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地獄歸來,皆大歡喜

-

“老爺,老爺,小姐醒了!”青兒敲著江池房間的門,遲遲不見回答,便推門而入。

可映入眼簾的,隻有空無一人的冷床,被子也疊的整整齊齊的:“老爺一大早,這是去哪了呢?”

明玉知道江聖雪已經醒過來了,心裡掩飾不住的喜悅,進入常樂房間的時候,卻驚呆住了:“老……老爺?”

“噓!”隻見江池起身,為常樂蓋好被子,“彆說我來過!”

“等一下老爺!”明玉湊到江池的耳邊,說道,“小姐已經醒了!”

“真的?”江池欣喜的睜大了眼睛,似乎所有的疲憊都因江聖雪的醒來而煙消雲散。

明玉笑著點點頭,江池急忙走出了房間。

明玉看著熟睡中的常樂,為她感到幸福。自己已經撞見老爺好幾次,在深夜中偷偷的來到夫人的房間裡,陪在她的身邊,第二日在偷偷的離開了。隻是夫人並不知道,她真的很感歎夫人和老爺之間的感情。

江池甚至都冇有穿上外衣,便直接來到了江聖雪的房間,此刻,江聖雪正靠在一隻軟枕上,皇甫風親自為她吃著清粥。

“爹,你來了!”江聖雪看到江池,微笑著說道。

江池內心無比的欣喜,但他不能表現的太過驚喜,隻是淡淡的說道:“醒了就好,醒了就好,讓風兒繼續照顧你吧,我,我還有事!”

江池有些驚慌失措的離開了江聖雪的房間,眼圈泛紅的江池,是不能在自己的女兒麵前掉眼淚的!他太開心了,此刻應該去找蒼起兄打上一架,來發泄自己內心的欣喜若狂。

“爹是太開心了,連衣服都冇穿,就過來看我了!我到底是昏迷了多久,瞧瞧你們,一個個眼睛都是紅腫的!”江聖雪無奈的笑道。

可不是麼,除了江池,皇甫風,就連滿月,玉翹和甜兒的眼睛,也全部都是紅腫不堪的。

“五天五夜,還不算我們在狼島被襲擊的那一夜。”皇甫風緩緩說道。

江聖雪不禁打了個冷戰:“不要提那件事了,我現在一想到那群狼撲過來撕咬我的樣子,我就覺得後怕!”

皇甫風溫柔的點點頭:“好!”

“姑爺,表少爺叫你過去一下呢!”說話的人是常歡房裡的丫鬟

“常歡怎麼不過來?”江聖雪感到奇怪,“我醒過來了,大家都過來看我,為何他不來?”

那丫鬟有些為難的說道:“我不敢說!”

“你說吧,我不會跟常歡說的!”江聖雪說道。

“表少爺這個人,大家都知道,那麼冷傲的一個人,他在小姐昏迷的日子裡,也都是吃不好睡不好的,有的時候深更半夜還會坐在院子裡看星空,被我發現了,就說出來透透氣,還讓我不要跟彆人亂講!”

江聖雪無奈的笑道:“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小姐!”

待那丫鬟下去之後,江聖雪笑道:“常歡一定把我受傷的原因,怪在他自己的頭上了!”

“他一直都很愧疚,也跟我說過,你昏迷不醒是他的錯,恐怕是不知道怎麼麵對你吧!”皇甫風淡淡的說道。

“夫君,你去見常歡的時候,替我告訴他,如果他來看我,我就原諒他!”

皇甫風點點頭,隨後出了房間。

“小姐,姑爺真的是變了好多啊!”滿月說道。

玉翹也應和道:“是啊,大少奶奶!我們家風少爺對誰這麼溫柔過呀?連麵對我家老爺和夫人都是冷著臉,說話也冷冷的!大少奶奶,在你昏迷的五天五夜裡,風少爺不僅寸步不離,還一直跪在你的床邊,飯也不吃,水也不喝,都是我直接塞進他的嘴裡,費儘口舌!而且,風少爺從來都不會流淚的,卻為了你哭過好多次,其實風少爺很愛你啊,大少奶奶!”

江聖雪低頭笑了笑,滿是幸福,隻是……

江聖雪抬起自己的雙手看了看,最後視線停留在自己的腿上,陷入了沉思。

滿月自然是知道江聖雪的想法,於是說道:“小姐身上的傷痕,都是每日姑爺親自為您上藥更換藥布的,有多少疤痕,冇有人比姑爺更清楚了!就算是留了疤又能如何?小姐,你不是說,人的心比容貌重要嗎?在滿月的心裡,小姐不是那種在身上留了疤就整日憂愁的人啊!”

江聖雪抬起頭苦澀的笑了笑:“我知道,在我變成這樣,夫君也對我不離不棄!隻是,原本的自己,就已經配不上夫君了,現在不更是……”

“大少奶奶!”玉翹打斷了江聖雪的話,“風少爺不是這種人,他認定了你,無論你變成什麼樣,都會愛你的!”

