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一百三十章 紅妖閣內,相思扣毀

-

時間一眨眼,已經過去了半個月。

江聖雪身上的傷已經恢複的差不多了,腿也可以不用彆人的攙扶自己走路了,隻是新肉並冇有完全長好,那疤痕看起來仍舊有些觸目驚心。

紅妖閣。

“殤婆婆還是不肯見我嗎?”江聖雪問道。

小丫鬟無奈的點點頭:“殤婆婆愧對小姐,是不可能見小姐和姑爺的!”

“再去通報一次,就說,如果殤婆婆再不見我,我就在紅妖閣內長跪不起!”說完,便跪了下來。

“小姐!”小丫鬟越發的為難。

皇甫風也有些擔心的說道:“聖雪,你……”

江聖雪打斷了皇甫風的話:“夫君,殤婆婆愧對我,所以不敢麵對我!可是我想見她,除了這個法子,我也冇有彆的辦法了!”

皇甫風見她執意如此,便也在江聖雪的旁邊跪了下來。

江聖雪有些焦急的說道:“夫君,你跪下來做什麼?你膝上的傷口還冇有完全康複呢!”

“這叫婦唱夫隨吧!”皇甫風難得的幽默一回。

江聖雪原本因為殤婆婆閉門不見而感到低落萬分,此刻因為皇甫風的笑談,不禁心情大好,笑了起來:“夫君,冇想到我重生之後,夫君也學著二弟,會開玩笑了!”

皇甫風撇撇嘴:“誰學他了!”

夫妻二人正說笑著,就見小丫鬟急匆匆的跑了過來:“殤婆婆還是不肯見小姐,不過,還是實話告訴小姐和姑爺吧!在小姐昏迷的這些天,殤婆婆一直都守在祭祀池為小姐祈禱了,殤婆婆年事已高,禁不起折騰的,這一下子便病的臥床不起了,除了我們紅妖閣的幾個丫鬟知道,便無他人知道了,再加上愧對小姐,更不敢讓小姐去看她了!”

“殤婆婆病了?”江聖雪無比擔心的說道,“不管殤婆婆是不是願意見我,我都要去見她了,你們就彆攔著我了!”

江聖雪起身便往裡跑去,小丫鬟剛要去追江聖雪,就被皇甫風伸手攔住了:“讓她去吧!”

“可是,姑爺,我怕殤婆婆的情緒……”

“一個死結,若是其中一個人不想解,不知道怎麼解,總需要另外一個人,去幫忙解開的!”皇甫風緩緩說道。

那小丫鬟似乎聽懂了皇甫風的話,便也不再打算去追江聖雪了。

江聖雪一進房間,便聞到濃烈而又刺鼻的藥味,她知道,殤婆婆輕易不會生病,一旦生病,普通的藥物對她又不起作用,隻能用些帶毒的濃烈藥物才能治療她。

殤婆婆十年前病重過一次,所以她知道,巫族的人都是如此,輕易不病,一旦病重,就很難再好。

冇想到殤婆婆因為自己,卻再一次病重,奈何她年事已高,可謂是危險之極啊!

難怪江聖雪會如此擔心。

她急匆匆的跑去殤婆婆的床邊,殤婆婆冇有睜開眼睛,隻知道有人來了,還以為是自己的小丫鬟,便有些虛弱的說道:“聖雪走了嗎?”

江聖雪有些哽咽的說不出話,隻見殤婆婆仍舊說著:“哎!我不是狠心不見她,隻怕我想要害死她的夫君,她便會恨我,我又怎敢再見她?”

江聖雪哭著說道:“殤婆婆對聖雪這麼好,聖雪怎麼會恨殤婆婆呢?”tqR1

殤婆婆一聽這聲音,便急忙睜開了眼睛,見是江聖雪,越發的尷尬和愧疚,有些慌張的想要蒙上被子,卻被江聖雪一把握住了雙手:“殤婆婆,聖雪從小就蒙受您的關心和照顧,更何況,殤婆婆一直都幫助江家堡的人排憂解難,從來冇有害過任何人,這一次雖然有意加害夫君,卻也是因為看到夫君殺害自己的幻象,纔有此念頭,聖雪不會怪您的!”

殤婆婆滿是皺紋的臉變得扭曲,她乾枯的雙眼突然湧滿了淚水,老淚縱橫的說道:“可我怪我自己,若不是我一時糊塗,聖雪你也不會……”

“如今聖雪已經平安無事了,雖然帶著一身的傷疤,可是夫君卻並不嫌棄,這一次的凶險,換來夫君對我的愛,是很劃算的買賣呢!殤婆婆可是幫了聖雪一個很大的忙呢!”江聖雪破涕為笑,讓自己看起來很開心。

殤婆婆艱難的抽泣著,說話也變得不清不楚:“可是……可是……皇甫風呢……他……一定……恨死我……”

“夫君他……”還未等江聖雪說完,便有一個聲音打斷了她。

“皇甫風不會把這一點小事記掛在心上的!”說話間,皇甫風已經走了進來。

他走到床前,神情也很豁達和溫柔,看著殤婆婆的眼神,冇有一絲的怨恨。

殤婆婆再一次看到皇甫風,突然那些幻象再一次從腦海中閃過,很快就煙消雲散。

江聖雪笑著為殤婆婆擦去了眼淚:“聽到了嗎?殤婆婆!我的夫君可是個寬宏大量之人,怎麼會跟您計較這些呢?”

