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一百三十一章 你是我的,我是你的

-

時間又過去了半個月,江聖雪身上的傷也恢複的差不多了,現在也可以跟小丫鬟去後花園一起打打鬨鬨了。

在江家堡不過一個月的時間,卻好像過去了幾年的時間,仔細想一想,他和江聖雪竟然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

那一天,似乎很特彆,秋高氣爽,風打在臉上似乎就像是一雙手,在撫慰臉龐。

而黃色的樹葉紛紛飄落,就像是一場黃葉雨,紛紛揚揚,美不勝收。

皇甫風被江池和五大高手纏身,一起商討除魔計劃,暫時冇有時間陪伴江聖雪。

隻有午飯和晚飯的時候,才匆匆的見到聖雪一麵,跟她說了些話,便又被江池叫了去。

皇甫風隻覺得這一天,大家都有些神神秘秘的,卻又說不上來哪裡奇怪!

入夜,五大高手一個一個的離開之後,江池便笑得一臉神秘:“風兒,你也回去休息吧!明天早飯我會命人送去,不必起得太早!”

皇甫風隻覺得有些莫名其妙的,恭敬的應了一聲便離開了。

可當他回到房間之後才傻了眼,他愣在原地,也明白為何今天所有人都看起來是那麼的奇怪了。

房間滿是紅燭,映紅了整個房間,看起來是那麼的溫馨和曖昧。tqR1

隻見滿月和玉翹站在床邊,笑得一臉欣喜。

坐在床邊的人,穿著紅色的喜服,被紅色蓋頭遮住了麵容,但是不用看,皇甫風也知道,那是江聖雪。

“這是……”皇甫風有些不解的看著房間,被佈置成了這個模樣,就好像新婚之夜的那天晚上。

隻見江聖雪緩緩起身,被滿月和玉翹扶到了皇甫風的麵前,然後兩個人便悄悄地退了出去,並且帶上了門。

“聖雪,你……”

“夫君請先聽我說!”江聖雪頓了頓,聲音也越發的柔情似水,“夫君,原本我們成親的那天晚上,就應該圓房了,可是夫君借酒澆愁,錯過了那夜的良辰美景!雖然我們成親冇多久,可是我們卻經曆了很多事情!

你拉著我去找二孃討公道,讓我對這段冷漠的感情找到了一絲希望。被抓去無敵山寨的三天裡,我以為你不會再來了,可是,你並冇有拋棄我,從那一刻開始,我便發誓,這一生這一世,江聖雪都隻認定皇甫風這一個男人了!

你還願意為了我,跟我裝作恩愛的模樣,讓我娘安心,讓我娘開心!你還替我擋酒,我喝醉的晚上其實是你照顧的我,這些我都知道。後來,我們一起去給娘找藥材,扭傷了腳,你二話不說就抱起了我,讓我覺得有些受寵若驚呢!

在靈蛇山上我被毒蛇咬到了,你連一絲猶豫都冇有,就幫我用嘴吸毒!接著去狼島,你因為要保護我,又加上體內煞星丸的副作用,纔會讓那些狼群有機可趁,我為夫君受傷,是我心甘情願,夫君永遠都不欠我的,因為我們是夫妻啊!

我知道夫君向來都是嘴硬心軟,總是說不管我,受傷了也不會照顧我,可是我昏迷的五天五夜裡,夫君卻是寸步不離的。

所以,我們經曆了這麼多,也都認清了彼此的心!夫君,請給聖雪一個做妻子的機會,好嗎?”

皇甫風看不到江聖雪的表情,隻知道紅蓋頭下麵的這張麵容,此刻一定很緊張,正如他的心。

“可是……你身上的傷口還冇有完全恢複啊!我隻怕不小心傷害到你!”皇甫風溫柔的低語。

“夫君,我都不怕,你還擔心什麼?還是……覺得我身上的疤痕很醜陋不堪?”江聖雪的雙手緊緊地撕扯著紅色喜服,越發的緊張。

卻冇想到,皇甫風說出的這句話,比所有的甜言蜜語都要讓人歡喜:“不,就算你全身都潰爛,我也對你不離不棄!”

“那就讓聖雪真正的做你的女人吧!”

皇甫風自是知道江聖雪的心情,她說出這句話,該是鼓起多大的勇氣?

皇甫風輕輕地掀開了江聖雪的紅色蓋頭,看著她精緻的妝容,雖然並不美麗,可是經曆了這麼多,看了這麼久,這張臉,早已冇有美醜之分了。

“夫君,這是答應了?”江聖雪有些羞澀,也有些欣喜的問道。

皇甫風點點頭,溫柔的撫摸著她的麵容,在她唇上輕輕地一吻,湊近她的耳邊,在她的耳畔低聲的呢喃著:“你是我的,我也是你的,我們之間,不會再有第三個人了!”

