婆看的緊麼!”

其中一位瞧見皇甫雲,急忙過來:“哎呦,這不是雲二公子嗎?今個怎麼有空過來了!”

皇甫雲笑而不語,隻是用手捏了捏她的臉蛋,便進去了。

“雲二公子,你可來了,我們風月都等你好久了!”說話之人,穿著一襲紅衣,紅衣之上繡滿牡丹,媚而不妖,不說話時便冷豔動人,一旦開口說話,那笑容必定先爬到臉上,此人正是煙雨閣的老闆娘花媽媽,彆看花媽媽人已半老徐娘,卻是風韻猶存,有種脫俗之感,好似開在這風月凡塵的牡丹,濁而不妖。

皇甫雲對花媽媽還是很恭敬的:“桃莊近日有事,實在抽不開身!”

“風大公子成親之喜,實在是可喜可賀,這門金玉良緣的親事早已傳遍江湖,就連我們這煙雨閣都聞得此事,風月知道你因為風大公子的喜事而忙碌著,就為了你啊,幾日都不接客了!”

叫做小蘭的貼了過來:“雲二公子,乾脆讓小蘭來服侍您算了,乾嘛非得讓紫風月侍候您啊,論美貌,論才藝,小蘭不比她差到哪去!”

花媽媽白了小蘭一眼:“就你話多,還不招待客人去!”

小蘭有些委屈的撅起嘴來:“花媽媽真是偏心!”說完便氣嗒嗒的走了。

皇甫雲笑著對小蘭擺了擺手,雖是告彆之意,卻帶著些風流俏皮,讓小蘭笑了起來,可是皇甫雲心裡卻在說道:不是每個人都能和紫風月相比的!她雖是煙雨閣名妓,卻高傲的像一朵青蓮,任泥水渾濁也要一塵不染。

“雲二公子,還是老地方?”

皇甫雲笑著點點頭:“那就有勞花媽媽了!”

“哪裡的話,雲二公子先去便是,我這就去叫風月來見你!”說完便急匆匆的走去了二樓。

一路上,皇甫雲對每一個對他指指點點掩麵羞笑的女子都回覆一個微笑,卻不打擾,來保持他的風流公子形象。

來到了煙雨閣後院的荷花亭,將紙扇放置一旁,坐了下來,酒肉早已備齊,皇甫雲笑著為自己倒了一杯:“這個花媽媽,每一次都這麼周到!”然後一飲而儘,“好酒!”

視線瞟向池中,忍不住吟道:“湖上煙波渺,星墓處,紅光稀少。錦鯉青魚,遊不儘,隻道好。”

“又遇浮蓮老,流雲祭,泱泱蒲草。無窮天際,似是恨,卻驚擾。”

皇甫雲聞聲望去,朝自己走來的絕色佳人,赫然就是那紫風月。

隻見她一身紫色水杉,露出了白皙的香肩,腰身纖細,寬大的水袖更是襯托出她的盈盈一握的腰身。

手中搖晃著一把繡有貴妃醉酒的香扇,每走一步,頭上的珠釵就隨之晃動,身上的香氣迎麵撲鼻,一顆紫色寶石從發跡而下,剛好垂在眉心之間,寶石再明亮動人,卻也不及她那紫寶石般明亮的雙眸來的楚楚動人。

兩耳上的紫色月牙形墜子投影著太陽的光耀,影映出五彩斑斕的流光。紫風月嘴角含笑,眉眼間卻滿是哀怨,她優雅的坐在石凳之上,皇甫雲的對麵:“雲少,可是好些日子冇來了!”

聽得出她有些埋怨,皇甫雲隻是輕聲笑了一下:“我大哥成親,我總不能老往煙雨閣跑吧!”

紫風月依然保持著優雅的微笑:“你大哥成親了,下一個,是不是就該輪到雲少你了?”

“不,我不會,我要等到我爹那個年紀的時候在成親!”

“等到盟主那個年紀的時候,風月早已經人老珠黃了!”

皇甫雲帶著調戲的笑直勾勾的看著紫風月的雙眼,紫風月也不迴避:“風月的意思,可是讓雲某娶你為妻嗎?”

紫風月輕笑一聲:“既然雲少已經把風月當做紅顏知己了,那就代表風月跟雲少很合得來,可否再近一步,成為夫妻豈不是更好?”

“紅顏知己就是紅顏知己,不能退,也不能近,這種距離纔是最讓人舒服的地方。”

“雲少曾經說過,如果這輩子遇不到能讓你不顧一切取之為妻的女子,就會一輩子守在風月的身邊!哪怕是從紅顏知己的距離成為相濡以沫的夫妻!”

皇甫雲聽後,大笑起來:“戲言罷了,我向來愛跟風月說笑,莫不是風月當真了?”

“隻有這一句,風月當真了,並且一直記在心裡,雲少,你應該懂我的意思!”紫風月優雅動人,語氣不高不低,溫婉卻又給人一種不可褻瀆的感覺。

皇甫雲笑而不語,自顧自的倒了一杯酒,一飲而儘。

“雲少,你是在嫌棄我嗎?風少娶的是江家堡的千金,而你娶一個煙花之地的青樓女子,是怕江湖人笑話嗎?還是你根本就在戲弄我?”紫風月明顯有些惱怒。

皇甫雲倒了一杯酒,站起身來,將杯中酒倒入了荷花池中:“紫風月,這就是我給你的答案!”

紫風月收起了笑容:“雲少,你是說我就像這杯酒一樣,想喝的時候就喝,不想喝的時候就可以倒掉嗎?還是一種酒就算再喜歡,可是喝了太多次也終究會有厭倦的一天?”

皇甫雲無奈的笑了一下:“風月,你向來聰慧,怎麼這一次這樣糊塗?我皇甫雲這三年來,是碰過你一次,還是玩弄過你一次?”

紫風月咬著下唇不說話,卻有些委屈的搖了搖頭。

“你不屬於我,我也不屬於你,紫風月,你是一位好姑娘,我也從未因為你的出身而嫌棄過你,不然我也不會跟你成為紅顏知己,可是你不要貪戀這一隻酒杯,這隻酒杯也永遠不會裝滿這壺酒,不如離開酒杯,去尋找屬於自己的幸福,這一次,你應該明白我的意思了!”

紫風月無話可說,她死死地抓著手中的香扇,強忍著淚水,有些幽怨的看著皇甫雲。

“你知不知道,我將無法在這麼坦然的跟你一起飲酒對詞,賞花賞月了。”皇甫雲歎了口氣,第一次有些憂愁起來。

就在這尷尬之時,一陣撫琴聲緩緩傳來,引起了皇甫雲的注意,這琴聲充滿悲傷,又夾雜著幾分怨恨,然後便有歌聲響起,是個女子的聲音,那聲音如同泉水一般清澈:

紅顏醉,撫琴忘心碎。想懺悔,彈指化成灰。

我張望,流連,看看誰又被思念。

他舉劍,揮舞,無情刺痛紅顏心。

幾時雲霄腸寸斷,幾時殘紅帶淚痕。

醉生夢死的流淚淒然滋味,

撫琴悲弦因相思折斷幾千回。

撫琴悲弦因相思折斷幾千回。

伴月光,對鏡梳紅妝。夢悠悠,愁上了心頭。

彆相送,離後,回頭蒼茫兩相望。

血一地,刺目,卻是滴滴寒光閃。

幾時鴛鴦悲聚散。幾時心碎夢中魂。

奈何長橋下痛飲情湯苦澀,

忘愁忘君忘夢忘憂傷。

忘愁忘君忘夢忘憂傷。-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