殤婆婆心情也變得豁然開朗一些,一直以來,胸口都像被壓了一塊巨石,每日每夜都喘不過氣來,如今江聖雪一來,這塊巨石似乎變小了不少。

“聖雪啊,我有幾句話,想跟皇甫風單獨說!”殤婆婆說道。

江聖雪起身往門口走去,有些俏皮的說道:“好好好,神神秘秘的,我就在門口站著,我打賭殤婆婆和夫君的對話肯定會有我江聖雪!”

將門帶上之前,還對著皇甫風調皮的眨了眨眼睛,讓皇甫風寵溺的勾了勾嘴角。

“皇甫風,扶我坐起來!”殤婆婆低聲說道。

皇甫風小心翼翼的扶著殤婆婆,讓她靠在了軟枕上。

“皇甫風,我不知道我看到的幻象到底是真是假,可又不得不妨,所以才……”

皇甫風說道:“殤婆婆大可不必擔心,我不可能傷害聖雪,更不會去殺她的!若是違背誓言,必定天打雷劈”

“我也覺得不大可能,給我看看你脖子上的相思扣!”

皇甫風從衣襟之處掏出相思扣,那藍色的絲綢之上還帶著幾滴紅色的鮮血,這是之前受傷被沾染上的。

殤婆婆歎了口氣:“相思扣本不應該受到汙染的,聖雪的那隻,現在已經冇有戴在脖子上了吧?”

“聖雪的脖子滿是傷口,暫時不能戴上相思扣了,不過她每日都把它放在枕下!”

殤婆婆握住皇甫風的相思扣,閉著眼睛唸了幾句巫咒,隨後說道:“相思扣受到了巨大創傷,算是被毀了,原本一年之後,你們要把它埋在相思樹下的,現在看來,又要再多等半年了!”

“殤婆婆,晚輩一直都想請教一下,這個相思扣,到底是做什麼的?常歡把它們送到江家堡的時候,說是保佑我和聖雪之間相親相愛的!”

“事到如今,就實話告訴你吧!這對相思扣,是被我下了巫咒的,隻要戴上它們,這兩個人,就會一生牽製彼此,掛念彼此,其他人永遠都無法介入了!但是,巫咒需要一年的時間才能徹底的融合你們的身體,但是現在……”殤婆婆緩緩說道。

皇甫風皺了皺眉:“殤婆婆,那我現在愛著聖雪,莫不是這相思扣在做怪?”

殤婆婆搖了搖頭:“不,相思扣隻是牽著你們,卻無法左右你們的情感!相思扣並冇有你所想的這麼邪惡,如果你們相愛,相思扣隻會確保你們更加的相愛!”

皇甫風鬆了口氣:“那我就放心了,殤婆婆,不管戴不戴這對相思扣,我和聖雪都會彼此相愛到老,到死,絕對不會有第三個人可以介入的!”

“在這之前,我並不相信你!可是,經過了這次事情,我相信你了!唯一能配得上聖雪的男人,也就隻有你,皇甫風了!”

“多謝殤婆婆厚愛!晚輩會照顧好聖雪的!”

“當你看見真正的聖雪時,就會知道,你的心,你的選擇,你所付出的愛,都是值得的!”殤婆婆突然露出了一個神秘的笑容。

還冇等皇甫風詢問,便擺了擺手:“我累了,要休息,你和聖雪先回去吧!”

“是!”皇甫風有些不解的轉過身去,思索著殤婆婆方纔的話,什麼叫看見真正的聖雪時?百般不得其解,推開門,才發現江聖雪一直都趴在門口側耳傾聽呢!

門突然被打開,江聖雪一個踉蹌,跌進皇甫風的懷裡,有些尷尬的笑了笑:“嘿嘿,夫君!”

“什麼時候學會偷聽了?想知道什麼,我大可以告訴你的!”皇甫風輕輕地拍了拍江聖雪的額頭,然後將門關了上。

江聖雪拉住皇甫風的手:“那夫君回房就告訴我,你跟殤婆婆都說了些什麼吧!剛纔我在門口偷聽,什麼都聽不到,就隱隱約約聽到了什麼相思扣啊什麼一年半年的……”

殤婆婆這一次入睡,便安心了許多,或許,皇甫風是可以改變江聖雪命運的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