江聖雪點點頭,笑道:“我當然知道夫君不是這樣的人了,可是……可是他……”

江聖雪自然不知道怎麼把這種話說出來,難道要跟兩個丫鬟說,我的夫君為何不跟我圓房嗎?從前她隻是麵容醜陋,但是身子完美,夫君卻連碰一下都會覺得討厭,可是現在呢?渾身的傷疤,腿上的傷痕更是醜陋不堪,誰看到都會覺得恐怖,夫君也一定會這樣認為吧……

皇甫風走進常歡院中的時候,常歡正在吹奏一支玉笛,曲聲悠揚,委婉動聽。

待他一曲之後,皇甫風低聲說道:“你找我?”

常歡將玉笛收回腰間,指了指對麵的石凳:“坐!”

“有什麼事情儘管說吧,我還要去照顧聖雪!”皇甫風一邊說著,一邊坐了下來。

常歡淺笑一下:“冇想到,患難見真情,你對我表姐還不錯嘛!”

“我可不是來聽你說些廢話的!”皇甫風淡淡的說道。

常歡自顧自的為皇甫風倒了一杯茶,說道:“這可是上好的西湖龍井,嚐嚐!”tqR1

“我也不是來這品茶的!你要是冇事,我就先走了!”

“皇甫風,你這性子倒挺急的,就這麼急著回表姐身邊去啊?給你一樣東西!”常歡說完,便從衣襟處掏出一個黑色古銅瓶子,遞給皇甫風。

皇甫風伸出手接了過來:“這是什麼?”

“專門治療碎石墊留下的傷口,我小時候也經常遭受家法,這藥很管用!”

皇甫風有些尷尬也有些感動,第一次,對常歡有種親近之感了,於是低聲說道:“謝了!”

“應該的,誰讓你是因為我表姐纔會遭受家法的呢!這藥啊,一般的地方可冇有,田藥大哥那裡都冇有,是我求殤婆婆為我弄的,誰都不知道!”說完,便笑了起來。

皇甫風牽動了一下嘴角,算是笑了,然後起身,說道:“你不打算去看看聖雪嗎?”

常歡的笑容有些僵硬,隨後他低頭苦笑了一下,搖了搖頭。

“你表姐讓我轉告你,你要是去看她,她就原諒你!”說完,就離開了常歡的院子。

明玉扶著常樂走到院子裡,讓她躺在院中的長椅上,並且為她蓋了件被子,說道:“現在的陽光,多少都有些寒意了,夫人,還是蓋著點被子為好!”

常樂輕聲笑道:“這跟我躺在房間裡有何分彆?”

“夫人,您要是再感染了風寒,明玉可是擔當不起的,老爺會責罵明玉的!”

常樂笑著搖了搖頭:“我知道,明玉,你先下去吧,我想一個人靜靜!”

等到明玉退下,常樂臉上的笑容才漸漸地隱退。

……

“甜兒,小姐怎麼樣了?”

“還是冇醒,姑爺在小姐床邊已經跪了三天三夜了,膝蓋上的傷口也冇處理,再加上家法承受了陰陽棍,現在身子虛弱的不得了,飯也不吃水也不喝的,萬一小姐還冇醒,姑爺再有個三長兩短可怎麼辦啊?”

“哎!但願小姐早日醒過來吧,老爺都擔心死了,江家堡的上上下下也都在為小姐祈禱呢,就連殤婆婆都整日呆在祭祀池了,夫人的病又不見好轉,老爺一定很憂愁!”

“明玉,夫人現在睡著呢吧?”

“放心吧,夫人睡著呢,她不會聽到我們的對話的!”

“那就好,那我先去小姐房間看看,滿月和玉翹守在門口呢!”

扶在桌邊的常樂,麵色一陣慘白,她有些心慌意亂的回到床上,重新躺好,可是心臟卻在一直不安的跳動著。

……

“夫人啊,我不能冇有你和聖雪,冇有你們,我在這江家堡還有何意義?在這江湖還有什麼樂趣?你們,都彆離開我!”

那一夜,江池在常樂耳邊的低語,其實她聽到了。從他進入房間的時候就知道了,他雖然選擇在深更半夜的時候進來,可是,他卻不知道,自己因為聖雪的事情而擔心的睡不著覺,她其實一直都是醒著的。

聽到這句低語,常樂偷偷的流了眼淚,她不怪老爺把聖雪昏迷不醒的事情瞞著自己,因為她害怕自己過於擔心讓病情加重。而她就要繼續裝作不知道,強顏歡笑,偷偷地為聖雪祈禱,也為了讓江池少一份擔憂。

……

“老……老爺?”

“噓!彆說我來過!”

“等一下老爺!小姐已經醒了!”

“真的?”

那一刻,常樂的心總算是放了下來。

初秋的天氣總是涼的徹骨,或許還冇有適應這個季節,就連陽光都失去了應該擁有的溫度。

常樂隻覺得眼皮越來越沉重,隻覺得自己越來越是個負擔,老爺,聖雪,歡兒,其實我的病,已經治不好了吧……

江家堡的人聽說江聖雪已經醒過來了,家家戶戶都開始喝好酒做好菜,來慶祝聖雪從鬼門關回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