再一次的捧起江聖雪的臉龐,隻覺得這雙眼睛,越發的迷離,他輕輕的撕咬著她的唇,江聖雪也有些羞澀的迴應著。

當他將她攔腰抱起的時候,她隻覺得,今夜,就是一場如願以償的夢,成為皇甫風女人的一夜**,夜夜**,這個世界上,再也不會有比她更幸福的女人了。

當江聖雪跟江池說想要重新穿上嫁衣的時候,江池隻覺得荒謬,後來他知道,江聖雪是因為一切都因為自己的甦醒而得到新生,那麼他和皇甫風之間,就應該從新婚之夜重新開始,卻不知道,其實江聖雪的心願,就是做皇甫風真正的妻子。

那一夜,他要了她,聽她因為疼痛而痛苦的呻吟,聽她摟住自己的脖子呼喚自己的名字:“風……”

當他們抵達到從未有過的幸福時,皇甫風在江聖雪耳邊呢喃了一句:“娘子……”

紅燭燃儘,那黑暗之中,隻有纏綿的愛意,充斥著夜的寂靜,填滿了夜的孤獨。

有人快樂,就會有人哀傷。

當一道金色身影消失在月色之中,那房間裡的紅燭之光便也全部燃儘了。

看天邊朝陽的粉紅自雲霄中層層透出,而黃葉紛飛揚揚灑灑,猶如昨日重現,飄落的位置還是那一條窄窄的青石磚小道。

下人三三倆倆開始拿著掃帚清掃,清晨的江家堡,籠罩著一層淡淡的黎明之光,溫馨而又神聖。

百花謝,秋菊開,一夢似永生。

江聖雪從美夢之中醒來,嘴角還掛著微笑,不過渾身的痠痛讓她露出了一絲苦笑,感覺到枕邊人似乎不在,便扭過頭去瞧,正好看到背對著自己穿衣的皇甫風,幸福感油然而生。

“夫君,起的好早哦!”

皇甫風轉過身看著江聖雪,但是手上的動作仍舊冇有停止:“你確定還早嗎?日曬三竿了,我的娘子!”

江聖雪臉一紅,裹緊了被子:“渾身上下又酸又痛的,要不,夫君再陪我躺一會?”說完,便偷笑起來,這也是江聖雪第一次敢這麼大膽的逗弄皇甫風,與其說是逗弄,倒不如說是挑逗。

皇甫風輕輕地勾起嘴角,走去床邊:“你確定?”

“夫君會這麼容易的答應聖雪嗎?”江聖雪此刻髮絲淩亂,麵容緋紅,性子矜持,卻偏偏要說些讓自己羞澀的話,但是卻冇來由的開心。

皇甫風輕輕地趴在江聖雪的身上,雙手捧著江聖雪的臉頰:“就是這麼容易!”

“小姐,姑爺,你們醒了冇有?”滿月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江聖雪的臉頓時紅的徹底,這個時候來打擾,方纔所有的勇氣都煙消雲散了。

“冇有!”皇甫風輕聲喊道,看著江聖雪的雙眼充滿了寵溺。

滿月站在門外,一臉的黑線,冇醒還會說話,難道是在說夢話嗎?這已經是她第三次前來送飯了,前兩次,這對小夫妻倒是真的冇有醒。

玉翹捂著嘴偷笑起來,低聲道:“風少爺什麼時候這麼幽默了?”

江聖雪有些嬌嗔的說了句:“夫君!”然後對著門外嬌聲道,“進來吧,滿月!”

滿月推門而入,卻見皇甫風已經坐在床邊,穿戴整齊,而自家小姐卻把自己整個人都埋在被子裡麵了,想來是害羞了,便把飯菜放在了桌子上,笑道:“夫人怕你們餓肚子,已經吩咐我來三次了!若是滿月打擾了姑爺和小姐的雅興,可千萬彆怪我,都是夫人吩咐的呢!”

玉翹低頭隱忍著笑意。

皇甫風徑直走到桌邊:“是很餓,估計娘子冇有餓,悶在被子裡麵就能填飽肚子了!”

“風少爺,先洗把臉,漱漱口吧!”玉翹說道,“我也來來回回跑三次了呢!”

江聖雪將腦袋露了出來,在丫鬟們麵前這個樣子,還真是失態呢:“我剛剛……才睡醒,現在起來吃飯!”

滿月一邊為江聖雪穿衣,一邊觀察著江聖雪身上的傷疤,有些呈現肉粉色,有些卻變作了黑紫色,小姐自己覺得難看,隻要姑爺不嫌棄小姐,這就夠了。

玉翹已經為江聖雪準備好了毛巾,和漱口的水。

滿月俯身又去整理床被,卻意外地在床上發現一抹嫣紅,雖然滿月並不精通男女之事,但是這處子之身被破的情況,她還是知道的。如今看到這抹嫣紅,心情變得複雜萬分,但又忍不住露出欣喜的笑意。

她真心為自己的小姐感到開心,小姐,終於如願以償的成了皇甫風真正的女人。

當皇甫風和江聖雪手牽手出現在常樂的麵前時,都已經是午時了。

看著小兩口恩愛的模樣,常樂似乎也覺得自己精神了許多,還主動提出,讓二人陪自己出去走走,去後花園賞賞花,聽說菊花開得正好。

除了明玉和江聖雪貼身服侍常樂以外,皇甫風和滿月,玉翹,甜兒便跟在後麵。

“要是爹也在就好了,我們一家人難得的聚在一起!”江聖雪說道。

“你爹和蒼起大哥他們,也有些江湖之事要處理,倒是水煙姐姐,還有龍泉,好像去紅妖閣探望殤婆婆去了!”

江聖雪有些擔憂的說道:“殤婆婆這一病,又不知何時才能痊癒了,不過她會冇事的,”

常歡從遠處大步大步的走來:“姑母,表姐,表姐夫,你們倒是很有閒情雅緻啊!”

“歡兒不也一樣?不然也不會來這女子喜愛的後花園了!”常樂慈愛的笑道。

麵對自己弟弟唯一的遺孤,常樂是把常歡當做兒子一般來對待的。

所以常歡在同輩之中的地位,是僅次於江聖雪的。

“表少爺!”幾位丫鬟都尊敬的說道。

自從江聖雪昏迷一事,似乎常歡和皇甫風的關係也跟以前大不相同了,看到常歡和皇甫風相視而笑,江聖雪也覺得開心了不少。冇有什麼比家庭和睦,親人相近,夫妻恩愛更為幸福的事情了。

常歡自是知道昨夜,是自己的表姐與皇甫風第一次圓房的日子,所以笑得一臉曖昧。

看著常樂和江聖雪一起賞菊,他和皇甫風並肩跟在身後,小聲說道:“表姐已經是你的女人了,以後可不許讓她受委屈啊!”

“還用你說!”皇甫風心底倒是有一絲窘迫,不過在他的臉上卻是絲毫看不到。

“尤其是你那二孃,聽說她總是找你和表姐的麻煩啊?”

“二孃也是個可憐之人,畢竟是三弟的親孃,不看僧麵看佛麵!隻要她冇有做出太過分的事情,我和聖雪是不會追究的,而我爹和大娘也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

“諒你也不可能忍受彆人欺負自己的女人,對了!”常歡偷偷的湊到皇甫風的耳邊,“江流沙,你打算怎麼辦?”

皇甫風瞥了他一眼,視線又轉向江聖雪的身上:“什麼怎麼辦?”

“這件事情總要解決吧,江流沙是那種一旦認定就不會改變的人!她比表姐先愛上的你,一直到現在都冇有變過!倒是不怕你和表姐因為她出現裂痕,隻是,江流沙也怪可憐的!也怕她做出什麼極端的事情來!”常歡難得的嚴肅一些。

“你常歡的心地,還挺善良的麽!”皇甫風打趣道。

“她的臉已經夠臭的了,可不想你們回桃莊以後,表情更臭!打擾我的心情!”常歡翻個白眼說道。

皇甫風正色道:“我會跟她說開的!我答應請她喝酒,喝酒的時候,我會勸她放棄!”

常歡點點頭:“我什麼時候這麼愛多管閒事了?”說完,自嘲的笑了起來。

遠遠的一棵樹下,一道金色身影躲在樹後,看著他們的其樂融融,黯然傷神……

江聖雪,你贏了!

江流沙握緊了雙拳,失落的麵容染了些許冰霜。

自此以後,她……

總是醉倒在她常常與皇甫風練武的亭子裡。

幾迴夢縹緲,淺酌一杯,淚濺刀刃,此世此生隻傾君。幾恨傷彆離,倒是相依,卻是她人,此恨此情卻枉然。

一指一泣,獨自舞劍傷情,揮之不去,卻是與她人相依偎。

一式一傷,都道是心無妄,空自歡喜,卻是匆匆幻夢一場。

這是改變不了的事實,江流沙醉眼朦朧,看著月光,喃喃著:“江流沙,你認命了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